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花木扶疏,此处别有洞天
2021-03-11 20:27:21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三十一、花木扶疏,此处别有洞天

  四凤楼不是楼,而是一座花木扶疏的庭院,门口高挑着两盏垂落宫灯,进入大门,是一座迎宾的大厅,厅内烛火辉煌,照的一片通明。
  这是座筑建的很奇怪的厅堂,东西两面各有一个圆月门,门前各有一张长形木桌,桌后的大木椅上,坐着个长衫中年人,东西布置一般模样,只是挂的立轴内容不同。
  东圆门写的是“绝世容色花模样,不论风采论词章,诗风吹开销金帐,任君风流任君狂。”横批写的是“文阁”。
  铁翎虽然也读过几年书,但对诗词,却谈不上通达,再说这等文章雅事,和江湖中关连不大,就转向西圆门行去。
  西圆门上的横批写着“武院”,却也有一幅立轴,写着“天生丽质多自强,一舞剑气动四方,技艺拓开姻缘路,千金玉人迎新郎。”这首说的就更明白了,能通过武院的考验,不但有美女陪侍,还有千金相赠,真是人财两得。但也隐隐有所暗示,路途多艰,美人强悍,君子自重,不是技艺精绝者,不要轻试,以免自取其辱。
  铁翎心中忖思:明明是个高等的妓院,却要做出如此多的花俏,难道是别有用心?不行,得应试一番,以探究竟。心中念转,举步直行到西圆门口。
  那坐在木桌后的长衫人,突然站起了身子,道:“老爷子,你看清楚壁上题诗了?”
  原来,铁翎易容改装,使自己老了很多,看上去,不到六十,也有五十七八的岁数。
  铁翎当然看清楚了壁上的题诗,但还未及开口,那长衫人已接道:“习武的人,大都没有读书,就认识几个字,也不是很了解文字组合的含意,这不要紧,我可以仔细地说给你听,你要问问清楚,免得失财之后,还受到一番羞辱,划不来呀!老爷子。”言下之意,颇有同情之心。
  大约铁翎的衣着,很像一个乡下进城的土财主,易容药物,掩去了脸上的精悍之气,再加上铁翎有意的隐去目中神光,看上去就像个普通人了,就算是学过武功吧,也不过是三脚猫的把式。
  铁翎心中一动,忖道:他是四凤楼中人,言语间,自会透露出不少内情。当下一欠身,道:“多谢关照,老朽这厢洗耳恭听了。”
  “天生丽质多自强,那是说太美的姑娘家,都有点孤傲……”长衫人摇头晃脑地道,“一舞剑气动四方,这是说只要她拔剑一挥,立时寒光万道,瑞气千条,满室中都是剑气,凛冽逼人。技艺拓开姻缘路,听起来是好事,但重点要武功精奇才行,闯过三试,千金玉人迎新郎,那就是人财兼收了。”
  铁翎点点头,道:“好厉害的姑娘啊……”
  长衫人接道:“对!老爷子退了吧……”
 
  三二、风姿绰约,看图可知绝色
 
  铁翎听说,假意沉吟了片刻,道:“不!老朽不在乎那千金赠予,丽质天生,倒值得大开一次眼界了。”铁翎道,“老朽还是进去瞧瞧的好。”
  “说的也是啊!”长衫人道,“瞧瞧也好,宁愿花下死,作鬼也风流嘛。何况,这里你不会死,连受伤也不会,只不过花点银子罢了,这里先要十两进门费。”
  “我老人家别的没有,就是有点银子……”铁翎道,“入门先付十两银子,以后呢?”
  “三道测试,各有定价,童叟无欺,不折不扣。”长衫人道,“我只能告诉你个大概消费价码,试测三关,大概总要花百两银子,不过,每一道测试,都给你一个思量的机会,自知无望,或是银子不够,都可以知难而退,至于详细情形,得要身历其境,才能明白了。”
  铁翎掏出一锭十两纹银,缴了入门费,心中却在暗暗忖道:这究竟是钱多人作怪,兴起的玩乐文化?还是江湖上有心人设计出的桃色陷阱,网罗高手,有所图谋呢?看来扬州城表面平静,但骨子里却是风云暗涌,酝酿着一场惊天动地的变化。
  铁翎思潮汹涌,想的是扬州城中百万人的安危祸福,就算拼掉了这条老命,也不能让这座繁华冠全国的名城,毁在江湖人物手中,心中在想,人已踏入月圆门中。
  一条长长的走廊,十步有一盏吊灯,两侧是朱红栏杆,高接廊沿,长廊曲转在花树之中,长廊宽约四尺,可容两个人并肩而行。红砖铺地,高出花畦一尺,夜风吹来,花香袭人。
  但高过丈余栏杆,却破坏了长廊的美感,铁翎想到了鸟笼子,人如果想离开长廊,必须要劈开栏杆。
  长廊尽处,是一座雅致的厅堂,两个青衣美婢,手执纱灯,当门迎客。
  原想这里有客人走动,但却大出意料之外,雅致厅堂中一片幽静,除了两个迎客美婢之外,再无别人。四只高烧的巨烛,光焰熊熊,照亮了厅堂景物,清晰可见,最醒目的是两张贴在壁上的巨幅画像。
  那是两幅工笔绘制的人物画,两个美丽的女人,笔法传神,栩栩如生,一着翠衫,一着红衣,都是紧身的劲装,衬托出刚健婀娜的玲珑身材,手中无剑,身上也未佩兵刃。
  如若这两幅画像,画的是武院双凤,实在是两个很美的姑娘。
  铁翎暗暗吁一口气,忖道:如此美女,怎会甘心沦落风尘?真是天妒红颜了。
  “老爷子,”站在铁翎右侧的青衣小婢,突然开了口,道,“进去了吧!人比画更好看。”
  铁翎点点头,道:“好!那就烦请带我一程!”
  青衣女婢笑道:“老爷子想见哪一位?”
  “怎么,只能见一个?”铁翎道,“姑娘,能不能说的明白一些?”
 
