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四回 缉逃犯独探永关
2021-03-11 15:34:1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清心说完了全部经过,听得麦小云兄弟心头连连震动。
  青阳城隍人等个个须发俱张,久久都难以平复。
  麦小云心有所疑,他将孤云上人交放在清心的臂弯之中,然后说:“你说九殿之主去了沈家庄?”
  “是的,菩萨曾经备了二份贺礼。谨代地狱门同仁共向二位特使致意。”
  麦小云转头看看麦无铭。
  而麦无铭也正凝目盯望着麦小云。
  因为他们兄弟,婚前婚后却从来未见到过第九殿其人!
  麦小云吐出一口气,他继续地说:“那‘文判’江彬呢?”
  “江彬如今应该在菩萨庙里。”
  “好,我们这就去菩萨庙。”
  地藏王菩萨庙离地狱门并不太远,其中间只隔了一座山峰。
  一行人来到了菩萨庙的所在,可是,所见到的也只是瓦砾一堆!
  清心咬牙切齿,他忿恨地说:“这一定是第十殿干的,第十殿真也太狠心了!”
  麦无铭略一分析,冷静地说:“也许是黑衣蒙面人,也可能是卓小伦和那些鬼犯他们。”
  爱子葬身火窟,白发人倒送黑发人,人间惨事,以此莫甚。
  青阳城隍眼布血丝,老泪纵横,他悲愤地说:“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麦小云也是一脸铁青,说:“此债必讨!”
  “为今之计……”麦无铭举目窥了麦小云一眼说:“嗯!菩萨之伤,乃是当务之急,大哥,你就偏劳一些,伴同清心去一趟普陀,此地的一切,暂且交给小弟来办吧!”
  一娘生九子,连母十样心,孪生兄弟也不例外。
  他们兄弟生性,老大飞扬潇洒,夭矫不群,老二深谋熟虑,沉稳练达。
  麦无铭唯恐再次掀起腥风血雨,是以他就以重相委,以情相随,说得婉转,说得动听,一点也不落口实。
  麦小云焉有不知之理?但是当他一接触到对方希冀之眼色,请求之模样,也只有忍下性子,勉强地说:“好吧!”
  麦无铭轻轻地吐出了一口气,他遂转向青阳城隍说:“江城隍,两地的善后就麻烦你了,并请先派一位土地下山雇一辆篷车上来。”
  “是。”
  麦无铭踽踽独行,他如今茫无头绪,徐至瑜无窠无窝,不知所终,他曾经在九华附近探寻了几次。
  找黑衣蒙面人?
  黑衣蒙面人更是讳莫如深,知道得少之又少,虽然心头有个猜想,但那也只是猜想而已。石镜涛、万里船帮,要找石镜涛或万里船帮都得往东而走,是以他就朝着太阳上升的地方行去了。
  一日,麦无铭走到黄山脚下。
  忽然听见不远处有人的吆喝声,有金铁交鸣声随着风波传了过来。
  他略一迟疑,就顺着声音来处掠了过去。
  “黄山”,明朝有一个逸者游到此地云:“黄山天下无。”
  无什么?
  应该是天下名山,全无如此之奇。
  不是吗?它奇峰怪石,挺拔卓立,它孤注巍峨,穿云插天,果然是无出其右!
  “你这背祖忘宗,欺主罔上的匹夫,不必再逃了,领死吧!”一个虚骄狂妄的语声,在刀剑间歇中响了起来。
  “呸!什么背祖忘宗?什么欺主罔上?满口胡言,有道是‘道不同不相为谋’,有道是‘良禽择木而栖’我郭某只是不屑你等作为,脱离组织,退出帮派,另求发展罢了!”答话的人亢声驳斥。
  “哼!说得简单,道得轻松,你拈过香,你立过誓,既然已经入了帮,哪容得你说走就走?”
  “不错,我拈过香,我立过誓,但我也览阅过帮规条文,万里船帮以水为家,靠船为业,而如今变了质,强抢豪夺,欺压良善,更有人作威作福,排除异己……”
  “住口!”骄狂的人狠声说:“你指的是谁?是本堂主?还是新任的总舵主?”
  “谁都一样,只要谁违背了当初所里的帮规条律,我指的就是谁!”
  ““你好大的口气,纳命来吧!”
  又是一声刀剑互碰的声音回响四周。
  “等一等。”另有一个低沉的语音接口说:“郭炉主,虽然总舵主做得有些过了分,但是,他算一片好意。”
  古人说:“‘明水不落外人田’,再说苏殿主的功力、职位,论起来也是门当户对呀?”
  “程堂主,除了前任的总舵主,你是帮中最明理的一位了,其他不便多说,但婚姻大事,关系小女一生幸福,她本人既不点头,那我这做老子的也就无法可想了。”
  “事情既然如此,本座当竭力向总舵主疏说,郭炉主,你还是跟本座回去吧!”
