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1:23:18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三天之后,巩慧龙随着月家二老及月玉虎、丼公亮回到镇江的月家;月展翼闻报立刻扶伤来拜见二老,全家人一一上前拜见之后,接下来大家便把视线投注到巩慧龙身上。
  直到现在,月展翼等人仍然认为巩慧龙就是杀害君畴、君瑞的主使者,故均对巩慧龙怒目而视,恨不得立刻将他凌迟处死。
  月辉沉声道:“展翼,巩家人有没有消息?”
  月展翼答道:“没有,经过那一夜的拼斗之后,巩凤翔及其子巩北铜等人即失去踪迹。”
  月辉怒道:“你们行事太过鲁莽了!”
  月展翼一怔道:“二叔这话怎解?”
  月辉道:“江北第一家乃是当今武林唯一能与咱们月家分庭抗礼的人,他们在武林中的地位早已在巅峰状态之下,有何理由要来杀害咱们月家的孩子?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难道想不出来?”
  月展翼神色惶恐地道:“可是,这巩慧龙结识了月下香,而君畴和君瑞被杀之后,月下香便上吊自尽了,这……”
  月辉截口道:“不错,表面上看来,这像是巩慧龙唆使的,但你想一想看,巩慧龙如未经其家人授意,有何理由要伤害咱们月家的孩子?而以巩家在武林中的地位来看,他们会干出这种卑鄙下流的勾当么?如果你是巩凤翔,你敢这样做么?这样做对他们巩家有何好处?杀害咱们月家的孩子,就能使他们巩家独霸天下不成?”
  月展翼满面通红,低头无言。
  月辉长叹一声道:“展翼,你铸成大错了!”
  月玉狮开口道:“二伯,展翼哥在追究过程中,曾两次受到五个蒙面人的攻击,那五个蒙面人使的是他们巩家的剑法。”
  月辉以冷峻的语气道:“如果你是巩凤翔,你敢不敢指派你的儿子或门下以自家的剑法去攻击人?”
  月玉狮哑口无言了。
  月辉冷哼一声道:“你们年纪都不小了,竟然还如此幼稚愚蠢,这分明是某一批人设计出来的阴谋诡计,目的就要月、巩二家火拼以坐收渔人之利,那个叫白云飞的人便是其中之一!”
  月展翼抬头望着月玉虎问道:“那白云飞……”
  月玉虎便将巩慧龙被骗受困万柳迷踪阵及后来神秘消失踪迹的经过说了出来。
  月展翼诧异道:“传说公孙奇的万柳迷踪阵无人能够进出自如,他怎么有此能耐?”
  月玉虎道:“据公孙说,能够进出万柳迷踪阵的人还有一个,即是他早年离去的妻子司马娇,因此公孙奇推测白云飞之能进出万柳迷踪阵,乃是得自司马娇的传授。”
  月展翼问道:“那么,白云飞将巩慧龙困在万柳迷踪阵内,又来通知咱们去捕人,目的何在?”
  月玉虎道:“一是骗财。二是企图杀死我和井师兄,那天他入阵之后,假装受伤,引诱我和井师兄入阵,不久即隐没不见。”
  月展翼听了这些叙述,已知巩慧龙确实无辜,想到夜袭巩家杀死了巩家十几条性命,心中十分惶恐不安,便向月辉、月煜跪下道:“二叔,三叔,小侄无能,铸错大错,如今已无挽回的机会,小侄愿承担这个过错,请您们二位老人家处置便是。”
  月辉又长叹一声道:“我处置你就能解决问题么?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找出巩凤翔,把一切说清楚,还他一个公道。”
  月展翼道:“是,可是巩凤翔目前行踪不明……”
  月辉转对巩慧龙问道:“巩慧龙,你能找到你祖父么?”
  巩慧龙摇摇头,他一直在流泪,自从三天前得知父亲和三叔四叔战死之后,由于悲伤过度,神智一直处在恍惚浑噩之中,简直已经不知道自己还是个活人了。
  月展翼道:“这样好了,我陪你去江都走一趟,你我在火场守候,若你祖父尚在江都近处,一定会得到消息而来与你相见,你看如何?”
  巩慧龙点点头。
  月玉虎表示不妥道:“展翼哥,你一人陪他去行么?”
  月展翼苦笑道:“有何不可?”
  月玉虎道:“巩凤翔死了三子,他要是知道你去江都,怎肯饶过你?”
  月展翼又苦笑一声道:“巩老爷子死了三个儿子,如果我这条命能抵得上,使月、巩二家化解仇恨,那不是很好么?”
  月玉虎转望父亲月辉道:“爹,您同不同意展翼哥的主张?”
  月辉神色凝重已极,道:“只好如此了,巩凤翔杀不杀他,全看其理智而定了!”

