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掌印名都,为官不易
 
2021-03-11 20:19:00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一、掌印名都,为官不易

  扬州的繁华冠全国,也汇聚了全国相当多的财富,钱多人作怪,自然发展了很多目迷五色的玩乐文化,云集了各地的美女,南国佳丽媚,北地胭脂香。
  也许,她们来这里不是出于自愿,但大多数的美女很快就适应了这里的锦衣玉食、笙歌不辍的奢华生活,也学会了虚情假意的骗人把戏,这方法赚钱容易呀!
  扬州好玩,但要花大把的金钱,所以有“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诗句。
  不坐马车要骑鹤,是标准的骗人谎言。但中国的读书人都能了解杜牧这两句话是一种寓意,是一个托想,也是一种讽剌。黄鹤一去不复返,当然十万贯的钱也留在了扬州。人能不能生离扬州?就要看你几时能醒扬州梦。
  扬州的畸形繁荣,也招来江湖上各行各业的顶尖人才,是个藏龙卧虎的地方,也常常发生了一些匪夷所思的奇怪事情。
  扬州知府王少卿,是个精明干练的人物,既能长袖善舞,也知见风转舵,腹中有文章,胸中有韬略,在日日是非生、夜夜奇案多的扬州城,王知府已干了三年,任期已满,再咬牙苦撑一些时间,一两个月之内,就可能调任京官。从此,青云直上,前途不可限量了。
  所以,王知府非常小心,他礼贤下士,使幕下几位文案师爷,都能各展所长,齐心效命,把不少棘手的大案子,处理得圆润得体,化干戈为玉帛,消于无形。
  王少卿也深知江湖中事,别有蹊径,不是凭仗官威和读书多、明是非,就能办得完美。所以,除了府衙中的班头捕快,尽量选精任能之外,还重金的聘了一些奇人高手,暗中帮助,侦破了不少凶案,也处决了一些悍匪大盗,政声官誉,都有着相当高的评价。
  事实上是王知府也会要钱,如果清廉得一介不取,单是礼聘的文案襄助,江湖高人,就非他的俸银所能支应,只是他要钱要得有分寸,要得人心甘情愿。
  当然,这种事也不用知府大人出面,有一位文案师爷出头就行了。
  这里是遍地黄金,但要有高明的才慧、出色的技艺,才能赚到大钱,才能赚得轻松。
  今天是王少卿就任扬州知府的三年大庆,王大人一早就传下一道令谕,不准有任何庆祝的活动,照常值班理事,和平常一样,受理讼案。
  过了今天,就算任期届满,就等着接调职的皇命了。
  抬头看看正午的阳光,王少卿伸个懒腰,吁一口气,暗暗忖道:又过去了大半天,今天太阳下了山,就算法定任期已满,虽然皇命末到之前,他还是扬州知府,但在王少卿本人心中,却划定一个法定任满的界线。这上午他一口气批复、处理了十八件公事,他要在心理的界限上,作到案无积牍。
  该休息一下吃午饭了,王少卿缓步行出了公事房。

  二、初闻警报,刺客夜行

  这个最有财势的天下第一知府,让官场新秀羡慕。一旦成真,却又胆战心惊,公私压力大,凶险随时来,可能脑袋搬了家,还不明白是怎么死的。一道圣旨拿问下狱,解京候审,还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情。
  这里有举国最多的富豪,财产无可数计,也建立了通往权势的网络,也有人重金礼聘了江湖上异能奇才之士,以保护他们安全,拓展他们的财势,手段冷厉,阴险万端,身负一方治安责任的知府大人,也就不胜负荷了,何况,还要担心自身的安全,这个官就当得如履薄冰。
  守在公事房门口的两个守卫,一个是值班的捕头,官服佩刀,颇有点威仪。一个穿青衣的汉子,足蹬薄底快靴,收拾的很俐落,但却赤手空拳,不见兵刃。
  但内行人,稍一留心,就可以看出他腰中围有兵刃,是一把缅铁软刀。能用这种兵器的人,内功要有相当的基础,才能运劲役刀,操控自如。
  两个人一着捕快的官服,一着便装,但同时移动脚步,迅快地挡在了知府大人的身前,行动敏捷,也有些紧张。
  王少卿皱皱眉头,道:“王坚,出了什么麻烦?”
  穿着官服的捕头,微一躬身,道:“是铁总头的交待,要属下天天小心保护大人。”
  “所以,你这个副总捕头就亲自跑来值班了?”王少卿有些感动地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
  “昨夜有夜行人进入了府衙,”王坚望了那青衣人一眼,接道,“我和铁总头闻警赶到,来人已被何大光兄打跑了,还让来人挂了彩,留下他一片衣袖。”
  铁总头是指扬州府的总捕头铁翎,王坚是扬州府的副总捕头,何大光是王少卿请的私人保镖。王大人公私分明,觉得带着捕快作保镖,行动也不太方便,何大光是铁翎的朋友,身手矫健,刀法一流。铁翎费了不少口舌,才说动他屈就王知府的私人保镖。
  事实上,铁翎、王坚,都是武林高手,王少卿花了很大的工夫才说动两人出任扬州正、副总捕头,就是捕快中,也有不少高手,冲着铁翎、王坚的面子,进入了府衙。
  他们武功高强,才把天下最难治理的扬州府,保持个水不扬波的局面,至少是表面上如此。
  王少卿回顾了何大光一眼,道:“大光怎么不通点讯息给我呢?”
  “铁翎说大人的法定任期,今日届满,要府衙中平平安安度过今天。”何大光笑一笑,道,“有事情明天再说,所以,就暂时瞒住了大人。”
  “只怕不止是这一件事情吧?”王少卿道,“那混入府衙的夜行人,很可能别用心……”
  “大人说的对,看来这件事是瞒不住了。”铁翎快步行了过来,接道,“铁某人一点小小心愿,竟然无法得偿,唉!案子太大了,铁某人扛不起来。”

