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扬州城富豪有几
2021-03-11 20:24:21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廿一、扬州城富豪有几?

  这时,夕阳已尽,夜幕低垂,王少卿以知府之尊,夜访金府,是把交情摆在了台面上。金百年还真有点受宠若惊,遣开身边的从卫,在书房外面警戒,房中留下贾英陪客,同时,书房中也掌起灯火,一室光明。
  “大人屈尊来访,寒舍生光。”金百年大概是真的感动了,一撩袍角,竟然准备大礼拜见王知府。
  王少卿急急伸出双手,拦住了金百年,道:“金老,这就见外了!下官是诚心结交,为了金小姐的冤屈,也为了扬州城中十大家族。”
  扶着金百年落了座位,才在对面坐下。
  当官的做作起来,比起江湖人远要高明,金百年感动的有点热泪盈眶了,金小眉是他活在人间的快乐所倚,王知府击中要害了。
  “大人,”金百年道,“十家豪富中,有八家愿出全力,共襄盛举,只有一家主张自扫门前雪,不管他人瓦上霜。”
  王少卿微微一笑,道:“金老,这是十大家族的劫难,不是救人是自救。”
  “老朽也是这么说,但他很固执。”金百年摇摇头,道,“他说等事到临头再说不迟。我们话不投机,他起身告辞,老朽也未留客,就这样一拍两散了。”
  “是哪一家?在扬州十大豪富之家,排名如何?”王知府问道,“门下护院、食客中,是否有杰出的高手、奇人?”
  “扬州十大豪富家族,没有正式的排名,但彼此之间,都在暗中探查对方的财富变迁。”金百年道,“这也是十大富豪家族很少往来的原因。除非重大事故,每年只有一次相互拜年的来往,但对彼此间财富聚集都很留心,虽非十分了解,但大约情势,总有一个估算。”
  王少卿心中忖道:原来这十大富豪家族,彼此之间也在勾心斗角,谁要是有机会,就会吞掉对方,难怪他们不惜重金,聘请高手护院,以保护财富安全。
  金百年沉思了好一阵,才叹口气,道:“那人叫姚顺天,在十大富豪中,排名在二三之间,门下的武师不多,但却都是很杰出的高手,是个精于打算的人物。据老夫听到的传说,他聘约了几位精研毒物的高手,组成一个用毒小组,隐藏的很秘密。总之,这个人有点神秘,能够了解的就是可以看到的部分,但他真正的实力,只有他本人才会明白。”
  王少卿心中忖道:扬州十大豪富,不但彼此防范对方,而且各隐实力。金百年被称为扬州第一富豪,只怕也隐藏了不少未为人知的神秘力量。
  王少卿震惊了,这十大家族,究竟有多少财富?府中网罗了多少江湖高手?除了贩卖私盐之外,还作些什么买卖?如不能查个明白,扬州府治,就永无清明之日。三年知府,对这座名冠全国的繁华之城,了解的竟是如此的肤浅,想来真是惭愧!

  廿二、员外府计议再三

  惭愧归惭愧,但王知府仍保持了高度的警觉,金员外年老成精,绝不能引起他心中的怀疑。心中念转,淡淡地一笑,道:“扬州城中十大豪富,姚顺天一家不合作,也无害大局,不用理会他了。”
  金百年似想开口,但却欲言又止,王知府已转了话题,道:“金老,那枚水火相济的石珠内,究竟是些什么内容?”
  金百年微微一笑,道:“老朽还未切开瞧看,大人来的正好,当面切开。此物如非人工合成,定有它的价值妙用。非大人渊博的学问,恐怕也无法解开个中之秘密。”
  “金老过奖了。”王知府道,“鬼刀指名要水火相济石珠,这中间必有缘故,切开瞧瞧,也许能找出原因,但也可能为金老带来危险。”
  “你是说鬼刀会杀了我?”金百年哈哈一笑,道,“就算我把宝剑、石珠、老人参,全都给他,以鬼刀之邪恶,也未必会留下我的老命。何况,我也没有打算给他。老朽活了这一大把年纪,在金银堆里,滚了大半辈子,享尽了人间尊荣,食尽了人间美味,死而何憾?鬼刀现以死亡要胁老夫,那是打错主意了!”
  “金老,”王少卿接道,“你身体健康,精力畅旺,再活上十年二十年,应属正常……”突然放低了声音,道,“但鬼刀纠缠不休,倒是一个麻烦,以金老阅历之丰,觉着应该如何应付呢?”
  “这个……”金百年沉思了一阵,道,“如能一举搏杀,或是生擒定罪,既可为民除害,亦可断绝后患,大人以为然否?”
  “本府亦有此愿,除去了鬼刀,也许可免去扬州城一场劫难……”王少卿长长吁一口气,接道,“但如要对付鬼刀这么一个神秘人物,只怕要好好地计算一番,不可轻率从事。”
  “大人说得对,一击不中,后患无穷,以鬼刀之邪恶,怎肯罢休?金某人岂不是永无宁日了!以大人才思之敏,还望帮老朽代筹一个完全之策。”
  话说得婉转动听,但骨子里点明了王少卿早有谋略,我这里在恭候吩咐了。
  王少卿不能再装下去了,笑一笑,说道:“办法是想了一个,所以,顾不得天色已晚,急急地赶来造访。此事先要金老同意,也要借重金老的力量,扬州府全力配合!”
  金百年笑了,这顶高帽子,戴的不着痕迹,听得叫人高兴,但也把金百年推上了首当锐锋的位置。
  “大人,请吩咐!百年当竭尽全力。”言下之意,似是表示了还有隐藏的实力未出。
  王少卿暗暗忖道:和这等深沉的老奸巨猾交往,还真得用些心机才成。
  心中念转,人已唤道:“先切开石珠,真假皆可,此事不妨放点风声出去,但要放的不着痕迹,以免引鬼刀起疑。”

