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回 众侠数探天都峰
2021-03-11 17:47:4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黑白双娇”的目的地原本是九华山,是以她们往西而行。
  幽冥教的总坛设在黄山,黄山的天都峰,因此,“长毛公子”他们也是往西而行。
  九华山和黄山皆坐落在安徽境内。
  它们一东一西,遥遥相对,由东而西,必须先经黄山。
  一方是强龙,一方是地头,有道是“不是强龙不过江。”是以“黑白双娇’过江来了。
  一方是强龙,一方是地头,有道是“强龙不压地头蛇。”因此沈如娴姐妹的一举一动全落在“长毛公子”他们的眼中。
  一前一后,沈如娴姐妹走在前头,幽冥教的巡察则跟在后面。
  一明一暗,“黑白双娇”走得堂堂皇皇。
  “长毛公子”他们却是掩掩藏藏。
  但是,明的长明,暗的还是久暗不了。
  “黑白双娇”久行江湖,经验阅历,两皆不差。
  尤其是“白娇女”沈如娴,她心想缜密,行动谨慎。
  “长毛公子”他们虽然靠着地形熟,穿越蹑踩,依旧瞒不过沈如娴姐妹的耳目。
  “二妹,你要注意,后面有人跟踪呢!”
  “那我们何妨等等他们,我本来就想找对方再打一场。”
  由此听来,沈如婉不但也已经发觉,并且还知道来人是谁呢!
  “算了吧!要知道‘小不忍则乱大谋。’”
  “我们且到了黄石山庄再说吧!”
  “那只能算是对方的运气不坏。”
  “长毛公子”那边也彼此地交谈着。
  “看‘黑娇女’不断地抓痒,而又在溪畔洗涤手腕、洒涂药物的情形看来,那她的腕上必定是受了创,创上的伤也必定是发了毒。
  “嘎——”“青竹丝”马碧奉承地说:“总座功高艺绝,有击必中,但昨天怎么没有听见你老谈起呢?”
  他的年纪大过对方,却称对方为“你老”,“长毛公子”听了不以为忤,因为,这是尊崇,这是称誉。
  “那个丫头躲得太快,昨天也因情急事迫,本座一把抓去,只是略略地碰了一下,但不知孩在衣袖上,还是肌肤间,过于仓促,过于轻微,骤然里感觉不出。”
  “那我们现在可以把她们给料理了?”
  “秦岭三蛇”,心胸狭窄,他们是睚眦必报,如今既然有机可乘,马碧又岂会轻易地将它放过?
  “唔——”毛延龄沉吟一下说:“殷巡察和雷巡察二人的臂伤如何了?”
  有道是“知己知彼,百战百胜。”
  “长毛公子”也是一个城府深沉的人物。
  他必须要先了解两个伤者的现状之后,才能作成决定。
  “不碍事了。”“赤练蛇”殷洪摇动了一卜右臂说:“皮肉之伤本来就影响不了功能和招式。”
  “好,既然如此,你们三人先赶过去阻拦对方的去路。”
  “是。”
  天亮了。
  “秦岭三蛇”再也不用偷偷摸摸了。
  他们挺直腰干,大模大样地走上前去。
  “‘黑白双娇’,你们给我停步!”
  那是马碧,他是三蛇之首,凡出主意的,凡与旁人对答打交道的,都是他!
  沈如婉一听立即停住了脚步!
  她转过头说:“姐,这是他们找上来的,可不是我下听你的话喽!”
  沈如娴幽幽地叹出了一口气,她不答反问地说:“二妹,你的腕伤怎么样了?它痛不痛?还能动刀舞剑吗?”
  “不痛,不痛,只是感到些许麻麻痒痒而已。”沈如婉兴奋地说:“动刀舞剑,当然能啦!就是打上三大两夜,我也决不会在乎。”
  沈如娴又扳起了沈如婉的手,凝眸看了一下,皱皱眉头说:“咦!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二妹,我们来它个速战速决。”
  她顾虑的不是对方的人,乃是她二妹手上之伤。
  因为,手臂若一经运行,那血脉就加速循环,如此下来,毒会蔓延,毒会窜散,再去治疗,倍增困难。
  这句话沈如婉听得进去,她欣然地说:“好,速战速决。”
  “还有,你接战‘赤练蛇’股洪和‘黑炭烧’雷诺,‘青竹丝’马碧同‘长毛公子’毛延龄由我来对付。”
  “好,就这么办!”
  沈如娴也回转了身子,与的二妹站了一个两肩相并。
  就这么一会工夫,“秦岭三蛇”也已经奔到了双方相距寻丈之处。
  马碧尚气倨傲地说:“‘黑娇女’,你不是还想打上一场吗?那出手吧!找们兄弟也要讨回一到之仇哩!”
  “黑白双娇”心同意齐,她们都不开口,却双双付诸行动。
  “呛!”的一声,手起剑出,光耀风啸,指中间,撇左右,宝剑共刺居中的马碧。
  然后,沈如娴横左直劈殷洪。
  沈剑婉旬右猛削雷诺。
  一把二式,犀利凌厉!
