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2021-03-20 21:33:02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巩慧龙怎么知道灰衣蒙面人是月展翼呢?
  因为,那天灰衣蒙面人去青溪小姑庙向太真“逼供”时,巩慧龙也适时赶到,听到了他和太真的谈话,认出了他的声音,再加上刚才那场搏斗他一直不开口说话,使巩慧龙更加认定他是月展翼。
  葛氏听得一惊道:“他是月展翼?他为什么要杀死你?”
  巩慧龙苦笑道:“我也不明白她为什么要杀死小可,不过……也许此事与他在渡江时见到灰衣蒙面人有关。他在江上遇见灰衣蒙面人,与灰衣蒙面人一起掉入江中后,即不再公开露面,我们都以为他已经命丧江中,直到那天小可去到青溪小姑庙时,始知他尚在人间。”
  葛氏道:“他有什么理由要杀害你?”
  巩慧龙道:“也许他有着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他怕小可查出他的秘密。”
  葛氏道:“他会去而复返么?”
  巩慧龙道:“他来此,是要找皇甫千里,故一定还会来。”
  葛氏道:“拙夫不在,他来有什么用?”
  巩慧龙道:“你是皇甫千里的妻子,他见不到皇甫千里,说不定会转而对你不利,因此夫人最好小心一些。”
  葛氏道:“妾身不怕,他若再来,妾身正好问他个明白。”
  巩慧龙道:“夫人刚才说尊夫皇甫千里快要回来了?”
  葛氏道:“这是妾身的猜测。”
  巩慧龙道:“那么,小可最好立刻离开的好。”
  葛氏道:“为什么?”
  巩慧龙道:“他若看见小可在此,一定不肯放过小可,而小可现在有伤在身,无力与他动手。”
  葛氏沉吟不语。
  巩慧龙道:“夫人,请相信小可的话,他是一个非常可怕的人物,绝非可托以终身者。”
  葛氏问道:“你要妾身怎么办?”
  巩慧龙道:“他若返回此处,夫人最好一切假装不知,这样才能避免杀身之祸。”
  葛氏冷笑道:“他欺骗妾身,及害得舍弟丧命,妾身岂能不过问?”
  巩慧龙道:“最好暂时不要追究,除非夫人有绝对把握可以用武力制服他。”
  葛氏听了这话,神色一黯道:“妾身自与公孙奇仳离之后,已放弃习武,现在确实已无力制服他了。”
  巩慧龙道:“小可斗胆请问:夫人还喜欢他么?”
  葛氏叹道:“果真他是那样阴险残暴之人,妾身怎么还能跟他做夫妻!”
  巩慧龙道:“那么,夫人请不要露出一点声色,小可……告辞了。”
  语至此,站了起来。
  葛氏道:“你……要去找人来?”
  巩慧龙点头道:“是的,小可要去找帮手来此埋伏,不过夫人请放心,我们逮到他时,不会立刻杀他,总要让夫人亲耳听到他供出一切罪状之后……”
  刚说到这里,忽听茅屋外面传来小翠儿的声音道:“老爷,您回来了。”
  巩慧龙大吃一惊,低声道:“是不是他回来了?”
  葛氏一指厅后,示意他快往后面逃走,随即举袖拭干脸上的泪水,起身迎了出去。
  几乎是巩慧龙刚刚推出厅堂,一个中年文士已来到茅屋门口。
  这个中年文士年约四十二、三岁,剑眉凤目,鼻若悬胆,身材也很健美,绝无一般中年人的发福之相,而且文质彬彬,风度极之潇洒。
  不过,他的眼神非常特别,其冷如刀,眉宇间更隐透着一股煞气!
  葛氏含笑迎出道:“你回来了。”
  中年人笑道:“是的。”
  他一把握住葛氏的双臂,以一种无限爱怜的表情望着葛氏,接下说道:“我这次出去久了一点,你不会怪我吧?”
  葛氏强颜欢笑道:“不,回来就好啦!”
  她随即牵着中年人进入茅屋,一面向小翠儿吩咐道:“小翠儿,快去厨房烧水给老爷净身,并准备酒食,知道么?”
  小翠儿应声道:“知道啦。”
  夫妇俩走入厅堂坐下,皇甫千里发现葛氏神色有异,讶然道:“娘子,你怎么了?”
  葛氏有些慌乱道:“什么事?”
  皇甫千里道:“你是不是哭过?”
