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五回 父丧子寻敌报仇
2021-03-11 15:35:12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二更天!
  有的地方灯火辉煌,丝竹阵阵。
  有的地方则是黝黑一片,鼻息连连。
  客店乃是一所俱全的场所,也有人在高谈阔论,也有人在蒙被大睡。
  麦无铭推开了窗户,一个回旋翻上了屋顶,继之几个起落,觑黑暗处,乏人处飘下了地面。
  怎么他停步静立了?扭到了脚?闪着了腰?还是在歇足休息?
  不是,都不是,他是在做事。
  做事?一动不动地站立着能做什么事?
  用耳朵,用耳朵在聆听,用耳朵在搜寻。
  当他确定了周围十丈之内并无人踪之后,就施施然地启步朝城隍庙而去。
  城隍庙是门迎百客,永不闭户的地方。
  在白天,天井中,大殿上,熙熙攘攘,闹闹哄哄。香炉里,土柱旁,星火点点,万香缭绕。
  而如今,上上下下,里里外外,一片黝暗,一片凄清!
  只有神柜旁的长明灯,吐着豆样的光芒,时而摇曳,时而跳动。
  它照着城隍,它映着鬼卒,那獠牙黑脸膛,那红眼绿头发,刀刀叉叉,链链条条,逢人欲噬,择人而拿,阴森而恐怖!
  麦无铭跨入了高高的门槛,由回廊转向一间厢房。
  厢房里也有一粒微弱的火光从纸窗上透了出来,这就表示里面的人尚未就寝安息。
  他抬起手在房门上“哗剥”地弹厂三声。
  里面立即响起了喝问的语音:“什么人?”
  “地狱门!”
  灯光动了,脚步近了,房门也即时地打了开来。
  “啊!是特使!”杜衡不由横手躬身说:“特使里面请。”
  “打扰了。”麦无铭歉然地笑笑,然后举步迈了进去。
  “哪里的话,特使言重了。”杜衡快步地将油灯放在桌子中央。
  然后刻上灯芯。
  火光一旺,房间里顿时光亮了不少。
  “特使请坐,属下这就进去泡茶。”
  “杜老不必张罗了。”麦无铭就近在桌旁的椅子卜坐了下来,说:“我很快的就要走。”
  杜衡俅然地说:“特使是……”
  麦无铭接过话风说:“地狱门出了变故,杜老可曾知晓?”
  杜衡黯然地说:“知道,数日之前,属下已经接到青阳城隍的飞鸽传书。”
  麦无铭语调沉重地说;“厉鬼脱困,恶灵潜逃,势将又要为害地方,是以务必加紧追缉。”
  “属下听候特使差遣。”
  “杜老如今不宜出面,在地狱门尚未重新建立起来的时候,各地城隍,为保基本,暂且各自为政,少理一些琐杂之事。”
  “属下领命。”
  按杜衡乃是永嘉地方的城隍。
  “吕天成也回到了该帮的永关总舵。”
  “属下已经接获土地具报,据说还来了一个总坛护法。”
  “不错,他叫侯四津。”
  “特使都已经知道?”
  “是的,我白大就到了永嘉,只不知他们的总舵如今改设何处?”
  杜衡纳闷地说:“不是仍在陈家的谷仓内?”
  麦无铭摇摇头说:“找去探时,却杳无人迹,个过,里面埋设了几处机关暗器,那必定是刚走不久。”
  杜衡一听又踧踖的躬下了身子,说:“属不失职,特使可曾遭到宵小的算计?”
  他有一脸的惶恐,满怀的忡怔。
  “雕虫小技,倒个足为患,所虑的乃是对方行踪不明”
  “明日当汇同土地,四出搜寻。”
  麦无铭站起来说:“那我走了,明日一有消息,就去四喜客栈知会一声也就是了。”
  “是的。”杜衡终于舒然了,他说:“特使不多坐一会?”
  “不了,杜老再见。”
  “属下恭送特使。”
  “请留步。”
  一条人影掠出了城隍庙,未几消失在夜色里。
  麦无铭终于逮到了一个机会,他安安稳稳,舒舒适适地睡到了日上三竿!
  因为,他熟知侯四津的为人。
  对方再奸诈、再阴险,最多也只会放出哨线在客栈周围巡行、监视他的行动,他的去向。
  可绝对不敢登堂入室,潜进房中来下手行刺,若非如此,事情一旦出破,那不就耍暴露苦心安排的藏身之处了么?
  侯四津高明,麦无铭可也不浅呀!他早就算定这一着了,不然,焉会翻墙越脊去城隍庙?
  不然,又焉敢放心大胆地做襄王梦?
  但是,日上二竿以后又该怎么作?在房间内长坐枯等杜衡的回报么?
