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十六章 兵分两路 铲除劲敌
 
2020-01-20 15:30:53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沈七郎这才走进屋内,将李将白抛在地上,道:“用绳子将他缚好,提防两个时辰后,他会醒来!还有,要将他藏起来,不能让青龙会的人看见!”
  桑小红紧张地道:“他们来了吗?”
  “最多顿饭工夫便会抵达,咱们准备一下!”
  北风凌厉,一阵紧过一阵,把地上之沙石都刮上半天,大树摇晃,发出如波涛般之响声。
  宫玉霜道:“毕妹,你带头,进林!”
  四十名青龙会的人,分头顷进树林,慢慢前进,至树林边缘,只见有一块开阔地,建着七八间房舍,门窗紧闭,但缝隙间隐有灯光透出。
  毕翠微道:“宫姐,咱们是明挑还是偷袭?”
  宫玉霜低声道:“放火烧屋,若有人出来,便先长箭及暗器招呼!”毕翠微暗骂一声歹毒妇人,表面上不动声息,指挥下人上前放火烧屋。
  就在此刻,树林内忽然先后传来两道惨叫声,青龙会群丑不由大吃一惊,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急切之间,劲风袭身,惨叫声又起!
  “银花婆婆”叫道:“树林内有埋伏,快出来!”语音未落,风声急响,箭雨临身,又有几个闪避不及的,中箭倒地。
  “银花婆婆”双手齐扬,八朵银花镖脱手飞出去,但闻一阵叮叮当当响声,俄顷,一道劲风袭身,她惊魂未定,不欲恋战,连忙闪身出林,只见一道人影,如大鹏掠地,自林内射出,飞过之处,又有闷哼声响。
  “银花婆婆”到林外刚转过身去,便见到一个身材顽长,神态潇洒的汉子,已至身前,她料不到沈七郎动作这般快,连忙偏身让开,顺手又射了四朵银花镖!沈七郎也不打话,双掌一扬,那四朵银花镖已不见踪影。“老虔婆,你还有多少值钱的东西?”
  银花婆婆能厕身青龙会护法,武功自非泛泛,一顿拐杖,她不以杖为武器,而是借力飘身,双脚凌空向沈七郎连环踢!这几记速度固快,但最厉害的是出人意料。
  但沈七郎却不想跟她接战,双腿一错,滑开八尺余,左手微微一抬,一缕指风破空而出,封住一个青龙会弟子之穴道。
  宫玉霜见未曾正式交锋,已死伤七八个手下又惊又怒,抽出长剑,便刺向沈七郎之后背,银花婆婆挥动拐杖,与她合斗沈七郎,这两人有心杀死沈七郎,因此全力施展。
  沈七郎赤手空拳,沉着应付,五十招之后,形势反而大定,因为他已摸清对手之武功路数。
  “诸位竟然能够找上门来,真是佩服之至!可惜,你们派了个先锋李将白来探路,反而落在区区手中,泄漏了天机!”
  宫玉霜本来心中还在怀疑毕翠微,听了这句话才知是李将白出了问题。当下厉声问道:“你将他怎样了?”
  “哈哈,早知他是你之情人,区区便放他一条生路了!幸好不知者无罪,原谅则个!”
  宫玉霜气得杏眼圆睁,骂道:“狗嘴长不出象牙,沈七郎,凭你那几个人,也敢跟青龙会作对,今夜你们都得葬身此处!”
  沈七郎冷笑道:“你看看形势一凭你们也能消灭咱们?真是笑话!”宫玉霜不由自主转头望去,果见对方人人悍不畏死,虽然人较少,但气势竟然更胜!最奇怪的是不见古玩天及毕翠微,难道树林内竟有对方之高手?她分神之下,左臂被沈七郎指风射中,虽然不中穴道,依然酸麻不已。她骇然一惊,连忙凝神应战。