×      ×      ×

  就这样,月展翼和巩慧龙来到了江都。
  江北第一家已成一片黑炭,巩慧龙面对满目疮痍的景象,忍不住又泪如雨下,失声痛哭不止。
  月展翼叹道:“巩慧龙,我现在不想说些安慰你的话,我唯一可以说的是:我愿意承担一切负责!”
  他见巩慧龙痛哭不止,又道:“这次我入能见到你祖父,想来我这条命是没了,因此我希望你能找出那个阴谋者,把真相公布于世,一方面还你清白,一方面也可告慰死者在天之灵。”
  巩慧龙低头垂泪,没有说什么。
  他现在听不进任何一句话,他只是悲伤悔恨,恨不得立刻死去。
  这几天,自杀赎罪的念头一再在他的脑海里闪动,但是他不想在这个时候自杀,他要等见到祖父把一切解说清楚之后,再来自求了断。
  他也曾经一再自问:自己究竟犯了什么错?
  答案只有两个,一是自己不该认识月下香,一是自己不该逃跑。
  一念之差,竟然造成如此悲惨的后果,叫他怎能不痛心疾首,肚肠欲裂?
  月展翼当然很了解他的心境,但错已铸成,他现在只希望巩凤翔能以理智来处理此事,不要使月、巩两家的关系继续恶化。
  他的手搭上巩慧龙的肩膀,轻按两下表示安慰,道:“天快黑了,如果你们巩家的人已发现咱们在此,等一会也许会来相见。”
  巩慧龙突然抬头道:“你还是走吧!”
  月展翼一怔道:“走?”
  巩慧龙道:“嗯!”
  月展翼道:“为什么?”
  巩慧龙道:“一切由我来向我爷爷解释即可。”
  月展翼又问道:“为什么?”
  巩慧龙道:“我爷爷脾气不大好,他若见到你,只怕无法克制。”
  月展翼轻喟道:“这一点,我早就想到了。”
  巩慧龙道:“为免再造成无谓的伤亡,你还是不要与我爷爷见面为佳,小可自会将一切误会解释清楚。”
  月展翼摇头苦笑道:“不,我要见你祖父,目的不在解释,我知道由你来解释比我向他解释更好。”
  巩慧龙道:“那么,你要见我爷爷的目的在哪里?”
  月展翼吐了口长气,缓缓说道:“首先,咱们来探讨一下这个不幸的责任问题:先是我们判断错误,认定你是唆使月下香杀害我们月家两个孩子的人,因此我才来江都见你祖父,然后是你畏惧受责备而逃避,没有把实情说出,这是谁的错?”
  巩慧龙道:“我。”
  月展翼道:“不错,开始是你错了,但是我们月家也有错,我们不该在未查明真相之前夜袭府上,造成了许多人的伤亡,虽说这是中了奸人之计,但毕竟我们是杀了人。”
  巩慧龙道:“我们都错了。”
  月展翼道:“是的,我们月家死了两个小孩三个大人,你们巩家也伤亡惨重,这是无法弥补的过失。我们为两个孩子和三位师兄的惨死悲痛,你们为令尊等十几人的惨死悲痛,事情发展到这地步,解释误会已不是最重要的事,最重要的是要看你我两家如何来处理这件事。”
  话声微顿,继道:“现在,我们当然不再视你们巩家为敌,但关键在于你祖父的态度了,他死了三个儿子,要他善罢甘休未免是一项苛求,所以最好的办法是由我来面对着他。我是月家的掌门人,如果我的死能使月、巩两家化解仇恨,这也是值得的。”
  巩慧龙道:“化解仇恨并非最重要,最重要的是抓出那个元凶!”
  月展翼道:“当然,但我料你祖父不会将三个儿子的惨死一笔勾销,所以我必须先还你们巩家一个公道,然后才能全力缉凶。”
  巩慧龙道:“月掌门人担心我爷爷不肯善罢甘休是有道理的,但现在既然知错不在你我两家,又何必作无意义的牺牲呢?”
  月展翼长叹一声道:“人与人之间,有时就有这许多纠葛,我们都不是圣人,所以要以理智来处理一件事是很难的。”
  巩慧龙道:“我爷爷也不是全不讲理的人,不过由于家父等十几人的惨死,要他以理智来处理此事确实不容易,因此月掌门人最好不要马上与他见面,等小可先将一切解释给他知道,再与他相见不迟。”
  月展翼道:“不,一定要赶快化解双方的仇恨之心,否则必然还会发生更大的不幸。”
  巩慧龙道:“掌门人是怕我爷爷会去镇江找你们月家报仇?”
  月展翼点头道:“正是。”
  巩慧龙心惊道:“那可怎么办?”
