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一章 目标一致 结伴同行
 
2020-01-20 15:19:59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白杨多悲风,萧萧愁杀人。
  古道斜阳,一骑人马急速的奔驰着,马后扬起一阵轻烟,一看便知骑者必有急事赶路。
  已是深秋,秋风如刀,把两旁大树之树叶刮得七零八落。马上骑客的心情亦如此,悲、愁、急、怒交,恨不得胁生双翅,直飞目的地。可惜人未疲马已倦,坐骑四蹄翻飞,速度逐渐减慢。
  骑客久在江湖跑动,对马匹特性知之甚详,知道此刻再催迫坐骑,必定要把它活活累死,因此便任由它慢驰。
  重重红树秋已晚,腊腊青帘透酒香。
  风中飘来丝丝酒香,骑客精神一振,举目四顾,见不远之处有一条小村,村前有个酒家,布招斜挑而出,在风中翻卷,发出腊腊之声。
  抬头一望天色,暮色将合,宿鸟归飞,便索性催马往那爿酒家驰去。
  店小二听得门外马蹄声,连忙奔出迎客,乖巧地接过马缰。“客官不用吩咐,一定替你用上料伺候马儿,嗯,本店后面尚有三间客房,此去五十里均无客栈,客官应在此过夜,敝店虽小,但地方整洁清雅,价钱便宜,小菜可口,至于酒嘛,更有小店自酿之菊香白,包……”
  骑客不耐烦地挥挥手,自个走进酒店,店里只有六七张小桌,柜台上坐着一位年约二十五六之少妇,低着头,正在拨弄着算盘一正眼也不看他一下。
  骑客也不在意,随便找了一个座头坐下,道:“在下今日未曾有半粒米下肚,请问掌柜有什么吃喝的?”
  少妇头也不抬一下,问道:“你想吃什么?”
  “来一壶酒,切些送酒的小菜,再来一碗面条!”骑客以手轻拂衣上灰尘。
  少妇叫道:“小石子,你死去那里,还不来招呼客人!”看来这家酒店只有两个人。
  骑客道:“他去替在下的坐骑上料,劳烦你快一点!”
  少妇叹了一口气,抛下手上的工夫,走进灶房去,过了一刻,只见她端着一个盘子来,一壶酒、一碟卤猪杂及猪头肉。少妇边将杯碟搁在桌上,边道:“小菜稍候再来!”骑客恰好抬头,跟她打了个照面,心头登时一跳。
  那少妇脸貌姣好,身材浓纤恰度,眉眼间隐透几分春意,见到骑客丰神俊朗,亦是微微一怔,不过双方目光一触即分。骑客边斟酒边寻思:此姝在何处见过?看来只是见过,而不认识,因此想不起来一但肯定她必也是道上中人,为何会在此开酒家?心中不由得增加几分警惕之心。
  这般小酒店,他亦不奢望能弄出什么好菜来,外加的一碟肉碎煎鸡蛋,酒爆鸡肉,蒜蓉炒青菜,也不是好东西,不过烹调倒也可口,那壶酒更具特色,入口清醇,饮后隐觉有股菊花香气。
  “老板娘,再来一壶!”少妇又打量了他一眼,轻啐道:“姑奶奶尚待字闺中,什么老板娘的!”回头又取来了一壶酒。
  骑客忖道:“待字闺中?嘿嘿,就算她没打诳,亦非处子!”
  心念未了,少妇又端上一碗面来。“客官今晚在小店度宿吗?”
  “这年头,道上不安宁,待我看过客房再说,免做了冤大头!”
  “客官这话是什么意思,莫非认为小店是黑店?简直放屁!你想住姑奶奶还不肯哩!”
  灶房里忽然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小红,你这还象话吗,今天生意清淡,那有赶客走之理?”
  骑客心头又是一跳,只听小红不情愿地道:“客官贵姓?住在小店包保安全,我兄妹两人开这店已有好几年,信誉昭卓,一向规规矩矩做生意,绝不会做出坑人的事来,客官若要度宿,我现先替你烧水,准备洗澡水。”
  骑客道:“那就劳烦了!”
