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雀声雁影
2022-01-11 19:15:27   作者:上官鼎   来源:上官鼎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平日古义秋坐镇关外,凭其才智与毅力,显然是关外五雄中的领导者,因而连附近居民得着他恩惠的也是不少。
  大家都主张立刻派人去将古庄主抢救回来,但这根本不是办法,最后仍是辛元庆说道:“救古场主咱们是义不容辞的,但蜈蚣帮也不是容易的,老夫与另几位场主已决定,由咱们五人去武夷山相机行事,其余的得留守家园,以防蜈蚣帮乘虚偷袭。”
  辛元庆说完,仍坐下去与其他庄主商谈,也不去理会别人议论纷纷,忆君一见大厅闹哄一片,心中感觉压闷,给辛飘枫说了一声后,竟先回房练功去了。
  前厅一片喧哗,而后院却甚清静,那精致的书房连卧室的小屋中,忆君正跌坐在内——
  看他宝相一派庄严,面上红光流转,正是到心神聚会之最高境界,嘴唇裂开了一条缝,徐缓地呼吸着——
  蓦地花园这头轻悄悄踱来个人影,俏瘦的身姿,摇曳的步法,看得出是个道地的女子。
  只见她衣袂飘飘,身段甚是娇柔婀娜,婷婷地地行至忆君卧室窗边——
  忆君耳目灵敏已极,早知有人来到窗前,纵步声中他也知道这人是谁,但他却不能出声询问。
  纸窗上映着她长发松卷的螓首,良久良久在窗下佇立着——
  忆君心中暗自叹息一声,缓缓从榻上站起身来,朝窗走去——
  “哒!哒!”
  这女子轻敲起纸窗,纤纤的玉手,握曲着五指,像一个剪影般,在月色下清晰地映在窗上。
  “谁?”忆君明知故问。
  等了一会儿才听见那幽怨的声音回答:“是我,苏慧恂!”
  忆君从旁门中很快踱出,果然见苏慧恂凭窗而立,目中泪光濡濡,带着责备的眼色瞪着忆君。
  忆君心中一紧,赶忙陪笑道:“恂姐是嫌厅上太闷出来走走吗?”
  慧恂点点头,看着对她像是失落的梦般而不可寻的忆君,慧恂变得呐呐而不能言语——
  忆君外出半年余,丰朗不失秀敏的气质,益发觉得温馨可爱,尤其他那对精光活现,射出无穷坚毅的眼睛,仍是令慧恂觉得迷恋而不可自拔。
  忆君见她久久不言语,知道一定是自己又触起她伤痛情感,对她虚掷的爱意,除了歉然以外,如今他还能为她作什么呢?
  外面的闹声与此处的静寂,成了个强烈对比,慧恂勉强作出个笑容,凄然道:“我……我是来向你道贺,贺你得着这样美一个娇妻……”
  忆君面上浮起一层苦笑,幼时他与慧恂亲密的玩乐情景,一幕幕映上他脑海,他尚记得慧恂以前总是处处让着他,护着他,虽然她自己性格是这般骄纵任性,这或许即是忆君一直不能喜爱她的原因吧!
  如今一切都变了,不只环境、身心,何况慧恂已是佳人有托,而忆君也是终生已定,两人间自然形成了一层隔膜,这隔膜是礼教使然,也是理性使成的。
  “恂姐!”忆君的呼喊,令苏慧恂心灵一阵震动,只见他缓缓道:“多谢你,我知你一定明了我,但愿有一日我能有缘报答你这番恩情……”
  慧恂知道这一生她是与忆君结合无望了,她知道忆君最大可能只是与她结为知己,但这何其难啊!
  有人说,异性间的感情是绝不能如同性间感情的纯洁,如果男女能作到知心而不流于欲望,那将是太超然了。
  明月高悬在空际,寒风已无踪影,屋宇亭角模糊不清,前厅的喧哗声仍如先前嘈杂——
  忆君无奈地叹息一声,静静地立着,慧恂本来预备很多话要向忆君说的,但她却再也无从开口——
  正当慧恂转身欲去,突然小径来处又响起一阵足步声,慧恂一惊连忙掉头向后看去——
  忆君是早已发觉,但他脸上却有一种迷惑的神情,只见又是一条纤细的黑影,摸索着朝此方跃来——
  看她东碰西撞慢慢来到忆君窗前,忆君心中一阵疑惑,故意静静地注视着她,也不开口——
  “忆君!”那突然来者轻声喊道:“你在屋里吗?”
  忆君面上一喜,也轻声应道:“莲妹,我就在你身旁呢?”
  郭莲“啊!”一声,掩口退了一步,朝着忆君发声的地方面上显出羞容。
  忆君怕郭莲一个失口伤了慧恂,连忙说道:“莲妹也出来爽凉一阵吗?苏小姐也在此啦!”
