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十七回 三喜客栈祛尸毒
2021-03-11 17:43:13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海口镇城隍庙后面的破屋中,这时候坐着三个人。
  他们当然是麦无铭、姚凤婷、地主城隍菩萨纪国勋了。
  姚凤婷生性爽朗,而且又寻亲心切,是以最早开口说话的也就是她。
  “麦少侠,我们什么时候赶去黄山?”
  “既然有了目标,差就不在一天两天,我看明天或者后天。”
  “兵贵神速,我们何不即时就走?”
  “但先得探查一下此地幽冥教分坛的动静或去向。”
  “那现在就去。”
  “现在去必定探听不到什么结果来。”麦无铭审慎地说:“因为,时方也要经过磋商,经过安排、是以行动决不会如此之快。”
  “你的意思……”
  “我看还是留待明日早上。”
  “好吧!”
  姚凤婷怏怏地说着。
  当晚,麦无铭也不到镇上投宿旅店,将就地在城隍庙的客房中住了一夜。
  第二天,辰时时分,纪国勋由王家祠堂回来了,才一进门,姚凤婷又迫不及待地追问起来了。
  “怎么样?他们……”
  “一禽二兽仍旧呆在王家祠堂,‘秦岭三蛇’则已经走了。”
  “你可知道他们去了哪里?”
  究下去的依然是姚凤婷。
  “去了哪里,无人知道。”纪国勋望了麦无铭一眼,然后继续地说:“据说是往西而去。”
  “往西而去不正是黄山那个方向?他们一定是回黄山去了。”
  姚凤婷肯定地下了断语。
  纪国勋说:“可能是的。”
  麦无铭闲散地安坐一端,未曾发言,因为姚凤婷所问的话和他想要知道的并无不同。
  如今,姚凤婷转移目标了。
  她回过头来,朝向麦无铭说;“麦少侠,现在我们总可以走了吧?”
  “唔——”麦无铭略一沉吟,说:“当然可以。”
  他看了姚凤婷一眼,随即睨向纪国勋又说:“但不知纪城隍是否仍欲羁留此地?”
  “属下行止,全凭特使的指示。”
  “在下乃为纪城隍的安危作打算,海口镇恐怕已经成了是非之地。”
  “一禽二兽,他们倒还不在属下的眼内。”
  “假如幽冥教总坛中又遣一批如‘秦岭三蛇’之类的人下来呢?”
  纪国勋似乎有些恋旧,他说:“特使不是要去黄山找他们吗?”
  “话虽不错,但是,万一中途有所耽搁,或者双方交肩而过呢?”
  “那……”
  纪国勋语塞了,他果然是无从圆说。
  麦无铭说:“反正是地狱门尚未复观,反正是纪城隍呈报无门,不如偕同我们一起往黄山一行。”
  “多谢特使关心。”
  “既然如此,那我们这就启程。”
  他们说走就走,无须交待,也不必伪装。
  “且慢。”
  奇了,焦急的人是姚凤婷,催行的人也是姚凤婷,而如今,呼暂停的人又是姚凤婷。真是女人心,海底针,教人难以捉摸。
  麦无铭怔了一怔说:“姚姑娘还有什么事?”
  姚凤婷不作正面回答,她矜待地、执著地说:“麦少使今年贵庚几何?”
  麦无铭感到困惑不解,但他不能不答,就随口地说:“在不虚度二十有二。”
  “你‘虚’度二十二,我却‘实’度了二十四。”姚凤婷狡黠地说:“你且说说看,我们两个谁的年纪较大?”
  麦无铭聪明、沉稳。
  但这次他的确是满头雾水,对方语出突然,没头没脑的说出这些话来,真猜不透究竟在卖什么药?
  “当然是姚姑娘比较大。”
  “那好,你就叫我一声大姐怎么样?”
  “这……”
  麦无铭感到有些错愕,一时未敢贸然作答。
  姚凤婷开朗、爽直,她并不理会,依然快口地说:“你左一个姚姑娘,我右一声麦少侠,听来别扭,叫来拗口,我们何不来个姐弟相称?”
  “可以吗?”
  “倘若麦少侠认为高攀,那就罢了。”
  “哪里的话?”麦无铭欣然地说:“在下从小孤单,一年前,失散的大哥才回了家,归了宗,诚然如此,但仍旧没有一姐半妹,这样凤姐在上,小弟这厢有礼了。”
  他立即拱起双手,恭恭敬敬地揖了下去。
  姚凤婷睑上的春花开了,瓠犀展了。
  她伸出十指纤细玉笋,一把握住了对方的手,说:“铭弟免礼,铭弟免礼……”
  接着,热泪流了,珍珠散了,喉咙中也有麻痒的感觉。
  于是硬咽着声音继续地说:“为姐……也是上无兄姐,下无弟妹,今日里才有了你这位兄弟,我真高兴……”
  喜怒哀乐爱恶欲,这是高兴的泪,喜悦的咽,人的七情之一。
  不是吗?
