2021-03-20 21:15:2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次日,月展翼只身渡江,北上江都。
  江都就在镇江对岸以北四十里处,是有名的繁华之地。
  镇江是很著名的地方,江都也是很著名的地方,而镇江有个“江南第一家”,江都也有个“江北第一家”,这是巧合?还是有意的对抗?
  月展翼也无法回答这个问题,他只记得“江南第一家”声誉鹊起十年之后,“江北第一家”才开始为人所知,如今的掌门人还是当初“成家立业”的巩凤翔——剑破九重天巩凤翔!
  此老年已七十以上,虽然早已告老在家,但直到目前为止,他仍是中原武林剑术造诣最高的人物。
  他生有五子三女,五子名叫北金、北银、北铜、北铁、北锡,合称“巩家五金”——因为金、银、铜、铁、锡合称“五金”之故。
  这五兄弟在江湖上的名气,就如月展翼、月玉虎、月玉豹、月玉狮、月玉象一样的响亮。
  巩家三少爷会是巩北铁吗?
  他已是四十岁以上的中年人,而且已有妻室,月下香会爱上这样一个人吗?
  月展翼不大相信,这就是他决定前往“江北第一家”一查的原因。
  由镇江渡过长江而至瓜州,还要步行三十余里才到江都,这段路上人烟稀少,颇为荒凉。
  月展翼是月家掌门人,此番以掌门人的身份去拜访巩凤翔,自然不便携带武器,不过他仍然有了准备,身上有一把匕首和一袋梅花针。
  月家以“眉月刀”闻名于世,月展翼不但尽得乃父真传,而且旁涉其他武技,暗器尤为拿手,一手梅花针已到出神入化之境,所以虽然未携带月家的独门武器“眉月刀”,他并不心慌。
  他一路健步如飞,这天晌午时分,已然赶到江都,先在一家酒楼填饱肚子,顺便向店小二打听一些巩家的情况,便到巩家投刺拜访。
  巩家坐落城西长福街上,是一座气派非凡的巨宅,门口立着两只石雕麒麟,门楣上横悬一匾,写着龙凤飞舞的五个大字:江北第一家!
  门房接得月展翼的名刺,一看竟是“江南第一家”的掌门人,哪敢怠慢,连忙飞也似的入宅通报。
  剑破九重天巩凤翔正在饭厅与五个儿子进膳,听到报告,不禁面色一变道:“怪事,他来干幺?”
  他已是个古稀老人,头发几乎都白了,但满面红光,不见一点老态,一对精眸更是炯炯有神,威仪慑人!
  此老早年凭着手中一柄长剑打遍天下无敌手,曾经在一日之间大破横行北方绿林的“九重天”匪寨,击杀了九个武功高强的匪首,因此赢得“剑破九重天”的称呼;其一身剑术造诣已达炉火纯青的境界,数十年来尚无人能出其右。
  因此,虽然他的“江北第一家”崛起较“江南第一家”晚了十年,但在他的心目中,并不认为月家的武艺超过他;他认为剑为兵器之王,月家的眉月刀虽然厉害,毕竟刀不及剑,在武学上剑的地位是高在刀之上的;只不过他为人正派,而月家的创始人眉月神刀月暐也是一位侠誉颇着的人物,故几十年来,两大世家尚能英雄相惜,相安无事。
  但两家一向鲜少往来,故若论友谊交情,可就很淡了。
  现在,巩凤翔一听月展翼投刺拜访,不免大感意外,想不通他所为何来?
  他的长子巩北金微微一皱眉道:“爹,月展翼一向傲得很,他今天突然到访,必有重大事故。”
  巩凤翔轻嗯一声。
  他坐着不动,似在考虑如何接见月展翼。
  巩北金起身道:“我去请他进来。”
  巩凤翔道:“不。”
  巩北金一怔道:“爹不接见他?”
  巩凤翔摇头道:“不是,他虽然小为父一辈,但既是‘江南第一家’的掌门人,为父理应亲自出去迎接,否则便是失礼。”
  他缓缓站起,接着道:“不过,你们也可以跟为父一起去见见他——走吧。”
  于是,父子六人一起出迎,来到大门口,巩凤翔不亢不卑的向月展翼抱拳一拱道:“老朽不知月掌门驾临江都,有失远迎,失礼得很。”
  月展翼彬彬有礼的一揖道:“不敢,展翼冒昧造访,幸勿见怪!”
  巩凤翔哈哈笑道:“好说!好说!月掌门肯到江都,是老朽最大的荣幸,快请进吧!”
  宾主一起入宅,进入客厅坐下,巩凤翔逐一介绍自己五个儿子和月展翼见面;他的五个儿子年纪都比月展翼大,但因身份不同,他们只得以晚辈之礼拜见,然后一排侍立于其父身后。
  仆人奉茶过后,巩凤翔立刻开门见山的问道:“月掌门人今日驾临舍下,不悉有何赐教?”
  月展翼长叹一声道:“月家不幸,昨日一连发生三起命案,死了两个孩子和一个丫头……”
  当下,便将经过情形说出,然后把月下香的遗书交给他看。
  巩凤翔看过遗书之后,神色遽变道:“月掌门人莫非认为这‘巩家三少爷’是我们巩家之人?”
