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五回 洪家寨七毒布阵
2021-03-11 17:57:15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迷踪步脚步迷踪,它虚幻,它缥缈,菩提掌手掌菩提,它刚正,它庄严。
  “菩提”乃是梵语,原译作“道”,后译作“觉”,普为空门所尊所崇。
  出生菩提经中有“声闻菩提”,“缘觉菩提”和“诸佛菩提”等等的语句。
  盖释迦牟尼即在菩提树下修成正果故耳。
  又,菩提树结菩提子,状似樱桃,亦如龙眼,略经加工,串成念珠,也属空门应用之物。
  一钧三十斤、四个人加起来共计六钧半,二百斤不到,说重不重,讲轻也不太轻。
  轻重不关紧要,他们倚的是毒,奈何对方身形一闪即逝,他们仗的是指是爪,奈何指爪连人家的衣衫也未能摸到。
  麦无铭早就有了警惕,有了提防,他期的是速战。他求的是速决,以故左右飘忍,以故虚实并用。
  洪三钧一看情形不对,他顿时惊呼出声。
  “散、散,四方散,退、退,朝后退……”
  洪氏兄弟识得厉害,六钧半全都仓卒地退了开去。
  可是,麦无铭岂肯让彼等如愿,焉能容彼等全身,他必须要做出些什么,或者留下些仆么,使对方有所感觉,有所了解。
  一个游行,一个环转,麦无铭立即施展出佛门禅功,“大千世界”。
  “大千世界”乃是将子虚乌有化成了海市蜃楼,化成了九霄虹幻,教人恍惚,教人迷离,教人陷入在五里雾中。
  接着一招是“满天星斗”。
  好多好多耀眼的星、硕大的星和晃动的星……最后,“星殒斗落”:“星坠斗灭”!就这样,四位寨主果真被扰得眼花缭乱,头昏转向以致措手不及,每个人的身上都中了对方一掌。
  幸亏麦无铭仁慈、自抑,他的掌不拍向对方顶门,不拍向对方心胸,只拍在每个人的肩头之上。
  他如此做莫非是在宁人息事,俗语说:“冤家宜解不宜结。”能化解也就罢了。
  不错,他做到了,宁了人。
  但是,人不罢休,不息事。
  洪三钧身子一抖,胡子一吹,口中狞声地说:“麦无铭,今日里管教你来得去不得!”
  “怎么?你们还想再打上一场?”
  “当然,你以为你胜了么?”
  “难道不是?”
  “不错,徒手你是赢了我们,但是还有第三仗远未出笼哩!”
  第三仗也就是洪三钧第三个方略。
  当初,他倨傲得紧,狂妄得紧,不相信麦无铭年纪轻轻,能有多大能耐,是以教洪二钧试斗对方,这是第一个方略。
  后来见老二果然不敌,就改采第二个方略,群殴!“你是说兵刃?”
  “唔!可以这么说。”
  “好,那你们出手吧!”
  “各个准备。”洪三钧审慎地说:“依照计划而行,依照次序而上,不得有违,也不得有误。”
  “是。”
  三个人肃然地,也同声地应答着。
  又是洪二构领先,他随手朝身后摘了一片芦苇叶,双手相合,平平的挟在两个大拇指之中间,然后凑上嘴巴,“呜呜”之音顿时响了起来。
  麦无铭有些疑惑,也有些所感,他眼观四面,耳听八方,隐隐地闻到“沙沙”之声,接着看到蠕蠕而动,那是毛虫,那是蜘蛛。
  他恍然大悟了,怪不得双方在交手之时,没瞧见毒虫,没瞧见毒物,原来对方是准备一举而攻。
  原来对方的第三仗不是使兵刃,而是展毒物,毒物就是他们的兵刃。
  继之是洪三钧。
  洪三钧吹的是一支竹管,但这支竹管似乎已经破了,已经裂了,他吹出来的声音不是“嘘嘘”、或是“嘟嘟”而是“吧啦,吧啦……”
  这在催引什么动物?喔!来了,来了,是蛤蟆,其大如碗如缶的蛤蟆。
  蛤蟆混身长满瘢癞,长满疱疣,丑陋无比,恶心无比,它们有的在爬,有的在跳,有的哈气,有的喷火,三三四四从野草叶中现出来。
  洪半钧手中握的好像是茶壶,好像是笔筒,他所发出来的声音一如山风在吹漏,一如猫儿在生怒威。
  “胡——胡——”
  一群蜂、两群蜂、三群、四群都是蜂,这些蜂大的如黄雀,小的似绿豆,有黄、有黑、有灰、也有红。
  漫山遍野的滚滚而来、波波而来……如今轮到洪一钧了。
  洪一钧训的又是什么玩意儿呢?是蛇、是蛇,麦无铭了然于胸,因为他已经同对方遭遇过了,也击毙过了。
  对了,但也错了。
  洪一钧训的调的不仅是蛇,还有蜈蚣,还有蝎子!他神通广大,他能耐到家,不然,石家庄重金礼聘的怎会是他?而洪家寨兄弟四人上江南的也偏偏是他,这不是偶然吧!蛇吞蛤蟆,蛤蟆食蜘蛛,而蜘蛛的口粮毛虫也属其中之一,可是,这些队伍却井然有序,互不相侵。
  莫非那也是洪家兄弟平时训练的成就和功劳了。
  不、不是的,这乃是因那些东西各具毒性,吃了对方,也会伤了自己,是以它们河井不犯。
  一二三四五六七,啊!七毒大阵!麦无铭立即运起了师门神功,他煞气护身、真气罩体,同时也拔出了腰间的龙泉宝剑。
  “呜呜呜……”
  “胡……胡……”
  “吧啦!吧啦!……”