  喜气在四周漾溢,到处濡染。
  纪国勋的脸上、心中,也分享到这一对姐弟的欢欣!
  江湖儿女,经常是暗室青无。
  而如今,他们又是义结姐弟,当然更没有什么男女接受不来之谈了。
  过了一会。
  姚凤婷探手人怀,霎时摸出一块巴掌大小,其状呈圆的玉石来。
  这块玉石色泽洁白,晶莹剔透。
  两面一正一反,经巧匠之手镌刻着一只飞翔中的凤凰。
  活泼逼真,真是栩栩如生!
  她把这块玉佩塞入麦无铭的手中,说:“这玉凤凰乃有一对,原来拟……拟作……咳,不说了,如今就给初见面的兄弟一个见面礼。”
  麦无铭听了心中不由一动,他已经忆悟出这白玉凤凰原来的用途。
  因此慎重地说:“这个礼太重了,大厚了,小弟焉敢收受。”
  姚凤婷粉面一凝说:“怎么?你是看不起这块玉佩,还是看不起为姐。”
  “小弟焉敢?”麦无铭俅然地说:“我曾经说过,这个礼太重太厚,又怎会看不起它?至于凤姐嘛!那更是小弟的荣幸,福份。”
  “既然如此,你就必须收下它。”
  麦无铭略一沉吟,顿时已有所得,他说:“那小弟暂时的把它收下了,谢谢凤姐。”
  他认了一个谊姐,二十年后,他的儿子沈家瑾也同样的认了一个谊姐,真是巧合!
  麦无铭与姚凤婷也风尘仆仆地往西而行。
  还有纪国勋。
  他们走得不疾不徐,四五日下来,已经由浙江进入了安徽境内。
  一大中午,来到了一个叫“潜口镇”的地方。
  潜口镇离黄山不远,再说得妥切一些,它就是在黄山的山区之内。
  地高势昂,四周都是山岩,到处都是林木。
  窄窄的一条街,黄黄的皆是士,真是无风尘三尺,下雨一街泥!
  最能引起人们注目的,那该是飘动摇曳的东西了。
  就在前面不远处的一家屋檐下,有一方酒旆在迎风招展着。
  “铭弟。”姚凤婷金莲微滞,螓首略倾,说:“我们进点饮食怎么样?”
  “好呀!”麦无铭也回头向纪国勋说:“纪大哥,你饿了没有?”
  “喔!还好。”
  纪国勋笑笑地说着。
  三个人依旧方式不变地朝那家酒馆走去。
  何谓方式?
  方式就是一路行来,姚凤婷总是走在前面,麦无铭居中,纪国勋则殿在后头。
  说是酒馆,其实也就是客栈和食堂连贯经营,没有什么奇特之处,门外挂着酒旆,那只不过是招揽顾客的一种手法罢了。
  果然不错,店楣间的招牌写的是“三喜客栈”四个大字。
  至于“三喜”的含义,它指的必定是旅店、食堂和酒馆!
  很遗憾,里面布置得却十分简陋,而食客也是寥寥无几,难怪嘛!小地方。
  店小二展着笑脸迎了出来,说:“客官,打尖?”
  “唔,我们吃饭。”姚凤婷忽然一顿,又说:“也唱酒。”
  “是,是,三位请随我来。”
  店小二领麦无铭他们到一张临窗的桌子。
  然后拉下搭在肩头上的毛巾,随意在台面上抹上一把。
  待对方各各落了座,才开口说:“吃点什么,喝点对么?”
  姚凤婷不喝酒,麦无铭也跟酒无缘。
  只有纪国勋,纪国勋在平时都会喝上二盅。
  但是,现在不行,现在有女宾在座,现在有特使同行,他就有了顾忌,未敢放肆。
  因此开口说:“我们还要赶路,不喝酒了。”
  麦无铭有些过意不去,他说:“纪大哥,小喝几盅无碍于事,又何必要这样苛待自己呢?”
  纪国勋认真地说:“不了,我真的不喝。”
  在外面,在人前,他们彼此改了口,焉敢再以特使、城隍及属下相称?
  这样太过刺耳,太过惊世了!
  既然加此,姚凤婷就叫了几样合口的菜肴,随后四处打量起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十八回 长毛无理硬逼婚
上一篇:
第十六回 女侠挺身救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