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卧龙生 地狱门 正文

第二十四回 强词夺理逼玉龙
2021-03-11 17:53:59   作者:卧龙生   来源:卧龙生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过黄河,渡长江。
  这日,麦小云和沈逸川二人回到了江南地面。
  本来,麦小云原拟会同了麦无铭之后再去石家庄,因为石家庄实在声势浩大,实在人手众多。
  如石镜涛父子,如“冰山蛤蟆”龚天佑,如“四大金刚”:“石家五蟹”,而今还听说卓小伦也投进了石家庄之中。
  但是,沈逸川自告奋勇,豪气万丈,他也就不得不去了,免得给人笑柄,免得有亏职守。
  再说,他自己的心中,又何尝不愤忿难平呢?到了石家庄,出奇的、意外的,广场内外竟然冷冷清清无人警戒,无人戍守。
  虽然,栅门旁的班房中仍有两个庄丁在应门,但是他们却伏着头在打瞌睡。
  莫非是出了事故?莫非是猫不在?所以老鼠就任所欲为了。
  沈逸川不由大声地嚷了起来。
  “喂!你们起来!”
  “什么人大呼小叫的?”
  两个庄丁全都抬起了头,待他们睁着惺忪的睡眼看清来人是谁的时候,其中说话的一个立刻又惊喊了起来。
  “啊!是你们。”
  百家庄中的庄丁,他们大都认识表小云和沈逸川。
  忆当年,麦小云为追拿“冰山蛤蟆”龚天佑,曾经来过两次,并且还和乃弟麦无铭假作石子村的朋友邱玉秋打过一仗。
  那沈逸川呢?沈逸川也曾来过。
  是为退回沈如婉的聘礼,他和二爷沈逸峰、老四沈逸裕一起来的,而且还登堂入室,受石镜涛的招待呢!“叫石镜涛出来!”
  “我们庄主不在。”
  回话的庄丁显得有些畏缩,有些结巴。
  麦小云接口说:“那叫龚天佑出来也行。”
  “龚供奉也不在庄内。”
  “哦!是吗?”
  麦小云说得随口,但问得刻意。
  “是的,小的说的全是实话。”
  沈逸川又开口了,他话声含威地说:“他们到哪里去了?”
  “不知道。”
  “你会不知道?”沈逸川语调加狠了,眼睛睁大了,脸容布霜了,说:“说!他们到底到哪里去了?”
  “小的真的不知道,不知道嘛!”
  这个庄丁口齿竦瑟,身子觳觫。
  为缓和气氛,麦小云平静地说:“你们庄主是否去南京金氏山庄尚未返回?”
  “回来了,但是……但是……”
  这个庄丁大概是职位较另一个为大。要不然,那必定是他舌头长,爱说话,以致这次终于惹麻烦上身了。
  不是吗?古人说:“是非都为多开口。”或者:“祸从口出。”
  “但是什么?”
  “但是又出去了。”
  “‘四大金刚’呢?”
  “同庄主他们一起出去的。”
  麦小云依旧弄不清、猜不透对方变的是什么把戏?“这又是为什么?”
  “因为庄主他生了病。”
  “真的?”
  麦小云的语气也重了起来。
  “真的。”
  说话的庄丁回得诚恳,说得认真,他恨不得能将心掏出来给人家看。
  沈逸川却是一脸的不信,他说:“别听他信口雌黄,胡说八道……”
  那个庄丁惶恐地说:“小的说的全是实话,不信,请你们进去看看就知道了。”
  “好,我们进去看看。”
  进了大厅,再到大厅,里面果然是空空荡荡,了无一人。
  那个庄丁语带阿谀地说:“供奉的住处建在山边,二位请随我来。”
  “不必了。”麦小云略一沉吟说:“他们可有说什么时候回来?”
  那个庄丁摇摇头说:“庄主没有说,尤总管和护卫总领他们也没有交待。”
  “既然如此,我们走了。”
  到了石家庄外面,沈逸川说:“那个庄丁所说的话能信?”
  麦小云说:“应该能信。”
  “练武的人怎会轻易的生病?”
  “这很难说,人食五谷杂粮,谁又能保证不生病呢?”
  “就算是吧!”沈逸川说:“石镜涛他生了病,轻一点煎帖药服服,重一点找位大夫瞧瞧,又何用劳师动众,倾全庄的人共同出去。”
  “说的也是,这一点我也是百思不通。”
  “难不成他是在躲避你们兄弟?”
  麦小云摇摇头说:“应该不会,石镜涛似乎不是这一种人。”
  “唔。”沈逸川却不以为意地说:“石镜涛可以算一个丈夫,但古人说,大丈夫能屈能伸,识时务者才称俊杰,他自思不是你们兄弟的对手,借词避一避也说不定啊!”
  “能避一时,又岂能避一世?”
  “避一时是一时呀!”
  麦小云略一沉吟说:“我想不会,因为石家庄中的人手并不单薄,他们出去必定另有原因。”
  “好吧!不谈了。”沈逸川喘出了一口气说:“如今我们又何去何从呢?”
  “继续南下,看无铭他有何作为。”
  “不先去庄中转一转?”
  沈逸川说的乃是沈家庄。