  依推测,凭分析,对方既然刻意地回避着自己,那杜衡他们也决不会一时三刻能找得到他们的。
  果若如此,何不出去走走呢?
  麦无铭跨出了四喜客栈的大门,可是,去哪里呢?一无去处,毫无目的,他只有信步地荡呀荡了。
  也许是眼熟,也许是路顺,在不知不觉之间又来到了万里船帮永关总舵的根据地,陈氏谷仓!
  麦无铭下由失声地笑了出来。
  既来之,则安之,何不再进去看看?说不定有意外的发现呢?
  主意一定,他又直拔而起。
  越过了雨遮,旋过了围墙,再次仁立在里面的广场之上。
  他倾耳谛听,他运目四顾。
  须臾之间,眸子中神光一阵闪烁,果然是已有收获。
  立即弓腿,立即颤足,身子平平地朝忠义厅的廊檐下飞射而去!
  这个时候,忠义厅里面也有三条人影长身而起,也向门外掠了出来。
  双方一旦照面,麦无铭不禁脱口地说:“啊!怎么会是你们?”
  三个之中的一个人说;“麦少侠,你终于来了。”
  那三个人是谁呢?
  他们乃是丁怀德、姜致远和郭克民!
  “我昨天已经来过一次,但是,这里除装了一些破铜烂铁之外连一个人影都没有见到!”
  “哼!果然是不出郭某所料。”
  第一次开口说话的人是丁怀德,这次则是郭克民。
  “郭壮士此话怎讲?”
  郭克民说:“那天麦少侠一下黄山,在下忽然心血来潮,想到了一个相反的问题,那就是以麦少侠的功力修为,非但势不孤,力不单,永关总舵中的人根本无人能与抗衡。
  当然,万坛下来的侯护法也是不行,而谢刑堂不知就里,当初所说的话,一是借机抽身,二是激少侠前来永嘉,以仰仗舵中人多,以倚案后台扎硬。
  谁知前车之鉴,人多无用,后台又自思弗如。但侯四津精明,侯四津诡诈,经过追诘,当他获悉双方并没有明确地订上一个固定的日子,就有借口可说,必然会抱着‘好汉不吃眼前亏’的宗旨,避过一时,也不算丢脸。”
  他一口气地说了一大堆,而且尚有后言。
  他喘息了一下,又继续地说:“近年来,由于万坛没有任何指示或需索下来,是以永关总舵也就积蓄了一些银两,购置了房产几处,俾于适当时机将占用的谷仓归还于民。
  因种种因素,尚备而未用,现今搬迁,不正是机会么?”
  麦无铭点点头说:“郭壮士分析得真是贴切,怪不得此地找不到他们。”
  郭克民接凵说:“在下这一把事情因由叙述出来,黄老庄主也认为大有道理,因此,立即促郭某偕同丁大侠二位随后赶来。
  谁知怎么赶也赶不上麦少侠的脚程。”
  麦无铭笑笑说:“你们是什么时候到的?”
  “昨天晚上,昨天晚上我们一到这里,就发觉果然下出郭某之所料,大门紧闭,灯火全无,这岂是舵中平日所应有?
  “进人里面,虽见到二处散乱的竹箭,但加以检视,那些竹箭却从未经过人手,乃是在圆筒之中被带动了机簧而时出,遂更加肯定臆断之无误。”
  “那昨夜你们……”
  郭克民傲然地说:“昨夜在下就大模大样,毫无顾忌地陪同丁大侠二位睡在我以前的寝室里了。”
  “那如今……”
  郭克民还是不待对方将话讲完,充分自信地接口说;“如今在下当然要陪同安少侠你去新屋之处找寻他们。”
  “好,我们这就走!”
  合该这二个历鬼江湖气数已尽,郭克民领着大家全由巷道而行因此撇开了帮中派出所有的眼线,以致侯四律和吕天成他们无所遁形。
  快得很,没有多久,就到了一座并不太小的庄院外面。
  郭克民停下脚步说:“就是这里,他们必然都在里面。”
  “好。”麦无铭越前迈进了院子。
  由于人手全都派了出去,是以院中及大门外没见庄了留守。
  穿过天井,进入客厅,果见侯四律高高地坐在上面,下首则分坐着吕天成、程计生、谢贯基和苏怡昌。
  当然,大敌压境,他们俱皆战战兢兢,焉敢掉以轻心!
  “侯四津,你下来吧!”麦无铭是说得淡然,说得随意。
  侯四津见影听声,不由大吃一惊。
  他怎么也想不到神兵竟然会从天而降,但继又看到麦无铭身后郭克民的时候,心中也就恍然大悟了。
  他惊恐,他慌乱,语无伦次地说:“你们上,大家上,一起上啊!”
