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十九回 双娇援手助丐份
2021-03-11 17:46:07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屋顶上的人也被麦无铭这种出神入化的功力惊着了,旋即,他又继续地说:“此地交谈不便,请随我来。”
  声落人起,也不管对方答应与否,同意与否,可是那个人却满怀信心似地飞纵而去!
  这就所谓算计,所谓衡量,那个人既然确定了对方乃是麦小云,其实是麦无铭,这一点无关紧要。
  因为麦小云与麦无铭俱是名师高徒,俱是一母同胞,并且又俱是他地狱门中的巡行特使。
  他自信计算无差,衡量得准,又何必非要等人家出声回答呢?
  虽然夜色朦胧,虽然星月依稀,但麦无铭一上屋檐即凝视着那个不速之客。
  见对方身披黑衣,见对方面蒙轻纱,他心中也不由了解十分了。
  果然,麦无铭焉能畏缩?也不肯示弱,身形再度拔起,尾随着那个人影追了上去。
  一个飞快似箭,一个迅疾如电,脚前脚后,不即不离。
  潜口只是一个小镇,乃是一个山城,没有多久,他们已经验出了镇外,到达在一个山坡之上。
  黑衣蒙面人止步回身,麦无铭亦是一步赶到。
  “哦!你是麦无铭。”
  “不错,在下正是麦无铭。”麦无铭说:“你就是幽冥教主?”
  黑衣蒙面人仿效着对方昔才的口气,说:“是又怎么样?”
  “那你的尊姓大名呢?”
  “歉难奉告。”
  麦无铭淡淡地说:“其实,你不说我也知道。”
  蒙面人听了似乎怔了一怔,他说:“哦!是吗?”
  “当然是的。”麦无铭昭示地说:“你非但是来自地狱门,而且又确切地指认在了,彼此不熟,焉能如此?”
  “不管你知道办好,不知道也罢,老夫今夜约你出来,只想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你就说吧!”
  “晚间据下属具报,说你同行之人有一位姑娘?”
  “不错。”
  “那位姑娘名叫姚凤婷?”
  “也不错。”
  幽冥教主的身子似乎有些微的颤动,过了一会,他又开口说:“你是在哪里认识她的?
  “告诉你又何妨?”麦无铭不屑地说:“就是在括苍山,括在山右的一个小镇里。”
  幽冥教主听了仿佛怔了一怔,他说:“那你又如何认识她的?”
  “哼!你倒健忘,她不是中了你的一记毒掌吗?”
  “我的毒掌?”幽冥教主又是一怔,但他旋即又说:“哦!中我毒掌理难苟活,结果又怎么样呢?”
  “在下救了她。”
  “你有解毒灵药?”
  “没有。”
  “那你必定以内功逼出地体内之毒了?”
  “不错,正是如此。”
  幽冥教主长长地吐出了一口气,又说;“你的功力精深,或许能够救她,但恐怕只是一时,姚凤婷的体内必定余毒未净。”
  麦无铭的心中不由泛起了朵朵疑云,因此地反问地说:“你为什么对这件事念念不忘,殷殷垂询?”
  “哦!我只是感到奇怪,凡中了本教主尸毒之掌,若没有独门解药,循例是难以获生。”
  幽冥教主说得顺情合理,语气肯定。
  麦无铭的疑念为之冰释了。
  至于疗毒之事,由于地生性谦抑,不欲炫耀自己的功能。
  是以只淡然地说:“也许是吧?尸毒掌歹毒万分,非独门解药就无法回天,但姚姑娘已经分服了由毛延龄交出的解药,那该不止是一时,能够救她一世的了。”
  “既然如此,你请回吧!本教主不为己甚,那‘秦岭三蛇’之仇,那‘长毛公子’之恨,我们改日再结!”
  “是吗?”麦无铭反客为主地说:“可是在下却不作如此想,因为的好毋仁,除恶务尽,以故必须将你绳之以法,踩缉归案。”
  “你?”幽冥教主轻蔑地说:“你有这个本事吗?”
  “有没有待试过以后才会知道。”
  本教主晓得你功力不弱,但那只是对付对付一些艺业中上之辈,在老夫面前,恐怕起不了作用。”
  “或许是的,奈何职责所在,也只有竭我所能,勉力而为。”
  “好,那老夫就让你三招。”
  幽冥教主真是自负得紧,狂傲得紧,这不能怪他。
  他只是听说麦小云兄弟身手不凡,却从未亲眼目睹过。
  道听途说,难以为凭。
  俗语所说“耳闻是虚,眼见是实。”不正是这个意思?
