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九章 重回江湖 锄强扶弱
 
2020-01-20 15:24:39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蓝燕山道:“所有加入青龙会的人,都发下毒誓,不能泄漏半句有关青龙会的秘密。嗯,诸位跟青龙会到底有什么仇恨?”
  “说起仇恨,那可深了!”古藏宝扼要地将屠龙帮的宗旨及情况介绍了一下。
  沈七郎则道:“在下乃外甥女被掳,迫我加入青龙会,看来他们都是用这种手段,胁迫不愿加入的人听令!”
  “不错,咱们青龙会表面看来非常神秘强盛,但并非人人均愿意替其卖命!”蓝燕山问道:“不知‘屠龙帮’有多少人?”
  “本帮弟子不到五十个,不过人人与青龙会不共戴天,锐气极盛!”
  顾湘夫道:“以此实力如何跟青龙会周旋?对付一个分会,就已力有不逮了!”
  古藏宝道:“虽明知不可为,但本帮上下依然下决心,欲以有生之年,跟青龙会干到底!”
  顾湘夫跷起拇指道:“有志气!只是……咳咳……老夫经过厮杀,肚子不争气……”他话未说毕,古藏宝已笑道:“古某早已着手下们准备点心了,只是匆促之间,办不到好菜!”
  “能填饱肚子就行!”刚说到此,已有人捧上两个大盘面条,一盘炒鸡蛋、一只风鸡、一碟青菜,当下众人也不客气,纷纷动手。
  饭后,沈七郎道:“在下有点累,想早点休息!”回头又对顾、蓝两位道:“两位放心,在下必尽力替你俩解除身上之禁制!”
  顾湘夫大喜道:“大恩不言谢,不过你不会救错老夫,包你有十倍回收!”沈七郎一笑置之。桑小红为让他好好休息,伸手接过小怡。
  “小怡,你今晚跟红阿姨睡,好不好?”
  小怡乖巧地亲了一口桑小红,道:“小怡以后都跟红阿姨睡。”喜得桑小红在她小脸颊上,连亲十来口。

×      ×      ×

  地宫里不分昼夜,沈七郎一因昨夜施功太过疲累;二因救出小怡,睡得十分沉香。醒来之后,又练了一阵功,然后才出门,早有人在外面等候,立即送上洗脸水。待沈七郎梳洗之后,桑小红已抱着小怡进来。三人一起吃早饭。“小怡乖不乖,睡得好吗?”
  “好。”小怡反问:“舅舅,你以后会再离开小怡吗?”
  沈七郎想了一下才道:“舅舅还有很多事情要办,而你身上之毒又还未拔清,所以舅舅要派人送你去蒲伯伯那里,等你治好了病,舅舅便永远跟你在一起。”
  “是不是红阿姨送小怡去蒲伯伯处?”
  沈七郎拿眼望着桑小红,桑小红颇为为难地问:“七郎,你还有什么事要办?”
  沈七郎道:“在下既要替两位前辈解除禁制,又要到贺春秋家,解决他孙女被掳的事!”
  “这事都不好办,尤其是第二件,你要多久时间?”
  沈七郎沉吟着摇摇头,桑小红低声道:“我看你是想真真正正重回江湖了!”
  沈七郎身子一颤,半晌才道:“我听了古帮主的介绍,忽然觉得我这身武功,若隐埋在山水之间,不仅可惜,且对不起老天爷对我的厚爱!大丈夫学艺何为?不是为了锄强扶弱、伸张正义吗?独乐乐,又怎及众乐乐呢?我一个人无忧无愁在游山玩水,却有许多人受人欺凌,有许多人生活在恐惧、痛苦之中,心头亦难安呀!”
  桑小红双眼突然闪过一丝亮光,脱口道:“你今日说的话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你这才像个男子汉,我师兄他,他大不如你……”她眼露异采,死死地盯着他,就像他脸上忽然长出一朵花来。
  房门突被人敲响,沈七郎抬头望去,原来站在门外的是古藏宝,两人连忙长身。“帮主好!”
  古藏宝道:“今早自桑姑娘口中得悉小怡的情况,古某已安排妥当,派三个人化装送她到蓝鲸帮去!”
  沈七郎十分感激:“帮主日理万机,还掂挂着这桩事,沈某感激之至!不知帮主有何妥当之办法?”
  “古某找三个精明的手下,扮作做小生意的人,挑着担子出村,将小怡藏在担子里,待走远了,再上马车,驾车的是另外一个人!”
  桑小红大喜道:“小怡再经姑奶奶妙手易容,变成一个男孩子,包保无人认得出来!”
  古藏宝接道:“到了黄河再乘船出海,由海路去蓝鲸帮,刚好我一个手下是宁波府人氏,他正想回转探视,且他还认识蓝鲸帮的人,因此大侠大可放心!”
  沈七郎抱起小怡,在她颊上亲了一口,“小怡,你听不听舅舅的话?”
  小怡乖巧地道:“舅舅,你要我跟他们去找蒲伯伯,是不是?不过,待我病好了之后,你可不许食言,一定要来找我,以后再也不许离开小怡了!”
  桑小红道:“不要紧,以后就算舅舅有事离开,红姨一定会陪伴你。”
  古藏宝露出会心微笑。“好,一言为定,大人不可骗小孩子!”