  廿三、珠光闪闪呈妖异

  表达方式十分婉转,意思是切开一颗假的石珠也好,用心是在诱使鬼刀入彀。
  “大人见外了,水火相济的石珠,只有一颗,就算想造颗假的骗骗鬼刀,一时间,也无法如愿。”金百年道,“再说,这对大人也不公平,老朽自知读书不多,穷今生之力,也难解开石珠之秘。水火相济石珠,究竟内藏何物,还只是一颗引人入胜的顽石,还要大人费番心思,查看一下。”
  “大自然造化之奇,恐非下官这点学问所能了然,不过,既然遇到了,总要尽番心力,”王少卿道,“金老也不要寄望太深。”
  金百年笑一笑,道:“大人稍坐片刻,老朽去去就来。”
  他转身绕到一个大书架的后面,只听一阵轻微的轧轧之声传来,想是金百年打开暗门机关。
  那似是一处绝对机密的地方,连总管也不能随行,所以,贾英站着未动。
  金百年去的并不太久,再入书房时,右手中多了一把一尺二寸古铜剑鞘的短剑,想来,就是闻名天下、专诸刺僚的鱼肠剑了。
  左手中托着形如小球的石珠,果然一半红,一半白,白的似雪,红的如血,鲜艳夺目。
  王少卿学识渊博,入目第一印象,就感觉这不似大自然孕育出来的奇石彩玉,颜色虽是明艳夺目,但却给人一种妖异的感觉。
  金百年道:“大人,先鉴赏宝剑呢?还是先看水火相济石珠?”
  “这石珠颜色怪异,”王少卿道,“就先看石珠吧!”伸手接过,感觉中轻了一些,这颗石珠不小,估算应该有两斤左右,但掂过份量,可能只有一斤上下,这是什么石质,看上去十分坚实,但质地却又不重,心中又多了一层疑问!
  仔细看红白交接之处,确无黏接痕迹,似是浑然天成,如是一颗天然的石珠,它能代表什么呢?
  “金老,”王少卿吁一口气,道,“在收购这颗石珠时,应该听到一些传说才对……”
  “大人果然高明……”金百年道,“当时,确有人告诉老朽,说这颗水火相济石珠之内,有延年益寿之药,老朽就买了回来。但仔细查看,又找不出一点痕迹,只好摆在家里赏玩了。”
  “为什么不去找那人问个明白?”王少卿道,“这等天材地宝,人间少见,书上也少有记述!……”
  “那人早已不知去向!”金百年道,“事实上,我们在扬州的万宝斋中相遇,也只见过一面,距今已十年辰光,萍踪一聚,即无缘再见,我又到哪里找他呢?”
  王少卿心中有了一种成算,暗忖道:那人鼓动金百年收购这颗石珠,只是希望他代为收存,以免流失,便于日后取回。但十年没有讯息,那个人是不是出了意外呢?