  月展翼道:“不敢,展翼猜想此事恐系歹人移祸江东之计,但遗书中既有此‘巩家三少爷’五个字,展翼只好不揣冒昧前来一询。”
  巩凤翔脸色变得很难看,冷笑道:“当今天下,姓巩的应该不只我们这一家人吧?”
  月展翼先将他手上的遗书索回,然后答道:“当然,展翼此来只想査一查,未敢认定‘巩家三少爷’即是府上之人。”
  巩凤翔听他这么说,倒不便发作,只正色道:“我们巩家人忝为武林一脉,虽不敢说顶天立地,但几十年来在老朽的治理之下,小儿等人尚知洁身自爱,从不敢胡作胡为,这一点武林朋友都知道!”
  月展翼客气地道:“是的,巩掌门人家教极严,此事在下素所深知,但遗书上所称‘巩家三少爷’指的并非令郞,而是……”
  巩凤翔面色又变道:“是谁?”
  月展翼转望巩北金,微微一笑道:“北金兄,在下刚在城中打听过,据说北金兄生有三子,而城中人皆称呼令郎为‘巩家大少爷’、‘巩家二少爷’及‘巩家三少爷’而不名,是不是呢?”
  巩北金面色变道:“不错,他们是这样称呼小儿三人,月掌门人认为遗书上的‘巩家三少爷’即是指小儿而言?”
  月展翼道:“目前,在下不愿作此武断,只希望北金兄请出令郞让在下见上一见,问他们几句话,这点要求,北金兄谅能接受吧?”
  巩北金面上闪过一抹不安之色,答道:“小儿月初出门,至今未返……”
  月展翼一眼不瞬的凝望着他,似想“看透”他这句话的真实性,微笑道:“他一个人出去的?”
  巩北金生硬的一点头道:“是的。”
  “去了何处?”
  “他说要去杭州玩玩。”
  “嗯,听说令郞三少爷人生得英俊,而且风流倜傥极得人缘……他有没有说何时回家?”
  “他说……”
  “北金兄,此事关系重大,请你据实回答!”
  “他原说七月十五日之前回家,不知何故至今未返……”
  月展翼微微一笑,起身道:“既是如此,想必这两天可回,在下便在江都等候几天,一俟令郞返家,再来拜访便了。”
  语至此,向巩凤翔拱手一揖道:“告辞!”
  转身便欲离去。
  巩凤翔冷冷道:“慢着!”
  月展翼回身笑问道:“巩掌门人有何指教?”
  巩凤翔紧绷着脸,很严峻地道:“月掌门人请听着,老朽那孙儿绝不会干出那种事!”
  月展翼笑了笑道:“是么?”
  巩凤翔光火道:“不错!”
  月展翼含笑道:“常言道‘母生九子,连母十条心’,巩掌门人怎敢如此肯定?”
  巩凤翔冷笑道:“他是老朽的孙儿,他的品行如何,老朽最了解!”
  月展翼道:“刚才展翼说过了,遗书上所指的‘巩家三少爷’是不是他,展翼也不敢武断,是与否还是等他回来再说的好。”
  巩凤翔道:“月掌门人见到老朽那孙儿时,就能断定他是不是唆使月下香杀人的凶手?”
  月展翼道:“也许可以。”
  巩凤翔冷冷一笑道:“好,但是在此之前,月掌门人请听老朽一言,第一:如无真凭实据,老朽不接受这个指控!第二:那封遗书是否为尊府月下香所写,亦是值得怀疑的一件事!”
  言下之意,是指那封遗书可能是月家人所伪造的证据,目的是在藉此对他们巩家兴兵。
  月展翼当然明白他的意思,心中不禁有气,但他仍不愿在此时此地发作,只淡淡一笑道:“巩掌门人也请听展翼一言,第一:被杀害的是我们月家的两个孩子,天底下不会有人为制造纠纷而杀害自己的孩子!第二:我们月家在武林中的声誉和地位并不比人差,犯不着如此!”
  一拂衣袖,转身走了出去。
  江都是个繁华之地,每天华灯一上,城中即呈现一片热闹的景象,这因为江都颇多富商,一到晚上,各酒楼茶肆或秦楼楚馆酬酢者多之故。
  月展翼却独自坐在城中一家客栈的一间上房中,正在灯下书写一封信。
  信刚写好入封,房外正好有人在敲门!
  “谁?”
  “贺世杰。”
  月展翼起身过去开门。
  一个青年举步入房,立刻向月展翼倒身下拜道:“弟子贺世杰,参见掌门人!”
  月展翼笑道:“不用多礼,你请坐。”
  他掩上房门,即拉着贺世杰一起坐下,含笑道:“下午我去府上,令尊说你不在,听说你最近在跑单帮?”