  三三、一榻横陈,娇女变魔女
 
  “老爷子,红裳、翠绫,可都是十八九岁的大姑娘,”青衣女婢道,“个个美丽动人,老爷有本领得到一个,已是艳福不浅,还贪心两个全要啊?”
  “好!那就去见红裳。”铁翎一面回答,一面暗中提聚真气,全神戒备。
  青衣女婢一推红裳的画像,画像移位,现出了一个门户。
  青衣女婢道:“老爷子,请进吧!里面有人等待。”
  铁翎进入门内,景物又是一变,一个广敞的房间中,摆着一张平阔的木榻,不见枕被,但却铺了一张厚厚的毛毯。
  一个全身桃红罗衫,桃红裤的少女,盘膝坐在木榻上,只一眼就可看出她是红裳,和画像上红衣女形貌一般,只是眉目含情,面带微笑,看起来多了一份灵气,就比画像美好多了。
  红衣女目光在铁翎脸上打量了一阵,道:“老爷子,贵庚啊?”
  铁翎忖道:我这副卖相,大概是不怎么顺眼,不太受人欢迎。
  “老夫今年五十八岁,是不是太老了?”铁翎道,“这里的客人,是否还有年龄限制?”
  “老而风流是寿征,”红裳道,“希望老爷子长命百岁。”突然双腿一伸,露出了一对红绣花鞋,双足之间,挟了一块青砖,接道,“取下青砖,你就胜了,不过,先要交出九十两银子。”言罢,闭上双目,不再理会铁翎。
  铁翎吃了一惊,忖道:动作快如闪电,竟然未看清楚她如何把青砖挟在双足之中,如是这一腿踢向我的要害,我是否能够闪避开去?如此身手,又人比花娇,怎肯投身青楼,卖身为娼呢?这中间大有蹊跷了。但也更坚定了他一探究竟的决心,一面取出一张百两的银票,放在木榻上,一面运气戒备,缓缓伸出了右手。
  铁翎心中很明白,红裳虽然闭着双目,但周围的动静、举止,都无法瞒得过她,也无法预料这个姑娘会施展出什么样的手段对付他。
  五指触及青砖,突然加力,施展出大鹰爪功。
  红裳的反应是非常的敏捷快速,双目张开,一扬秀眉,双腿力道大增,柳腰微扭。但闻一声轻响,青砖中断为二。
  红裳扭断青砖,是取巧的作法,并未和铁翎较量内力。铁翎心中明白,却未点破,但握在手中的半截青砖,却化作碎粉,洒落一地。
  “老爷子是真人不露相啊!红裳失敬了。”脸色春风解冻,神态亦变温柔。
 