  “秦岭三蛇”赫然而惊,他们怎么也想不到对方问声不响地说打就打。
  而且,招沉式猛,剑尖刀利。
  幸亏他们还不算太弱的脚色,反应不慢,行动快捷。
  “青竹丝”马碧“鲤鱼打挺”,朝后倒翻而出!
  殷洪和雷诺,左的偏左,右的更右,像是老树中剖,一甩二开。
  险是真险,具也够臭!
  但是,有一点却值得骄傲的,那就是三十都没有被宝剑所伤到。
  毛延龄一步赶上!
  他故意殿后,原想显显身份,摆摆派头,结果差一些摆出了漏子。
  猴头一扬,犬牙双咬,右掌直拍而出,针对的目标是沈如婉。
  因为,在他的意念里、估计中,“黑娇女”要较“白娇女”来得弱,来得嫩,至少对方已经受了伤。
  “偷袭暗击,岂是英雄,这莫非就是你们沈家庄赖以成名的招式伎俩?”
  “呸!”沈如婉猛啐了一口,说:“谁使阴?谁用暗?那是猪八戒呀!手里偷偷地倒打人家一钉耙,口中说的还不是人话。”
  “要不然,姑娘腕上的他伤又从何而来?真是恬不知耻!”
  “二妹,闪!”
  沈如娴口中急切地招呼起来。
  身形飞快地电射过去,宝剑一划,“朝山拜佛”,霍地撩向毛延龄的胸脯心坎!
  她一动,四五个人也跟着动了。
  先谈沈如婉娇躯微晃,再说毛延龄腰肢一挺,各各弹了开去,退了回去!
  而“秦岭三蛇”这时也全都喘过了气。
  他们一齐前场子中掠了过来,两个对沈如娴,一个奔向沈如婉。
  沈如娴长剑一收一送,由“山高水低”转化成”风卷残云”,除阻挡住“青竹丝”马碧以外,又圈进了正欲迈向沈如婉而去的“长毛公子”!
  就这样,正式的战斗开始了。
  确如沈如娴事光计划安排,她们姐妹以一敌二,沈如婉的对手乃是股洪和雷诺。
  “赤练蛇”和“黑炭烧”虽然歹毒,但较之“长毛公子”及“青竹丝’可差了一些。
  是以“黑娇女”战来并不吃力。
  以毛延龄的功力,怎么也比不上“白桥女”沈如娴。
  但是,由于谈毒色变,而对方又加上一个“青竹丝”马碧,因此就成了一个两相之局!
  时间一长,两相之局还是两相之局!
  他们一来二往,虽然速决不了,但宝剑终究要比拳掌来得便利些。
  时间一长,并不吃力的人在功力上依旧是并不吃力,她同乃姐一样,既占便宜也占优势!
  可是,要命的事终于在沈如婉的身上显现出来了。
  那是她手腕麻木的范围扩大起来。
  渐渐地,下达掌指,掌指似乎失去感觉。
  渐渐地,上透胳膊,胳膊好像也不听指挥,反应迟钝,心不达意……
  她唯恐分散乃姐的心神,影响乃姐的招式,因此,咬着牙关忍受着,苦撑着。
  “赤练蛇”殷洪感觉出来了。
  他焉能放弃这个机会?
  顿时开声大喝一声说:“老三,‘灵蛇昂首’,‘展信吐舌’!”
  两条毒蛇立即汇同了,立即配合了!
  只见四只手臂相互捣出,左手握拳上扬,那是“灵蛇昂首”,扰人心志。
  右手屈指疾插,“展信吐舌”,猛噬狠袭!
  管它“灵蛇昂首”,管它“展信吐舌”,沈如婉挥剑一撩,任你蛇首也好,任你蛇舌也罢,只要被宝剑削到,照摧不误!
  奈何,奈何她已经力不达臂。
  奈何,奈何她已经掌难驭剑。
  “当啷啷”,龙泉低头,青锋恋土,宝剑脱手而去了!
  红信分歧,二条舌头分作四叉,它们一上一下,指向沈如婉的咽喉,指向沈如婉的心脏,那要害大穴!
  “我命休矣!”
  招式一经使出,再改业已不及,如今,沈如婉唯一能够做得到的,那就是闭起眼睛,静等死神的降临!
  千钧一发,命在旦夕。
  就在这间不容息的时候,一剑掉,一剑到,斜刺里递出来另一把宝剑,也飘来了另一个声音。
  “贼子敢尔!”
  殷洪二人不由悚然而惊。
  他们应变了,撤招、疾退!
  奈何,又是奈何!
  奈何他们吐出去的红信已经噬上了那森森青锋。
  因此,结果大大不佳,舌捐了,血崩了。
  两只食指、两只中指,难分先后地一起脱离拳头,跳落在尘埃之上,朝拱着沈如婉的宝剑,点缀着沈如婉的宝剑。
  还有,它们一如壁虎断下来的尾巴,尚在微微地颤动着呢!
  沈如婉的感应最快,她还未睁开眼睛,似乎已经知道来人乃是谁了,是以就大声地喊了起来。
  “四叔……”
  接着轮到殷洪他们了。
  这两个人铁青着面孔,捧着手,忍着痛,寒着声,瞪着眼,说:“你……你……”
  “在下沈逸裕!”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一回 青龙斗万里船帮
上一篇:
第十九回 双娇援手助丐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