  葛氏低下头道:“嗯……你这次出门一个多月,妾身好寂寞,刚刚想起你,就不由……”
  皇甫千里笑道:“我跟一个朋友谈一笔生意,多耽搁了几天……我不在的时候,你都在干什么?”
  葛氏道:“什么也没干,只在等着你回来。”
  皇甫千里瞄了放在桌上的那盘药物,若无其事的问道:“有人来找我么?”
  葛氏摇头道:“没有。”
  皇甫千里又问道:“有人来过么?”
  葛氏又摇头道:“没有。”
  皇甫千里道:“真的没有?”
  葛氏道:“真的没有。”
  皇甫千里笑道:“门口地上有一些血迹,那桌上又有金创药,那是怎么回事?”
  葛氏轻啊一声道:“上午有个受伤的人路过此处,他向妾身求救,妾身便替他包扎了伤口,已经走啦。”
  皇甫千里笑道;“你刚才还说没有人来过。”
  他面上一直挂着笑容,但那不是一种亲切的笑,而是一种令人毛骨悚然的笑!
  葛氏道:“妾身以为你是问亲友……”
  皇甫千里含笑凝望着他,追问道:“那人是谁?”
  葛氏道:“一个老头子。”
  皇甫千里道:“说清楚一点。”
  葛氏道:“他年约六十岁,看样子是个武林人,左臂上挨了一刀,伤势不轻,他向妾身求治,妾身见他可怜,便在门口替他疗伤,没让他入屋来。”
  皇甫千里道:“他留下姓名没有?”
  葛氏道:“没有,妾身也没问他,武林道上的凶杀,不过问最好。”
  皇甫千里道:“咱们住在这红柿林内,武林朋友无人知晓,那人怎么会跑来此处求治呢?”
  葛氏道:“看样子,他是在受伤逃命时,无意间发现这地方的。”
  皇甫千里“哦”了一声,突然大声道:“小翠儿,你来一下!”
  葛氏脸色变了,连忙起身道:“她在出房,妾身去叫她来。”
  说着,便要入内去。
  皇甫千里冷冷道:“你坐下!”
  葛氏发嗔道:“怎么啦?”
  皇甫千里道;“我要亲口问问小翠儿。”
  小翠儿来了,问道:“老爷,你叫我?”
  皇甫千里神色冷峻的问道;“今天来了个受伤的人,他是谁?”
  小翠儿见葛氏在旁连使眼色,心知不能据实说出,可是由于葛氏没有事先交代她如何回答,她不知如何回答才好,不觉吞吞吐吐道:“他……他……”
  皇甫千里厉声道:“快说!”
  小翠儿慌了,道:“是!是!我说……我说……可是……我不认识他呀!”
  皇甫千里凶巴巴地问道:“他多大年纪?”
  葛氏假装生气,抢着道:“妾身不是已告诉你他年约六十岁么!”
  皇甫千里怒道:“你住口!”
  葛氏顿足而起,也发怒道:“你是怎么了?妾身救治一个受伤的人,这是行善,有什么值得追究的?”
  皇甫千里满面怒容道:“我追究,自然有理由,你如自认此事没有什么隐秘,就不要插嘴!”
  说到这里,又转对小翠儿道:“刚才来的,大约是一刻时前。”
  皇甫千里道:“不是今天上午?”
  小翠儿发呆道:“不……不是。”
  皇甫千里回望葛氏冷笑道:“现在是上午么?”
  葛氏道:“他说是上午逃到红柿林来的,所以妾身才说是上午。”
  皇甫千里又回对小翠儿问道:“那人是怎么受伤的?”
  小翠儿道;“他中了一支柳叶刀。”
  皇甫千里道:“现在人呢?”
  小翠儿道:“刚刚还在这厅上。”
  皇甫千里一听即知“那人”往屋后遁走,立即起身入内,追了出去。
  小翠儿见他追出去之后,才向葛氏惊问道:“这……这是怎么回事?”
  葛氏没有回答,颦眉沉思了片刻,随即匆匆入房打点了一个包袱,拉着小翠儿便走,道:“咱们快走!”
  不料主仆俩刚刚走出茅屋没几步,突见皇甫千里从对面的林中走出,挡在她们面前,吃吃冷笑道:“你们何处去?”
  葛氏脸色发白,道:“离开这里!”
  皇甫千里冷笑道:“你忘了你是我的妻子了?”
  葛氏忍耐不住了,藏在胸中的一股怒气冲口而出道:“我是你的妻子么?”