  三、变生不测新郎血

  王大人腹中的饥饿,突然消失了。轻轻吁一口气,道,“事情既然发生了,就不用怕它,走!咱们到房里谈。”
  “大人,请先吃饭吧!时已过午了。”王坚道,“大人日理万机,身体重要啊!”
  “把饭菜开到公事房来,三位也该吃点东西了,咱们边吃边谈。”王少卿表现出体恤下属的情意。
  铁翎连口水也未喝,已迫不及待地道:“是一桩很麻烦的大血案……”
  “死的是什么人?”王知府也有点紧张了。
  “水师提督马长山的独子马敬文……”
  王少卿心头剧跳了一下,道:“凶手呢?”
  “扬州巨富金百年的女儿金小眉,凶案就发生在两人新房中……”铁翎道,“亲家变成仇家,马提督带了百名水师精锐校刀手,要抓金小眉,乱刀分尸好为子复仇,金百年也带了数十个护院保镖,保护金小眉,不准人抓,双方剑拔弩张,对峙不下。”
  王少卿听过案情,只觉头脑胀痛,一个脑袋两个大。水师提督马长山,统辖数万水军,近年来连剿了洞庭、太湖两处湖匪,帝眷正隆。
  金百年是扬州巨富之一,手眼通天,京中关系广多,不少将相王侯等一品大官,都是他的好友,府中也聘养着不少武林高手、江湖奇人。放任这样两个人对上干,只恐扬州城也要被他们翻地三尺。
  “铁翎,”王大人镇定了一下心神,道,“不能让他们动手冲突,伤亡太多,仇恨结深,这座数百年的繁华名城,也许要毁在他们手中……”
  “属下已集合了三班捕快,暂时把两方分隔,刑房张师爷,也带着两位在现场调解……”铁翎道,“仵作班房,也都到齐,尽量保持了命案现场,就等大人亲临指挥排解了。”
  “立刻备轿。”王大人来不及更换官服、袍带冠冕,就在轿中穿戴了。
  命案就发生在结婚的新居中,新居建筑在扬州城东北方一片广大的土地,花树环绕,闹中取静,用心看,可以看出来花树都是整棵的移植而来,房舍也都是新建而成,是彻头彻尾的新居。
  新居外刀枪排列,映目生辉,数百名精锐军士,弓上弦,刀出鞘,排成了攻击的队形,就等着主帅一声号令,就开始冲锋陷阵了。
  大概是马长山又调来大队军士,已把新居团团围困了。
  扬州城中虽然无奇不有,但像这等大军排列,形同攻城的场面,可也是从未有过。
  王知府下了轿,四顾一眼,除看到壮盛的军威之外,倒是未见到围观的民众。