  在座的人,他们全部领教过麦无铭的技艺,也全都吃过麦无铭的亏,命令要紧,但性命更要紧,何况侯四津一到总舵就矫情立异,颐指气使,是以不满的人在迟疑,投机的人也在迟疑!
  情形不对,侯四津想溜了,他推座而起,正待转身窜向屏风后面而去的时候,麦无铭已经是平飞而出,横过了程计生他们的头顶,右手前探,一掌印上对方胸口之上,肩膀之下的一个大穴!
  那是“天突”穴,聚气之所。
  任四津一个踉跄,几声急喘,眼泪就由眶子中滚了下来。
  其实,若凭侯四津的机智和功力,这么快哪里解决得了?
  那是由于他心虚,由于他胆怯,麦无铭才会一掌奏效,一招竟功。
  如正式斗打起来,最少也能支持一二十招,除非对方一上来就运上“菩提掌”,展开“须弥步”。
  吕天成凶狠,他见有机可乘,趁麦无铭专心对付侯四津而难以分身之际,奋起威力,就近地挥出一掌,朝向对方后心正中拍去。
  丁怀德二人见了不禁心头狂震,他们全都掠身而起。
  奈何距离太远,功力不足,根本援救不了。此举只是本能的,潜在的,尽尽人事而已。
  说时迟,那时快,麦无铭好像脑后也有长眼睛,其实他是听到气流的摩擦,感到掌风的波动,即知身后有警。
  在吕天成的手掌将到未到,还没有触及衣衫的时候,他已经霍地回身,掌势未变,功力未撤,如蜻蜓点水般,如一线相连般的第二次印上对方的胸口,其部位一似侯四津着掌的地方,分毫无差!
  那是气穴,他们二人气穴已破,今后再也凝不住力,提不上气来了。
  天数注定,这也是侯四津潜身想逃,不然的话,麦无铭还决定不下该如何处置他们这一对凶人。
  客厅中突然变得好静,好静。
  谁也不再移动,谁也没有说话。
  所有的目光,全都集中一处,紧盯在麦无铭的脸上,彼此的表情不一,有钦佩的,也有惊恐的。
  过了一会,有人开口了,那是麦无铭:“侯四津,现在你总该下来了。”
  侯四津一阵颤栗,一阵觳觫,他怯惧地说:“你……你……
  你还要赶尽杀绝?”
  “不。”麦无铭淡淡地说:“我只是告诉你,你可以走了。”
  其他的一干不说,因为,其他的已无再说必要,从今以后,对方再也害不成人了。
  是“喧宾夺主”?是“乏丐赶庙公”?
  此地是万里船帮,但万里船帮中竟然无人敢说话,无人敢吭声。
  程计生对贸然而来的侯四津抱有成见,谢贯基可以说是墙头草,见状又改变了态度,苏怡昌更不用说了,他靠着一张嘴皮子才爬上白虎殿主的职位,如论手底下,比之张三、李七也高明不了多少。
  侯四津喟然地叹息了一声,丧气失神地走了。
  吕天成倒也光棍,他看看麦无铭,看看脚步蹒跚的侯四津,也一声不响地转身朝大门走去。
  麦无铭说:“程堂主,此地以你为尊……”
  “不!”程计生立刻接口说:“此地还有余总舵主,我这就去请他出来。”
  谢贯基最最敏感,他心中是既尴尬,又不安,虽然对余永钦父女并没有怎么样?但对方总是被软禁在他所属的刑堂之内。
  “我也去。”
  “我跟你们一起去。”
  另一边也响起了一个声音,这声音乃出自郭克民之口。
  由此可见,余永钦是颇得人望。
  未几,二个人陪着三个人由屏风后面转了出来,另一个乃是遭到裙带之累、“池鱼之殃”的江宏茂!
  江宏茂原是余永钦的表亲,如今更是亲上加亲,又成了对方的东床快婿!
  “啊!麦大哥!”一团火飞快地滚了过来,她是余曼苏。
  余曼苏依旧是一脸甜笑,天真无邪,不避嫌疑地握住了麦无纪的手说:“谢谢你,谢谢你……”
  就是为了这个,江宏茂当初还大大地疑过心,吃过醋,以致函图谋害着对方。
  如今,他了解了,放心了,也坦然了,并且脸上还微微地笑着呢!
  余永钦也一把握住了麦无铭的另一只手,眸子中射出激动的光芒说:“麦少侠,大恩个言谢了。”
  原来郭克民已经将大部分的概况告诉了他,现在的,还有以前的。
  “余总舵主言重了,这是你处事以诚,待人以德的成果。”
  “麦少侠谬奖了,我汗颜呢!”余永钦谦逊地笑笑说:“请坐,各位请坐。”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六回 得相助太湖除恶
上一篇:
第四回 缉逃犯独探永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