  万里船帮中有程堂主、郭炉主的,那他们该是永关总舵里的人了。
  不错,正是他们!
  郭克民摇摇头说;“多谢程堂主的好意,但是,好马不吃回头草,我郭某人既然已经出来了,就没有再回去的打算。”
  “这样岂不为难了本座?”
  “迫不得已,也只有请程堂主原谅了。”郭克民说得坦然,说得歉疚。
  “本座若是原谅了你,势必要放过了你,那我则违了帮规,犯了罪刑,你说是么?”
  “话是个错可是……”
  “何必跟他这么罗嗦。”谢贯基不耐地说:“拿回去也就是了。”
  他脚下一动,举起长刀就砍了过去。
  “姑娘与你拼了!”站在一侧的郭筱文粉面一寒,银牙一咬,舞起双刀冲上前去,她使的乃是柳叶双刀。
  程计生适时地说:“郭炉主,职责攸关,恕本座也不得不出手了。”他长剑一出,斜斜地来了出去。
  郭克民不再说话,他实在也无话可说,对方可说已经尽到了人情道义,由于立场关系,只有各走其极,回剑抵挡了,就这样,四人分成二对,在大路旁的坡地上打了起来。
  也许是程计生为念数年相处之谊,他未使上全力,二个人就打得你来我往,有声有色,不然的话,恐怕是出不了二十招,郭克民就得血流尸横了。
  另一边则完全不同了,谢贯基为邀功,他当然施尽奇招,郭筱文为保命,她当然也奋力反击。
  可是,论体力,一个雄壮如熊,一个娇弱若羊,气势上已经输了,沦职位,一个足堂堂刑堂之主,一个掌的乃是小小朱雀偏殿,中间相差了好几级。
  当然,职位的委任,皆以功力为准,因此,二个人打起来太过悬殊了。
  郭筱文的刀又小又薄,谢贯基的刀又宽又厚,二柄刀也抵不上一把刀的重量。
  危机出现了,一个步步进逼,一个节节败退,一个挥洒自如,一个章法散乱,一个雄风呼啸,一个香汗淋漓……
  但是,郭筱文咬紧了牙关,竭尽余力,防御支撑,这是荣与辱的战争,这是生与死的搏斗,她焉敢掉以轻心?
  奈何,天赋是无法勉强的,功力也是无法侥幸的,曾几何时,谢贯基一刀盖了下来,如旗杆倏倒,如电光下击。
  一阵金铁交鸣过后,郭筱文虎口进裂,她的双刀也离手而去了。
  谢贯基一点也没有怜香惜玉之心,他得势不让,嘴角挂着冷笑,右臂加上真力,蓄意要把对方劈在当场。
  郭筱文顿时花容失色,她双手鲜血斑斑,她二腿颤抖连连,闭上眼睛,只有等待死神的来临了。
  就在这个时候!
  几乎是在同时,忽见一条白影在场子内问了一闪,谢贯基的长刀,依样葫芦,也飞天而去了。
  事出突然,每个人都为这突然的事故震住了。
  待定过了神,回过了气,四个人异口同声地喊了起来。“麦小云!”
  “不错,正是区区。”麦无铭懒得解释,反正他原本也是叫麦小云。
  两个人的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他们是郭克民和郭筱文。
  另两个人的脸上则是一片灰黯,何用再说,他们当然是程计生和谢贯基了。
  程计生职掌内堂,此行之主,他开口了:“麦小侠,你这是干什么?”
  “强人所难,妄作主张,有失公允。”
  “但他私自出走……”
  郭克民顿时分辩说:“我当时曾经留有书信,不然你们至今尚不知我父女身去何处?”
  “不错。”程计生说:“但你未经准允,这也不是帮规所许可。”
  麦无铭接口说:“志趣不合,挂印求去,这也算不了什么过错……
  程计生也把话截了回去说:“麦小侠,国有国法,帮有帮规,这是本帮的家务事,望你能够自重,勿予插手。”
  果然,天下帮国,武林门派,或者是家庭中之纠纷,外人均不得干预,是以程计生说得铿然,说得威仪!
  麦无铭焉有不知这种事情的道理?
  但是,条条大路通京城,此条不走,另走别条,既然伸手管了,也不用其他理由来推托,何况,他原本是找万里船帮龙头来的。
  麦无铭微微一笑说:“不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二不说你家私事,不屑一顾,但阁下应该清楚,在下与贵帮结有梁子,我寻仇报怨,追讨公道,这总可以了吧?”
  程计生一听不由口结了:“这……”
  谢贯基似有所得,他昂然地说:“你说寻仇?”
  “可以这么说。”
  “好!那你就到总舵来吧!我们等着你!”
  谢贯基口气不小,莫非永关总舵中驻有强硬的靠山?
  “好!”麦无铭说:“一言为定,日内在下必去贵总舵造访。”
  “再见!”谢贯基转向程计生说:“程堂主,我们走!”
  程计生可不像谢贯基只是武夫一个,并且,他是此行之主,身担职责,焉能这么快就走?
