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破空遁去,无迹可寻
2021-03-11 20:35:52   作者:卧龙生   来源:新民晚报   评论:0   点击:

  八一、破空遁去,无迹可寻

  由贾英的回答中,场中人大都已了解了部分内容,黑衣人提出个说明,只是见识一下三宝,并无盗取之心。
  但却为贾英严词拒绝了。
  想像之中,一场恶战,又将展开。
  天枫道长突然向前两步,抽出背上长剑,道:“贾总管请让开一步,让贫道领教一下这位施主奇幻的剑术。”
  说奇幻倒是由衷之言,这位出身武当的剑术名家,也弄不清楚那是一种什么剑法?如藤蔓绕树,柔丝缠腕,不着一点力道,剑势总是在敌人手腕上转动,这等剑法还有一个特别之处,不论敌人攻势如何的猛烈,都摆脱不开,它却一点也不费气力,那是说他们可以久战不疲。
  “道长,你是一代剑术名家,贾英今日拼上这条命,也要找出这套剑法破绽,你老人家就仔细地观战吧!希望我这番牺牲有点代价。”伸手由怀中取出一把铁折扇,道:“我来领教!”神色冷肃,一副无可奈何花落去的神情,似明知这一战凶多吉少,却有着慷慨赴死的豪壮。
  左首黑衣人突然一个转身,一招手和右首黑衣人联袂飞起,破空而去,身法快速,有如蝙蝠宵飞,消失在明月光辉之中。
  这两个黑衣人来得突然,打倒了七个武士,除了贾英听到他一阵传音言语外,没有大声讲过一句话。明明已慑敌心神,胜券在握,却又突然离去。打倒了七个人,不见一滴血迹,存心十分仁慈,胸中全无杀机,来如闪电,去如飘风,也未留一点痕迹。
  贾英长吁一口气,道:“神秘啊!神秘,羚羊挂角,无迹可寻,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天枫道长道:“先救人,再研究这一对怪人的来历。”
  在场之人,不少是江湖阅历丰富之士,也都在心中琢磨,但却无一人能想出这两个黑衣人的来历,除了觉着他们有点瘦小之外,别无特征。
  点穴的手法倒不特殊,一阵推官过穴,七个人全醒了过来。大家运气一试,全都毫发无伤。江湖对决,刀剑过招,能遇上这菩萨心肠高手,是绝无仅有的幸运,真是祖上有德。
  “手下留情,未伤一人,”天枫道长,道,“比起当年的佛光上人,还多一分仁慈,难道他是上人的传人?”
  “不可能啊!”贾英道,“上人已涅槃六十年,从未听说过他收过弟子,再说那套剑法,并无佛意,而且是杀机凶厉,招招可以断腕取命,但它留劲不发,点到即收,不是剑法仁慈,而是运剑人的心地善良……”
  天枫道长接道:“说的也是,这就叫贫道想不通了。”
  “唉!梦幻之刀还未出现,却多了这么一组强敌!”贾英道,“要护守三宝,恐非易事了……”
  只听一声长笑,破空而来,一条人影,由高空直落下来。

  八二、乘月飞来,居心不讳

  全场中人,都看得呆住了,这个人不是施展绝顶轻功而来的,而是由半空中飞来。
  贾英反应敏锐,不看来人,先抬头向空中看去,隐隐约约看到一团黑影,直没高空,心中一动,但却没有点破。反应稍为迟缓一点的人,抬头看去,只见明月在天,什么也看不到了。
  看不到,心中就多了一分怀疑,这个人会飞,是由高空飞过来的。轻功绝高,踏雪无痕,快得人目不暇接的高手,给人一种神出鬼没的感觉,但他还是用脚跑来的,只是跑得快罢了,但绝不是飞。可是这个人给人的感觉是飞来的。
  月光下,只见来人穿着一件宽大的银灰长袍,整个人都蒙在那一件长袍之中。
  是的!银灰色,在明月之夜中,更易和月色溶为一体,也更难被人发现。
  如非适才两个黑衣人,闹得人心惶惶,场中人大半是老江湖,对事情的看法,都会依理推断,不至乱了章法。但此情此景之下,人心慌惑未定,就难免有点奇怪的联想了,而未作深究。
  第一个联想是这个飞来的人,和两个黑衣人是同伙的,以他飞行绝迹的身法而言,技艺尤在黑衣人之上,手中兵刃变化之奇,当然也会比黑衣人高明,但他会不会和黑衣人一般,有着仁慈的心肠呢?
  如果不是,这一战就伤残累累,尸横庭院了。
  银衣人缩在宽大的长袍中,肃立不动,满场英雄自思自想,自己吓自己,吓得一个个噤若寒蝉,数十人的大场面,静得落叶可闻,听不到一点声息。
  贾英的目光环顾全场一周,凝注铁翎的脸上一阵,笑道:“今夜真正大开了眼界,高人连翩出现,叫人目不暇接。朋友,深夜造访,可否说明来意呢?”
  银衣人身躯未动,头脸双手,仍缩在宽大长袍中,但一个沙哑、阴冷的声音,却由长袍中冲了出来,道:“金百年何德何能,坐拥三宝数年之久,老夫今夜来此,只想取回属于老夫的东西。如肯交出,老夫掉头即去,也不问其他的事了!”
  贾英心中忖道:终于点出主题来了!口中却道:“不知哪一样是你老人家的东西?”
  “水火相济,”银衣人道,“那只是一块顽石,金百年留它无用,交出来,与他无损!”
  “既是一块顽石,”贾英道,“满山遍野都是,老先生又何苦如此大费周折,布下了惊人的骗局,岂不是小题大作了?”
  一面和来人对话,一面顾视全场,群豪经此一段冷静思虑,大都恢复了豪气,战志也在复元之中,也该揭开这个老人的秘密了。
  银衣老人怒道:“老夫布下了什么骗局?满口的胡说八道!”