  郭莲哦一声,立刻住口不说话,慧恂很识趣,虽然心中极不情愿,仍寻个藉口匆匆离去。
  “啊!她真可怜!”郭莲听得慧恂远去的足步声,笑着对忆君说道:“唉!你们男人……”
  忆君心中大惊,这句话说什么也不该出自郭莲之口,但事实却是如此,一点也不容怀疑的。
  “你……你怎会说这话呢?”忆君口气有些急促,像是不能述诸于外的秘密,突被别人发觉般。
  郭莲娇俏地笑了,不知为何她竟对忆君完全消除陌生与避忌的态度,只见她娇柔而笑靥可人地说道:“你以为你的事情别人不会知道吗!”
  忆君不知她这话是指慧恂与他间的事,还是别有所指?其实郭莲的敏感与聪慧,早知道忆君的绝大部分秘密,而忆君尚不自知——
  “是谁告诉你的?”忆君问道:“高少庄主,辛少庄主?”
  郭莲清脆地笑起来,如非她眼已失明,忆君一定能从她眼神中看出许多调皮与狡黠的光芒。
  “随你猜吧,你想高少庄主会告诉我吗,哈哈!”郭莲笑道:“你这人呀,确是厉害得紧,我……”
  突然一声马嘶将郭莲话打断,只见郭莲面上一喜,侧耳倾听一会,突然转了话题面含着确信的笑容道:“这马嘶真雄壮!”
  忆君一直没有开口的机会,闻得龙儿嘶声,陡地灵机一动,说道:“郭姑娘有兴致驰骑巡游一番吗!”
  郭莲笑绽如花,故意惊道:“这么晚,我们两人!”
  忆君被她这天真的动作引得笑了,道:“怎么,你怕!”
  郭莲小嘴一撇,作出个不屑的模样,气道:“去就去,有什么怕呢!我要你带我到白衣人跟你在一块时的地方去!”
  忆君点点头,说道:“好吧!”心中却一直奇怪为何郭莲对他的态度会产生这样大的转变?这实是令人不可思议的。
  郭莲自动让忆君牵着她手,随着他悄悄绕道从旁门来到庄院,庄院中正有许多牧人散坐着。
  忆君随意叫了一人去马厩牵马,剩下的人们俱露着神密的笑容看着他们的小主人,似乎都惊奇他的手腕高明与郭莲的美丽。
  忆君并不在乎这些,而郭莲看不见,当然也没有什么,不一会庄丁已是牵了龙儿与另一马来。
  忆君轻轻将郭莲扶上马去,自己再翻身跨上龙儿,接着口中一声呼喝,两骑如飞直朝原野奔去——
  繁星闪烁着,明月如影随行,这在冬季是难得的好天气,忆君拿着郭莲马缰绳,轻快地朝牧野冲去——
  四周虽夜幕沉沉,但对忆君看来,因他视墨如明,根本无甚影响,而这对郭莲也没有什么不同。
  忆君长长吸口气,舒逸地叹道:“难得逢到如此佳境,唉!可惜……”
  郭莲笑道:“可惜什么?你是指我眼睛?我自己倒并不怎样呢!”
  忆君说道:“我不是指你,我是说,可惜这景色我不能再欣赏多久,因为再等几天我又得外出了。”
  “又得?”郭莲抓着忆君语病,说道:“你以前远去过何处?”
  忆君不假思索,答道:“我到过许多地方,蒙古、西域……我都去过。”
  郭莲轻笑一声,没有再继续问下去——
  伴着清脆的蹄声,忆君朗声唱起歌来,圆润清越的音调,在这寂静的夜里传出老远老远。
  忆君一曲终了郭莲笑道:“我听白衣人说,你的箫技冠绝天下,想不到连歌声也如此美妙,请你再唱一曲如何。”
  忆君突然问道:“白衣人!你为何老提白衣人?哼!”他故意作出气愤的声调,面上却在愉快地笑着。
  郭莲泯唇微笑不答,心中可暗自得意不止,接着摇了摇螓首,说道:“你知道我在来此途中,曾遇到了个白衣人……”
  “这你大哥已经讲过。”忆君随口应着。
  “我要告诉你的不只是这些!”郭莲语声一顿,又接着说道:“我虽不能亲眼看见他是什么模样?但他才艺出众却是不可否认的!”
  忆君“嗯!”一声算是回答——
  “但他是个大骗子!”郭莲蓦地大声呼道。
  忆君听得悚然一惊,只见郭莲面上仍是笑容不减,一丝也看不出有愤怒之色,于是奇道:“大骗子!白衣人是大骗子!这话怎讲?”