  “若客官有肮脏的衣裤,小店也可代为清洗。”
  骑客立即将包袱向她抛去,小红伸手一抄,轻轻松松便抓住包袱,头也不回地往内走去了。骑客自斟自饮,终于把桌上之酒菜扫得八九分,然后叫道:“小红姑娘,请引路进屋!”
  那少妇又走了出来,将他引到后头去。原来酒店后面还搭建了一座小楼,她引他上楼,道:“随你挑一间,你还未告诉姑奶奶,到底姓什么?”
  “在下姓沈,姑娘贵姓?”
  “叫小红,水就来,下面是姑奶奶的住所,无事不可下来,反正屋里有马桶!”
  屋间十分精致,骑客将桌上油灯点亮,再将外袍脱下,只听楼梯传来咚咚的声音,他将门拉开,便见小红端着一大盒洗澡水上来。
  “小石子呢?”
  “他另外有事要办,你洗好澡便睡觉吧,明早小石子会把水端下去!”
  这一来已露出她是练家子,骑客更证明自己没有看错人,他将门关上,脱下衣裤,泡在澡盆里,忽然自衣袋里掏出一封信来,展而阅之。
  “字示沈七郎君,令外甥女小怡已在本会手中,欲得其性命,请于立冬之前,赶到河北邯郸一晤,否则小怡一条小命难保,青龙会立冬分会启。”
  原来这骑客便是“指神”沈雁,又名沈七郎。他本已退出江湖近七年,只因妹妹被人杀死,外甥女中了阴柔之内伤,于是重出江湖,抱外甥女小怡到蓝鲸帮,找“阎王敌”蒲青衣治疗,期间因石龙岛岛主夫妇,在舟山岛上举行“赛龙大会”,蓝鲸帮帮主蓝海涛邀沈七郎一齐去观战,遂引出一番事故来。
  “赛龙大会”结果不欢而散,但群豪均有死后获重生之感,纷纷赶回家去。沈七郎随蓝海涛返回蓝鲸帮,方知小怡半夜被人抱走,床上只留下这封信!沈七郎心急如焚,连夜出发,兼程北上,为的就是要去邯郸找“立冬”分会负责人,要回小怡,须知小怡身上之内伤尚未痊愈,若不及时将她救出,交与蒲青衣继续治疗,后果堪忧。
  青龙会是武林有史以来势力最庞大,最神秘的帮会,迄今为止,无人知道其幕后首脑之身份,亦不知他们成立青龙会之目的。
  他们以小怡之性命为胁,沈七郎亦知道青龙会不会轻易放过自己,何况对方势力深不可测,自己则单枪匹马,此去九死一生,但他愧对妹子,此行明知不可为,仍要为之,这叫做义无反顾!
  这封信他已看过无数次,但仍然视之如宝贝,阅后又小心翼翼将之收藏于内衣口袋里。
  洗澡水早已凉了,沈七郎这才爬出来,将身体擦干,穿上内衣,然后吹熄油灯躺上床去。他知道到邯郸之后,必有一场恶战,精神不足将败得更惨。可是他躺在床上,却无法入眠。
  这已是连日来之现象,沈七郎没奈何地坐在床上,练起内功来。近来他内功进展极快,其速度大大出乎意料,他的“乾坤大轮指法”,必需深厚雄浑之内力作基础,否则威力难以发挥,内功进步,对沈七郎来说,比什么都珍贵,因而练功更勤。
  虽然难以入眠,但练功不久,沈七郎即进入忘我境界。也不知过了多久,忽被一阵异声惊醒,沈七郎凝神一听,似是敲门声,他心头一动,披衣下床,悄悄推开后窗,见外面星月黯淡,却不见人影,乃纵身跃下。此时其轻功造诣已可达到点尘不惊之地步,着地之后,伏在墙壁上,稍为听了一下,便发觉左首那间房里有人声,乃轻轻走过去,只听里面有个男人的声音问道:“小石子,楼上那人可有惊醒?”
  小石子低声道:“我站在梯口,只要他一开门,便休想逃过我的眼睛!放心,楼上没有丝毫动静。”
  房内传来一阵敲打火石的声音,接着纸窗便现出几个人影来。
  那男的道:“东西全在桌子上,有一件事咱们要跟你说清楚,咱们深受傅老爷子之大恩,因此答应他老人家在此替他办事,以三年为期,如今期限只剩一个多月,咱们想提早解约,过两天咱们便要放弃此店。”
  另一个男人道:“老雷,既然尚有一个多月,为何连这几十天也呆不了!”
