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当机立断,说走就走
2021-03-11 20:34:27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七一、当机立断,说走就走

  杜望月回答得毫不迟疑:“要!不论你如何伤残,我都会娶你过门……”
  惜玉有点感动了,流下了两行清泪说道:“我不是世俗女子,既已允婚,决不改变,我也不想带着清白身躯,去见先父,枉到人间走一遭。所以,行动之前,我会把清白身子交给你,不幸战死了,也死得心安理得,了无遗憾。只是现在,你处境危恶,应付过周嬷嬷这一关,再说不迟。”
  杜望月道:“这件事,我也在细作盘算,杀了她最容易……”
  “不行,我还要利用她带我去见楼主。”惜玉道,“但她要你入药之心,非常坚决。所以,我想她已向楼主透露了一些讯息,下不了台。我的推想是她午后再来,很可能不是她一个人了。她出手点你穴道,也透露出了一些讯息,以她的为人,不太可能忽然间变得谨慎。”
  杜望月道:“对!我该如何应对?”
  “走!”惜玉道,“现在就走!”
  “我一走了之,”杜望月道,“你呢!岂不要代我受过?周嬷嬷无法交代,事必会迁怒于你。”
  “你可以点了我的穴道再走!”惜玉道,“要假戏真做,要认真出手,唐嬷嬷一定会来,这个人细心异常,不能留下破绽。”
  杜望月道:“这个,这个……”
  “男子汉要当机立断,用不着深情款款,一副怜香惜玉的样子!”惜玉道,“你尽管放心,我自有应付之道,你如出手不够重,那反而害了我。”
  杜望月道:“你果决坚毅,不让须眉,但今日一别,何时再见呢?”
  惜玉笑了,笑得如花盛放,道:“看来你似乎是真动了情,那你就好好听着,我不要你冒险,听说那位唐嬷嬷,是四川唐家的丫头,一身喂毒暗器,非常可怕,不知怎么投入了楼主麾下。别为我担心,我的智慧,一定可保我无事。真的想见我,七日后,到瘦西湖去,瘦西湖有座观鱼亭,那一段也是湖水最深的湖段。注意一艘老旧的鱼船,船就在那段水域游走,驶船的是一个老人,草履蓑衣,颇有独钓寒江雪的气势,我无法说出他停船的详细地方,你自己去找吧,我会一早去船上等你!”
  惜玉又道:“态度要敬重一点,老渔人脾气很大,他是我的义父,不可稍有开罪。现在,你点我穴道,破窗而去吧!”
  杜望月点点头,一指点出,惜玉应声而倒。出手相当重,是真的点了晕穴,但杜望月早已有备,一伸手,抱住了惜玉倒下的身子,轻轻在她樱唇上吻了一下,放上木榻,盖上棉被,又取出绢帕,在惜玉脸上拂拭一下,才推开后窗,飞身而去。
  他行动很小心,这文阁的夜间,虽有暗桩埋伏,却被他避了开去。

  七二、守卫有方,似来不来

  这是个很宁静的夜晚,飘落着濛濛的细雨,阴云蔽去了星月,天色很黑暗。铁翎是南方区域的守备主帅,带着四大助手,隐伏在一片花树丛中,还有十六位,背负诸葛匣弩的武士,分布四周。
  包括铁翎在内,所有的人,都穿着黑色夜行衣,藏在夜色深沉的花树丛中,真是浑然天成,不着一点痕迹。
  昨天晚餐时刻,贾英亲率四大副手,陪铁翎共进晚餐,也介绍了四人的姓名、技艺。
  两个是来自西域的高手,都是回回,也是同宗兄弟,都姓马,哥哥叫马修,弟弟叫马强,用的兵刃是弯月双刀,可用回旋之力,作飞刀施用,百步内取人首级,是很难对付的兵刃,也是巨型凶厉的暗器。
  另外两个,一个叫快刀王剪,一个铁拳严方。
  这两个人,可是江南道上,大大有名的人物,铁翎虽未见过,可已闻名久矣!
  如论江湖上的声誉、身份,铁翎也只能和人以兄弟论交,但在贾英的安排之下,两人甘为副手,而且对铁翎十分尊重,颇有奉命惟谨的味道。这使得铁翎十分开心,但也顿有着责任重大的感觉。更使铁翎大感困惑的是,贾英有什么能力,让他们俯首听命呢?
  现在,王剪、严方,就分守在铁翎两侧。
  天入三更,微雨已歇,仍不见有任何动静。
  这是进入金府中的第三个晚上了,铁翎的生活也完全改变,白天睡觉,入夜当班,初更时隐入花丛,天亮时回房休息。
  铁翎有些不耐了,本是公务匆忙的总捕头,现在却干的是放夜哨、守暗岗的工作。
  但见王剪、严方毫无不悦之色,铁翎也只有忍下去了,心中却暗自忖思:金百年用的什么方法,把三宝讯息传出去的?好像是石沉大海呀!看样子真要在这里熬上七个夜晚了,风雨潇潇夜,忍受千蚊叮……
  突然,一阵轻微枝叶摇动之声传入耳际,也打断了铁翎的思绪……
  王剪已轻轻地移动身躯,选择了一处视界较为宽阔的所在,凝神向外探视。
  他内功深厚,目力过人,又长时间隐在黑暗中,已适应夜色的幽暗,这一全神凝注探视,果然看出了点征兆。
  那是三丈外,一株枝叶密茂的榕树上,坐着一个人。
  那人似是已和夜色溶为一体,不留心很难看得出来。
  能看出那是个人,不但要丰富的阅历,还要相当的智慧,要照树型推断,那地方,应该是一个空隙,却突然为一些事物填补了,能突然出现于树上空隙之处的,只有人。
  王剪施展传音之术,把推断的结论,告诉了铁翎。

