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十回 俏佳人养病精会
2021-03-11 17:30:38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院子内十分肃煞,十分冷寂。
  只有摇曳的树,没有葳蕤的草、花,倒有一些末期的残英尚依恋在枝头之间,那是梅花!
  梅花——
  “众芳摇落独鲜艳,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含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他眼看四面,看见北边有两间房屋,两个彪形大汉左右的守在门外。
  耳听八方,听到屋中传出了人的声音。
  既来之,则安之,麦小云略一思虑,遂掠了过去,避开守卫,紧贴在屋角之下,谈话的声浪就清晰而绵延了。
  “小姐,你来此地将近匝月之久,可以回衙了。”这是一个男人的声音。
  “我病体尚未完全愈可,想再住它几天。”这是女音。
  这必定是出自那个被称为小姐的人之口了。
  “我已经催了你几次,而你却一味地推托。”男的继续地说:“这样赖着不走,莫非是在等人?”
  这个男人口头上尊称对方为小姐,但是,他说话的语气却并不见得谦逊、损和。
  麦小云听出来了,那位小姐,该是知府的千金。
  而那位男的,必乃守备的公子!
  “曾建吉,你信口雌黄!”女声微愠地说:“我在等什么人?”
  “哈!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男的轻蔑笑了一声,说:“当然是等林崇文了。”
  女声似乎恼羞成了怒:“等林崇文又怎么样?这也不于你的事呀!”
  “干不干事是另一回事。”男的骄奢地说:“不妨可以告诉你,林崇文他不会再来了。”
  女声显示气妥了:“你怎会知道?”
  “我当然知道,这十来天,你可见到林崇文的影子?”
  女的好像怔了一怔。
  过了一会,才听她悱然地说:“莫非你把他怎么样了?”
  男的不作正面回答,他阴阴地说:“天下苍黎,犹如蝼蚁,多一个不多,少一个也不见得会少。”
  女声幽幽地说:“要知天理昭彰,历历不爽,种豆得豆,种瓜得瓜,到头来报在自己,那可就悔之晚了。”
  “未必见得!”男的枉自地说:“曹孟德广负天下之人,到头来他却权势二盛呢!”
  女的必定是愤怒了,只听她说:“我不愿再见你这种面目可憎、生性暴戾、心肠恶毒的人,走,你给我走,荷香,送客!”
  “哈哈哈哈……不用送了,我自己会走,尹冰洁,我看你死了这条心吧!林崇文再也不会在你眼前出现了。”
  得意、狂妄的笑声由房屋内一直延续到房屋之外。
  麦小云定睛一看,不出所料,果然是他,那个在大殿上和知客僧交谈的锦衣少年,守备之子曾建吉!
  曾建吉高视阔步地迈出了月洞门,彪形大汉亦趋随在身后,想是他的卫士,他的跟班。
  经过僧舍,正好有一个和尚迎面而来,那个和尚见了立即低头躬身,合什顶礼:“施主吉祥。”
  “唔——叫知客增到我房中来一下。”曾建吉眼生眉顶,颐指气使的说着。
  “是。”那个和尚再次地躬下了身子。
  但是,当他直起腰杆的时候,却看不见对方了,曾建吉早已经带着跟班,大刺利地走进一间精舍之中。
  过未多久,知客增就三步二脚地赶了前来,举手在房门上扣了二下,接着也进入那间精舍里去了。
  麦小云审慎地注意着,密切地监视着,他见状又蹑足挨了过去,刚到房边,就听到那个知客增的声音了。
  “公子,找贫憎有事?”
  “唔——时势所逼,难发慈悲,只有把他们给干了。”
  知客僧骤闻之下,似乎怔了怔。
  虽然他好大喜功,但毕竟这事太过严重,迟疑了好一会,才滞讷地说;“可是……可是……”
  这两个可是,不无延宕之意,不无劝阻之心。
  “可是什么?”曾建吉语声之中有诘问,有压力。
  “可是……贫僧尚未找到本寺执掌的信物。”
  “不找也罢!”曾建吉悍然地说:“到时候本公子叫他自己说出来也就是了。”
  “贫增实在……实在……”知客僧语声之中有惴怯,有寒意。
  “也不必实在了,我动手,你就别再婆婆妈妈了。”
  “那……什么时候?”
