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3-20 21:19:11   作者:秦红   来源:秦红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这一跑,就跑到了青溪小姑庙。
  此庙地处偏僻,好像当初筹建此庙之人并不期望有人前来膜拜,目的只为借此避世隐居而已。
  巩慧龙一脚跨入庙殿,就有一种“邪气”之感,好像走入幽冥之地,正感疑惑不安之际,忽听身后有个女人发出一声银铃般笑道:“无量寿佛,小施主是来上香的么?”
  巩慧龙回头一看,只见身后站着一个道姑,好美好美的一个道姑!
  这道姑年约二十七、八岁,明眸皓齿,肤白胜雪,美得令人眼花。
  她手执一柄拂尘,含笑站在门内,乍见之下,真似一位从天上下凡的仙子!
  巩慧龙连忙转身拱手行礼道:“请问,这里可是青溪小姑庙?”
  道姑微微颔首道:“不错。”
  巩慧龙又问道:“有一位道号‘太真’的仙姑可在此处?”
  道姑微笑道:“贫道便是。”
  巩慧龙愕然道:“哦,你就是太真道姑?”
  他感到很意外,绝未想到太真道姑竟是如此年轻,如此美丽!
  这使他联想到《长恨歌》里的“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楼阁玲珑五云起,其中绰约多仙子,中有一人字太真,雪肤花貌参差是……”等句,觉得这青溪小姑庙虽非“楼阁玲珑五云起”,眼前这个道姑却正是那位曾在长生殿与唐明皇山盟海誓的太真!
  太真道姑含笑道:“小施主贵姓大名?何方人氏?驾临小姑庙有何贵干?”
  巩慧龙便将仙女庙那位女庙祝的信取出,双手递给她道:“仙姑请看此信便知端的。”
  太真道姑拆信阅读,看完之后,脸上浮现盎盎笑靥,道:“原来小施主是‘江北第一家’的巩三少爷,贫道有缘识荆,真是三生有幸!”
  语毕,行了一礼。
  巩慧龙连忙还礼不迭,拘谨地道:“好说,好说,但愿小可今日之来不致打扰仙姑的清修才好。”
  太真道姑笑眯眯道:“小施主别客气,仙女庙那位女庙祝是贫道的师姐,你到小姑庙来,就当是在仙女庙好了,千万不要客气。”
  说到这里,忽然扬声道:“金姑银姑,你们快出来见客!”
  声落不久,便见另两个道姑从里面姗姗走出,这两个道姑年龄约在三十之间,容貌虽不如太真之艳丽,却也相当标致,而且模样儿有些风骚呢!
  太真道姑便为巩慧龙介绍道:“这两个是跟着贫道修行的,我们小姑庙就只我们三个人。”
  巩慧龙拱手为礼,当与她们四目相对之时,不禁心头一荡,竟觉有些神魂颠倒,心旌摇荡起来。
  直到现在,他还找不出为何一定要到这青溪小姑庙的理由,在来此的路上,他曾几次想转投他处,但最后还是来到了此处,因为他已走投无路,无处可以栖身,他不敢回家,也不敢去投奔亲友,在这种孤立无援的情况之下,只有接受一个没有“交情”的女庙祝的好意,到此暂避风浪了。
  现在,巩慧龙发现这青溪小姑庙的三位道姑竟是如此年轻美丽时,心中不禁有点惶惑,觉得情况有些古怪,因为在他的想象中,道姑应该都是上了年纪的女人,如此年轻貌美的姑娘,干么出家断送一生青春呀?
  此外,出家人举止应是端庄肃穆,六根清净的,而这三位道姑怎么看来有些轻挑妖冶?
  太真道姑似知他在想什么,立刻收敛笑靥,肃容道:“小施主只管在此住下,我们这里景色虽非绝佳,却是十分清幽之地,平时少有人来打扰,你可以暂时抛开一切烦恼,安安心心的在此住上一些日子。”
  巩慧龙称谢不已。
  太真道姑接着便吩咐金姑去准备膳食,吩咐银姑去打扫一间云房供巩慧龙住宿……
  就这样,巩慧龙在青溪小姑庙住了下来,由于她们表现得很诚挚有礼,招待无微不至,使得巩慧龙心中疑虑尽去,反而有“宾至如归”之感。
  然而,他的情绪并未就此稳定下来,他仍然感到愧对父母和爷爷,心中惴惴不安,觉得自己这样一走了之绝不是办法……
  这天晚上,他在云房吃过金姑送来的晚膳后,便走出云房四处溜达,这才发现青溪小姑庙除了后面有一排云房之外,再后边还有一座花园,园内有几间精舍,环境颇为清静优美。
  巩慧龙看到这座花园,不禁欣然而喜,当即信步走了进去。
  园中共有三间精舍,其中一间透出一片灯光,显然精舍里有人住着。
  巩慧龙猜测住在那里面的必是太真道姑,他恪于“男女授受不亲”的古训,不敢贸然进入,走到那精舍约还有十几步远的花径上停下来。
  正踌躇间,忽见精舍里面灯光倏灭,旋闻银姑在屋里发话道:“是哪一个呀?”