  七三、夜来风雨,乃疑兵之计

  铁翎用尽了目力看,终也发现了那团黑影,却很难肯定那是个人,证实推断最好的办法,是走过去查看一下。
  铁翎正想下令行动,那黑影突然动了,一下子滑落树下,消失不见。
  王剪、严方都很沉得住气,两人已作势欲扑,但铁翎未作决定,两人也原地未动。
  铁翎在想,这些人混入了金家的大宅院,却隐伏不动,用心何在呢?
  当然,不全是一个人,也许昨夜他们也曾经进入过金家宅院,悄然而来,悄然而退。
  突然间,脑际间灵光一闪,喃喃说道:“疑兵计……对!疑兵计,来拉紧我们的神经。王兄、严兄,我们搜过去。”
  王剪、严方像两支离弦之箭,疾射而出,只一跃,已到了那株榕树之下。
  一道明亮的灯光,也由最近一幢三层高的楼顶上照射下来。
  原来,这附近还有夜间搜查敌人用的孔明灯,而且光线奇强,榕树周围方圆丈余的花丛,也被照得纤毫毕现。
  扬州府的总捕头铁翎,就没见过如此强烈的灯光,不禁暗暗地叹息一声,忖道:这金府设备之好,器具之新,似都是天下最好的新奇产品,真是有钱能使鬼推磨呀!贾英能支配江湖上许多高手,一半也是金百年的钱作怪了。
  但另一半的力量呢?贾英又有何德何能,能支使他们?不想它也就罢了,这一想啊,就越发觉着贾英的神秘可怖了。
  灯火熄去,一切都恢复了原有的黑暗幽寂。
  这一夜发现了敌踪,但敌人既未现身,也没有任何举动,却证明一件事,真的是有敌人到了扬州。
  天亮收队,回到了小饭厅中,里面早已摆好了丰盛的早点。
  使铁翎意外的,贾英和天枫道长,早已在小饭厅中等候。
  他正要去见贾英,但贾英却先一步来等他了,这小子难道会算?
  “铁兄,夜来风雨湿衣裳,辛苦啊!”贾英道,“道长觉着以铁兄今日的身份,真是太委屈了。”
  “好说,铁某昨夜见到了敌人,只可惜没有留下他!”
  贾英道:“不能怪铁兄,是弟兄有误导……”
  “当时,铁某忽然想到了一件事,因而没有下令追击。”
  “铁兄想到了什么事情?”贾英道,“兄弟洗耳恭听。”
  “疑兵计!”铁翎道,“我想东、南、西、北,四方区域之内,都可能有敌人混了进来,或是发现后不战而退,或是悄来悄去,以造成四方守势上的紧张。事实上,敌人的高手、强将,早已环伺在侧,等候时机,再攻三宝藏处,我方回兵救援,四方之敌,再一齐攻入,使我实力分散,首尾不能兼顾,无法聚集。当然,这四方面的敌人,也可能只作疑兵之用,临时再作配合运用!”