×      ×      ×

  沈七郎花了一天工夫,又替蓝燕山打通身上三条经络,顾湘夫一条经络,他俩心情之佳,比叫化子在路上拾到一锭大元宝还高兴。
  三天之后,不但蓝、顾两人身上经络全部打通,连沈七郎亦恢复了精力,于是桑小红替他们易了容,准备出发去安阳,古藏宝却坚决要派两名手下去当跑腿,沈七郎只好却之不恭。
  一行六人二更时分,由地宫到地上,展开轻功急驰一阵,然后到一座树林,里面有间茅舍,养了十多匹良驹,他们每人取了一驹便上鞍。桑小红问道:“这是你们屠龙帮的秘密分舵?”
  一个叫甘三妹的道:“不算是分舵,只能说是个据点。姑娘忘记你跟帮主之约法三章,路上不许提‘屠龙帮’三个字,预防隔墙有耳!”
  另一个叫韩建邦的则道:“看来咱们还得使用化名!”当下各人订下一个化名,乘夜色急驰。
  第二天黄昏,六人便到了安阳城外,于是六个人分两组进城,约定在悦兴客栈会合。那悦兴客栈设备虽一般,但在城里也是家有头面的老字号,客人居然十分冷落。沈七郎觉得有点不妙,进房之后,立即召开会议,稍作议论及安排,立即带桑小红直奔贺府。
  到了贺府,只见大门紧闭,门前石阶铺落灰尘及落叶,他略一犹豫,上前拍门,拍得用力,惊动邻居,有人探头问道:“你们要找贺老爷子吗?”
  “是的,请问老爷子家是否发生变故?怎地没人应门?”
  “你们跟贺家是什么关系?”
  “多年朋友,上月老爷子大排筵席,宣布退出江湖,咱们还是贺客哩!”桑小红见那人一脸忠厚,便走过去问道:“请问贺老爷子是在什么时候搬家的?”
  那人道:“三天前咱们便发现贺府没有开门,是否搬家,搬到何虑,无人知道!”
  “你一直住在这里?”
  那人点点头,叹息道:“老爷子对咱们一向很好,有他在,就像一棵大树罩住咱们,以后的日子……”他叹息着,转身入门。
  沈七郎忙走过去,边道:“老哥且慢,你说以后的日子,会怎么样……莫非最近安阳发生了什么大事?”
  那人停足却不转身,道:“好像贺府发生了什么事,详情无人知道,安阳城这些天来,倒是十分平静,两位若无要事,还是早点离开吧!”言毕将门关上。
  桑小红还待要问,沈七郎见周围邻居都开门探望,忙向她打了个眼色,然后携手离开,桑小红低声道:“大哥,咱们慢慢走。”
  沈七郎一怔,问道:“你发现了什么?”
  桑小红轻笑道:“虽然数夕同床,但一向异梦,肌肤相触难以计数,但你从未握过我的手,小妹希望你能多握一阵,这不算过份吧?就算是过份,你便当作是种赏赐吧!”她边说用手握住他,生怕他会跑掉般。
  沈七郎心头一荡,觉得她虽然有点来路不正,但性格爽朗敢爱敢恨、宜嗔宜喜,不失是位可人儿,堪可陪伴终生。是以亦用力反握,桑小红腰肢一软,半靠在他身上。
  不料,她一时忘记自己扮作男装,两个男人在街头上亲热,引来路人侧目,纷纷指指点点,过了一阵两人才发现,登时满脸通红。
  返回客栈,顾、蓝两位尚未回来,两人乃先洗了个澡,晚饭前,顾、蓝回来,报称城内不见有青龙会之人,沈七郎亦告之去贺府拍门之情况。
  顾湘夫道:“看来贺春秋一家是溜掉了!”
  桑小红忍不住问道:“你凭什么下此判断?说不定他们全家已遭不测!”
  “不会,青龙会很少做出这种事来,通常他们窥准机会,制人弱点,很少有人会反抗!”
  沈七郎道:“事有例外,说不定人家宁作玉碎,不作瓦全呢!”
  蓝燕山含笑道:“贺春秋没有这股狠劲,倘若他是这种人,青龙会也不会看上他,因为日后不好控制!”
  沈七郎及桑小红不由颔首,承认他俩分析合理。顾湘夫道:“还有一个情况,贺府可能有地窖之类的设施,他们躲了起来,因此,咱们今夜可进去探试一下!”
  沈七郎道:“在下正有此意。”
  饭后闲聊,蓝燕山问道:“小哥,你师承何人?”