  “上灯时分。”
  “上灯时分人多眼杂。”知客僧说:“三更天吧!”
  “除两个老弱的东西何用等到三更?”曾建吉嚣张地说:“那就在你们做晚课的时候好了。”
  这也叫女人祸水吗?为了一个女人,不惜杀戮,不计后果,人心、人性,可怕又复可悲!
  “好吧!”知客僧无从反抗,只有低声下气地说:“那我走了。”
  曾建吉又沉下声音,追加一句说:“晚膳过后,我就在此地等你。”
  “嗯。”知客僧来时行包勿勿,去时心事重重。
  唉!欲望名利,人人喜爱。
  做和尚的人部分也在所难免,但是,他们毕竟晨昏参禅,长年礼佛,更何况凡出家修行,大多数都受过刺激,遭过灾殃,才会看破红尘,才会心静性定。
  奈何这位大师,为名利,心魔作祟,一时把持不住,为欲望,得人好处,也就受制于人了。
  “咚咚咚,咚咚咚。”
  暮鼓响了,它敲黑了大地,也敲饿了人的肚子。
  晚膳既毕,晚课继起。
  普济寺的憎众全聚集在大雄宝殿之中,他们手敲木鱼,他们口念经文,“奄哞喇嘛”梵音遂之不绝于耳。
  大概经过一盏茶的时间吧,僧人们个个低眉阖目,人人心口合一,醉了,酣了,他门浑入忘我境!
  知客僧胸有牵挂,当然是口是心非。
  他偷眼略一观望,见大家均匐伏在地,时机已成熟,就轻轻地站了起来,慢慢地过了出去。
  在精舍中会合了曾建吉,还汇同着两个跟班,四个人就朝庙后而去。
  有四个理由显示,知客僧他必然走在前面。
  第一,他提着灯笼,第二,他路熟,第三,主意虽然是对方所出,但场所却是他所提供,第四嘛!他是主,人是客,还有,他受了人家的礼,就得听人家的话,成了仆从!
  未几,山崖到了。
  他们竟不怕鼻子会撞到石头,毫不稍停的碰了上去,不止如此,肚子一挺,连身体也给陷没了。
  厉害吗?稀奇吗?
  并不厉害,也无啥稀奇。
  因为山崖下有一个岩洞,他们只是步入岩洞的里面罢了!
  这个岩洞很宽很深,似乎经过了人工整理,是以并不显得崎岖难行。
  他们走了一段相当的路,才看见前面也有一缕微弱的光芒透了出来,而且还听到有人说话的声音哩!
  “老和尚,你要注意了,看我这条龙已经抬了头,它即将破土而出了。”一个年轻的声音如此地说着。
  “算了吧!小娃儿,龙倒是有,不过它在外面,至于你呀!只是一条无壳之虫,早被重重甲兵困在洞穴之中,连气都难喘呢!”
  一个苍老的声音轻消地反驳着。
  那是一间石室,石室口装着铁栅,有两个一老一少的人正在里面挑灯夜战,对奕围棋!
  不用说,老的一个乃普济寺的方丈,少的一个则是失踪十天的林崇文了。
  老方丈年登古稀,七十有奇,他头上印着六粒戒疤,乃是佛门最高的标帜。
  林崇文,弱冠之年,二十左右,一袭长衫,飘逸不群,果然是一个人中之龙!
  知客僧摸出钥匙打开铁栅。
  曾建吉立即昂然地踏了进去,态狂而气傲,情矫而形标!
  “不错,林崇文,你只是一条被困在洞中的无壳之虫罢了!”
  开启门锁有声音,拉动铁链也有声音,老方丈和林崇文早就发觉厂,但是,他们并不感到惊异,而目还不屑一顾!
  林崇文这时才抬头瞥了对方一眼,说“龙亦好,虫亦好,只要机缘一到,龙会飞天,虫也会脱茧而出!”
  曾建吉冷嗤了一声说:“哼!已经没有这一天了。”
  “不见得,除非你一刀把我给杀了。”
  “你说对了,今夜本公子正是来送你上西天。”
  林崇文的骨头倒是硬得很,爽得很,他听了一点也不感到悲哀,反而慨然地说:“那也没有什么?大丈夫生而何欢?死而何惧?”
