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扮担夫,刻意会佳人
2021-03-11 20:37:14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九一、扮担夫,刻意会佳人

  杜望月一听,连忙作了一个阻止的手势,道:“告诉他,扬州府暂时别动,一切等刑部总捕头到达之后,再作决定。现在只请王副总捕把高手也集中在府衙中,要他们改穿一般衙役的衣服,以保护大人的安全为主,近日中我会有所行动,不要再来看我,有必要时,我会到府衙会见大人。”
  “好!司主怎么说,我就怎么回话。”王坚道,“这里的一切开销都已付清,而且可供两个月以上之用,司主想吃些什么,只管吩咐这里的主人,我告辞了。”
  杜望月道:“这里只见到女主人,男主人呢?”
  “没有男主人,”王坚笑一笑,道,“所以,一切都很方便。女主人除了烧得一手好菜之外,也擅长为人推拿筋骨。不论什么事,只要她本人同意就行。”这话就说得有点暧昧了,但也表示得很明白。
  王坚是老实人,说完这几句话,自己也觉着不好意思,起身而去,连头也不回一下。
  杜望月不是圣人,办案太紧张,偶而也会眠花宿柳一番,但必是在有空暇的时候。而且,绝不留恋,也就是说不和一个妓女作第二次交易。
  需知杜望月年轻英俊,又健壮,对女人也很温柔,接触过他的女孩子,虽只一夜夫妻,分手时,都有些依依不舍,杜望月就不敢再去招惹她们了。这也使他有些逃避女人,谭惜玉是例外,不但给了他一份情思,也给了他一份急欲再见的想念。
  算算日子,明天午时之后,去见吴铁峰。当然,也希望早见到长安于承志,那个刀出如闪电,寒芒破长空的西方名捕。
  关东名捕岑啸虎,也是杜望月急于要见的人。这四大名捕各居一方,辖地数省,成立东、南、西、中四分司之后,不但人手增多,权责也加重了,也负责侦察辖地官员的贪污行动。不过,只管提供证据,报入刑部总司,如何处置,就不用他们管了。
  这是一种保护他们的措施,以免分司和地方官员,搞得格格不入,办事的效率上,就大打折扣了。
  两天之后,是会晤惜玉的日子,尽管瘦西湖风景如画,是文人雅士会集之地,但杜望月的习惯,也必须先行熟悉那里的形势、地理。何况,要会的,除了惜玉之外,很可能还有一位息隐瘦西湖的高人。扬州地面上,江湖形态,正在大幅改变,会不会有一方中人,早已收买了他呢?
  看起来,瘦西湖会佳人,是一件风雅好玩的事,但因时间不宜,风雅之地,也可能暗藏凶险了。杜望月已作了决定,会晤过中州吴铁峰后,再决定是否把探得的扬州情势说出来。
  一夜好睡,使得杜望月精力充沛,稍经易容,带上两把短剑,悄然出门而去。杜望月学的是剑术,已经登堂入室,拒敌时用把三尺六寸的七星宝剑,是顺手的兵刃,只可惜无法携带,扮作个担夫、小贩、手中提把长剑,那就不伦不类了,所以,只好舍长取短。

  九二、捉眼线,从头说凶宅

  担了一担青菜萝卜,杜望月在绿杨居四周绕了一圈,未发现暗桩和监视的人。看看天色,已近中午,担着一担青菜,闯进了绿杨居。店小二看他担了一担菜,也未拦阻,杜望月绕入了一座庭院中。
  一扇房门突然大开,吴铁峰正站在门口招手,杜望月一低头,担着一担菜进了房间。
  房门立刻关了起来。
  放下菜担,杜望月拭去脸上一片污灰,笑道:“目前扬州情势混乱,到处是眼线、暗桩,一不小心,就会被人盯上,小贩、担夫是最不起眼的人,所以,我就担一担青菜来了。”
  “老弟投入工作的精神,愚兄难以及得。”吴铁峰道,“昨夜三更时分,他们果然摸了进来,一起来两个人,被兄弟活捉一对,稍加惩治,已尽吐实言,说他们是扬州府布下的眼线,取出一面铜牌,证实他们的身份。”
  “扬州府衙中人,如此不堪惊吓,铁翎知道了,定然十分难过……”
  “不不……不……杜老弟……”吴铁峰道,“我问得很清楚,他们不是扬州府的衙役班头,是扬州地面上的青痞混子,此番受雇扬州府衙。照你老弟吩咐,我没有为难他们,想不到他们误认我是铁头儿的朋友,告诉我一件很重要的消息,他们说自己没有接近的能力,要我转告铁头儿想法子深入侦察。”
  杜望月对这些混吃混喝官方聘约的眼线,完全没有信心,淡淡一笑,道:“说来听听,这些青痞流子,只怕很难找出一条好线索,他们无心办事,意在混几个钱花。”
  吴铁峰道:“扬州是否有座愚公园林?”
  “对!有这么一座园林,”杜望月道,“那是一片绝地,但当年的园主爱其清幽,力排众议,建了一座园林宅院,可惜宅院尚未筑建完成,主人因病猝逝,这座宅院的工程范围,大为缩减,事实上,尚未完工,已成凶宅,所以,称它叫愚公园林。主人的下一代,也未迁入住过,新宅完成,就荒废了下来,距今已快近百年了……”
  吴铁峰接道:“你去过没有?”
  “没有。”杜望月道,“听说以后也有人住过,但不过三年,全家十八口人,在一次盗匪抢劫中,全遭杀害,愚公园林被称凶宅,就更名实相符了。此后,就再无人提过这座宅院,因为劫杀命案,发生在四十年前,我本有意查究一下此案,替死者申冤,但因当年建此愚园的主人几代已迁离扬州,被杀的一家人也未留下一个活口,毫无着手的地方,又年代久远,府衙也无意再惹麻烦,事情就这样停了下来。”
  “这样一处地方,凶宅鬼屋,也正是江湖凶人喜欢的落脚之处。杜老弟……”吴铁峰道,“咱们今夜联袂行动,去探查一下如何?”
  “他们告诉你些什么?”杜望月道,“是具体的线索,还是随口说出愚公园林这个地方,以讨好你……”