  四、杀气凛然刀剑光

  大概扬州人都很聪明,了解到这等大军冲杀,一旦开战,场面很难控制,所以,大家都退避三舍。
  铁翎当先开道,一面高声喊道:“扬州知府王大人到。”
  排列的水军,让开了一条过道,王少卿在铁翎、王坚、何大光的护卫下进入新居庭院。
  庭院中花轩、水榭,设计的幽美、雅致,但气氛的紧张,尤过门外大军周围的形势。
  水师提督马长山,站在大厅前面台阶下,两侧身后整齐的排列了百多名校刀手,三尺六寸的厚背薄刃长刀,都已出鞘。再加上一尺二寸银丝缠绕的刀柄,看上去刀光如雪。
  金百年一袭锦缎长袍,站在台阶上大厅门外,两侧分立着四个黑衣劲装大汉,腰中一条四寸宽的皮带上,分插十二把闪亮的无柄飞刀,手中却各执着一根九尺以上的蛇头杖,服色兵刃相同、年龄相若,都在四十上下。
  这种江湖上不常见到的兵刃,更少见到的是很多人同时施用。因为,这种奇形的外门兵刃,大都是独门技艺,兵刃上也有它的秘密妙用,不适宜多数人同时练习。
  蛇头打造十分逼真,骤看上去,就像四人手中各提了一条近丈长的黑色大蛇。
  何大光紧随王知府的身侧,低声道:“大人,那蛇头杖内藏有毒针,非常的歹毒,马提督这批校刀手,是水师中的精锐,但真要拼起来,伤亡定然十分惨重。”
  王少卿呆了一呆,道:“你是说这一队水师精锐的校刀手,还不是金百年这批护院武师的敌手?”
  “是的!”何大光低声道,“就何某观察所得,金百年这些护院武士,不少是高手,人数虽然不多,但如任他们放手施为,那就会杀成血满蒲渠,尸积庭院……”
  “对!不能让他们双方动手……”王少卿口中说着,人已举步向马提督,抱拳说道,“提督大人,扬州知府王少卿,来晚了一步,失礼呀,失礼。”
  马长山回顾了王大人一眼,道:“那就亡羊补牢吧!请贵府先下一道令谕,把杀害犬子的凶手金小眉抓起来……”
  王知府决心把事情扛下来,以免双方发生械斗,闹出更大的血案。他接着说道:“凶案发生在扬州地面上,本府职司所在,自是责无旁贷,但案情尚未明朗之前,无法认定金小眉就是凶手……”
  马提督脸色一变,冷冷接道:“新居之中,只有他们夫妻两人,门窗密闭,未遭破坏,犬子被杀,一刀毕命,新婚之夜,新娘子暗藏利刃,早有杀害犬子之心,自已定论,凶嫌尚在新房中……”
  “慢来,慢来,”王知府打断了马提督的话,接道,“令郎和金姑娘是早就结识呢?还是近日中凭媒妁之言撮合成婚?”
  这时,金百年在一个中年道人陪护下,步下台阶,行近五尺处停了下来。

  五、恨切切,提督陈情

  王少卿只对金百年点点头,目光却转到那中年道人的身上,王大人虽非江湖中人,但却很了解扬州城内,隐居着不少江湖高手,一个跳出三界外的道士,竟然不避人耳目,以保镖的身份,出现在官府捕快面前,不怕人寻根究底,必是位技艺卓绝,孤傲自负的人物。
  细看他道袍佩剑,长髯垂胸,面如满月,长眉入鬓,确也有一点飘飘仙风的样子。
  只听金百年接道:“小女和马公子结识已有两年之久,年轻人情投意合,马公子知书达礼,富学有为,金某人也衷心喜爱。所以,马提督遣媒提亲,金某就一口允婚,且不惜巨资,替他们修筑了这座俪影小筑,我虽是个俗气的商人……”
  王知府一抬手,阻止金百年说下去,却转望着马提督道:“长山兄,金百年说的是真是假?”
  “真的,”马长山道,“不过,这和加害小儿的事,有何关连呢?”
  “大人这话就有点牵强了……”王少卿道,“如是全无动机,金小眉如何下得了手?何况是新婚之夜,正该男欢女爱……”
  “新婚之夜,门窗未损,房中只有他们两人,小儿被杀,血染罗帏,”马长山冷冷接道,“金小眉手握利刃上,血迹尤在,事证明确,金小眉如不是凶手,贵府给我找个凶手出来?”
  “长山兄,可曾勘查过新房?!”王知府沉声道,“门窗确然无损么?”
  “门窗由内房加拴,”马长山冷然说道,“本督和金百年同时入房查看,还是金家护院武师,用掌力震开房门,我们同时进入房中,目睹小儿惨死之状,本督肝肠寸断,下令中军召集人马,金百年也召来了金家的护院武师……”
  “金员外,”王知府打断了马长山的话,道,“马提督说的,金员外全都听到了?”
  金百年点点头,道:“都听到了。”
  “可有虚假之词?”
  金百年摇摇头。
  王知府回顾了身侧的刑房文案道:“张师爷,记录下来。”
  “大人和马提督、金员外的交谈对话,都已字字记明,句句落案,”张师爷谦恭道,“大人放心,不会有一句遗漏。”
  马提督心头一颤,忖道:久闻王少卿干练多才,果然是个厉害人物,倒要小心一些了。
  有此一念,强压下了胸中的悲痛、怒火,脸色也变得好看多了。
  “金某人尽量保持了现场的完整,以凭大人勘查,连马提督和金某进入新房的痕迹,也未打扫。”
  “金员外果然是大有见识的人,那就带本府去看看现场吧!”
  这两句话,听似赞扬,但又含讽刺,听得金百年脸上一热,转身向前行去。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上一篇:话说卧龙生
下一篇:第二章 寻根究底府中客

栏目总排行
栏目月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