  三四、三关玩命,老夫乃武夫
 
  是的!老爷子卖相不好,一脸大胡子,也有些土头土脑,但内力深厚,武功高强啊。
  “这一阵,我有点取巧,但不能算败。”红裳说的很坦白,道,“老爷子未动心机,所以,应胜未胜。”
  “说的对,咱们这一阵不分胜负!”铁翎道,“是否还有下一阵呢?”
  “老爷子,你没败,所以,九十两银子可以收回,能罢手时且罢手,得饶人处且饶人,回去吧!”红裳道,“我祝老爷子一路顺风,福寿绵长。”
  铁翎忖道:不能退,不入虎穴,焉得虎子。这丫头忽冷忽热,刚才一番话,说的颇见性情,只不知她的品德如何?是娇娃,还是魔女?得试她一试。这等风月所在,应无禁忌。心中定了主意,笑一笑,道:“老夫既然来了,岂能入宝山空手而回?千金赠予,不值一哂,但姑娘之美,确是生平仅见,老夫不是好色之徒,但也锁不住心猿意马了。”
  这番话不但充满挑逗,而且表示的十分露骨。
  红裳瞪大了一双眼睛,在铁翎的脸上瞧了一阵,嗤的一声,笑了,笑得一脸柳媚花娇,道:“老爷子说的太文雅了,这里是青楼妓院,用不着甜言蜜语,表白清高。干脆说,你老爷子已春心荡漾,想抱我上床了。不过,老爷子,那得闯过三关才行,第一关胜负未分……”
  “第二关呢?”铁翎接道,“还请姑娘明示。”
  红裳道:“第二关轻功暗器。”
  铁翎呆了一呆,道:“玩命啊!这不过是风月场所,喝喝酒、划划拳,也算一关,怎么订下的比赛规矩像是打擂台呀?”
  “真正玩命的是第三关……”红裳道,“那里不限定拳掌兵刃,总之,你有多大本领,都可以全部施展出来,双方立了生死状,谁被杀死谁倒霉……”
  “姑娘,这种玩法划得来么?”铁翎道,“男女相悦,本是件赏心乐事,如此的刀来剑往,杀成个血淋淋的局面,还有什么欢愉可言?”
  心中却是暗暗震惊,忖道:这究竟是个什么组合?目的何在?四凤楼已开设近年之久,这等密室搏命的规矩,定已造成了不少伤亡,怎么会未听到一点儿风声呢?铁翎啊,铁翎,你这个总捕头是怎么干的?还自认在扬州布下了眼线罗网,想起来,真是惭愧得很啊!
  红裳道:“这确实很不值,一夕欢乐,要拿命去拼,但对我而言,却是有它的价值。抱我上床,不是我心甘情愿,但我不能拒绝、不能逃,只有拼命保身一途,你以武功制服了我,只好认了,也算是为自己找一个失身的理由吧!”
  铁翎心中还有很多的疑问,但忍下不问了,事涉人身,再问下去,就非常难以启齿了。
  眼下最重要的决定是还要不要深究下去?
  红裳突然拿起木榻上银票,道:“老爷子,第一关算你过了,但未分胜负,银票你可以收回,当然,你如坚持要闯第二关,也可以改作第二关过关费用……”
 
  三五、人前娇笑,背后辛酸
 
  铁翎已暗自作了决定,要深入虎穴,看个水落石出,接口说道:“姑娘,如若老夫胜了第二关,还要不要再闯第三关呢?”
  红裳叹口气,道:“非闯不可么?就算你闯过三关,抱我上床……”
  “很难过了,是么?萧萧白发对红妆,一树梨花压海棠。”铁翎道,“你要大放悲声哭一场?”
  “不能哭啊!而且还得笑。”红裳道,“只是笑得凄凉,笑得心如刀绞痛,不过,这些都不关你的事了。走,我们去比试轻功暗器!”
  转身在壁上一推,推开一扇门户,大步向前行去。
  又一座高大的敞厅,烛火辉煌,照得一室明亮,但悄无他人,门窗也都被黑厚的帘幕遮住。一侧长木架上,放着十余种暗器,飞刀、袖箭、铁莲子,钢镖、银梭、金飞环……都是属型式大一点的暗器,像梅花针一类的细小暗器,都未存放。
  红裳的情绪似是已经安定下来,笑道:“闯三关的决斗,绝对公平,这里虽然也有几个高手,但他们不会帮助我。我们俩一对一,你如果能用这些暗器打伤了我,自然用不着第三场的比试,我会得到最好的治疗,伤势不用全好,只要我能够忍受,我就会去陪你,让你趁心如愿。”
  “如若伤的是我呢?”铁翎道,“能不能也得到最好的救助?”
  “当然能,你老爷子也可以退出比试,”红裳道,“不过,要治好了伤势才能走!四凤楼中的武院,已有过伤人事件,但却没有人抱怨比试不公。”
  铁翎不得不重新把红裳再作估算,这丫头年纪很轻,但自制的能力很强,够坦率,也能忍耐,她厌恶陪人上床,但又能接受后果,收起满腔心酸,娇笑侍人前。
  “老爷子,架上暗器,随意取用,”红裳道,“我们开始吧!”随手在架上取了五把飞刀。
  铁翎也取了五把飞刀,准备以飞刀对飞刀,斗斗红裳姑娘了。
  “老爷子,穿着长袍,行动不便,”红裳道,“脱了它吧!”
  “多谢姑娘提醒,老夫从命了。”缓缓脱下长袍,放在木架一边。
  铁翎心中,对红裳又多一层认知,这丫头虽然成长在诡异的环境之中,但心地还很仁厚,人也许有些变了,但善良的本性还在。
  事实上,刚才一次交手,红裳表现出的武功根基、灵敏反应,已使得铁翎有了警惕,也不敢太托大了。
  暗中运集功力,左手取到的飞刀,也分入右手中两把,五把刀,分执两手,左三右二。
  这种握刀的方式,表示出双手都能打出飞刀,是用暗器的高手。
  红裳看铁翎握刀架势,心中突然一动,暗道:这个看上去有点土头土脑的老头子,不但功力深厚,而且技艺精湛,处事有条不紊,分明是个老江湖,怎的穿着如此的土气?心中动疑,全神凝注在铁翎脸上查看。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五章 黑衣人突然露面
上一篇:
第三章 扬州城富豪有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