  此时马行迅速,已到了凌云,凤霞墓地,草长坟青,一片凄凉的感觉,四山林木高茂一丝未改,北风掠过夹着阵阵寒意——
  忆君向着这对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环境,幽伤地叹了一声,郭莲刚要答话,却因他这声叹息缩住了嘴,然后她觉出马是停了——
  “咱们到了哪里?”郭莲轻声问道。
  “你不是要到白衣人以前与我相会的地方吗!这里就是了!”
  “真的吗?”郭莲问道:“那你为什么要叹气呢?”
  忆君不作正面答复,仅低声说道:“绵绵长恨,将待何时了!”
  郭莲茫然不解,纤细的双眉间,闪过一丝关怀的神色,无邪的面容上,露出少女纯情的爱意。
  “君哥!”她轻唤道:“你刚才不是说今夕很快乐吗?怎么好生生的又想到恨上去?”
  这声“君哥”几乎使得忆君从马上跳起来,神色冲动地问道:“你……你刚才叫我什么?”
  淡淡的月光映着郭莲如仙般芙蓉,两颊孕育着千般笑意万种风情,看她双手不安地绞着马缰,轻声说道:“你以为你能瞒过所有人吗?我已知道你即是白衣人,白衣人就是你,我说得对吧!”
  忆君突然狂笑起来,粗野地一把拉起郭莲玉手,愉快已极道:“想不到竟是你第一个发现我的真面目,难怪你竟不避讳敢与我出游……”
  郭莲在忆君豪野的动作下,约略显得有些羞涩,她让忆君紧紧握着她的玉手,并且也随着忆君缓缓行至一石旁坐下——
  如上次般郭莲温顺地依偎着忆君肩胛,静静地倾听着他的说话——
  “嘿!莲妹。”忆君带着佩服的口气问道:“你怎会想到我即是白衣人呢?”
  郭莲脸上闪着得意的光芒,像一个艰难的数学题目,突然间被她寻得了答案般,怀着胜利与自得的笑容,郭莲娇笑道:“这得归我失明的好处,你变腔变得再好,我仍听得出你原先的口音。咱们刚到时我就听出了是你……”
  “那你为何不当时就指出我呢?”
  “当时我只觉得你的口音与白衣人甚是相像,我还不敢认定是你,后来……后来那位辛庄主宣布……宣布……”
  忆君接口说道:“宣布咱们婚事?”
  郭莲含羞地点点头,感觉手被忆君重重握了下,细细的纤腰间也绕上只强壮而有力的铁腕。
  “当时辛庄主不是称你君儿!突然我像获得了灵感。你叫忆君,白衣人自称为军毅,正巧此地又只有你认识白衣人,还有在途中你得知我已定亲后说的话,这么多线索一对照下,我恍然大悟,原来你就是白衣人!”
  忆君甚喜郭莲心思周密灵慧,对自己能得她为终生伴侣,实不得不打心底觉得幸福——
  漫长的黑夜过去了一半,两人谁也没注意到时间的流逝,说不完的喁喁情话,间或传出郭莲吃吃的笑声——
  两人的身影愈缩愈短,月儿已挂在正当中,但他们仍无意归去,然而就在此时,挂月峰下突然传来一阵“的得”蹄声——
  挂月峰虽是岭高千仞,但在这万籁俱寂的黑夜,而忆君灵敏的耳目,对这蹄声仍是听得分外清楚——
  只见他一晃身站了起来,随手也将郭莲扶起,脸上蔓延着疑惑神色——
  “什么人这么晚了还急骑驰奔?”忆君自言自语说道,遥目向山下望去。
  郭莲尚听不见马蹄声,仅仅从忆君话中得知是这么回事,她看不见忆君脸上神情,是以问道:“会是他们派人来寻我们吗?”
  忆君摇摇头,答道:“不可能,这人是由大路来的,正向咱们古家庄跑去,大概是出了什么事情,走!咱们快赶回去。”
  忆君说完,不待郭莲说话,拦腰将她抱起飞身上马,双腿一夹,龙儿即如箭般朝岭下跑去。
  由峰顶至峰下有很大段距离,待忆君奔至山下,那一骑早驰得无影无踪,忆君认清方向一声吆喝,龙儿立刻大放脚程——
  郭莲尚未觉出事态紧张,仍娇柔地偎在忆君怀内,忆君一边领骑,一边叮嘱她道:“等下回到家里千万别道出我是白衣人的真像,否则蜈蚣帮得知,关外五雄将永无宁日!”
  郭莲当然没口答应——
  渐渐古家庄在望,翻过小丘即能见着雄伟的庄墙。龙儿急骤的蹄声已引起庄丁们的注意。
  忆君本以为这样晚了,庄内理应是宴终客散,灯熄就寝的情况,谁知此时不但灯火通明,并且隐隐传出呼喊之声——
  忆君“咦!”地哼着,一领坐骑如飞般掠到庄口——
  且说龙儿一路纵跃如飞,晃眼前已临到庄门,早有两个庄丁恭迎在外,一鞠躬向忆君说道:“禀告少庄主,庄主刚才身受重伤而回,此刻正欲着人去寻少庄主!”