  九三、马蜂窝,且慢去捅

  吴铁峰沉吟了一阵,道:“你好像很排斥他们,不相信他们……”
  “对!”杜望月道,“他们善于察颜观色,胡说八道,以求赏骗钱为主,所以对他们说的话,必须要详加分析。那愚公园林中,也许有人,但什么人必得先查个清楚。扬州情势复杂,十大豪门,各自为政,却又相互连系,一下子捅到马蜂窝,惹出一些不必要的麻烦,就招来麻烦了。”
  “杜老弟的意思呢?”吴铁峰道,“难道坐视不理……”
  “兄弟之意是,会晤到于、岑二兄和总捕头之后,再付诸行动,”
  杜望月道:“那时,我们力量强大,纵然惹出麻烦,亦可从容应付,也可作断然处置。”
  吴铁峰道:“好吧!杜老弟熟悉扬州情势,如此的谨慎小心,自有盘算,吴某宾不压主,咱们由此刻起,全力寻觅于、岑二兄和总捕头等行踪。”
  杜望月心中忖道:总捕头女儿之身,就算可以扮作男子,但以目前扬州城内情势复杂,非要大费周折,作一番精密的设计布置,就很难不受骚扰,最好的办法,就是借住在扬州府衙。
  心中盘算出一个底子,但却没有说出来,因为,他一直惦念着惜玉之约。谭姑娘可能带来了很惊人的消息,四凤楼也是一个神秘所在,婉拒和吴铁峰探查愚公园林,也是担心惹出麻烦,无法脱身赴佳人之约。
  杜望月办了无数凶杀离奇的案子,但却没有遭遇像扬州这样的环境,很多实力强大的组合,分布在方圆数十里之内,各有范围,自成一家,可以为敌,也可以为友,十大富豪之间,似友非友,令人捉摸不定。
  更可怕的是还有很多隐匿在暗中的组合,如四凤楼、杀手之王等,实力都很强大。梦幻之刀,更是行踪如谜,他可能是杀害马公子的凶手,但他人在何处?都无法确定,这些事,都是他前所未曾遇过,这就使得杜望月变的谨慎起来,不能畅所欲言。
  吴铁峰何等的精明老练,已隐隐觉到杜望月心中顾忌很多,和他以前的勇武豪壮,大不相同。是年岁渐增,人渐稳健?或是遇上了十分棘手的案情,不敢稍有失错?
  不管为什么,吴铁峰也不便深究下去。想一想,两个人的力量合起来,也实在有限,也顶不住惊天动地的大风浪,心中原有的一股不悦之意,也就化作云烟而去。笑一笑道:“兄弟今天就卷起招牌,在扬州游荡两天,希望两天内能撞上他们。”
  “一言为定,望月也尽这两日晨光,希望能找出他们落脚之处,两天之后,再来绿杨居中找你。”
  “希望我仍然留在这里,”吴铁峰道,“纵然要走,也会在这里留给你追觅的线索,你走吧!这一担青菜萝卜,留给我处理就是。”
  杜望月也不再客气,离开了绿杨居,直奔扬州府衙。大门进得很顺利,但一入大门,立时被四个捕快围了起来。

