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乔装有术,面目全非
2021-03-11 20:43:08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一二一、乔装有术,面目全非

  程小蝶充书办,自然要改着男装,小雅和惜玉都在帮她,卧房之中,就瞧出她们主婢间的私人情意了。
  程小蝶穿了一件蓝色长衫,头顶也戴上文士巾,这就完全变了,娇娇女变成了俏郎君。
  小雅叹息一声道:“美就是美,男装女装一般样,小姐呀!迷死我啦!我要嫁给你呀!”
  惜玉站在一边笑,她初来乍到,不敢,也不好意思胡说八道。
  程小蝶熟练地戴上一张人皮面具,嫩红小脸的俏郎君,变成了一个面色淡黄的中年人,因为面具上又加了两撇短髭,和一绺山羊胡子,再用药物涂上玉腕,使肤色一致,才回头笑一笑,道:“小雅呀!你还要不要嫁给我!”
  小雅摇摇头,道:“悔婚了,姐儿爱俏嘛,但你这么一改扮,我和惜玉可怎么办啦?”
  “惜玉现在是王大人的亲戚,扬州府衙中的表小姐,”程小蝶道,“你如想跟去看,只好委屈点,扮成惜玉的丫头了!”
  惜玉急道:“姑娘啊!我和小雅姐姐换个身份,她作表小姐,我做丫头。”
  “不行,小雅的形貌有可能早落在杀手组合之中,”程小蝶道,“一疏忽,就会造成大错,她要变,就变得和小雅完全无关。”
  “好!我变男,黑里俏。”小雅笑道,“绝对不抢惜玉姐姐的风采。”
  “黑可以,但不能俏,俏了就还是小雅。”程小蝶道,“但也不能丑,那会引人注目,瞒不过内行人。金百年带的保镖,很可能都是江湖高手,除了贾英之外,也不能小觑他人。”
  小雅点点头,道:“明白了,不会误事。”
  小雅易了容,对镜发笑,娇媚的俏女郎,变成个皮肤微黑,面貌平庸的大姑娘,再换了一身下人装,就是个全不起眼的丫环了。
  惜玉就大不同了,一身蓝缎子绣花衣裙,高雅中透出大方,看上去美极了。
  程小蝶笑一笑,道:“岑胡子说得不错,天下才慧过人,技艺绝伦的美女,都投到刑部总捕司来了。”
  惜玉腼腆一笑,道:“比起小文、小雅姐,我是丑多了。”
  “不要太自谦啊!”小雅道,“咱们三个人是春兰、秋菊,各具其美,还有位素喜姐姐,留在北京没有来,也是个花朵似的美人儿。不知哪一位有福男人,能娶到仙女般的总捕头,就是这四个花枝人样的丫环,也够他瞧上老半天了。”
  “惜玉是未来的杜夫人,可不是我的丫头。”程小蝶道,“你小雅是刑部总捕司的五品带刀捕快,也不是我的丫头……”
  小雅接道:“我不要作官,我要作你的丫鬟,每天面对着天人般的姑娘,看得开心哪!”
  “没出息啊!”程小蝶道,“我要真的嫁了人,你可怎么办?”
  “你嫁了,我就跟过去,伺候姑娘,也伺候姑爷。”小雅道,“你们不要我,我就到庙里做尼姑去。”

  一二二、调度得宜,栋梁有望

  程小蝶有点感动,吁口气,道:“我要是死了呢?”
  “你死了,我和小文都会活不下去。”小雅道,“但姑娘内功日益精进,天下能够杀你的人,是愈来愈少了……”
  惜玉听得心头震动,暗道:虽是说的玩笑话,但她们主仆间情意之深,实已达生死同命之境。
  “不跟你胡扯了,”程小蝶道,“出去瞧瞧她。”
  花厅上已布置成问案厅堂,王知府官袍玉带,高居上座,小文就站在王大人身旁左侧,王知府的从卫何大光,一身劲装,守在王大人右边,刑房师爷张宝善坐在左下侧,倒也有着升堂问案的气势。
  金百年来得很快,程小蝶刚刚坐好,衙役已禀报:“金员外率女到案。”
  王知府沉吟了一下,起身迎到花厅门口,王坚已带着金员外到了花厅外面。
  贾英紧随在金百年的身后。八九尺后,有一顶蓝色小轿,除了四个轿夫之外,两排还随护有八个人,保护之密,似乎比金百年本人还重要些。
  金百年遥遥一抱拳,道:“怎敢劳动府台大人。”
  王知府也抱拳还了一礼,道:“讼案累人,有劳金员外了。”
  “哪里哪里,府台大人传审花厅,已是法外施仁,金某人铭记在心,”金百年道,“日后定当报答。”
  “言重了,言重了,”王大人道,“法有明文,下官也只能稍作变通,只恐是委屈金员外和令媛了。”
  程小蝶目光注意的是金府总管贾英,双目却倾听王、金两人的交谈。
  小轿在花厅的门口停下,八个随轿护卫,立刻散布成一个半圆形的保护网。
  轿帘启动,金小眉缓缓步出小轿。
  王大人反应灵敏,一看这架式,要惜玉上前迎接,恐将引误会,立刻大声说道:“玉儿,快去接迎金小姐。”
  惜玉应了一声,由花厅门后转出来,款款莲步迎上去。
  不叫惜玉叫玉儿,是表示两人间的亲属关系。
  果然,挡在庭门间的贾英向后退了两步,让开去路,守在轿前两个武士也退到两边,惜玉笑着开了口,道:“金姑娘,姨丈要我来陪你,小妹会一直守在金姐姐的身侧不离开,直到你庭审完毕。”
  王大人出动了至亲侄女陪伴金小眉,老狐狸金百年也感动得有点双目湿润了,低声道:“多谢府台大人,我们父女都蒙恩不浅。小女一向孤处深闺,少见场面,如此安排,对她照应太大了,感激呀!感激。”
  两人谈话之间,惜玉已扶着金小眉进入了花厅。
  程小蝶耳力过人,大白天能听到五丈内树叶落地之声,金百年话声虽然低,但程姑娘仍然听得清清楚楚。暗道:王少卿办事不但圆融通达,而且情理兼顾,利用机会的才能,也是常人难及。如若惜玉不是姨侄女的名份,这个计谋就不会那么感人了。

