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一回 地狱门风波骤起
 
2021-03-10 15:54:3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北风卷地白草折,江南冬月亦飘雪;
  忽然寒夜朔风起,干树万丛梨花开……
  雪,像鹅毛,如茉莉,从天际漫舞而下。
  雪,若云雾,似锦絮,把山河盖成一体。
  白,白,白,一片的白,白的天,白的地,白的房屋,白的树。
  假如有人回事非要外出不可,那他也必定是个白的人;粉妆玉琢,面搓冰凿!
  雪是瑞祥,雪是吉兆!
  今年的田园一经雪的高封密盖,冰冻凛冽,那来年虫害也就大减,将是一个好年盛。
  这天,就在这大雪纷飞的这一天,万物皆晶莹的大千世界,九华山冷谷中的“地狱门”却是一片的红!
  何谓地狱门?
  地狱门乃是由武林中一群正气磅得、悲天悯人的前辈高人所发起,所组织。
  他们按照明哲地府的条律次序,设置“森罗主殿”、“城隍上地”、“文武判官”、“黑白无常”、“牛头马面”、以及“日夜游神”等等的职司和责任。
  这是干什么呀!
  当然是执起法外之法,武林之法以遏阻江湖上凶杀之风,暴戾之气;
  凡有人越礼犯分,过分的跋扈恣;凡有人杀人害命,过分的彼猖扬厉,经“土地”具报,经“城隍”查证再经过”阎罗”们审议裁决。
  若该人“阳寿’已终,应登“鬼录”,则呈请“菩萨”降旨下谍,遴选适任之“地狱阴兵”,拘提“归阴”。
  那后来呢?
  在地狱中没有刑罚,没有血腥。
  “神道”们和光问尘,“地狱”们待“鬼”以诚,予以开导,予以教化,一但犯鬼泯却凶念、滤去恶性。然后再遣送出“投生”,使对方再度为“人”,成为良民!
  “菩萨”?谁是菩萨?
  “菩萨”乃是“幽冥教主”,阴曹地府中的最高主宰,唯一的“天神”,乃“玉皇大帝”所封的“地藏王菩萨”。
  “阎罗”就是十殿阎罗,牛头马面、牡山无常、日夜游神等等即为地狱阴兵。
  红呀!熊熊火光冲天而起,斑斑鲜血洒地而下……
  红色的焰前四处革动!
  红色的血水沁雪况明。
  有人面红耳赤。竹人眼未唇裂,发丝溅红雨,鞋展地殷耗,是阴府的阎罗,足地狱的判官。
  还有,牛马将军如此,黑白元戎亦复如此!
  为什么?这又是为什么?
  厉鬼造反,邪神叛上。
  他们乘夜幕高张而招来了祝融。
  他们趁天寒地冻而纵放鬼犯。
  四处引火,态意杀戮,肆无忌惮!
  阎罗护殿,将帅卫道,彼等奋勇抵御,彼等挺身执法。
  本着正义,本着天心,为阴曹效命,为地府舍生,不顾也不惜个人的牺牲。
  兵刃声锁骼,吃喝声叱螺,呻吟声此起而彼落。
  “扰它一个尽兴,杀它一个尽欢!”
  有人失却理性地嘶喊着。
  求真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假地狱变成了一座真地狱,唉!
  只见厉鬼恶灵们任意地杀,到处地追……
  只见阴兵阴将们纷纷地倒节节地退……
  停了,停了,终于停了,死的人躺在地上不动了,活的人也站在当地歇手了。
  “老秃驴怎么样了?”
  “老秃驴”指的是老菩萨。
  因为地狱门中只有老菩萨是出家人!