×      ×      ×

  树林之内,有两个蒙面人,乃顾湘夫及蓝燕山所扮,由于反戈一击,他俩愧对昔日战友,是以用黑布蒙面,他俩找上“七巧童子”及“不倒翁”。凭他两人之武功,当然赢不了顾湘夫及蓝燕山。
  毕翠微不能杀屠龙帮弟子,只好上前助“七巧童子”,双战顾湘夫,“还有没有人?都上来吧!”
  “七巧童子”跟蓝、顾不熟,未能认出他来,只觉对方武功深不可测,心头微惊,乃用话套他,“阁下敢跟青龙会作对,难道不怕死吗?”
  青龙会之情况,顾湘夫要比“七巧童子”还了解,他当然不会说破,却道:“你们竟敢加入青龙会,与天下武林为敌,难道不怕死吗?”
  “七巧童子”轻身功夫十分到家,移挪闪跳,像一条滑不溜秋的泥缅,加上毕翠微之配合,顾湘夫一时难以得手。“老匹夫,我看你武功还不错,倘若肯加入青龙会,绝对能混到一官半职!”
  “老夫不喜欢做官,所以只好跟你们作对了!”顾湘夫回顾老搭档一眼,只见蓝燕山大占上风,但“不倒翁”挨揍功夫特别出色,一时半刻,亦收拾不了!他怕沈七郎那边情况不妙,连连向毕翠微打眼色!
  毕翠微道:“小心,这老匹夫眼珠子乱转,也许在打坏主意!”
  “七巧童子”忽然暗扣一把梅花针在手中,借顾湘夫一掌击来,退后几步,左手一扬,那蓬梅花针已射了出去,顾湘夫暗吃一惊,忙不迭倒飞!
  “七巧童子”见他后退,立即标前,两枝飞镖又射出去,飞刀刚出手,三枝神箭接连离袖飞出!“教你知道七巧爷爷的厉害!”
  毕翠微反而退开,低声道:“你发射暗器也不打个招呼,几乎射着了姑奶奶!”
  “不用怕,快上前合攻,不要让老匹夫逃脱!”七巧童子身上暗器层出不穷,饶得顾湘夫一身武功,也被闹得手忙脚乱,若非藉着大树闪避,恐怕已着了道儿!
  毕翠微一看已离开古玩天,心中再无顾忌,道:“有意思,咱们合力杀死老匹夫!”她标前突然一剑急刺七巧童子后背!这一剑蓄势而发,七巧童子已毫无准备,被刺个对穿,他又惊又怒,转头叫道:“你,你为何……”话未说毕,顾湘夫已一掌击碎其脑袋,同时向前扑出去。
  毕翠微抽出长剑,桑小红奔过来,道:“谢谢妹妹!”
  毕翠微道:“别作声,只当我还是青龙会的人!”她仗剑跑开,又出其不意地杀了两名青龙会弟子。
  顾湘夫更如出柙猛虎,见到青龙会弟子,便是一掌,连毙三人才奔出树林,叫道:“老虔婆,你来啦?咱们玩一阵吧!老夫已半年多未见过你了,可是天天想着你哩!”
  银花婆婆轻啐一声,骂道:“没廉耻的老匹夫,竟然敢吃老娘的豆腐!”她脱手便打出三朵银花镖!
  顾湘夫笑嘻嘻地道:“老虔婆太小气了,三朵银花镖,也想做定情物!”一句话未说毕,他双脚微错而上,绕过银花镖,人已横在银花婆婆及沈七郎之间了!“狗嘴长不出象牙!你背叛青龙会,死在旦夕间,还敢嘴上占便宜!”银花婆婆拐杖一扫,拦腰击向顾湘夫。
  “好好,咱们今日便放手一战,你若能赢得了老夫,便放你一条生路!”
  宫玉霜却道:“顾护法,你就算对会长有所误会,也该念战友之情,不可赶尽杀绝!古玩天、七巧童子及毕翠微呢?”
  “两个已到阎罗殿,一个也已离死不远!”
  宫玉霜这一惊非同小可,看来今夜己是中计了,而且极可能全军尽墨,她实在后悔没听田于野之劝告,银花婆婆却道:“星宿,今夜行动,可是由你指挥的,日后向会长报告,千万要说实话!”
  顾湘夫不由失笑,“老虔婆,你还妄想活着离开?”
  “老娘跟你拼了!”她自知只有拼命一途,再无他法,出手尽是进攻招数,招招狠辣,悍不畏死!顾湘夫见状吃一惊,只好沉着应付,再不敢轻敌,两人一来一往,斗了七八十招,银花婆婆占了上风,不过顾湘夫丝毫不乱,看情况是不欲跟对方硬拼。
  银花婆婆一去,沈七郎只对付一个宫玉霜,大为轻松。“阁下何不投降?”
  宫玉霜反问:“投降有什么好处?”
  “起码可保你一条命!”宫玉霜长剑奇招迭出,但沈七郎仍然潇洒之至,不将其剑放在眼内。“你不杀我,废掉姑奶奶的武功,结果还不是一样!”
  “姑娘今夜来此,等于送羊入虎口,难道不觉得很冤?”
  “技不如人,死了怨得了谁?”宫玉霜不但拼命,简直不要命,她疯狂进攻,对沈七郎之反击,丝毫不顾,大有玉石俱焚之意。沈七郎艺高胆大,让她急攻三四十招,待她招式使老,新招未生之际,突然来一招“手挥琵琶”,五缕指风乘隙而进,全射在宫玉霜身上,只见她颓然而倒。“沈七郎,你躲过了今夜,躲不过明天!”
  沈七郎觉得此女根本不会幡悟,拾起她的剑,刺进其心房,结果其性命!他看了顾湘夫一眼,便走进树林,见到青龙会弟子,便暗中递出一指,一路过去,给他放倒四五个。
  此时形势已经逆转,屠龙帮弟子反比青龙会的多,沈七郎道:“守住四方,一个都不能漏!”他边说边向古玩天走去。
  古玩天早已领教过其厉害,心头吃慌,不由反身连退三步,蓝燕山双掌运劲,连环击至。古玩天双脚一顿,猛地拔身而起!可惜他只飞起八尺余,便一头栽了下来,原来已被沈七耶隔空以指风封住晕穴!
  蓝燕山道:“小兄弟的功力似乎又有所进步!”
  “不敢,此人先不要杀他!”沈七郎道:“此处由你收拾残局,一个都不能漏,我赶去立冬分会,助古藏宝一臂之力!”

