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十二章 将计就计 鼓山歼敌
 
2020-01-20 15:26:33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水玉玲道:“咱们姐妹常在河北乱闯,识人不少,不知你们的仇家叫什么名字?”
  沈七郎叹了一口气,道:“先父母死得仓猝,其实咱们连仇家是谁都还未能确定!”
  水玉玲脱口道:“如此如何找寻?还道可以帮你一把哩!”
  卜珍道:“小妹倒有一个好办法,可以帮助两位找到仇家!”她说得甚有把握,桑小红忍不住道:“如此可得请姐姐赐告良方了!”
  “很简单,通常找不到人,便得让他反来找你们……”桑小红道:“小妹愚蠢,听不出姐姐的意思来……”
  “现出本来真面目,仇家为了要斩草除根,定然会找上来,如此不是可知道谁是仇家了吗?”
  沈七郎结结巴巴地道:“姑娘说的可是歪理,敌明我暗,莫说报不了仇,还要招来杀身之祸!”
  卜珍微微一笑。“倘非如此,阁下又如何能找到仇家?”
  沈七郎忖道:“这婆娘机心比水氏姐妹又深了不少,可得小心应付!”
  耳畔却闻桑小红道:“多谢三位姐姐关心,咱家的仇,只能由咱兄妹自己想办法报复,未敢偏劳三位!”
  水玉玲道:“喑,看来铁姐姐是在怪咱们多管闲事了!好好,咱们陪表姐再吃点东西吧!铁大哥,下午咱们去何处游览?”
  沈七郎道:“听说响堂寺石窟,不但风景秀丽,而且宏伟壮观,小兄正想下午去游览一下!”
  水玉珑道:“那敢情好,咱们就一起去吧!表姐你也去吧?”
  卜珍道:“愚姐是无可无不可,那就去看看吧,只不知人家欢迎否?”
  沈七郎道:“有美相伴,乃几生修来之福,铁某岂有不欢迎之理?”当下由沈七郎领路,五人五骑便出城去。
  那响堂寺石窟,分南北两区,相距三十里路,因此五人还备了干粮食水,先到北响堂寺,位于鼓山山腰,寺已十分破旧,但一座五层高之石塔,耸然而立,老远便能看到,由于山势高峻,又多哨壁悬崖,五人只好把马匹寄放于村里,然后徒步而登。
  卜珍道:“咱们走快一点,否则今夜可能赶不了回城!”言毕展开轻功而上,水氏姐妹亦依法泡制,桑小红提气急上,却让沈七郎轻轻拉了一下,两人遂故意堕后。
  沈七郎抬头一望,心中暗暗冷笑:“只怕这三人都留了一手,尤其那个卜珍,武功显然还在水氏姐妹之上!”
  不料卜珍竟道:“两位快一点吧,咱们又不是你的仇家,何须故意掩饰?”
  沈七郎吃吃笑道:“三位姑娘武功高超,贱兄妹力有未逮,实在无法比肩!”
  那北响堂寺石窟,筑于山壁,分南北中三组,共有五个洞,均为石像,那中间的释迦洞更为宏伟,洞前尚有拜殿檐阁,窟外各雕一高大之天王,坛上释迦牟尼像盘膝而坐,高及丈余,鬼斧神工,雕得栩栩如生,肌肉丰满,线条柔和,虽经千年风月侵蚀,仍显得圆润光洁。
  沈七郎叹息道:“也不知古人是如何雕刻的,倒教咱们这些后人汗颜了!”
  卜珍在旁道:“想不到铁兄还有此感慨,与一般武夫大不相同啊,若小妹没有看错,铁兄必是一位文武全才,声名响亮之大侠,可惜咱们无缘认识真面目!”
  沈七郎笑道:“卜姑娘秀外慧中,貌若天仙,智比天高,卜珍不真,你的一切也是不真实,以己及人,又何必对别人苦求了?”
  卜珍格格笑道:“只怪我爹娘给我取这姓名,不过你已不是第一个怀疑的了,铁兄真人不露相,小妹只能叹句没奈何!”
  “姑娘原谅!”沈七郎语音未落,卜珍脚下一滑,他连忙伸手去拉她,盖旁边便是悬崖,他手掌未到,那知卜珍一曲肘,肘尖反撞向其手腕。
  风声融然,沈七郎立即变招,手掌反托其手肘,卜珍娇躯微微一震,身子直起,道:“多谢铁兄相救之情。”
  “卜姑娘还是小心一点,不要弄巧成拙!”
  卜珍心中忖道:“这厮滴水不漏,反应又快,若非沈七郎焉有这副身手?我倒要小心了,万不能让他说中,弄巧成拙!”当下走前,与水氏姐妹并肩,低声道:“是正点儿,不过要小心,一切依我眼色行事!”众人看完石窟,已近黄昏,于是下山。
  水玉玲道:“时候已不早,小妹愚见南响堂寺石窟,应与此大同小异,不如先回城再说吧!”