  巩慧龙颇为困窘,也颇为惊异,暗忖道:“原来是银姑,这位姑娘好灵敏的耳朵……”
  为了避嫌,他原想转身走开,但转而一想,觉得这样反而不好,乃开声答道:“是我。”
  精舍里的银姑笑道:“原来是巩小施主,你还没歇息啊?”
  巩慧龙道:“小可信步至此,不知道姑在此静修,多有打扰,幸勿见怪。”
  精舍里的银姑道:“不要紧,贫道也还没睡着,小施主进来坐坐吧?”
  巩慧龙道:“不,小可回房去了。”
  说毕,转身便走。
  银姑道:“小施主。”
  巩慧龙一刹脚步道:“道姑有何赐教?”
  银姑道:“你身上可有火摺子?”
  巩慧龙一怔道:“没有,道姑需要火摺子么?”
  银姑道:“正是,贫道房中的灯熄了,却忘了火摺子放在何处,可否麻烦小施主去殿上拿一个来?”
  巩慧龙不便拒绝,只得答应道:“好的,小可这就去拿。”
  他快步来到殿上,在供案上找到火摺子,随即回到花园精舍外面,说道:“道姑,火摺子拿到了。”
  精舍里的道姑道:“贫道怕黑,不敢出去,可否再麻烦小施主进来为贫道点上油灯?”
  巩慧龙虽觉不宜,仍觉不能拒绝,只得硬着头皮推门而入。
  精舍里一片漆黑,只隐约看出迎门是一间小客厅,厅后有一道珠帘……
  巩慧龙运目搜索油灯,一面问道:“道姑,油灯在哪里?”
  珠帘后面传出银姑的声音:“在这里面,请进来吧。”
  声音好嗲!
  巩慧龙犹豫了一下,才举手撩开珠帘走入里面,但见里面更为黑暗,几乎伸手不见五指,他不敢深入,住足道:“灯在哪里?”
  银姑的声音近在眼前:“请向前三步。”
  巩慧龙依言走上三步。
  “右转三步。”
  巩慧龙又依言右转走上三步。
  “伸出你的左手。”
  巩慧龙伸出左手,立刻碰到了一座妆台。
  “摸到了没有?”
  巩慧龙道:“摸到了什么?”
  银姑道:“妆台呀!”
  巩慧龙道:“摸到了。”
  银姑道:“就在妆台上。”
  巩慧龙在妆台上摸索到一盏玻璃座灯,便使用火摺子点起玻璃座灯。
  灯光一亮,整个房间的情景立刻清晰的呈现于眼前,也顿时使他吓了一大跳。
  因为,他看到的是一幅旖旎风光!
  银姑水蛇般歪躺在一张精美的软榻上,身上只穿着一袭薄如蝉翼的轻纱,雪白玲珑的娇躯若隐若现,说多撩人就多撩人!
  这样的场面,巩慧龙还是第一次见到,不禁为之目瞪口呆,失声道:“银姑!你……”
  银姑蛾眉一挺,妩媚的笑道:“怎么啦?”
  巩慧龙想斥责她大胆无耻,但又觉得没有客人骂主人的道理,当下愠然一拂长袖,转身便走。
  银姑没有拉住他,使他离去,只在软榻上吃吃的轻笑起来。
  巩慧龙落荒而逃似的跑回自己的云房,坐在床边上直喘气,心中暗骂道:“真是无耻!亏她还是个出家人,太不像话了!”
  “小施主,你怎么啦?”
  蓦地,黑暗的角落里,响起另一个女人的声音!
  巩慧龙冷不防之下,又惊得跳了起来,骇声道:“谁?你是谁?”
  火光一闪,一盏油灯被点亮了。
  太真道姑手掣油灯从角落里走出,含笑道:“别怕,是我!”
  巩慧龙瞠目惊望她道:“你……你怎么躲到我房里来了?”
  太真道姑将油灯放上桌子,随在一旁坐下,抿唇一笑道:“小施主,贫道只是进来探望一下,怕你没盖被子着了凉,怎么说贫道躲在你房里呀!”
  巩慧龙知她说谎,只不好意思戳破她,便假装相信了她的话,点点头道:“原来如此……”
  太真笑道:“你好像受了惊吓,是么?”
  巩慧龙道:“没……没什么。”
  “你刚才哪里去了?”
  “去花园散步。”
  “看到什么可怕的事么?”
  “没有。”
  “那为什么吓得脸色都变白了?”
  “没有吧。”
  “别骗我,你是不是被银姑吓着了?”
  “你怎知道?”
  “她道心不坚,情欲仍在,有时……唉,贫道真是拿她没办法!”