  喔!还有老菩萨的传人“沙弥”清心。
  在火光照耀下,在瑞雪回映中,清晰地看出那说话的人正足地狱门中厉鬼之一。
  如今倒反出来的主谋者之一。
  他叫石镜涛,生前乃三庄一帮中隐隐有“唯我独尊”气势的百家庄庄上,生后恐怕也是。
  现今武林,二庄一帮方鼎而四足驰名宇内。
  三庄者,一为石家庄,庄士石镜涛,吴雄之材,功力深厚,又谋高远虑,广罗奇人异十,扩展实力,时久有所成就,虚骄了,狂妄了,心生一统武林之意图。
  二为沈家庄,在主沈逸尘,有弟逸峰、逸川、逸裕,兄弟四人,血性汉子,性情中人,率同女儿“黑白双娇”如烟、如婉,为江湖道义而奔波。
  奈何,奈何他们心有余力单薄!
  三为金家庄,庄主金泉元。原为武林一鼎,但由开设钱庄之后,就闭门造车,专心经营事业,很少侧身江湖道了。
  一帮乃是万里船帮,万里船帮规模庞大,势力雄厚,万坛龙头洪振杰,出身昆仑,他们总舵不少,分舵更遍布沿海以及黄河、长江各港口码头。
  早先,万里船帮只是一群靠水吃饭的渔民船户所组织,可是,日子一久,遂为江湖人物所契入,所窃据,而且人多品杂,良莠不齐。
  因此祸及百姓,荼毒生灵之事,也就时有所闻。
  坏事做多人有朝一日就会恶贯满盈,像石镜涛他们,像洪振杰他们,就被地狱门的巡行特使上小云、麦无铭二人先后的绳入阴府冷谷中服刑。(请看翡翠如意双子星)
  奈何,喜怒哀乐爱恶欲,七情总是缠扰着人,支配着人。
  何的人恶性难改,有的人欲壑难填,于是,刀兵又动,乾坤再翻,宁静不久的江湖又是腥风血雨了。
  “起事之前就已经奄奄一息,如今恐怕早给葬身在火窟之中了。”
  答话的人矮小精瘦,比猴子也大不了多少;他又是谁?
  他也刚刚由恶灵还了阳,原是万里船帮万坛中的护法,“金丝猴”侯四律。
  石镜涛说:“那‘云龙三现’呢?”
  侯四津略一迟疑,略一窥探,说:“大概逸出去了。”
  “是为追赶‘翻天印’?”
  “可能是的。”侯四津继续地说:“罗于中全身浴血,我老头子看见他由前面谷口逃越出去的。”
  在石家庄的庄主之前,他未敢托大,只能倚老,当然,侯四津的年岁已近花甲,比石镜涛要大上好几岁。
  “云龙三现”乃徐至瑜的绰号,徐至瑜是地狱门中“森罗宝殿”第十殿的殿主,称“转轮王”。
  石镜涛在阴曹正属他管,“翻天印”罗于中掌的则是第八段,侯四秒的辖主。
  他们俱是阎王,该属同僚,但听石镜涛二人的谈话,似乎什些怪异?
  这时,一个身穿水色衣衫的弱冠少年踱了过来,说:“‘文判’江彬,前胸中掌,我又在他右腿上补了一剑,眼看亡魂个即,谁知突然从斜别里窜出一个小沙弥来!”
  弱冠少年略一喘息,又说:这个小沙弥还真利落,见他随手抄起江彬就走,我当时急迫直赶,可是,不知怎的?只二二个起落,竟然会在山岩边失去了对方的踪影,真是怪事!”
  他叫石子材,也是地狱门中的厉鬼之一,属第六殿管辖。
  当年在江湖上人称“花花公子”,好事不作,坏事作尽,乃石家庄的少庄主,石镜涛的儿子。
  上殿阎罗,职位相等,功能不同,排列愈深,因此所管的犯鬼也就愈加悍厉。
  近旁一个年在“知命”,衣锦披缎,脸无表情的人接口说:“这两个人不找也罢!他们成不了气候。”
  那衣锦披缎的人怎会和古镜涛一干人站在一起?
  奇怪了,因为他是“红花笔”卓小伦,阴曹地府中第六殿殿主“卞城王”,阎王犯鬼,两造对立,他应是一位执法的人啊!
  莫非他……他……他……
  “嘿嘿嘿嘿……”
  “哈哈哈哈……”
  “石家庄武林独尊!”