  沈七郎忖道:“城内已布置好,专等我回去么?只不知他们还来了些什么人?”嘴上却应了声:“随便!”又忖道:“我一人要对付三人,虽不害怕,却也要费一番手脚……”
  他心中一直犹豫不决,忽见前头尘头扬起,定睛一望,迎面驰来六七个汉子,他心头一动,
  双腿微挟,催马上前,倏地一指抵出,隔空点住水玉玲之麻穴。水玉玲哎唷叫了一声,水玉珑问道:“什么事?”卜珍微拉马匹随后,沈七郎心头雪亮,来者正是其同伴,当下再不犹豫,左手五指连点,只听水玉珑闷哼一声,娇躯一侧,撞在水玉玲肩上,两人一起滚落地上。
  卜珍叫道:“姓铁的,你背后偷袭,意欲何为?”她说话期间,沈七郎倏地弯下身去,抄起水玉玲,顺手甩给桑小红,自己则抓起水玉珑,拨马向旁驰去。
  卜珍策马在后追赶,沈七郎转头望去,但见那几骑人马亦尾随卜珍追上来,沈七郎嘘了一口气,稍为放慢,让桑小红坐骑跑在前面,沈七郎吃吃笑道:“卜姑娘,幸好在下见机得早,否则岂不要陷于重围?”
  卜珍冷笑道:“你如今也仍在重围中,煮熟的鸭子还能飞上天去吗?”
  沈七郎及桑小红虽然多了一个人,但是他俩之坐骑乃屠龙帮精选之骏马,万中选一,质素远在一般马匹之上,因此反而把距离渐渐拉远。
  忽然,沈七郎向侧驰去,又向桑小红打招呼,结果绕了半个圈,由来路跑去,桑小红回头问道:“七郎,咱们到底要去何处?”
  沈七郎急驰一步,与她并辔,低声道:“回邯郸必有风险,咱们回鼓山去!”
  一行人急风骤雨般,在山路上奔驰着,只见残阳似血,把鼓山上的石塔都染红,到得山脚,太阳已经下山,暮色四合,沈七郎一手抓着一个人,走在山路上,仍然跳跃如飞。
  山上石头及草木不少,沈七郎尽量弯着腰,一直跑至石洞前,吩咐桑小红看住水氏姐妹,然后站在路口等候,真有一夫当关,万夫莫敌之概!
  卜珍跟那六七个大汉忽然分开,分头上山,一望便知要采取合围之势,沈七郎冷冷地道:“你们大概是不要水氏姐妹的性命了!”
  卜珍冷笑一声,道:“那只能怪你自己没有眼光,如果你抓住的是我,也许情况会有所不同!”
  沈七郎冷笑道:“如此好得很,咱们便试试看,水氏姐妹就放在山洞里,她俩被我独门手法点了穴,若未得我解禁,十二个时辰后,便血枯而亡!卜姑娘请小心一点,千万不要让我点中穴道!”言毕忽然隐去。
  沈七郎及桑小红匿在一块大石后面,他低声对桑小红道:“你若果没有把握一击即中,便不可出手!”
  桑小红也知道危险,点头称是,俄顷,两个大汉已逐渐走近,沈七郎倏地转到另一块大石后,一个大汉略有所觉,转头望去,沈七郎手上石头立即出手,抛向另一边的草丛里,引开视线,两个大汉立即转头叫道:“在这里!”
  沈七郎飞扑出去,人未至,双腿已经踢向左首那个大汉,右臂一抬,一缕指风却射向另一个大汉。
  那两个大汉警惕性极高,连忙闪避,正面那一个避开当面双腿,但另一个虽然避开穴道被封,不过腰上吃指风激射痛得他闷哼一声!
  说时迟,那时快,沈七郎右脚落地,左脚凌空一翻,一个横扫过去,那大汉闪不开这一记,应声倒地!沈七郎指风随之而至,射中其胸口之“膻中穴”,登时伸腿不动,另一个大汉忍痛抽出单刀劈过来,沈七郎猛地大喝一声,如同打了个焦雷,那厮大吃一惊,动作稍滞,右手手腕已被沈七郎五指牢牢抓住,但觉半边身子麻木,单刀也被夺去。
  电光石火之间,一根钢鞭自后抽至,沈七郎反手挥刀挡格。“当”地一声响,沈七郎只觉虎口微微发麻,不由暗吃一惊:“这厮力道怎会这般强大?”