  “傅老爷子如果还在世上,咱们自然要遵守诺言,但如今他已遭不幸,而且太湖七寨亦已星散,雷某不知呆在此处,所为何事!”
  沈七郎心头一跳,忖道:“这跟‘太湖龙王’傅儒道有何关系?咦,这男人的声音好像是傅儒道之外甥‘铁拳无敌’梅华章!不知道姓雷的是什么人!”
  又听那男人压低声音,故作神秘地道:“雷兄,你的前程比前更远大了,我还想借助大力,再请你多干三五年哩……”
  姓雷的道:“梅兄此话怎说?”
  姓梅的道:“你可曾听过青龙会这个组织?如今青龙会正想利用这地方做点事,只要雷兄跟桑姑娘肯屈就的,青龙会又怎会委屈两位!”
  姓雷的冷冷地道:“这事你怎知道?”
  “因为梅某早已加入青龙会,在冬至分会任职!”
  姓雷的道:“恭喜梅兄了,不知梅兄加入青龙会多久,职至何位?代表谁来跟雷某谈判?”他表面上说得客气,但语气却没有半点奉承之意。
  姓梅的一点也没有听出来,道:“梅某加入青龙会还不到一年,如今职位还甚低,不过却是代表冬至分会会长来跟雷兄商量的!希望雷兄识时务为俊杰……”
  他话还未说毕,姓雷的已勃然怒道:“傅老爷子对你恩重如山,视你为己出,你居然加入青龙会害死他老人家,你还有半点人样吗?告诉你,你把姓雷的看扁了,姓雷的绝不是识这种时务之俊杰!”
  小红亦道:“姓梅的,咱们师兄妹一向恩怨分明,傅老爷子救了咱们性命,咱们替他卖三年命抵债,乃天经地义!我们跟青龙会没有来往,更没有交情,日后只想过逍遥日子,多谢梅大侠盛意了!”
  梅华章道:“两位在武林中名头也不见得好,几时学人做起英雄好汉来!”
  “不错,咱师兄妹名声不好,尤其姑奶奶更有“玉面狐狸”之称,但要咱做对不起恩公的事,可是万万办不到!多说无益,你拿了东西便走吧!明早咱们放一把火,将酒店烧掉,从此之后,便各不相欠!”
  梅华章怒道:“两位这不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吗?”
  姓雷的提高了声音道:“什么酒咱们都不吃,再不走便莫怪雷某要下逐客令了!”
  “好,咱们这就走,不过有关青龙会的事,请雷兄不要外传!”
  桑小红道:“你放心,咱们才没心情管这种闲事……”她话未说完,房内猛地传来一个闷哼,接着听到姓雷的道:“你……好阴险……”
  桑小红叫了一句师兄又道:“姑奶奶跟你们拼了!”
  又听另一个男人的声音道:“等我来!”
  桑小红怒道:“姑奶奶正要杀你替师兄报仇!”
  那男的道:“我还不舍得杀你哩!听人说你又俊又骚,卫某好歹也得试试!”房内传来一阵兵刃碰撞声,接着又传来小石子的惨叫声。
  沈七郎再也呆不住,拍开窗子一纵而进,只见跟桑小红恶斗的那个男人,赫然是“病书生”卫新春,不由冷笑道:“真是寡人有疾,难怪有病书生之称!”
  卫新春见到沈七郎,吃了一惊,道:“沈七郎,你自顾不暇,还敢来管闲事。”
  沈七郎听后心头一跳,决定抓住卫新春,迫问小怡之生死情况,是以立即标前,挥手进攻,同时道:“请小红姑娘先截住那姓梅的,不要让他逃掉!”桑小红含泪冲出房去。
  卫新春自知武功与沈七郎相去甚远,是故完全一副拼命之打法,这叫做置之死地而后生。可惜沈七郎并不畏惧,只怕误杀了他。
  铁扇子疯狂进攻,因房间狭窄,陡增威力,三五十招过后,沈七郎仍无法将之制服。
  外面传来桑小红之惊呼声,沈七郎心头大急,心想杀死卫新春还有一个梅华章,是故他右手五指一挥,一招“五世其昌”五缕指风激射而出。
  只听“铮”地一声响,铁扇子已跌落地上,第四缕指风及第五缕指风全射在卫新春身上。沈七郎来不及查视其生死,便向门口标前。
  忽然软玉温香投入怀,原来桑小红正好自外匆匆转进来,两人碰了满怀,沈七郎目光一及,心头狂跳,原来桑小红上衣被撕裂,露出半截雪白之酥胸。她看也没看沈七郎一眼,便向内奔去,呼道:“师兄!”