  忆君心中惊喜参半,紧张地问道:“伤得严重吗?”
  庄丁点着头,神色甚是黯然,倒是郭莲在马上转脸轻声问道:“是你大哥?他怎么了?”
  忆君应了一声,陡地一夹马腹,龙儿被激得一股劲冲至大厅前——
  厅内一片静悄悄,只有断断续续的呻吟声,忆君几乎要大喊起来,只见他扶着郭莲步进大厅,脚步放得轻轻的,一声大气也不敢出。
  厅中正有十余人围着古濮,只见他全身伤口不下十余处,腥红的鲜血仍汩汩流出,郭泰青坐于其前,小心诊治着,然而古濮仍是气息奄奄。
  忆君眼含着痛泪,将郭莲交到郭云手中,然后排开众人踱至其兄旁。郭泰青的脸色十分凝重,仔细地验检着伤患,别的什么也没顾到——
  周遭像死一般沉寂,静得连一根针落地也能听得分外清明,渐渐古濮的口张开,目光涣散地注视着面前一大堆人,嘴角滚出的鲜血已凝成了血块——
  待了好一会儿,郭泰青颓丧地站起身来,一转身望见了忆君,无望地摇摇头,又看了看躺在地上的古濮——
  “郭……郭伯父,难道大哥是无救了吗?”
  郭泰青恨声答道:“他身上的刀伤刃伤只需些药物及止血即可准好,但当胸那一掌却是‘闽东双怪’的‘五毒掌’,除非有绝世灵药,否则就得以最高内功,硬将其毒气从天顶逼出……”
  “绝世灵药一时间如何能求得,但我们之中有谁内功足够将少庄主的毒逼出?唉……”
  忆君喃喃说道:“我……我……”
  郭泰青突然像获得了什么宝贝,蓦地大叫起来,欣喜地道:“有了!有了!云儿,你还记得咱们途中遇得的那军毅吗?我相信他的内功足胜此任有余,只要寻得他,古少庄主就有救了!有谁知道他住在哪儿吗?”
  郭莲正要出口点明忆君身份,但又陡地记起忆君曾叮嘱过她——千万别在人们面前泄露他会武功秘密。立刻她又缩回话,静待忆君自己回答。
  忆君本想说出自己即是军毅——白衣人,但多年的隐瞒身份的习惯自然便使他有一种掩饰自己的想法,只见他灵机一动,道:“白衣人的住处我虽不知,但我寻得到他,但大哥能等得及找到他再着手救治吗?”说时他已暗运神功,准备为大哥驱毒。
  郭泰青看了看古濮面色,很肯定的答道:“古少庄主经过我刚才为其拿脉,并且服下了一些药物,只要在六个时辰以内寻着白衣人,少庄主一定能得救的!”
  忆君说声:“好吧!待我去寻他,只是他不愿别人任意去他居处,由我一人将大哥抱去如何?”说着即将古濮轻轻抱起。问明了郭泰青救治之法后,骑着龙儿直向挂月峰而去——
  余下的众人皆松了口气,望着忆君踪影不见才相继返厅,只闻郭云悄声问他的妹子道:“莲妹,你们刚才老半天到哪去了?”
  郭莲嘻嘻一笑,附着郭云耳朵,道:“咱们刚才看着白衣人呢!”
  “白衣人!”郭云惊呼道,这一声立刻引起郭泰青的注意。
  “云儿!”郭泰青问道:“你说白衣人什么?”
  郭云不敢隐瞒,只好肃容答道:“莲妹说刚才她与古兄弟已见着了白衣人!”
  “真的,莲儿?”洛水医隐诧声道:“怎不请他至此处来呢?”
  郭莲状极愉快,她也觉得这游戏好玩已极,只见她笑道:“我当然邀请啦!但白衣人说他不能来,他也不愿有人去找他!”
  郭泰青摇摇头,口中喃喃说着:“这真是怪人……这真是怪人!”
  高肇炎等少的一辈听得郭莲见着了白衣人,俱拢过来羡慕地要求郭莲讲些关于白衣人的事情,郭莲正求之不得,立刻故意大大吹嘘一番,说白衣人长得如何如何样,并且担保忆君此去,必定马上能够寻得他——
  四位庄主与郭泰青听得安心了不少,俱静静地坐在位上等待忆君归来,只有郭莲被围着的人问长问短,一直不停地讲着——

相关热词搜索:萍踪万里录

下一篇:第十一章 卧虎藏龙
上一篇:
第九章 名姝明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