  他身随意动,左臂一挥,手上那大汉登时扬了起来,迎向钢鞭,那厮大吃一惊”忙不迭后退。
  此刻,其他大汉已逐渐围了上来,沈七郎封了手上那大汉的穴道,将他当作暗器,脱手向那名持钢鞭钓大汉抛过去。
  这一记力道极大,那汉子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
  他不由自主地退了几步,一直隐伏的桑小红,倏地自石后扑出来,短剑急刺,正中其后腰,那厮此际再也顾不得接人,一闪腰,反手一鞭击出。
  桑小红剑又短又轻,不敢搀其锋,急忙退后,沈七郎已冲过去,左手五指一挥,一招“五福临门”五道指风破空射出,料不到那厮轻身功夫也不错,竟然能在间不容发之间,错步闪开!
  沈七郎再一掠,右手抓住桑小红向山顶奔。“卜姑娘,你们七个人,如今已一死两伤,是否想全军尽墨?”他忽然自一个洞口射进去,下午来过,他记得此洞与另一个山洞相通。
  可是他并不出洞,而是躲在一尊佛像后面,桑小红抬头一望,洞顶凹凸不平,竟有一处可供立足藏身,于是一跃而起,双脚抵在凹处,双手刚抓实一块凸出之石头,整个人横挂在半空。
  此时,天色已黑,山洞之内便更加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了,过了一阵才听到一阵脚步声,五个人进来四个,那个受伤的持鞭大汉不见人影,大概卜珍亦记得,此洞与另一洞相通,卜珍派他守住另一个山洞之出口。
  走在最后的一个,手持一根燃着火的树枝,山洞颇大,光线不甚充足,但众人均有一身武功,黑暗中视物高人一筹,已堪利用。
  卜珍一眼望去,不见有人,立即由一个“窄门”钻过去另一个山洞。“老陆,有没有人出洞?”
  黑衣大汉鱼贯而出,至最后一个过“窄门”时,沈七郎探身而出,运劲射出两缕指风,那持火把的大汉轻叫一声,已不能动弹,树枝落地,火便熄了,山洞里一片黝黑,沈七郎立即闪到窄门后贴壁而伏。
  俄顷,窄门那端透出亮光,只见那个大汉被人踢飞数尺。沈七郎依然不动,接着便是那根重新再被点燃之树枝伸了过来,一张尖削脸慢慢探出来,向左右张望。
  沈七郎一拳闪电般击出,那厮左颊被打中,发出一声惨叫,仓惶后退,沈七郎又飞身到一尊佛像后匿藏。
  卜珍怒道:“沈七郎,你是男子汉大丈夫,躲在暗处偷袭,算那门子好汉?”沈七郎不吭一声,过了一阵,又有人射了进来。
  接着“飕飕”声响,卜珍带着两个大汉进来,而持鞭大汉也自洞口处走进来。“他奶奶的,看你还能飞上天去!”
  卜珍道:“咱们四人一起行动,千万不要分散!”四人果然步步为营,列成一个四方阵,慢慢前进。
  沈七郎见无机可乘,便自佛像后面跳了出来,道:“沈某就在此处,不怕死的便过来!”那四个人立即围上去,沈七郎比他们更快,未待包围圈合拢,便向那持鞭大汉扑过去,其他三人慌,忙挥动兵刃,一齐向沈七郎攻去。
  沈七郎心想必须先制服一两个人,否则纠缠太久,终有一失,是以左掌猛地发出一掌,一股凌厉之掌风急撞持鞭大汉之胸膛,同时身子跃起闪避!不料一名大汉反应亦快,随之跃起,长剑向沈七郎之小腹刺去,一直隐忍不发之桑小红此时方松手坠下,急切之间抽出短剑,连人带剑刺向那厮之肩头!
  沈七郎跃起早已想到下一着,那厮长剑刺来一被他以指弹开一身子横掠四尺,右手猿臂轻舒,抓住洞顶一道石隙,身子一荡,射向另一边。
  待他落足,已与桑小红并肩而立。“卜姑娘,看来今夜你是要全军尽墨了!”
  卜珍娇叱一声,揉身扑上,手中长剑急挥,招招辛辣狠毒,只往桑小红身上招呼,她没有胜沈七郎之把握,心想只要制服了桑小红,不怕你沈七郎不听令,可惜她如意算盘打不响,沈七郎连发三道指风,已迫得她只能转身跟沈七郎纠缠。
  那个肩头被桑小红短剑重创之黑衣大汉,扶着洞壁,踉跄地走出山洞,另一个黑衣大汉与桑小红杀得难分难解。
  沈七郎侧目一望,估计桑小红再过三五十招便将不敌,是故立即加强攻势,激战之中,他觑得真切,左手中指弹开长剑,右指鬼魅般一翻,五指已扣住其腕脉!这一招虽然神奇,但能一举成功,依然教沈七郎心头一阵狂喜。“卜姑娘,咱们可以好好谈一谈了!”他正欲封其麻穴,忽觉卜珍之尾指在自己脉门上一划,接着也大笑起来。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十一章 水氏姐妹 居心叵测
下一篇:第十三章 七郎中毒 小红用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