  八三、银袍裂,长髯飘

  贾英也在细作推断,由连番对话之中,判定了来人不是梦幻之刀,心中有点失望,但也激起了放手一搏的豪气。决心正式揭穿布局,使群豪战志尽复,也准备诉诸武功,一决胜负了。
  “老先生希望我说出来,贾某人绝不会让你失望。当今之世也许真有介于人仙之间高手,能驭风而行,也有剑道中绝顶高手,驭剑飞行,杀人于百丈之外,但阁下既无能驭剑,也不能驾风,骑一只大鸟,由高空跳下来,能够不受伤害,全仗那件大袍,帮助卸去坠落的劲道。当然,这也要下一番功夫,练它个一年半载的才能熟练。大袍采用银辉颜色,是为了配合月色,扬州的二分明月夜,也没有大白天看得清楚,但会给人一种错觉,明月在天,看得十分清楚了。”
  这番话,有着极强的说理基础,就算不全是事实,也让人心悦诚服。
  果然,围守在四周的群豪,个个神情勃动,战志尽复。
  “说得好,金百年请了你这么一个总管,也算是有目有珠了。”
  宽大的银袍突然裂开,出现一个全身银白劲装的中年人,胸前长髯飘动,喝声道:“金百年在哪里?要他出来和老子对质,看他肯不肯承认,侵吞了老子的水火相济?”
  本来是自称老夫,但脱下长袍之后,真相毕露,自觉还不够老,就改老子了。
  铁翎人也完全地冷静下来,三年的捕头生涯,使他比一般江湖同道,多了一分分析事物的能力,这两批人物,似是都为三宝而来,最没有用处的水火相济,很可能是三宝中最重要的一宝了,但它能代表什么呢?
  这些人似是纯为争夺三宝而来,和马公子的命案,没有太大关系!
  但这些人和梦幻之刀,是否有一种横的连系呢?当然也可能有一些纵横交接的关系,至少他们有一个相同的目的,都在觊觎三宝,这可能使他们合作,一旦宝物得到手,又可能反目火并,杀个你死我活出来。江湖上的律例,似乎维系在一种固有的因果平衡上,以牙还牙,恶有恶报。
  贾英冷笑了一声,说道:“不管你是谁,和敝东主有过什么纠葛,这些过节与我们无关。你夜闯金府,声言抢劫,是十足的盗匪行为,贾某先要掂掂你有多少份量!”突然一上步,左拳击出,右手折扇一张,红光闪动,横削咽喉,攻势十分凌厉。
  银衣人右手一扬,闪出一轮青光,迎向折扇,左拳硬向贾英的拳上迎去。
  砰地一声,两只铁拳,撞在了一起,贾英原地未动,那银衣人却被震退了一步。