  一二三、贤公祖矫情问案

  当然,惜玉的机变和嘴甜,也是这个布局生色动人的原因。
  “金老请入厅中吧!”王知府首先转身步入花厅中。
  金百年挥挥手,示意贾英守在厅门口,随来的八个保镖,就远在两三丈外了。
  这八人,也都是江湖上一流高手,程小蝶就认识四个,那是和她动过手的寒山四刀,其他的四个人是快刀王剪、铁拳严方,和西域来的回回高手马修、马强。
  王剪、严方是行走在江南道上的高手,很多守护花厅四处的捕快都认识他们,彼此便挥挥手、点点头地打招呼;马修、马强却没人认识了。
  进入花厅,形势一变,王知府高居主座,师爷、书办都已就位,两侧还排着八个衙役,幸好是惜玉带着金小眉,在下首右侧两张木椅上坐着。
  金百年极感尴尬,环视全场,没有他的座位。心中忖道:嫌犯是女儿,她都有座位,我这个陪审的父亲,要跪在花厅大堂不成?
  幸好王知府开了口,道:“替金百年安个座位。”
  立刻间有衙役搬把木椅过来,放在左侧。金百年一欠身,道:“老朽谢坐。”缓步行过去,落了座位,和女儿遥遥相对,背对程小蝶。
  这也是王知府的安排,这个人老年成精,生恐看多了程小蝶心生怀疑,事后探问这个人,岂不是一个麻烦?
  真是顾虑周密,心细无遗。
  小雅呢?躲在花厅一角处,表面上无所事事,但她站的位置却能监视全厅中人的举动,连大厅门口外也可以看到。
  王知府吁一口气,道:“金小眉。”
  惜玉低声在她耳边说了几句,金小眉点点头,道:“犯女在。”站起身子,在惜玉搀扶下,走向堂案前面。
  “你身体虚弱,”王知府道,“不用跪下了,就站在堂口回话。”
  金小眉道:“多谢大人。”
  金百年看得开心极了,忖道:这个王知府啊!实在是一个爱惜子民的好官,我金某人一定要尽心尽力地帮助他,让他官运亨通。
  程小蝶就坐在金小眉对面,看得十分清楚,这个娇弱的姑娘,确实不会武功,一刀毕命,刺入了新郎心脏要害,一个娇弱女子,不可能认位那么准确,也没有那样大的气力。但新房门窗紧闭,没有破坏痕迹,凶刀又握在她的手中,这凶手又会是谁呢?这确是一件大费思量的凶案。
  但闻王知府道:“金小眉,你和新郎马敬文,是如何认识的?”
  “在一次朋友的宴会中结识,此后就时常往来。马敬文学识丰富,人又文雅多礼,家父也对他评价很高。”金小眉道,“所以,马家派人前来提亲,家父就一口允婚。”