  贺世杰恭声道:“是的,弟子下驷之材,学艺难精,自知难有出息,只好弃武而从商,不知掌门人莅临江都,迎驾来迟……”
  月展翼摇手打断他的话,笑道:“世杰,你智慧原本不差,可惜人太拘谨,因此练武进境较慢。不过今天我见过令尊令堂,发现你双亲年纪都大了,你又是独子,弃武从商对你也许更好。”
  贺世杰难为情的笑笑道:“是的,家父一直反对弟子练武,为此辜负了掌门人的厚爱,弟子觉得很惭愧,好在自去年返回江都之后,弟子从不敢告诉人曾入‘江南第―家’练武……”
  原来,这个青年曾经一度是“江南第一家”的门徒,后因家人反对,加上进境太慢,乃半途而废,回家从商;他说从不敢告诉人曾入“江南第一家”练武,语意是没有利用“月家弟子”的名头在外招摇撞骗,玷污了“江南第一家”的声誉。
  月展翼听了哈哈笑道:“世杰,你别误会,我找你来是想托你办一件事。”
  贺世杰欠身道:“是,掌门人请吩咐。”
  月展翼把信交给他,说道:“我有事须在江都停留数日,你能否立刻动身赶去镇江,将此信交给我堂弟月玉虎?”
  贺世杰道:“好的,还有别的么?”
  月展翼道:“没有了。”
  贺世杰把信纳入怀中,起身道:“那么,弟子这就动身,赶得巧的话,明天晚上即可回来见掌门人。”
  月展翼站起来送他出房,一面问道:“你跟祝静峰常见面么?”
  贺世杰道:“不常见面,他知不知道掌门人来到江都?”
  月展翼道:“下午我去找过他,他也不在,不过我已留下话,等一会他可能也会来见我”
  贺世杰道:“他比弟子有出息,现在衙里当捕头,名气很大哩。”
  月展翼拍拍他的肩膀,笑道:“世杰,包子有肉不在摺儿上,在我看来,你也很有出息!”
  贺世杰走后不久,祝静峰也到了,他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穿着一身便服,像贺世杰一样,一见面即倒身下拜,执礼甚恭;月展翼引他入房坐下来,笑问道:“静峰,你出身月家,如今在江都当捕头,巩家人对待你如何?”
  祝静峰答道:“回掌门人的话,弟子在此当捕头,与巩家人并无冲突。”
  月展翼道:“你对巩家观感又如何?”
  祝静峰想了想,才答道:“巩家在江北名气很大,还好他们全家人都能明辨是非,无仗势欺人之事,掌门人问这个干么?”
  月展翼不答,又问道:“巩北金有三个儿子,人称‘巩家大少爷’、‘巩家二少爷’、‘巩家三少爷’,你认不认识他们?”
  祝静峰道:“曾在酒楼见过面而已。”
  “那个三少爷多大年纪,为人如何?”
  “他名叫慧龙,才二十出头,人长得很俊秀,听说他们三兄弟中他的智慧最高,根骨最佳,所以成就亦最大,不过在弟子的印象中,他是个风流成性的公子哥儿。”
  “有无劣行?”
  “除了常常涉足风月场所之外,倒没听说过有什么不良的品行。”
  “最近有没有见到他?”
  “没有。”
  月展翼将家中发生小孩被杀的事情说出,然后又将今天去拜访巩家的经过情形说了一遍。
  祝静峰大惊失色道:“巩家三少爷他……会干出这种事情?”
  月展翼道:“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他干的,不过他既生性风流,未尝没有可能,所以要查一查。”
  祝静峰惊疑不置道:“如果真是他干的,那么此事必非出自他个人的行为,而是……”
  说到这里,面色一变,因为他已想到两大武林世家一旦翻脸成仇,那将是一场武林浩劫,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
  月展翼叹气道:“当然,此事如是他干的,必然不仅只是他个人的意思,而是他父亲或祖父授意的,目的当然是要使我们月家无后没落,这样他们‘江北第一家’即可称雄于天下!”
  祝静峰满脸凝重。
  “静峰,你觉得如何?”
  “这个……”
  “不要顾忌,把你心中想的说出来。”
  “是,弟子觉得巩家人似乎不致于干出这种卑鄙下流之事,退一万步说,他们真有这个野心的话,也只能偷偷摸摸的进行,怎么敢让月下香知道他是巩家的人呢?”
  “对,基于这一点,所以我认为巩家三少爷的嫌疑不太大;不过他父亲说他于月初去杭州玩,言明七月十五日之前回家,今天已是七月十六日而尚未返回家门,此事不免透着蹊跷;此外他去杭州,镇江是必经之地,说不定他在镇江偶然碰见月下香,为月下香的美色所迷,加上他少年气盛,希望他们巩家称雄于天下,因此就利用月下香干出那件事也未可知。”
  “此事必得先追查出真实内请,然后才可采取行动,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不错,今天我找你来,就是希望你帮我一个忙,不知你有没有空?”
  “掌门人请吩咐便了,弟子力所能及,绝不敢推辞。”
  “你去替我办两件事,一是查明巩家三少爷是否真去了杭州;一是派人暗中监视巩家人的行动,若发现巩家三少爷回来,即刻来报。”
  “好的。”
  “我就住宿在这家客栈中等候你的消息。”
  “是。”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