  八四、铁扇张,红光闪

  但贾英手中折扇,却被那一轮青光震开。
  贾英心中暗道:今夜来人,似乎都是高手中的顶尖人物。当下抖擞精神,展开了一轮快攻,手中折扇忽张忽合,合作剑刺,张作刀劈,张合之间,红光闪动,耀眼生花。
  他的攻势太快,竟然无法看清楚那扇面的红光,是何缘故。
  银衣人用的兵刃,更是奇怪,形如一个乾坤圈,右手握在预留握把上,青光闪动,寒芒袭人,边缘全是锋利的刃面,妙处是可大可小,忽放忽收,全在人操控之下。
  江湖上兵刃众多,十八般兵器之外,还有很多的外门兵刃,但这等圆形如圈的怪刀,却是从未见过。所以,没有人能叫出它真正的名字,只好叫环形刀了。
  只听放鹤楼上传来一阵弩箭破空之声,紧接响起了兵刃触接的金铁交鸣。
  贾英怒叱一声,左手突然多了一把短刀,刀扇配合,攻势大盛,银衣人立刻被围在扇影和刀光之中,耳际还听到贾英的大喝之声,道:“驰援放鹤楼!”
  其实,用不着他喝叫,寒山四刀已抢先向楼上奔去。
  天枫道长没有抢登上楼,大部分人也都未向楼上攀登,楼顶狭小,上去了太多的人,反而无法施展,寒山四刀是守楼主力,也是阻杀高手,四把刀配合得宜,人一多,反而妨害到他们合击刀阵的威力。
  但所有的人,都在向四外移动,扩大区域,准备堵截冲下楼来的敌人。
  当然,也有第二批上楼驰援的人,是三个用剑的高手,他们走得不快,但剑执手中,全神戒备而上,随时都可以出剑攻敌。
  他们心中明白,不是争风度的时候,只要寒山四刀不退下来,他们赶到楼顶也插不上手,地方太小了。
  贾英的技艺,逐渐地发挥,展现了真正的武功,快速的运转,连人影也看不到了,只见一片闪转的红影,夹带着一道寒芒在滚动。
  铁翎暗暗吁了一口气,忖道:厉害呀!厉害,这人的技艺之精,实已入炉火纯青之境,那银衣人虽属罕见高手,恐亦非贾英之敌。
  突然间,红光敛收,拼杀场中情景,在明月耀照下清晰可见,银衣人没有呼叫,但伤得却十分凄惨,全身衣服,都已被鲜血染红,无法估算出他身上有多少伤痕,因为全身都是血,手中的环形刀,已放大成一尺方圆,仍然紧紧地握在手中,这说明了,他虽然全身是伤,但仍未放弃抵抗。
  他有过人的耐力,虽然身中了数十百刀,但却咬牙苦忍,未发出一声疼叫。
  贾英回顾了守在楼门口处的群豪一眼,道:“楼上情形如何?”

  八五、夜来恶战,都为三宝

  马上一个武士进前欠身应道:“还不清楚,但敌人仍在楼上,寒山四刀已上楼多时,第二批上楼的人手是罗浮三剑。”
  贾英点点头,未再多言,他心中明白,这七个人是这群武士中最精锐的刀客、剑手,由他们上楼搜杀敌人,是最佳的人选。这七人如是仍不能制服敌人,这群武士中,就再无更适合的人选了。
  贾英对七人有着很大的信心,心中也安定不少,回顾了那伤痕累累的银衣人一眼,道:“觊觎三宝,执仗行抢,罪本该死,但我不杀你,你可以走了。”表现出豁然大度,磊磊风范。
  铁翎心中忖道:这人伤得如此之重,失血甚多,只怕是走不了啦!
  果然,银衣人转身走了两步,人已不支,身躯一阵摇晃,倒在了地上。
  贾英一皱眉头,道:“抬下去,替他敷药疗伤。这人武功高明,生性倔强,很快就可能好,他伤口虽多,但却是皮肉之伤。为了防制他突然出刀伤人,拿开他的兵刃,制住双臂穴道。”
  两个武士抬起伤者,应声而去。
  贾英抬头看看观鹤楼,道:“道长请守护楼下,我上楼瞧瞧。”
  “不用瞧了,楼上只有一个敌人,已被我们兄弟杀死了。”
  寒山四刀鱼贯步出楼门,老大走在最前面,老二、老三抬着一具尸体,老四执刀断后。
  贾英迎上去,仔细瞧了尸体一眼,摇摇头,道:“全是不相识的人物,不知有多少这等来路不明的朋友,混入了扬州,而且,个个武功高强,真是令人震惊。打了半夜,连梦幻之刀的手下,也没有见到一个。这具尸体埋了算啦!”
  虽是自言自语,但目光却看向铁翎,似是征询他的意见。
  铁翎装作没看到,也不发一语。
  贾英一挥手,尸体抬走,却回首对天枫道长道:“这些人,彼此不相识,却同时心怀贪婪,妄图取得三宝,但如果他们串连了起来,就很麻烦了。道长何以教我?”
  “先找出他们是谁,”天枫道长道,“查明他们来历,那个受伤的银衣人,应该是很好的一条线索。”
  贾英点点头,道:“说得是。”目光环顾了全场一眼,道,“各位,请回防守之区,天一亮,诸位就可以回到客房休息了。”
  铁翎人到放鹤楼时,已暗中作了决定,能不出手,就不出手,全力观察人人事事的变化,要默记来人的出身武功,要看出金府中的高手技艺,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要观察贾英的身手。
  对外敌的观察心得,十分失望。两个黑衣人剑术奇幻,但蒙面迎敌,连面也未见一次,不知来自何处,也不知去向何方,也看不出剑法来历。

相关热词搜索:梦幻之刀

下一篇:第十章 扮担夫,刻意会佳人
上一篇:
第八章 当机立断,说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