  一二四、好女儿含羞诉冤

  金小眉回话声音不高,但绝无慌乱之态,可见是事实。
  “你和马公子结识多久?”王知府道,“马家何时派人到府提亲?”
  “约有半年时光,”金小眉道,“但成亲日期,约在允婚一年之后。”
  王大人道:“为什么?”
  “家父要建一幢宅院,作为陪嫁,”金小眉道,“竣工费时,一年多才建好新房。”
  王知府点点头,道:“这一年多中,你们可有往还?”
  “家父钟爱敬文,常邀马公子寒舍便餐,也陪小眉弹琴赋诗,相处甚乐。”
  只听她答话的文雅,就是一个读书甚多的才女。
  “对马公子之死,你是很伤心了?”王知府道,“为了澄清此案,缉拿真凶,你有什么说什么,不要隐瞒。”
  “是!新婚之夜,小眉因疲劳太甚,身体又弱不能支,竟自先行睡去。不想醒来之后,我却手握凶刀,敬文也已气绝而逝,天啊!我竟杀了自己丈夫!我惊恐得大声呼叫。护院破门而入,小眉因急怒攻心而神志迷失,如非家父延医诊治,小眉恐已追随先夫于泉下了。”
  “唉!当时情景,我也看到,真是难为你了!”王知府脸色一正,口气也变了,冷冷地说道,“在你和马敬文相识之前,可与别家公子相识或有过来往?”
  “家父虽钟爱小眉,但家教却严,小眉从未单独踏青游荡,出必护卫相从,数名丫环和嬷嬷伴随同行。马公子之前,也没有结识过任何男子。”
  “你美丽动人,岂会无人钟情?”王知府道,“有没有别的男子前来缠绕?”
  “小眉确实不知,唉!纵有其人,也无法近我之身,小眉只结识过一个男友,就是马公子。”
  王知府道:“你和马公子,可曾和好?”
  这就问得有点轻佻了,金百年有点火,但他也很想了解内情,父女之间又不便谈论此事,就忍下没有发作。
  金小眉满脸羞红,但仍然大方地说道:“马公子知书达礼,人又君子,少年男女,相处日久,情难自禁时,耳发厮磨有之,但敬文从未有过分之举。新婚之夜,小眉又累极睡去,醒来大恨已成,所以,小眉至今仍是处子之身。”
  王知府想不出还有什么好问的了,点点头,道:“本府没有什么好问的了,退堂。”抖抖袍袖,起身出了花厅,小文和何大光也相随去。
  张宝善、程小蝶也跟着悄然走了。
  排列两侧的衙役鱼贯退出了花厅,只有王坚还陪着贾英站在花厅门口低声交谈。
  惜玉扶着金小眉,道:“金姐姐,可以走了。”
  金小眉也许是她的生活太寂寞了,连个要好的女朋友也没有,惜玉对她一番照顾,竟使她动了感情,握着惜玉一只手,道:“姐姐,跟我到寒舍中住几天吧!我们一见如故,小妹有些舍不得离开你了。”

  一二五、不会杀人,可能杀人

  惜玉心中忖道:固所愿也,不便请尔,但也不能自作主意。目光转动,看不到一个可以作主的人,只好沉吟不语。
  “跟她去,闺房相处,联床夜话,也许可以探出一些心中的隐秘,但不许超过三天。”
  惜玉听出是程总捕头的声音,施用了传音之术,传达令谕,便假装好不容易才下决心的样子,咬咬牙,道:“好!我也有着相遇知己的感觉。”回顾仍站在厅角小雅一眼,道,“禀告我姨丈一声,就说我到金姑娘家中作客去了,快则两天,迟则三日,一定回来。”
  小雅遥遥一躬身,应了一个“是”字,真是唱做俱佳。
  金百年哈哈一笑,道:“府台大人通情达理,不会责备姑娘的。真要有事,老朽替你担待。”
  “多谢金伯伯。”惜玉说完话,又深深地躬身一礼。乖乖,表现得精彩传神,入木三分。
  金百年高兴地捋着胡子笑道:“乖乖女啊!小眉,你们一轿双乘,回到家,我要好好谢谢你这位初交的闺中好友。”
  在重重护卫之下,惜玉和金小眉上轿走了。金百年随在轿后,贾英落后一丈远,以便于观察四方突现的变化,这个人足智多谋,又小心谨慎。
  王坚也很小心,目送金百年等一行人远去之后,才缓缓退入花厅。
  退堂离去的王知府又回到了花厅,只不过已脱下官服,换穿了一件长袍,小文就站在他身后。
  程小蝶还是扮书办的装束,戴着短髭和山羊胡子,小雅没出现,想是躲回房中了。
  王知府挥挥手,王坚退出了花厅。
  “总捕头可有新的发现?”王少卿道,“金小眉是否有嫌疑之处?”
  “可以确定的是,她不会武功。”程小蝶道,“但读书不少,言词文雅,口齿伶俐,是个聪慧的姑娘。”
  王知府道:“下官也是这个看法,但这和马公子的案情没有关系吧?”
  “金小眉应该未存有杀害马公子的用心,”程小蝶道,“对马敬文的情意也很真诚。”
  “所见略同。”王知府道,“下官一直不相信她是凶手。为了防止马提督和金百年一场火拼,只好把事情扛了下来,答应以三月为期,侦破此案。唉!希望以总捕头的才慧,助下官一臂之力,度此难关。”
  程小蝶道:“还有两处疑点没能想通,所以,只能说金小眉没有杀人的存心,但却不能排除她是凶手。”
  王知府呆了一呆,忖道:做捕头的心思,比我这做官的还多转了两个弯,倒要了解一下,她心中想的什么?深深吸一口气,使心情平静下来,笑道:“这话怎么说呢?既未存行凶之心,也没有行凶的能力,又不能排除她是凶手?下官有点想不通了,总捕头可否点拨点拨?”
  程小蝶微微一笑,道:“这件新房血案,匪夷所思啊!正常的情景下,很难突破,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布下如此一个诡秘之局,但事出必有因,就要看布局人的身份了,不是有财有势的人很难有这个能力。”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十四章 剖心腹,二美作深谈
上一篇:
第十二章 剑艺独家,扬威一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