  “家师乃昔日之“七指怪客”,江湖上知道此的,不足十人!”
  顾湘夫失声道:“当年‘七指怪客’因为右手之食指、拇指及左手拇指被仇家切断,迫得他弃剑练指,反而因此而练成奇功,最后将仇家全身经脉截断,而威镇武林,小哥是他高足,难怪有此功力。”
  蓝燕山则道:“令人震惊的是他的仇家乃同样以怪著名的‘八臂金刚’!当时‘八臂金刚’叱咤风云,武林无人能敌,但在举手投足之间,便败给令师,最奇怪的是令师不久便归隐,不知所终,算起来令师今年应该五十多岁了吧?”
  沈七郎神色一黯,道:“家师早已仙逝,可惜我入门时间不久,家师十成功夫,学不到三成,因此从来不敢亮家师之名号,以免辱没了他老人家。”稍顿续道:“倒是两位之大名,在下未有所闻,实在孤陋寡闻之至!”
  顾湘夫吃吃笑道:“咱俩投入青龙会已数十年,以前化身千万行走江湖,顾湘夫及蓝燕山才是咱们之真名,你当然不曾听过!”他念了一串名号,都是武林中著名之人物,且多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之辈,沈七郎这才恍然大悟。“在下真是有眼无珠,两位原来早已是响当当之大人物,由此及之,青龙会几位领袖,武功之高不是更加令人望尘莫及?”
  顾湘夫叹息道:“说得不错,他们武功的确极高,放眼武林,可与之颉颃者,数不出三人,本来令师也应是一位,可惜已经仙逝!”
  蓝燕山接道:“倘非如此,青龙会之野心,又怎会这么大?”
  桑小红问道:“他们到底想怎样?统率武林?争夺江山?”
  “统率武林乃第一步,继而争天下,这才是他们最终之目的!青龙会势力之广,外人实难想象,武林中有许多人,根本已秘密加入青龙会,甚至带兵之将军,也已有人秘密加入,因此争夺江山,并非痴心妄想。”
  顾湘夫接道:“因此以咱们如今之实力要跟青龙会颉颃,简直是螳臂当车!不过,咱们两人的命是你救的,能多活一天,便等于赚了一天,因此咱俩并不计较道些!”
  “多谢两位前辈厚意,不过自古以来,已有不少以寡胜众,以弱赢强之战例。对整个青龙会来说,咱们当然显得十分脆弱,但若相对于他们的分会呢?”
  蓝燕山目光一亮,道:“加进老夫两个人,加上屠龙帮,咱们之力量又在青龙会之任何一个分会之上,你打算用逐个击破的办法对付青龙会?”
  “目前也只此办法!”顾湘夫道:“老夫却没有这般乐观,稍为涉猎过兵书的人都知道,进攻一方,实力必须在守方的三倍以上,咱们之实力虽在青龙会分会之上,但绝对到不了三倍!这次偷袭立冬分会,能够全身而退,乃因一来你们有内应;二来田于野等高手不在;三来事前完全没有防备!”
  蓝燕山道:“老夫一向比老顾悲观,这次为何反而比他乐观?乃因青龙会内,必还有像咱们这种已怀异志的人,只要咱们形成一股势力,他们便会倒戈相向!当然,如果能够再增添三百名高手,对咱们之形势,可有绝大之帮助,兵贵在精,不在乎多,屠龙帮之政策方针十分正确,宁精不滥,人多便易暴露!”
  桑小红轻叹道:“天下高手不是在不管世事的九大门派,便已被青龙会罗致,剩下来都是些事不关己,己不劳心之辈,还有多少个有此热心的?”
  “一定有,只是不好找而已,咱们又不是准备明天便向青龙会宣战,不必急在一时!”
  沈七郎道:“总之一切以时机成熟为前题!”
  顾湘夫一拍大腿,道:“这句话正合老夫心意!”
  蓝燕山推窗向外望了两眼,回首道:“时候差不多,咱们出发吧!”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八章 解除禁制 二仙脱困
下一篇:第十章 计划消灭 立冬分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