  七四、事涉江湖,防百姓遭殃

  贾英不住地点头,道:“铁兄高见,铁兄觉着他们会用出什么手段,对付金家宅院,乱我军心?”
  铁翎心中暗道:以贾英的精明,怎会不知?这小子诚心考我,不知是何用心?
  心中念转,口中说道:“最可怕的一种,四面放火,金宅庞大,花树如林,一旦野火乱烧,不但救火不易,会耗用我们大批人力,造成混乱之局。贾兄想是早有防止之策了?”
  贾英叹息一声,道:“这也是最坏的情况,所以,兄弟的布署是,全力阻杀。各区的防守主力不用投入救火行动,全力搜杀敌人,金家宅院中,购置了一百二十具诸葛匣弩,是暗器中最霸道的一种,它用弹簧发射,射程远,一匣十支,可以连续射出,杀伤力非常强大,对付一流高手,也许没有大用,但对付三四流的角色,却是威力十足。事实上,就算武功不错的高手,也很逃过三支匣弩的配合攻袭。这一场拼杀,很可能会造成很大的伤亡,铁兄对此事有何指教?”
  绕了半天的弯子,原来是这么回事,要铁翎表示意见,是要求证一下官方的态度,一旦杀伤重大,官府要如何处理这件事情?
  铁翎傻了,以法论法,江湖上快意恩仇,民间的违法械斗,官府中的捕快,就是要制止这些事情。但千百年来,这种江湖恩怨,牵连广泛,除了一些涉及到政权朝臣的大阴谋外,江湖上正邪之间,帮派恩怨,财富牵缠,构成了一种生活锁链,隐含着微妙的消长之机,只要不涉及善良百姓人家,无人出头报案,捕快衙役,也就眼睁眼闭的,不闻不问。
  沉吟了良久,铁翎才长长吁一口气,道:“明火执仗,攻入民宅,放火行凶,罪本该死,杀之何惜。”铁总捕头不能不表现出一些担当,但用词已极小心。
  贾英笑道:“说得是,金宅辽阔,铁兄是南方一区主帅,有些事,也就未必能够看得到了。”
  天枫道长笑一笑,道:“真是委屈你铁施主了!”
  铁翎苦笑一下,道:“你这出家人,已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就不怕手沾血腥,铁某人有你这种世外高人的朋友,不认也不行了。不过,有件事要说明白,我加入这场搏杀之战,是要追缉杀死马公子的凶手,案子不破,事情不能算完,谁也不能中途罢手。”
  “这一点铁兄放心,金姑娘的嫌疑洗不清,贾英也无法向东主交代。”
  铁翎点点头,道:“老道士,你怎么说?”
  天枫长长吁一口气,道:“只要我还能行动,绝不会中途抽腿,难道还要我这出家人立誓不成?”
  “有你这句明确的话就行了,”铁翎笑道,“老道士发誓赌咒的事,还未曾听过,免了,免了!”

  七五、当代名家,何挫伤如此

  贾英听罢容色一整,道:“金府三宝,就放在花园中的‘观鹤楼’上,那里应该是扬州城中最高的地方。楼上最高处,叫作放鹤台,那里重重机关,除了敝东主之外,贾某也不敢涉足……”
  “慢来,慢来!”铁翎道,“是怕机关埋伏不敢去?还是金府禁忌不能去?”
  贾英吐出一口长气,把上升怒火压了下去,笑道:“东主下令,不得擅入,贾某人就没有机会试试放鹤台内的埋伏了。”
  “原来如此,”铁翎道,“敌人闯入了观鹤楼,我们如何得知呢?却又如何施援?”
  “用钟声传讯!”贾英道,“施援的事,由各区主帅自作判定,觉得可以抽调出人力施援,也希望留下一半力量,固守防区,肃清残敌。”
  铁翎心中忖思:这个人调度有方,似是个熟读策谋、深通兵法的人物。这个人究竟是谁呢?口中却说道:“不知那梦幻之刀,是否会来?”
  “不知道,”贾英摇摇头,道,“天枫道长亲率六位江湖上最擅追踪的高手,查了七日之久,线索完全中断,他的人是否到了扬州,都不知道,哪里能够预料他会否出现?”
  铁翎心中暗想:这梦幻之刀,可算是江湖上第一神秘人物了,声誉传诵于江南道上,名震七省,但真正能把他的形貌描绘出来的,却无人能说得清楚,也就是说,没有人真正地见过他,传说的梦幻之刀,和他役刀杀人的传说,还是个不解之谜。
  “贫道原本认为梦幻之刀传诵于江南道上的怪异事迹,有点言过其实,至少,追出他的行踪,应该不是太难的事,想不到这一趟追觅行动,使贫道感觉到,再追行个一年半载,也找不出梦幻之刀的行踪,而且,这种感觉非常的明显,所以,罢手不追了……”
  一代剑术名家的天枫道长,如此的自灭威风,使铁翎大感意外,暗道:老道士这一次的挫折感,似是很重,究竟遇上了什么事情呢?
  天枫道长长长吁一口气,又道:“要见梦幻之刀,最好是随缘了,用不着刻意去找他,那会花费太多的时间,又未必有效。”
  “神秘到行动如风,不留痕迹,的确是有些可怖,”贾英道,“但也能激起人强烈的斗志。不过,现在用不着把时间浪费在这件事上,来日方长,贾某人就不相信,梦幻之刀,是一个不能解开的神秘……”
  “对!我们找的是杀人凶手!又何苦沉迷于追觅一个人的行踪呢?”
  “铁兄说的对!”贾英道,“王剪、严方,是江南一带年轻一辈中,高手中的高手,难得的是聪明和应变的能力,亦属一流,是两个可用之才,兄弟特别拨入铁兄手下。”
  “这一点,铁某很感激,”铁翎道,“如论江湖身份,我和他们只是在伯仲间……”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九章 破空遁去,无迹可寻
上一篇:
第七章 举掌当胸,将发又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