  “她穿得很少……”
  “有没有勾引你?”
  “那倒没有。”
  太真轻轻透了口气道:“她若敢勾引你,贫道绝不原谅她,量她也没这个胆子。”
  巩慧龙吃惊道:“她曾勾引过男人么?”
  太真摇摇头道:“没有,不过平时常有放荡的行为,不像是个出家人罢了。”
  巩慧龙开始后悔不该到这青溪小姑庙来,不觉低头默然。
  太真很注意他情绪的变化,微笑道:“其实你该同情她才是,她的出家并非出于自愿,而是小时候被父母送来的,算命的说她命带克星,必须出家才能长命。”
  巩慧龙听了这话,对银姑的嫌恶立刻去了大半,反之同情道:“那些江湖术士最会胡说八道,随口胡诌,就这么断送了一个姑娘的青春,实在可恶!”
  太真道:“可不是,如今她想还俗都不行了,真是害人不浅。”
  巩慧龙问道:“为什么不能还俗?”
  太真道:“因为她父母已亡故,几个兄弟又不知去向,没有一个可投靠的人呀!”
  巩慧龙叹道:“这是造化弄人,不过小可认为她仍可还俗嫁人,这样总比……总比……”
  太真点点头道:“贫道了解小施主的意思,但还俗嫁人并不容易,只有看她的造化了。”
  巩慧龙道:“小可在此借住,对你们三位道姑似乎不大好,明天——”
  太真忙道:“不,小施主只管在此住下,银姑虽然行为不知检点,但绝不敢对小施主怎样,小施主放心好了。”
  巩慧龙感觉自己不该逃避到此,可是想到自己闯下的滔天大祸,如果回家去承担一切,只怕会死得不明不白,为此一直犹豫不决,彷徨无主。
  太真见他不说话,以为他尚未回心转意,又道:“小施主要是不放心,贫道可以把银姑撵走,叫她到别处去。”
  巩慧龙连忙摇头道:“不可,她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对,你要是把她撵走,那就是小可造的孽了。”
  太真笑道:“好,不谈这个,你能不能告诉贫道你遭遇了什么困难?”
  巩慧龙道:“没什么。”
  太真很诚恳地道:“我师姐的信上说你遭遇了困难,不敢回家去,你不妨把事情说给贫道听听,也许贫道能替你出个主意呢。”
  巩慧龙正彷徨于十字路口,确实需人指点帮助,于是便从自己认识月下香开始说起,把月家发生的巨变一五一十说了出来。
  太真大为震惊道:“真可怕,你确实没有唆使月下香杀害月家的两个孩子?”
  巩慧龙道:“没有,我们‘江北第一家’和他们‘江南第一家’虽然在武林中形成对立抗衡的局面,但在此之前并无任何冲突,就算我们有独霸武林的野心,也没有残杀小孩之理。”
  太真惊疑的追问道:“那么,月下香个人有杀害月家小孩的理由么?”
  “我想也没有,她是个心地善良的女子,绝不会干出那种伤天害理的事。”
  “既然如此,她为何畏罪悬梁自尽?”
  “我不相信她是畏罪而自杀的,也许她被凶手谋杀,利用她为代罪羔羊。”
  “这件事可不得了,搞不好你们巩家和他们月家将反目成仇,势成水火了。”
  “正是。”
  “你有没有向令尊说明真相?”
  “没有。”
  “为什么?”
  “因为没有机会,我爷爷脾气很不好,我怕他不问青红皂白就把我杀了。你想想看,我认识了月下香,而她竟在月家两个小孩被杀当天上吊死了,这叫我怎么解释呢?”
  “你错了,这件事一定要解释清楚,否则你家人和月家都会认定你是畏罪潜逃。”
  “是的,我自知太糊涂,当时我一见月展翼和我爷爷等人坐在厅上,自觉百口莫辩,一时心慌,转身便跑,等想到不该跑时,已经太迟了。”
  “嘻,偷情的少年心虚!”
  “唉……你说我该怎么办?”
  “现在不能回去了。”
  “为什么?”
  “事情发展到这地步,双方误会已深,说不定你们巩家和他们月家已然兵刃相见,你若要回去,就得提出有力的证据证明你没有唆使月下香杀害小孩,否则只怕会白白送了性命。”
  “可是,我觉得应该先向家人解释清楚才行。”
  “对,你可以修一封家书,把真实情形告诉你爷爷和你父亲。”
  “找谁替我捎信?”
  “我叫金姑送去。”
  “然后呢?”
  “如果月下香不是杀害月家小孩的凶手,那么真凶杀人必有目的,绝不可能只杀害两个小孩为满足,他必定还会有进一步行动,在此期间,你可明察暗访,把真凶逮住,交给月家处理。”
  “好,我来写信。”

相关热词搜索:武林大奇案

下一篇:
上一篇: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