  “不了。”麦小云也知道对方所指,是以他说:“我送菩萨去普陀,在回程中曾经去了沈家庄一趟,只是你们全都出来了。”
  “嗯,这样也好,娴丫头她们也好久未见了,我正惦记着呢!”
  沈逸川笑笑说:“去看看她们,还有你四叔。”
  晓行夜宿,一天午间,两个人已经来到了黄山。
  当他们走过莲玉峰的时候,忽然,听见有人吆喝声,还有兵刃碰撞声。
  行在前面的沈逸川顿时脚下一滞,他侧过身子朝麦小云说:“小云,有人在争端,有人在厮杀……”
  麦小云略一谛听,说:“唔!有男人、有女人,一对动拳脚,一对持刀剑,他们交锋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沈逸川忽有所忆,他说:“你朋友丁怀德他们不就住在黄山?”
  “不错,但他们住在紫云峰下的黄石山庄,离此还隔一个山峰。”
  “嘿嘿嘿嘿!”
  这时,一阵阴笑连连地语声传了过来,说:“丫头,束手就擒吧!你既修破坏了本教总巡察的好事,如今由你来填补也是一样。”
  一个女声狠声地说:“呸!姑娘与你拚了!”
  “我本不想再次伤你,奈何你却自寻死路。那就躺下吧!”
  麦小云一听音调不对,似乎那位姑闪身历险境,他立即脚下一弹,身形像箭一般地射了出去。
  三个起落,一个回旋,“云天青龙”已经由云中直翻而下,停立在那两对斗打的人不远之处了。
  可是,一见之下,心中顿时一震,继之又是一喜。
  这为什么?因为,徒手相搏的那一对他不认识,男的脸蒙黑纱,女的一身绿裳。
  不认识心头怎会震动?又有什么喜悦可言?因为另一对他全认识,一个是脸长黄毛的“长毛公子”毛延龄,还有一个嘛!却是身穿黑衣,新近成为他弟妇,“黑娇女”沈如婉。
  这怎么教他不震不喜?有沈如婉在,必定有他的娇妻沈如娴在。
  还有,二弟麦无铭,四叔沈逸裕大致也在左近。
  沈如婉和毛延龄剑来剑去,打得激烈,但似乎是势均力敌,隐隐地,沈如婉还略占上风呢。
  既然如此,麦小云也就不去惊动,目标遂转向了绿衣姑娘,因为绿衣姑娘正手忙脚乱,正花容失色,在苦撑,在闪退。
  他心头又在动了,看绿衣姑娘的招式功力,似乎并不亚于那个蒙面人,为什么?她招未递满,即中途回撤,式未吐威,又改朝换代,当然成了一个挨打的局面。
  反观蒙面人,其双掌墨黑如漆,干枯如爪。
  麦小云了然了,不由暗暗地说:“哦!怪不得呀!原来那个人练就了一副毒拳。”
  他再次地思维起来了:“会是谁呢?天底下练毒掌的人不在少数……”
  蓦地,一丝灵光闪过了麦小云的脑海:“是他,是他,必定是他,有‘长毛公子’,那这个蒙面人该是‘湘西僵尸’,父子档嘛!”
  麦小云虽然没有麦无铭来得沉稳,但其江湖经验却胜过乃弟多多。
  如毛延龄,集道听途说,凭对方长相,就能确切地给认定。
  如蒙面人,也应该是八九不离十了。
  想归想,动也动,而且想也只是刹那间的时光,他见绿衣姑娘已经力所不逮,顿时不问情由地出了声,也出了手。
  “倚毒为胜,哪算英雄,我就碰碰你就腐肌又蚀肉的尸毒之掌,看它是否要得了人命!”
  其实,何须再问情由呢?就算猜不透对方究竟足难,那面蒙黑纱见不得人的人必定是坏人,身练毒掌极欲害人的人也必定是坏人。
  麦小云毫不犹豫,立即贯上了佛门禅学,那至高无上的磐石神功,由掌心直逼而出。
  蒙面人惊觉了。
  他的确是“湘西僵尸”毛永寿,也正是新近崛起江湖的幽冥教教主。
  是以,认识麦小云,也知道麦小云的身份。
  可是,恣睢过甚,自负过甚,就不相信对方能接待下本身苦练有成的“尸毒腐功”。
  他一方面将功力提到了十成,一方面亦阴阴地说:“麦小云,你嫌命长,那本教主就成全你,七七一过,四十九天之后你将化为一滩血水,一具枯骨。”
  果然,这不是吹的,也不是盖的,怵目惊心,毛骨悚然。
  只见蒙面人干瘪的手掌渐渐胀大,并且由黑转蓝,由蓝变灰……只见蒙面人蜷曲的指甲根根竖起,井且在指甲缝之间,冒出了缕缕白烟。
  麦小云也不敢大意。三国演义中曾经那么说过,荆洲乃是在大意中所失去的,因此,他也刻意地加上二成功力。
  于是,掌心赤红如火。
  于是,表里炙热如暐。
  于是,内力汹涌如潮……绿衣姑娘喘过了气,定过了神,但是,当她看清了来人面貌的时候,不由惊中带喜,脱口呼叫起来了。
  “铭弟小心……”
  因为她是姚凤婷,而且她们把麦小云当做了麦无铭。

相关热词搜索:地狱门

下一篇:第二十五回 洪家寨七毒布阵
上一篇:
第二十三回 将错就错斗二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