  石镜涛目空一切的说着。
  “万里船帮船行万里!”
  这个人从来没有开过口,说过话,如今他也予智自雄地补上了一句。
  提起他,果真威震江湖,赫赫有名,正是出身昆仑门,万里船帮的总龙头,万坛之士“四海飞鹰”洪正杰!
  不远处,还有一个更突出,更特殊的人物闲散地站在山涧旁。
  他,又接又胖,矮得像个冬瓜,胖得像只水桶,又白又怪,两只凸起的水泡眼一如虾般,惨白失血的肌肤同雪争辉。
  辈份高,功力玄,黑白两道人见人厌,喜怒无常,好歹不分,是个魔头;是个武林魔头!
  姓龚,名天佑,外号正如他的形状,叫“雪山虾莫”。
  “雪山虾莫”在未进地狱门之前被石镜涛供养在“福寿堂”中,出了地狱门之后,大概依旧是石家庄的供奉。
  这些厉鬼恶灵,在地狱门中似乎是一无悔意,因此鼓起如簧之舌,煽动了信念不坚的第六殿殿主卓小伦。
  卓小伦利用职权,瞒上欺下,以他独门的药物“盂婆汤加重药望毒害了老菩萨,搅翻了地狱门。
  使正义蒙上尘上,教真理扭曲误解!
  其实,真正瓦解地狱门的人并不是他,他心地还不算太恶,只是被人所利用,为人作盾牌,不然,地狱门各处的洞窟和通道他为何不知?
  只要随口一说,那“文判”和“沙弥”就没有生路可遁入
  “孟婆汤”乃是一种蒙心药物,凡在地狱内的鬼犯,待他们理性恢复,刑期届满,即欲投入阳世重新做人的时候,使之嚼饮,教之服用,则彼等在外当会浑忘地狱中的一切。
  盖地狱门一向不为人知,属一个默默行善暗暗执法的团体组织。
  “走广石镜涛踌躇满志地说。“凯旋回去!”
  “那我……”
  一旦物移景迁,卓小伦就感到有些副刊惶恐无依了。
  “卓大侠剖腹相待,石某当亦报之以赤忱,且何况,我们又有约束在先……”石镜涛拱起双手,一脸诚恳地说:“如今再次奉请,务清卓大侠随石某回去,屈就石家庄“福寿堂’中供奉之职。”
  卓小伦吁了一。口气说:“既蒙石庄主宠邀,那卓某也就厚颜攀附了。”
  “哪里的话?卓大侠乃是石某人引颈以求的上宾贵客。”
  这话一点不错,石镜涛急需帮于,尤其似卓小伦这种高手,他焉能不引颈,焉会不企盼,侯冽津也在一旁接了口,他说;“万里船帮护法之职位,也正为卓大侠高悬着哩!”
  草小伦心感地说:“盛情拜领,卓某人何孝如之?”
  石镜涛略一回顾,说:“怎不见黑在蒙面人?”卓小伦听了心头不由一怔道:“那个黑衣蒙面人难道不是石庄主所委派的。”
  “不是呀!”石镜涛略一迟疑,接着似有所悟,他转朝洪振杰说:“恐怕是洪帮主的杰作吧!”
  “没有。”洪振杰摇了摇头,也否认着说:“当初黑衣人前来游说,本座还以为是阻府的试探,未加理睬,但对方却保证再三,我才交待侯护法予以配合。”
  “那就怪了……”卓小伦迷惑地说:“那个黑衣人功力绝高,他先以言词动我,后以武力威胁我,我才……他到底是谁?”
  石镜涛说:“不管他了,反正他自会找上门去。”
  洪振杰见事情已成尾声,不由抱起双幸,朝众人略略一拱说:“诸事既了,那我们就后会有期。”
  然后领着属下侯四津、吕天成往谷外走去。
  吕天成乃该帮术风总舵外堂堂卞。
  “后会有期。”石镜涛和卓小伦同样抱拳,同声回说。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回 二特使喜宴乍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