  略一迟疑,略一思索,仍旧朝着麦无铭说:“那他们二人……”
  麦无铭当然了解对方之意,他迅即地接口说。“郭炉主父女在下留下了,到时候你们找我要人也就是了!”
  “好,既然如此,对我们再见了。”
  有了交待,有了台阶,程计生双手一拱,遂转身同谢贯基一起走了。
  礼不可失,麦无铭也拱拱手说:“再见。”
  雨收云散,战完幕落,郭克民长长地舒出了一口气,说。“多谢麦少侠援手之恩。”
  “郭壮土客气了,在下刚才说过,这只是索仇。”
  “麦少侠问必忒谦?郭某心里有数。”
  麦无铭微一回顾,瞄了在旁的郭筱文一眼,然后笑笑说:“那就算在下报还郭姑娘当年留手之德吧!”
  郭克民也笑了,他说:“什么留手?说了更觉汗颜,当年之事,那也归功于麦少侠自己心地仁慈。”
  姑娘家敏感,姑娘家娇羞,麦无铭这浅浅一瞥,她心头顿时鹿撞了起来,螓首低了,粉脸红了,但是,樱桃却破了,贝齿也露了……
  “郭壮十别夸奖了,要知道在下也会脸红呢!”
  这是在调笑么!郭筱文一听更是不能自己,可是,她心田纯洁,对麦小云只有尊重,只有敬仰,一点也不带绮旎之念,她以为对方是麦小云。
  郭克民润了一下喉咙说:“麦少侠真要到永关总舵去么?”
  “是的。”
  “找余总舵主?”
  “不。”
  “那你找……”郭克民的眼中不禁露出了疑惑的神色。
  麦无铭不答反问地说:“吕天成可曾重回永关总舵?”
  “有!”郭克民吁叹一声说:“就是在前天,万坛护法侯四津突然同失踪经年的吕堂主来到了永关总舵,他废了余总舵主的职位,理由是判上一个抗命的罪名。
  “按照例,总舵主的职位一旦虚恳、理应由内三堂堂主直升。
  但是,侯护法却扶上了目大成。”
  “有人不满,却也有人应幸,余总舵主无辜被黜,而吕天成又作威作福,在下父女就是为此离开永关总舵的。”
  麦无铭戚然了,别人不知道余永钦被黜的因由,他却了然于胸,事情原是出在诸暨。
  在诸暨,龚天佑和洪振杰他们密图围剿他大哥的时候,余曼苏首先通风报讯,走漏了消息,继之,父女二人又藉故返回永嘉侯四津的量小,心胸狭窄,他当然要藉题发泄,不放过余永钦了。
  “没有洪振杰?”
  “万坛之主没有来。”
  郭克民虽然已经脱离了万里船帮,但对上级的称谓仍旧改不过来。
  什么万坛之主,什么万坛护法……
  麦无铭哺哺地说:“这一趟我也没有白跑。”
  郭克民听了心中一动,他说:“麦少侠为找万坛之主而来?”
  “可以这么说。”
  “那吕堂上的失踪也与你有关了?”
  “不错!”麦无铭说:“是在下于惩量刑。”
  “据在下所知,万坛之主是为了一柄翡翠如意,同少侠有过嫌隙,但吕堂主迄未参与,他为的又是什么呢?”
  “恶贯满盈,扑作教刑。”
  郭克民似懂非懂地说:“哦!如今他的刑期满了?”
  麦无铭宏声地说:“未曾!”
  “这么说他还要走;喽?”
  郭克民语气之中含有希冀,透着渴望。
  他虽然不拟重回万里船帮,但是,人总是好好而恶恶,敬贤而鄙恶。
  余总舵主的蒙冤受屈,乔木中折,吕外堂主的嚣张跋扈,沐猴而冠,凡稍具良知的人,必然会叶嗟太息,心寒意冷。
  习惯的微笑又浮上了麦无铭的脸庞。
  但是,他却移转对象,愿言其他地说。“郭姑娘,你手上的伤势怎么样了?”
  这么久才问起人家的伤势,义而显见,郭筱文的伤势必然不深,他只是有意避开郭克民的话头。
  因为,直到如今,连麦无铭自己也不知道事后应作如何打算?
  郭筱文轻声地说:“皮肉之伤,并无大碍。”
  “郭壮土今欲何往?”
  郭克民落寞地笑笑:“天涯茫茫,但到处是家。”
  麦无铭略一沉吟,说:“黄山在下倒有二个熟人,就是‘黄山派’高徒丁怀德、姜致远,贤父女何妨在此歇歇足。”
  “素不相识,怎可麻烦人家。”
  “江湖上以道义为重,再说令媛手伤也待上药包扎。”
  郭克民回目看了他爱女一眼,然后艰涩地说:“如此只好打扰人家了。”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五回 父丧子寻敌报仇
上一篇:
第三回 假献汤药迷菩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