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
2021-03-20 21:32:0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午后——
  青溪小姑庙的太真道姑懒洋洋的倚窗而立,她望眼欲穿的等待白云飞的来临已经等待了将近一个月了,白云飞这么多天不来找她是前所未有的事,因此使她十分难过,眼泪不觉潸潸而下。
  金姑一旁见她流泪,便安慰道:“也许他事忙,过几天就会来的。”
  太真幽幽一叹道:“他只怕不会来了,无情无义的负心汉,一定是被哪一家的小狐狸精迷上,有了新人忘了旧人!”
  金姑道:“你要是真想念他,何不去找那巩慧龙问问?那天白爷是跟巩慧龙一起走的,巩慧龙一定知道他的行踪。”
  太真苦笑道:“巩慧龙是江北第一家的人,他们家遭了变故,我怎好上他家去找男人,不被人笑掉大牙才怪呢!”
  金姑笑道:“那你就忍一忍吧。”
  太真叹吟道:“唉……临别殷勤重寄词,词中有誓两心知,七月七日长生殿,夜半无人私语时,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哼,没良心的东西,他居然忘得干干净净!”
  金姑噗哧一笑道:“他比唐明皇差太远啦!”
  太真白她一眼道:“胡说,他虽然不是唐明皇,可是——”
  刚说到这里,忽然后殿那边传来“啪”的一声响,似有一件东西落到地上!
  太真神色一振,急呼道:“白郎,是你么?”
  没人回答。
  青溪小姑庙坐落荒山之上,一向少有人来,尤其午后更不会有人到此,因此她以为真是白云飞来了。
  金姑道;“说不定是老鼠打翻了油瓶,待我去看看。”
  说毕,出房而去。
  太真赶紧转到梳妆台前坐下,对着铜镜急急打扮了一番,准备迎接白郎的来临;她虽是个出家的女道姑,其实是个淫娃,一向不安于庙。
  她认定必是白云飞来了,理由是青溪小姑庙虽然有老鼠,但从来不曾打翻过油瓶。
  她打扮整齐之后,便走去门后躲着,准备等白云飞入房的时候,冷不防吓他一跳。
  俄顷,果听得有个人的脚步声响了过来。
  脚步声在房门外停住。
  来人好像不急着入房,竟立在门外不动。
  太真一颗心怦怦跳动,脸上却含着狡黠的笑容,心中暗叫道:“快进来呀!快进来呀!”
  “呀——”
  房门终于慢慢被推开了!
  可是,房门压上了太真的身子,门外来人好像已知她躲在门后,用力的推压过来。
  太真被压迫得受不了了,便开口求饶道:“白郎快放手,奴家快要被你压扁啦!”
  来人没有松手,紧紧的将她压挤在门后,然后举步跨入房中,转到门后来了。
  太真一见之下,大吃一惊,颤声道:“你……你不是白郎,你……你是谁?”
  来人身材颇高大,着一身灰衣,面上蒙着一块黑布,竟是个蒙面人!
  他继续用力压住房门,不使太真脱身,黑布上那两个眼洞里,闪动着锐利可怕的光芒,口中嘿嘿嘿的轻笑起来。
  太真吓得花容失色,又颤声道:“你……你是谁?你要干什么?”
  来人狞笑道:“来找你!”
  太真气喘吁吁道:“找我?那好呀!你快放手,不要这样压着奴家……”
  来人笑问道;“你是太真?”
  太真道:“是……是的,奴家姓杨,出……出家后便叫杨太真。你……你究竟是谁呀?”
  来人不回答她的话,阴恻恻一笑道:“这青溪小姑庙只有你们两人住着?”
  太真发出快要窒息的声音道:“是……”
  来人道:“另外那个道姑叫什么?”
  太真道:“她叫……金姑。”
  来人道:“她已经死了。”
  太真骇叫一声,惊怖地道:“你……你杀……杀了她?”
  来人道:“是的,现在这青溪小姑庙只剩下你一个人了!”
  太真浑身哆嗦起来,道:“你……要干什么?”
  来人道:“要问你一些问题,如果你想活命,就得据实回答。”
  太真道:“好……好,奴家知……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你快放……放手,奴家快不能呼吸啦!”
  来人略略松手,但仍不使她脱身,冷冷道:“你和白云飞是什么关系?”
  太真道:“他常……常来这里,可是已经……已经好久不来了。”
  “他真叫白云飞么?”
  “是啊。”
  “他不叫白云飞。”
  “什么?”
  “他叫葛世俊。”
  “嘎?”
  “他是万柳居士公孙奇的小舅子。”
  “嘎?”
  “他已经死了。”
  “嘎?!”
  “你真的都不知道?”
  “奴……奴家完全不知。他……他怎么是万柳居士的小舅子?他怎么死的呢?”
  “他被杀的。”
  “被谁杀死的?”
  “这你不必知道。”
  “是……是你么?”
  “不是。”
  “他为何被杀?”