  “哗哗哗……”这是是洪一钧插指入口所发的声音。
  各种“乐器”不规则地合凑起来,各种毒虫也前前后后,快快慢慢地围拢过来。
  “嗡嗡嗡……”
  “沙沙沙……”
  “瑟瑟瑟……”
  “……”
  还有令人无法表达,无法形容的声音,掺杂在其中,混合在其中。
  这种阵仗,若是对付一般江湖人土,别说打了,恐怕连吓都会把对方给吓死,难怪洪三钧骄奢狂妄,口冒大气了。
  蜂的种类繁多,有黄蜂、土蜂、马蜂、蜾蠃、虎头蜂等等。
  但是,不管任何一种,它们的毒刺只能伤人,还不能置人于死地,其他的毒虫大都也是如此。
  唯有蛇,蛇的种类非但更多更杂,而且,行动快捷,毒性剧烈,一旦被噬被咬,就会横尸当地,百步断魂。
  音乐的声响急了,沉了,厉了,毒虫爬行的速度也紧了,快了,赶了。
  它们摇头摆尾,它们张牙舞爪……麦无铭两眼炯炯,静立个动。
  莫非他也被惊着了,吓住了?非也,非也。他是在观察毒虫行进方式,他是在等待出手最佳时机。
  毛虫和蜘蛛先发先到,但当它们爬到麦无铭周围数寸之地的时候,就趄趑起来了,就畏缩起来了。
  是什么挡住它们的去路呢?没有呀!地面上或许也些碎石,有些贲土,但并无水潭、泥沼什么的,碎石和贲土根本不能构成它们止步的原因。
  那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是麦无铭身上的真气,是麦无铭体外的豪光阻住了它们,挡住了它们的进攻,连蜈蚣和蝎子的情形也是如此!不过,由于蜈蚣和蝎子的指挥都是洪一钧,洪一钧的音律声强威猛,是以它们显得焦躁,显得急迫,遂在麦无铭所布之真气外面转来转去,期能找到一个隙缝。
  蛤蟆懒,蛤蟆玩,它们本有能力可以撞进去,但是,性命攸关,就是不干,任由人“吧啦、吧啦”去吹,“吧啦、吧啦”去催。
  蜂群是专门攻击上三路的,它们一层层、一波波地在麦无铭头顶盈尺之处飞来绕去,却也是低不下来。
  又是蛇,蛇威武,蛇生猛,蛇聪敏,蛇利落,是以洪一钧外出之时随身所伴带的总是它们。
  只见群蛇游到离麦无铭身旁三尺之遥的时候,头一昂、信一吐、嘴一张、牙一露,就倏地窜了起来,冲了上来,朝着目的物的面门,向着目的物的心胸。
  真气是无形的。
  它一不是钢板,二不是砖墙,只不过由体内透出来环在身外的气流氲氤,辛辣、炙热,以故蜈蚣蜘蛛均闻而却步。
  蛤蟆不一样,它可以一举跳跃过去,蛇当然也是。
  麦无铭应变了,动手了。
  他宝剑旋回挥舞,就这样,头断命丧,鲜血溅在地上,肢体到处扭曲……麦无铭既然开了杀戒,也就不在乎多杀一些了。
  剑光起外,压在头顶上不散的黄蜂、胡蜂也遭了殃,挡者披靡,五彩缤纷的雨点就洒落了下来。
  接着,他冲霄而上,翱翔而下,飘出了寨门外,纵向着山脚而去。
  死的亡的都是攻击者,得便宜的却是懒的、小的那些东西。
  “再见了,四位寨主。”
  “麦无铭,我饶不了你的!”
  这低沉狠厉的语声是由洪一钧口中冒出来的。
  劫后情形是尸伏遍野,血流成河。
  这形容词用得过分么?恰当么?牵强吧!麦无铭下了罗浮山,已经是彩霞满天,黄昏将临了。
  劳累了数日,折腾了半天,尤其是散去了真气。平息了沸血之后,身体感到分外疲乏。
  他想先找个地方休憩一番,梳洗一番。
  再说,整日里滴水未进的肚子也得填填塞塞呀。
  本来嘛!休憩原是为走更长的路,吃饭,当然也是为做更多的事情了。
  他来到一个城镇,走进一家客栈。
  这个城镇叫“左潭”,这家客栈曰“平安”。
  每一个城镇名字都有它的根据,如“左潭”,那是镇的左边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水潭。
  这水潭称湖当然是不够格,但称池则绰绰而余,可是人们却则它为潭,实在有些委屈了。
  每一家客栈命名也有它的含意在,如“平安客栈”,无非是本家宅平安,客人平安,凡事平安和六畜平安。
  右脚刚刚跨进门槛,忽然,有一阵宏亮的声音由里面传了过来。
  “喔!你来啦!”
  “它当然要来,总不能教它整夜枵腹呀!”
  声音娇滴滴,软绵绵,必定是出自一个姑娘家的口。
  麦无铭听了心头不由一动,他暗想,莫非那些话语乃针对着自己而发?因为,在离开洪家寨的时候,洪一钧曾经咬牙切齿的说过:“麦无铭,我饶不过你的!”
  虽然他从未怕过什么人,但是,出外人出门在外,谨慎一些总不会有错。
  于是,脚步不停,依然照旧地跨了进去,眼睛也不停地前后左右探寻那语声的来处。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六回 蟒鹰虎大战玉龙
上一篇:
第二十四回 强词夺理逼玉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