  廿四、剑气森森剖机缘

  心中想了很多,却没有说出来,但这颗石珠的价值,却已可肯定。缓缓把手中石珠,交还给金百年。
  金百年在手中掂了一掂,笑道:“老朽请教过不少收藏奇石的人,都无法说出个所以然来,希望切开之后,能找出它隐藏的秘密。”
  贾英及时把一幅折叠好的白布,放在了书案上。何大光守在书房的门口所在,金府中的武师,更是在书房前后,埋伏了十几个高手。鬼刀轻而易举地闯入书房,给了总管贾英很大的警惕,调整防守的方式,以保护金百年的安全为第一要务。尽管书房外戒备森严,但房内却仅有三人,有些事,就必须总管自己动手了!
  白布折叠的很厚,石珠放的很稳定。金百年一按机簧,抽出了鱼肠宝剑。但见寒芒流彩,瑞气千条,王少卿站的地方挡着一张木桌,亦感觉一股冷森森的剑气,逼了过来。这把传诵江湖的名剑,果有着使人动心的诱惑力量。
  金百年似是早就想好了下刀的方向,照着红、白交接之处,一剑切下,石珠应手而开。王少卿只一眼,就看的呆住了。金百年却看的皱起了眉,想不到水火相济的石珠内,竟会是这么一个景色!
  贾英似也按不住好奇之心,侧头看了一眼,只是那么匆匆一瞥,脸色忽然大变,但又立刻站正身躯,暗暗调整呼吸。他站在金百年的身后,但却没有逃过王少卿眼神。
  事实上,王少卿也只能确定这颗石珠是人工精密设计、制作而成,至于不见接合的裂痕,难不倒王少卿,立刻想到了上元节滚制汤圆的方法,作好的石珠,再用石粉滚筛外形,看起来就天衣无缝了。这石珠和药物无关,可能和武功有所牵连,所以,贾英一看就懂。
  “大人,这是什么图画?”金百年道,“山不像山,水不像水……”
  “像不像一幅太极图?”王少卿道,“太极生两仪,这幅图最大的特色,就是太极图正在变化,两仪未成,看起来就有些诡异了。”
  他隐藏了贾英的隐秘,这个人如若对金百年绝对忠诚,自然会说出内情,如是隐而不宣,那就是别有用心!这中间如果关系重大,贾英要有一番天人交战,才能有所决定。所以,王少卿也就隐忍不言,他要冷眼旁观,金百年对府中的武师,有多少影响能力。
  “大人高明!但这幅太极变化图,旨在表达什么呢?”金百年道。
  “是表示一种机缘……”
  “机缘?”金百年接道,“大人,这说法太隐晦了,能不能说的明朗一些?”
  “也许是一种武功,也可能是一批财富。”王少卿道,“如若能让人一眼看穿,那人也创制不出这样一颗巧夺天工的石珠了。”

  廿五、贾总管可拼三十招

  金百年还是无法完全明白,叹口气,道:“既然需要时间,才能求出内情,这切开的石珠,就由大人带回,慢慢观察吧?”
  “金老,这就和咱们计划不符了。”
  “大人的意思是……”金百年回顾了贾英一眼,道,“总管贾英,经理金府中大小事务,也是金某人的亲信,大人有话,尽管直说。”
  “切开石珠的事,不妨透些风声,不过,”王少卿道,“要先把埋伏设好,如能一举擒下鬼刀,以绝后患,最好不过,至少,也要具有防止他在这里造成杀戮的实力。要本府如何配合,金老只管吩咐。”
  “不敢当,大人言重了。”金百年又回顾了贾英一眼,接道,“天枫道长几时回来?”
  “今夜不回,明日午时之前,定可回府。”贾英道,“今晨传来消息,已发现鬼刀行踪,不过,还无法证实。道长要亲自出动,一查究竟,如果顺利,晚上,就可以给东主一个回报了!”
  金百年点点头,道:“贾总管,天枫道长带走了几个人?”
  “六个,”贾英道,“都是高手。”
  金百年沉吟一阵,道:“除去他们之外,余下的实力,是否还能对抗鬼刀?”
  “鬼刀的技艺如何,我们都未见过,无法作一个准确的估算……”贾英谨慎地道,“如若目前混进来那个不男不女的人,就是鬼刀,属下自信可以和他力拼三十招以上,才有分出胜负的机会。我们如尽出实力,不算天枫道长,和他带走的六个高手,应可应付裕如。”
  王少卿一下就听出了重点,关键在“尽出实力”,就是说把一些秘密隐藏的力量,也派出拒敌,就算鬼刀找上门,也可应付。
  金百年点点头,道:“那就不用再邀人助拳了?”
  贾英长长吁一口气,道:“要约人助拳,也只能邀一些息隐在扬州城郊的江湖高人,至于十大家族中人,就算肯派人来,也是害多于利,他们派的人,不会是真正的高手,但他们会借机会穿堂过室,至少,会把金府中的大概形势,摸个十之八九……”
  金百年接道:“贾英,你是说这扬州附近,还隐居了不少和十大富豪全无关系的高手?”
  “就贾某所知,至少有三个高手,两位已住了十年以上,另一位前年才来,住下来还不足三年。”
  王少卿暗暗忖道:这个讯息,不知铁翎是否知晓?看来金府耳目的灵敏,绝不在官府之下了。
  金百年略一沉吟,道:“府中既有抗拒鬼刀的实力,暂不用招请外援……”
  “金老,”王少卿接口道,“要本府如何作为,但请吩咐。”
  “贾英,大人体恤,你看要如何借重官府力量,”金百年道,“就当面向大人提出来吧。”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四章 花木扶疏,此处别有洞天
上一篇:
第二章 寻根究底府中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