  月展翼苦涩一笑道:“我不希望我们月家再有人伤亡,所以我愿来个负荆请罪。”
  巩慧龙以痛恨自己的口气道:“该死的是我!如果那天我不逃走,就不会发生这许多不幸!”
  月展翼叹道:“你年轻不懂事,夫复何言!”
  两人在交谈之间,不知不觉天已全黑了,巩家住宅占地极广,如今变成一堆废墟,在夜下看来倍觉凄凉恐怖,犹如置身鬼域。
  巩慧龙和月展翼在一处廊阶前面对面的坐着,两人由于心情不佳,虽然已一整天未吃东西,都不觉得饿,他们只希望能在今夜见到巩凤翔,了结两家的仇恨。
  晚风阵阵吹来,吹起阵阵灰尘,形成一副阴森凄惨的景象。
  时间慢慢流逝,夜渐渐深了。
  月展翼解下腋间的眉月刀,放在身边,盘膝静坐不动。
  他带刀来并非为了对付巩家人,而是防备发生意外,因为他断定那阴谋者不会就此罢手,可能还有别的鬼点子使出来。
  巩慧龙没有带剑,虽然他从小练剑,家学渊源,已练成一身相当高明的剑法,可是他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武林人,因此很少带剑在身。
  夜更深了。
  巩宅附近的居民大都已进入梦乡,已到了夜阑人静的时候。
  巩慧龙在廊阶前生起一堆火,一方面是为了取暖,一方面是希望祖父等人能发现自己在此。
  可是,火堆生起后,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四周仍是静悄悄的,没有一点动静。
  月展翼打破沉寂道:“巩慧龙,你不妨推测一下,你祖父等人离开此地后,最可能的去处是哪地方?”
  巩慧龙摇头道:“不知道,我祖父已好多年没离开过江都了。”
  “本地有无亲人?”
  “只有几个交情不深的朋友,我祖父不可能去投靠他们。”
  “远地的亲友呢?”
  “河南河北都有亲友,但以我祖父的个性来推测,他不会去投靠亲友的。”
  “城外有你们的佃农么?”
  “有。”
  “他会不会安身于佃户之家?”
  “这倒有些可能。”
  “咱们再等一会,如果不见人来,便去城外找一找如何?”
  “好的。”
  忽然,从十几丈外的一堆废墟后面传来一声轻响,似是有人踩碎了一块木炭!
  月展翼和巩慧龙都听到了这一声轻响,两人神色一振,巩慧龙立刻开声道:“谁?”
  没人回答,一切又归于沉静。
  巩慧龙感到有异,连忙站起道:“我是巩慧龙,请问来者何人?”
  仍无人回话。
  巩慧龙面呈迷惑道:“奇怪,明明听到声音……”
  月展翼微微一笑道:“可能是老鼠吧。”
  巩慧龙一哦,随又在原地坐了下来。
  蓦地,又一声轻响传过来!
  巩慧龙跳了起来,大声道:“什么人?”
  又没声息!
  月展翼抓起放在身边的眉月刀,慢慢的抽刀出鞘,含笑道:“巩慧龙,你似乎应该找一件兵器……”
  巩慧龙听到这话,心弦一震,又开口道:“朋友,如果你不是我们巩家人,今夜既然来到了这里,何不现身一见?”
  “哼!”
  一声很轻很轻的冷笑之后,突见五条人影从四面扑出,倏忽便到月、巩二人跟前,将他们二人包围了起来!
  是五个仗剑的蒙面人!
  巩慧龙一眼就认出他们是上次在镇江出现围攻月展翼之人,当时他以为他们是自家人,现在当然知道他们不是了,因此他心中很高兴,因为他知道这些人即是阴谋诱发巩、月两家火拼的人,今夜只要逮住其中一个,真相即可大白于世。
  是故,他现在的感受是喜多于惊,虽知他们来意不善,却一点都不害怕。
  他指着他们,以无比愤怒的语气道:“就是你们这些家伙搞的鬼,我要杀了你们!”
  说毕,便要扑上去。
  其中一个蒙面人喝道:“慧龙,你疯了不成?”
  巩慧龙闻言身形一刹,愕然道:“你是何人?”
  那蒙面人沉叱道:“别问,你站开一旁!”
  巩慧龙道:“不!这回我不会再上当了!你们分明是冒充的,你们绝非我们巩家人!”
  那蒙面人怒道:“浑球!你是不是要见你爷爷?他老人家在后花园里,快去!”
  巩慧龙一怔道:“当真?”
  只听从后花园那边遥遥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道:“慧龙,你到这边来!”
  巩慧龙大喜道:“爷爷,是您?”
  苍老的声音道:“是的,慧龙,你快过来吧!”
  听声音,确是巩凤翔!