  再说,看对方年纪不大,而自己已名重望极,他当然有所执着了。
  麦无铭惯常地笑容又挂了上脸庞,他不作无谓的争执,身形晃动,右臂一提,只是随意地比划了三下。
  “三招已过,你也可以出手了。”
  “哈!麦无铭,你也狂得可以啊!”
  麦无铭不亢不卑,也不妄自菲薄,他含蓄地说:“夸奖了。”
  就这佯,两个人一来一往地打了起来。
  他们由慢而快,由快而再度慢了下来。
  如今,幽冥教主自承他估计错误了,传说还是有其根据的。
  他原以为“飞天玉龙”麦无铭虽然艺承“南僧”孤木大师,可是,对方出道不久,毕竟年轻,毕竟识淡。
  但彼此一经交接,不禁有些吃惊了。
  无论麦无铭的功力、招式,在在都高出他想象之外。
  如今,麦无铭也感到地估计偏差了。
  “湘西僵尸”,武林魔头,当年地狱门几经酌商,派出了八九二段之主才把对方拘进了森严宝殿。
  但是,毛永寿走的是左道旁门,仗的是尸毒指掌。
  现在呢?他非但摒弃了毒掌不用,而所施展的招式却十分正统,出手博大,气势磅礴!
  凶杀殴斗总是令人嫌烦,令人惶悚的。
  不止是人,天象亦复如此。
  原本沉沉的夜幕不由变得更为黯然了。
  原来昏昏的月色不由变得更为澹淡了。
  星星的胆子最小,它们闪呀闪的,躲呀躲的,也已经不知隐藏到哪里去了?
  幽冥教主收起了轻敌之心。
  他如今已经把麦无铭刮目相看,重新衡量。
  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新人换旧人。
  麦无铭也在小心翼翼了。
  他开始运起神功,挥出佛门禅学“菩提掌”。
  她终于看见西面很远的屋顶上,有两个物体在滚动,在跳跃。
  那两个物体一黑一白,果然像是狸猫在捉老鼠。
  但姚凤婷的心中却确切地断定必是夜行人在一起同行,或者彼此追逐!
  甄玉珍阑珊地说:“没有嘛!什么东西也没有呀!”
  姚凤婷吐出了一口气,说:“珍妹,看,在那边!”
  真有意思,他们二人相遇还不到一天,竟然称姐道妹了起来。
  年岁相若嘛,意志相投嘛!
  还在惺惺相惜嘛!
  甄玉珍经对方这一指点,他也看见了,不由精神振奋地说:“嗯!凤姐,不错,那我们追!”
  两人就随后追了上去。
  但是,由于彼此之间的距离相差了好一大段,并且,甄玉珍的功力不够,用程缓慢,是以到这个时候才循踪赶来山坡之上。
  “啊!是凤婷,她果然是姚凤婷!”
  幽冥教主非但是失了声,而且还一个错愕失了神。
  “凤姐,小心!”
  麦无铭也同时怔了一怔,他唯恐姚凤婷有失。也同时地递出一掌,从旁支援上去。
  可是,幽冥教主毕竞是武林巨擘、江湖魔头。
  他一岔即凝,是潜意识的反应,是本能所使然,身形霍地朝后飘退三尺,也同时地脱过了二人的攻击!
  略一沉吟,略一思维,有道是“识财务者为俊杰。”
  一个麦无铭已经没有必胜的把握,如今又来了一个功力不弱的姚凤婷。
  是以,幽冥教主乘机地怀上退念了。
  “以多为胜,岂是英雄?再见!”
  话落身起,只见他双腿猛然一蹬,人即如火炮冲天,斜斜地向劳边的一处丛林之内掠去!
  “哪里去?”
  姚凤婷柳眉双竖,杏眼院睁,她樱口巾娇叱一声,纵身欲赶,但却为麦无铭横手给挡住了。
  “凤姐,穷寇莫追。”
  “就是他,他就是幽冥教主啊!”
  姚凤婷说得气息,说得认真。
  麦无铭则淡然地说:“小弟知道。”
  “那你怎么不让我追?”
  姚凤婷显得有些不满,有些指责的味道。
  麦无铭自与幽冥教主交过手之后,深悉对方的功力精湛异常。
  凭姚凤婷所学,决不是人家的敌手。
  但他口头上焉敢这么说,只笑了一笑,违心地、也有其可能地说:“黄山万幽冥教的窝窠,如今更深夜沉,而我们又地形不熟,环境生硫。稍一不慎,就会中他们的圈套,他们的埋伏,何不明天再来呢?”
  “好吧!”
  姚凤婷虽然仍旧有些悻悻,但麦无铭说的乃是至理,而她,又岂是一个不知进退的人,为争一时之气去身犯险境。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回 众侠数探天都峰
上一篇:
第十八回 长毛无理硬逼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