×      ×      ×

  古藏宝、方良材率人匿在立冬分会附近,眼看宫玉霜率人向南而去,两人沉住气,足足过了两顿饭工夫,这才起程前进,悄悄把立冬分会包围起来,因恐暴露,故此不敢太过贴近。
  按照本来之计划,他们冒险匿藏,要等到沈七郎赶到才发动攻势。时间逐渐流逝。古藏宝、方良材以及屠龙帮弟子,人人紧张得心头如压了一块重铅。
  等待的日子是最难过的,二更已过,三更已届,仍未见沈七郎赶来,他们又替沈七郎担心。心中忖道:“按说,那边很容易解决,怎地至今尚未见到人?莫非情况有了变化?还是他们尚有未露面的高手协助?”
  忽然立冬分会上空连响两枝旗花,把周围照亮,这一着大出屠龙帮之意料,有几个弟子因等得太久,露面活动一下四肢,这便暴露了身形。
  刹那间,只闻一阵尖锐之哨子声响起,方良材忍不住问道:“帮主,是战还是退?”
  古藏宝略为沉吟了一下,咬牙道:“战!弟兄们快冲上去!三人一组,先围住大宅四周再说!”黑暗中人影耸动,屠龙帮弟子与青龙会都有刻骨之仇恨,无人畏惧,人人争先,眨眼间,已冲至贾宅围墙外。
  古藏宝道:“分头冲进去,不过要小心一点!”他身先士卒,标前一脚踢开大门,一阵箭雨射了出来,幸好他早有准备,一错步,反而越墙而进。几个勇士亦随后跃进,接着有人挥舞兵器,由大门杀进去!
  后宅那方则由方良材指挥,同样强攻进去。屠龙帮人数虽少,但武功均不弱,何况同仇敌忾,人人奋勇争先,气势鼎盛。
  田于野起初吃了一惊,待看清对方人数后,心头大定,连忙下令,“对方人少,不必害怕,沉住气应战,等候援兵!”他标前截住古藏宝。“你们自己送上门来,倒省得田爷去找你们!”
  古藏宝也不打话,长剑全是进手式,田于野武功高强,一柄单刀使得出神入化,把对方攻势一一化解,看来两人要分出胜负,当在三百招开外了。
  古藏宝心知,如果沈七郎那边没法抽身过来协助,凭目前之力量,实在无法克敌,更遑论不让对方漏掉一个人。他心急如焚,武功发挥大受影响,因此一百招之后,反让田于野占了上风。
  田于野转头一望,对方人手虽较少,但竟与己方杀成平手,关键是自己能否杀退古藏宝,故此亦拼尽全力厮杀。
  由后宅进去之方良材,因对手较弱,杀了两名青龙会手下之后,尚可抽空施放信号烟花。
  手下道:“老方,你杀到前头去,这里咱们敌得住!”
  “好,大家小心!”方良材弃了对手,一路向前杀过去,但沿途均遇到青龙会的人拦截,速度甚慢,双方形势呈胶着状。

×      ×      ×

  沈七郎隔远见到半空那朵黄色的旗花,知道古藏宝已动了手,而且形势不妙,心头大急,脚下加速,如离弦之矢般,拼命急驰,成败关键,端视是否能赶及支持!
  俗语云:“看山跑死马。”半空中之旗花,似在不远之处,实则尚有数里之遥。风驰电掣,他势愈奔马,过了一阵,贾府大宅巳远远在望,他不知宅内情况如何,猛地发出长啸,竟欲告诉屠龙帮弟子,鼓舞他们之斗志,不料却弄巧成拙!
  崩云裂帛之啸声传来,贾府大宅敌我双方均是一怔,不知来者是友是敌,唯独田于野知道不妙!因为青龙会有规定,在此情况下,必须用短啸通知同伴,不同之啸声,有不同之含意,像这不绝于耳之啸声,绝无仅有,证明来者是敌!
  以啸声听之,田于野又断定来者武功高深之至,细数一下,对方也只有沈七郎方有此功力,他心头又惊又诧,暗自忖道:“难道银花婆婆及宫玉霜等人无法拦住沈七卿?”
  他城府深沉,忙道:“弟兄们,咱们之援兵到了,大家只须拼死抵挡一阵,胜利便属于咱们青龙会!嗯,快过来两个人!”
  他两名心腹立即奔过来,拦住古藏宝。田于野道:“你们且抵挡一下,待本座到后宅看看,可不能让他们乘机溜掉!”言毕匆匆抽身而退!
  不过盏茶工夫,但见一道人影,疾愈闪电般自墙头飞了进来,人未落地,凌空只一掌已击毙一名青龙会弟子!此时已有人看清其脸孔,欢声叫道:“沈大侠!沈大侠来了!”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十五章 引狼出洞 二女斗智
下一篇:第十七章 邪不胜正 犁庭扫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