  九四、盯梢者,饱以老拳

  敢情,这是诱捕手法,对形迹可疑的人,不是逐走了事,而是要留下落案审问了。
  幸好,副总捕王坚来得很快,仔细地瞧了几眼,分辨出杜望月的身份,带入班房道:“杜兄,亲来府衙,有何见教?”
  杜望月道:“见到王兄,就不用再见知府大人了。”
  “这个不太好吧!”王坚道,“有些事我作不了主,要知府大人决定的事情,还是见见大人的好。”
  “你要探问一下,是否有客人进住了府衙?如果有,就要大人转告,就说杜望月两天之后,再来府衙拜访。那位来客是否愿接见杜某?当然,他也可以留下地点时间,杜某人会依约拜访……”
  王坚希望听他说出来人的身份,但杜望月却不说了。王坚忍了又忍,忍下未问,点点头,道:“我一定找机会问个明白。”
  杜望月站起身子一抱拳,道:“杜某告辞。”转身快步而去。
  绕过一条大街,杜望月发觉被人盯上了,盯梢的方法很高明,绕过一条街,行程数百丈,才被发觉,而杜望月一直很警觉被人盯梢的事,几乎要被他追到落脚地方,那就麻烦大了,幸好早一点发觉了。
  杜望月心中很痛恨,但却无法推断出是哪一路的人马,刚由衙门出来,应该不是扬州府衙的眼线了?只好改变行程,转向一处僻静的所在,准备下毒手惩治这个盯梢人。
  杜望月加快脚步,穿行四条大街,转入一片林木茂盛的露天茶园。这里居民很少,但入夜之前游人很多,是市民晚上乘凉、聊天的所在,去不起茶馆酒楼的人,晚上会来这里泡碗茶,消解去一天工作的疲劳,是贩夫走卒的会集之地。
  现在,天刚过午,这里一片幽静,连卖茶的伙计,都还没有上工。
  杜望月迅快隐入了一株大树后面。
  来人穿着一套黑布短装,腰间一条黑色束腰皮带,有四指以上的宽窄,不是一般的束腰丝带,是一种特制的腰带。
  杜望月突然由树后闪了出来,冷冷说道:“你盯上我不放,是何用心?”
  那黑衣人微一惊之后,立复常态,沉下脸,道:“扬州大街上,人来人往,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怎么会盯你的梢啊!再说,你朋友这身穿着,穷相毕露,全身上下,值不了二两银子,我……”
  杜望月心中早已窝火,这小子几乎破坏了他的计划,冷笑一声,接道:“狡辩!”呼的一拳,直捣过去。
  黑衣人一个大转身避了开去,飞起一脚踢过来,身手快速,似有着相当的武功基础。

  九五、园林茂密,藏几多高手

  杜望月更是怒火高涨,突然双拳连环击出,一轮快攻,一连七拳,拳如闪电,间不容发。黑衣人闪避不及,竟被击中了五拳,被打断了两根肋骨,连吐了三口鲜血,一屁股坐在地上。
  应该追根寻底一番的,但杜望月却一句未多问,转身而去。
  这也是一种手段。黑衣人追踪杜望月,只是觉着杜望月由衙门走出来,有些可疑,却未必知晓是何许人物,这一阵快拳重击,打了就跑,黑衣人只能自认晦气,碰上了高人,断了两根肋骨,痛彻心肺。未瞧出一点名堂,照实回报,太过丢人,还得自己编一套谎言,以作掩饰。最重要是短期内无法再行奔走,这伤势纵然接骨很好,但也得十天半月的养息,才能行动如常。
  在地上坐了半个时辰,黑衣人才由树林中走了出来。
  但他做梦也未想到,杜望月又改了形貌,反行盯梢,而且非常小心。黑衣人也不含糊,几次的突然回身探查,竟未发觉可疑的破绽。
  杜望月只要探知他落脚之处,保持着目光所及的距离,那是个相当远的长度,黑衣人就全无警觉了。
  黑衣人的落脚之处,竟是吴铁峰提到的愚公园林。
  杜望月暗叫了两声惭愧,铁翎布下的眼线,并非全是饭桶,愚者千失,亦有一得,最难能可贵的是他们竟有自知之明,不作探索,这就不致打草惊蛇了,也保住了自己的性命。
  事实上,杜望月也无法判断出愚公园林凶宅中,住的是何方神圣。但他能肯定是一批高手会集的组合,也可能就是贾英和天枫道长苦苦搜索而无法追出行踪的梦幻之刀。
  所以,杜望月也未作冒险探索,迅快地离去。
  明天,他将去会晤惜玉,希望能对四凤楼的实力,多一些了解。
  这几日的探索暗访,才发觉这个汇聚了财富冠全国的名城,也会聚了江湖上无法计数的高手,和很多神秘莫测的组合,真是蛇鼠群集,龙盘虎踞。
  杜望月决心把这些探得的隐秘,暂时藏于心中,俟总捕头和四方名捕会齐之后,再提出研商。他明白北、中、西三大捕头,都是艺高胆大的人,一旦掌握一些线索,必将深入追查,对方又都是善于计算的江湖魔头,警觉奇高,稍有疏失,露出破绽,必遭追杀,以求灭口,不集中五大捕头,很难和人对抗。吴铁峰、于承志、岑啸虎都是他杜望月多年的好友,实不愿他们任何一个人受到伤害,那将是他终身之痛,只有强自忍下不说了。
  小心翼翼地回到住处,盘坐调息,把体能调整到最佳状况。
  第二天,杜望月没有易容,但却戴了一顶马连坡草帽,遮住大半的面目,手中也多了一根乌木杆棒,里面藏的是顺手兵刃七星宝剑,但最大的改变,是穿了一件黑色罩袍。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十一章 七星剑,剑气如虹
上一篇:
第九章 破空遁去,无迹可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