  每个人都睁着眼睛瞪着林崇文,只有老方丈,老方丈低眉垂目,口中还默默地歙动着,必定是在念弥陀。
  曾建吉抽出怀中的宝剑,说:“老和尚,你是否在替这小子超度?”
  老方丈的眼睛睁开了,他说:“这小子的命长得很,又何用为他起度?只是,好汉不吃眼着亏,老僧却要数说他几句呢!”
  “嘎!”曾建吉嚣张地说:“阎王注定三更死,谁又能留人到五更?”
  老方丈肃然地转对林崇文说:“小娃儿,老衲相信你是大丈夫,但大丈夫能曲能伸,如韩信辱胯,如张良拾履。”
  “老和尚。”林崇文一脸湛然地说:“可是大丈夫还有威武不能屈之句,如苏武尽节,如关羽全义。”
  “大丈夫只争一世,不争一时。”
  “大丈夫头可断,血可流,岂能背信而偷生,岂能隔情而善身,愧对金石之铭!”
  老方丈默然了,他还能说些什么呢?
  曾建吉接口说:“林崇文,你实在也太不自量,门不当,户不对,癞蛤螳怎能妄想天鹅肉?却害得本公子美满姻缘受到阻碍,横生枝节。”
  “哼!门户之见,乃是世俗之人,只要志趣相投,只要两情相悦才是璧人,才是琴瑟,至于这癞蛤蟆!还不知是谁?”
  曾建吉似乎被激怒了,他忿然地说:“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成全你这个情场死士,信义圣人!”
  他龙泉微摆,金光闪烁,一剑朝向林崇文的心窝猛递过去!
  老方丈参修佛学数十春秋,心中常有超然之感,谓之“禅机”,也叫做“通灵”。早先,他照悉林崇文身有劫难,但不至于死。
  刚才,他又映见有一条青龙从天而降,护卫着对方,可是,这只是冥冥之中的感应,虚幻、飘渺。
  而如今曾建吉的剑尖即将刺及林崇文的胸腔,他还能肯定吗?
  不能,实在不能,老方丈的禅机已经蒙蔽了,灵台已经动摇了。
  请听,他口中默念的“释迦牟尼、阿弥陀佛”也已经由暗转明了,由轻转重了。
  林崇文自知本身必死无疑,他安然地闭上了眼睛,曾建吉也深悉对方必死无疑,他泰然地敞开了心怀,谁知就在这个必死无疑的霎那之间,一阵风吹了过来,一个影问了过来,它吹歪了曾建吉的宝剑,他闪花了曾建吉的眼睛!
  事出突然,惊呆了石室中每个人的脸容。
  但是,惊归惊,呆归呆,两方之人心头的感受却各有不同。
  老方丈欣慰,林崇文意外,曾建吉恐慌,知客憎和两个跟班则觉得讶异,这是什么风?这是什么影?
  摄神凝目,他们定睛一看,是人,风是人的袖子扇出来的,影是人的身子所映出来的。
  因为这时石室中多出了一个年轻人!
  他,当然是“青龙”麦小云了。
  “你……”曾建吉困惑地说:“你是谁?”
  知客增见了立刻抢口地说:“啊!怎会是你?”
  “他是谁?”
  “他是日间来的一个香客。”
  麦小云不去理会曾建吉他们的对话,含着笑意转朝老方丈和林崇文说:“二位,事情已经完了,刑期也告满了,你们别再日夜不停地厮杀着,对弈着,也该出去休息休息了。”
  “谁说的?”曾建吉回过了气,说:“他们出得去吗?”
  “我说的。”麦小云淡淡地说:“他们自然出得去。”
  “凭你露出的一手?”
  “难道还不够?”
  “当续不够,那是本公子骤不及防,算不及此!”曾建吉倔傲地说:“这种偷袭的招式,哼!恐怕连三岁孩童都会施呢!”
  “那你的意思呢?”
  “我的意思连你也葬在这个山洞之中!”曾建吉话落身动,又一到刺了过去。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十一回 石家庄广罗群豪
上一篇:
第九回 寻公于独访样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