  “梅华章呢?”沈七郎边问边出房,那里还有梅华章之踪影?只见梯口倒着那个店小二。他心头一急,奔出酒家。
  夜风甚为猛烈,星月无光,那里还找得到人?沈七郎只好返回酒店,进房急问:“桑姑娘请节哀,请问梅华章那厮去了何处?”
  “他跑了,姑奶奶那知他去了何处!”
  沈七郎只好检视一下卫新春,他胸前“膻中穴”被指风戳个正着,焉还有命在?
  沈七郎不由自主地叹起气来,桑小红怒道:“你杀死人还叹什么气!可怜我师兄被这狗贼从背后暗杀,姑奶奶无法亲自报仇,真叫人痛恨!”
  “他是你师兄,叫什么名字?”
  “雷长鸣。”
  “原来他是你师兄,他好像有个外号:‘赛雷公’?”
  “虽是师兄,实际如同师父,我入门不久,家师便死了,绝大部份的武功都是师兄传授的,说得准确一点,我还是他养育成人的,你知道我为什么有‘玉面狐狸’的外号吗?”
  沈七郎淡淡地道:“沈某怎会知道?”
  “因为师兄练童子功,不能近女色,偏偏姑奶奶感恩图报,要嫁给他……最后我只好去勾引其他男人来气他。谁知道他完全不生气,还求我原谅他,这样好的男人,老天爷居然让他早死,真是皇天无眼!”
  “江湖风险,生死只在旦夕间,姑娘万不可太过伤心,罪魁祸首是梅华章,你千万不可……”
  “你放心,姑奶奶才不会自杀,不杀死那狗贼,我桑小红誓不为人!”
  “好,这才有巾帼须眉之气概!你准备如何处置令师兄?”
  “就将他葬在这附近吧!”沈七郎到灶房找到一把锄头,在屋后挖了一个大坑,桑小红早已用棉被裹住雷长鸣之尸体。待安葬好了他,天色亦已发亮。
  直至此时,桑小红才发现自己衣衫不整,酥胸隐露,不由又破口大骂起梅华章来。“姑奶奶去换衣服,你去烧饭!”
  沈七郎隐居时,起居饮食,独自解决,要他做一顿饭,实在简单得很。待他将菜及包子端出去时,已见桑小红穿整齐坐在桌前,独自喝酒。
  “咦,看不出你的手艺儿还不错,喂,你叫什么名?”
  “沈七郎。”
  “沈七郎?你便是沈七郎?难怪那厮会死在你手中!”桑小红上下看了他几眼,又问道:“你刚才发现卫新春已死,为什么会叹息?你还想默化他回头是岸。”
  “不,我正要去找青龙会。”沈七郎乃扼要地将小怡被青龙会掳走的情况说了一下。“在下想在他俩口中探点青龙会的情况!”
  “这正好,姑奶奶可以跟你一起去青龙会找梅华章报仇!”
  “青龙会势力之雄厚,非你能想象,此去十分危险,姑娘……”沈七郎话未说毕,桑小红已截口道:“你这不是说废话?谁不知道青龙会的势力?不过若不让我报仇,姑奶奶宁愿自杀!来,干一杯,预祝咱们胜利!”沈七郎只好陪她喝了,桑小红又道:“你可别轻视姑奶奶,有我相助,你成功的机会便大多了,不信的……过几天你便知道了!”
  沈七郎见甩不掉她,只好道:“此行虽然危险,但必须成功,因此一切行动,请姑娘听我的安排,否则在下如今立即告辞!”
  “好,只要你让我跟着,让我报仇,姑奶奶一切听你的,姑奶奶有苗人血统,咱们苗人最是恩怨分明。”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一页
下一篇:第二章 易容上路 贺家祝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