  “因为他……唔,这件事跟你说了没用,我此来是要调查他的一切,你将所知一切告诉我吧!”
  “奴家对他所知有限,那……那是去年的事,有一天他来到这里,我们彼此一见钟情,以后他就常来找奴家,如此而已。”
  “你知道他认识一些什么人?”
  “不知道,他从不肯说他自己的事情。”
  “你不想活了?”
  “不!不!奴家说的句句是实,老实说奴家和他的关系只是……只是……”
  “床上的关系?”
  “正是。”
  “你什么都不知道?”
  “是的,不过……大约十几天前,有个女人来到这里,她是个中年妇人,不过容貌还相当标致;她自称是白云飞的姐姐……”
  灰衣蒙面人忽然松开抵在门上的手,一把拉着太真推到房中的一张牙床上,让她在床上坐着,道:“那妇人来此为何?”
  太真透了口气道:“她来找白云飞,问奴家他在何处。”
  灰衣蒙面人道:“那时葛世俊已与巩慧龙离开了这里了?”
  太真颔首道:“是的。”
  灰衣蒙面人道:“那妇人名叫什么?”
  太真道:“她没说。”
  灰衣蒙面人道:“有没有说她住在哪里?”
  太真摇首道:“没有,只说白云飞若再到此,叫他立刻回去。”
  灰衣蒙面人道:“就走了?”
  太真道:“是的。”
  灰衣蒙面人道:“记住,如果你对我隐瞒了什么,将来一旦查出,我会要你的命!”
  太真畏缩道:“奴家没有隐瞒,绝对没有。”
  灰衣蒙面人道:“你与他来往一年,他从来没在你面前提起过别人么?”
  太真想了想,答道:“没有,不过他每次来找奴家,总随手带来几斤洋河大曲。”
  灰衣蒙面人目光一凝道:“洋河大曲是泗阳酿制的名酒?”
  太真道:“是的。”
  灰衣蒙面人道:“你的意思是:他可能是从泗阳来的?”
  太真道:“是的。”
  灰衣蒙面人道:“你喜欢喝泗阳的洋河大曲?”
  太真道:“是的。”
  灰衣蒙面人左手伸入怀中,又问道:“你除了葛世俊之外,是否还勾搭别的男人?”
  太真脸上一红道:“没有,奴家道心不坚犯了清规,有一个男人已经觉得不好意思了,哪里还敢再勾搭别的男人?”
  灰衣蒙面人冷笑一声,伸入怀中的右手猛可扬起一甩,一支柳叶刀“嗖”的打了出去!
  “哎呀!”
  太真惊叫一声,急往床上滚倒。
  但灰衣蒙面人的柳叶刀却不是打向她的,而是发向面临花园的一扇纸窗,柳叶刀电奔出手之后,他跟着纵身扑向纸窗,噼啪一声,破窗飞了出去!
  原来,他发现窗外有人窥视,因此猝施突袭,为了截住来人,柳叶刀一出手,人便跟着扑出。
  他的行动不可谓不快,哪知扑到窗外时,举目四扫,只见四周一切平静,没见一个人影!
  他立刻飞身上屋,快速的在各屋顶上飞掠搜索,结果仍然没有出现。
  这下,他可紧张了,不敢再入房和太真相见,施展轻功往山上疾纵,一转眼便消失在远处山林中……
  太真瑟缩在床上老半天,直到确定灰衣蒙面人已经走了,才怯怯的下床出房,怀着忐忑的心情来到后殿上,一看金姑直挺挺的躺在殿上,她上前一探金姑的鼻息,发现她呼吸均匀,并没死去,不禁大喜道:“金姑!金姑!”
  “她被点中昏穴,过一会即可醒来。”
  身后,突然有人说了这样一句话!
  太真吓得骇叫一声,跳到角落缩成一团。
  一个青年从偏门跨入,含笑道:“别怕,我不会伤害你。”
  他是巩慧龙!
  太真一见是他,又惊又喜道:“是你——巩三少爷!”
  巩慧龙微笑道:“是的,小可又来了。”
  太真惊问道:“刚才……刚才那人是谁?”
  巩慧龙道:“月家的人。”
  太真发怔道:“江南第一家的人?”
  巩慧龙点头道:“不错。”
  太真道:“是月家的哪一个?”
  巩慧龙道:“对不起,小可不能告诉你,这对你没有好处。”
  太真道:“白云飞当真死了么?”
  巩慧龙点头道:“是的,死于一个神秘人物之手,但不是刚才那人。”
  太真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巩慧龙道:“你不必知道,现在你只要告诉我:刚才你向他说的一切都是属实?有没有隐瞒或遗漏的?”
  太真道:“没有,奴家与白云飞虽然……虽然……结识颇久,可是对他确实了解不多。”
  巩慧龙道:“你说葛世俊每次来看你时,都带来泗阳名酒洋河大曲?”
  太真道:“是的,只有最后一次——也就是你上次在此的那一次没有。”
  巩慧龙道:“好,谢了。”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十四
上一篇:
十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