  巩慧龙渴望见到祖父的心情比什么都迫切,可是理智告诉他绝不能让五个蒙面人再与月展翼起冲突,因此他站着不动,大声道:“爷爷!请您过来,我要告诉您老人家一切真相,我们再不能和月家人动干戈了!”
  巩凤翔却不肯过来,仍在花园那边说道:“不,你到这边来,爷爷有重要的事情要告诉你。”
  巩慧龙犹豫了一下,便向那五个蒙面人说道:“你们先别动手,等我先去和我爷爷谈谈,大家再来解决纠纷。”
  说毕,拔步向花园奔去。
  奔到花园里面,四望却不见爷爷的踪影,便开声喊道:“爷爷,您在哪里?”
  “在这里!”
  话声突然在他身后响起!
  随着话声,一只手掌搭上他的肩膀,他只觉肩井穴上一紧,全身顿告疲软无力。
  巩慧龙大吃一惊道:“你是谁?”
  他这样问的原因是已听出对方不是祖父,而且祖父绝不会出手制住他的穴道,使他无力动弹。
  “嘿嘿嘿……”
  对方已不再模仿他祖父的声音了,发出阴恻恻的冷笑道:“傻孩子,我是你祖父啊!”
  “砰”的一声,巩慧龙的后颈挨了重重的一掌,顿时眼前一黑,就此昏迷不省人事……
  冒充他祖父的人是谁?
  是白云飞!
  他一掌打倒巩慧龙后,蹲下细视巩慧龙确已昏厥,这才把巩慧龙拖去隐僻处,然后身形一腾,朝那五个蒙面人飞了过去。
  这时候,月展翼已和五个蒙面人动上手,他一听巩慧龙惊问“你是谁”后,立刻挥动眉月刀,发动攻击。
  他曾与五个蒙面人交过两次手,第一次是在夜间林下,他利用梅花针而获胜;第二次是在白天,他再使用梅花针均被他们五人避过,在赤手空拳对付五柄利剑的情况下,结果反而受伤落败。
  今夜是第三次交锋,但今夜情况不一样了,今夜他手上有一把眉月刀!
  一刀在手,顿时判若两人,他们月家的眉月刀法本就天下无敌,更何况他是月家的掌门人。但见他眉月刀挥动之间,势如银龙闹空,不仅变化巧妙,而且气势凌人,攻势猛烈已极,虽是以一敌五,可是满场只见刀光闪动,对手五个蒙面人反而处处受制,屈居下风。
  不过,五个蒙面人虽然被他攻得手忙脚乱,却仍极顽强,奋力抵挡,不让他有突围的机会。
  就在双方搏斗正剧烈的时候,白云飞赶到了,他见月展翼勇若天神,知五个蒙面人不易获胜,便悄悄从腰间抽出一支竹筒,就口准备吹射。
  这东西名叫“吹箭”,长约六寸,中藏一箭约有五寸长,箭杆为竹制,前端绑着尖利之簇,用口吹气喷射,其快无比,而且没有一点声音,令人防不胜防,是各种暗器中最为可怕的一种。
  月展翼正在全力攻击五个蒙面人,并未发现白云飞已到现场,正躲在暗处准备暗算自己,但他当然知道敌人不只这五个,所以他急着想打赢这一仗,以便保存体力去应付另外的敌人。
  他的攻势越来越凌厉,眉月刀着着妙招,人在飘动,刀也在飘动,恰似一只蝴蝶翩翩飞舞,所到之处,刀剑撞击的声音震耳欲聋,五个蒙面人一经与他接触,都被震得倒退出去。
  白云飞看到这情形,便举筒就口,准备吹射,不料就在此际,忽有一只手从他背后伸出,一把夺过那支吹筒。
  事出意外,白云飞大吃一惊,急忙反手一掌倾力扫出!
  “砰”然一响,他的手掌扫中了身后的人,但只觉好像打中一袋沙子,他的掌力完全被化解了!
  白云飞这一惊非同小可,但还来不及回头去看时,他的后颈已被人一把抓住,强劲有力的五指似鹰爪般紧紧扣住其颈部,好像老鹰抓小鸡似的将他抓得双脚离地而起!
  “哎呀!”白云飞不觉脱口惊叫起来。
  那五个蒙面人一听惊叫,心中一慌,一齐顿足纵出去,月展翼逮到机会,一刀挥出,将其中一人拦腰砍断,那人便在一声惨嚎下,上下肢分开,立告气绝!
  另四个蒙面人则在这一瞬间跃出数丈开外,很快就消失在黑暗中了。
  月展翼正待起步追击,只听一人笑道:“月掌门人别追了,我这里抓到一个!”
  随着话声,一个中年人一手抓着白云飞从附近的暗处走了出来。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