  皇甫千里道;“你当然是我的妻子。”
  葛氏愤怒的尖叫起来:“如果我是你的妻子,那闻人娇是你何人?”
  皇甫千里面色一变道;“你都知道了?”
  葛氏道:“不错!我现在才知道你的真面目,你骗得我好苦!咱们夫妻关系到此一刀两断——你滚开!”
  皇甫千里阴阴一笑道;“是谁告诉你的?”
  葛氏道:“巩慧龙!”
  皇甫千里面色又是一变道:“今天来的人就是巩慧龙?”
  葛氏道:“不错!”
  皇甫千里道:“他还告诉你什么?”
  葛氏道:“很多很多!他告诉我你毒杀了你岳父闻人蕘,毁了你妻子闻人娇的容貌!还有巩、月两家的冲突也是你阴谋挑发而起的!皇甫千里,我真不敢相信你是这样一个人,你这样做为的是什么呢?”
  皇甫千里冷峻的望着她,面上渐渐出现杀气,道:“你既然知道了这些事情,那我留你不得!”
  一面说,一面慢慢的拔剑。
  葛氏急忙将小翠儿推开,道:“小翠儿,你赶快逃命!”
  小翠儿发足便跑,逃入一边的红柿林里去了。
  哪知才见她奔入林中,忽听她发出一声惨叫,顿时再无一点声响!
  葛氏大吃一惊道:“小翠儿,你怎么了?”
  皇甫千里也很吃惊,倏地后退数步,目中暴发凶光,喝道:“巩慧龙,你出来!”
  红柿林中,一人缓缓转出,却不是巩慧龙,而是灰衣蒙面人!
  皇甫千里神色一愕道:“你是谁?”
  灰衣蒙面人道:“咱们的事,等一会再解决,我已替你干掉了小翠,你先解决你的私事吧。”
  皇甫千里一听对方的口音,似乎已知对方是谁,冷冷一笑道:“原来是你……很好!待我打发了这女人,咱们再来好好算一算账!”
  他仗剑向葛氏迫去,冷笑道:“很抱歉,咱们虽然做了一场夫妻,但由于某种原因,你非死不可!”
  话声一落,剑芒蓦展,一大片耀目的寒光势如渔人抛网,向葛氏飞罩过去。
  葛氏手无寸铁,无法抵挡他的猛攻,急忙往后跃退,打算退入屋中取兵器对抗。
  那灰衣蒙面人一步跳过去,截住她的退路,手中单刀“呼”的挥出,大笑道:“我索性助你一臂之力吧!”
  葛氏差点被他一刀砍中,她和公孙奇做了几年夫妻,跟着公孙奇学了一身武功,尤其在轻功身法上成就相当不凡,故能即时避开。但刚刚躲过灰衣蒙面人的一刀,皇甫千里的利剑已紧跟着刺到,对准她的胸部疾刺而落!
  “啪!”
  葛氏手中包袱横甩,正好扫中他的利剑,又解去一次危机。
  皇甫千里一哼,左脚飞起,砰然一响,踢中了她腰部,登时把她踢倒在地。
  正待补上一剑之际,忽听林中有人发出宏亮的一声大笑:“皇甫千里,莫伤我的下堂妻!”
  公孙奇到了!
  皇甫千里和灰衣蒙面人如被雷击,两人全身都是大大一震!
  他们两人的武功也许不及公孙奇,但绝非相差悬殊,要是两人合力对付公孙奇,说不定尚操胜券,但一来两人都是“作贼心虚”,二来又怕来的不只公孙奇一人,因此听到公孙奇的发话,顿如惊弓之鸟,皇甫千里长剑疾撤,一个纵身飞上茅屋,再一个横飘越过屋脊,往屋后的山坡上逃了。
  灰衣蒙面人也跟这一仰身,随在皇甫千里后面飞遁而去。
  葛氏死里逃生,却无半点喜悦之情,她爬起身来冲入屋中,从房中取出一把长剑,抽剑便往自己的脖子上抹去——
  “住手!”
  一条人影飞闪而入,即时夺下她的剑。
  来人不是公孙奇,而是巩慧龙!
  葛氏哭道:“你让我死,我没脸见他!”
  巩慧龙急道:“他没来,刚才发话的是小可——夫人请速去江都通知我二叔三叔,就说我找到了凶手,小可这就追踪他们去,小可将在路上留下记号,请他们循箭头指示的方向追踪!”
  语毕,转身奔往屋后,施展轻功紧追下去。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十五
上一篇:
十三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