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二章 易容上路 贺家祝寿
 
2020-01-20 15:20:57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桑小红将雷长鸣的衣服给了沈七郎穿,她自己也带了一个大包袱,最后放了一把火,将酒店烧掉。由于只有一匹马,两人只好共乘一骑。
  桑小红无甚男女之防,加上喝了酒,昏昏欲睡,靠着沈七郎的胸膛打磕睡,倒是沈七郎反而有点不惯。到了黄昏,来到一座小镇,沈七郎急忙拨马首入镇。
  桑小红道:“咱们在此过夜,我要买些东西!”到了大街上,她跳下马鞍,又道:“你先在此等我!”她一走几近半个时辰才回来,手上又多了几包东西。“找家最好的客栈投宿!”
  斜对面就有一爿客栈,两人进店,掌柜问道:“两位是夫妻还是兄妹?”
  “你问这许多作甚?怕咱们不付账?”
  “因为今日客满,只剩下一间上房……”
  “咱们要了,才两个人,占多大地方,难道要两间房,请问,这附近可有卖马的?”
  “没有,不过镇上有马车行,就在背后那条街!”
  进房之后只有一张床,沈七郎不由皱起眉头来,桑小红咭地笑道:“姑奶奶知道你是柳下惠,因此放心得很,把包袱放下,咱们去马车行!”
  两人出店,桑小红靠着他走,就像是一对令人羡慕的新婚夫妻般。她宜嗔宜喜,性格爽朗,大可解除旅途寂寞,沈七郎见她不像对自己有意思,放心不少。
  沈七郎本拟买马,但桑小红坚持买了一辆双套马车,外加一对马。“你放心,一定在立冬之前,让你赶到邯郸城!乘马车大有好处,行踪不容易暴露!”沈七郎一想也觉有理,反正离立冬尚有半个月时间,乘马车去邯郸,最迟也只需五七天而已,便由她主意。
  桑小红付了钱,着马车行将马车送到客栈去,又道:“喂,我身上的钱已快花光了,今晚你可得请客!”
  沈七郎笑道:“吃饭钱我倒还有,日后三餐便由我负责。”
  “这些话可是你自己说的,你可不要忘记!”
  沈七郎暗吃一惊,忙道:“我是指到邯郸之前。”
  “小气鬼。我还以为要负责到我报了仇为止哩,你们汉家男子汉,真不够意思!”
  沈七郎不敢开腔,找到一家酒家,点了四五个菜请她,没想到她对吃倒不挑剔,虽是粗菜,却也吃得津津有味。
  一顿饭下来,两人熟络了不少,桑小红手臂勾住沈七郎臂弯,将他“牵引”回客栈,进房之后,沈七郎道:“你先睡吧,我还得练功!”
  “可不许你偷跑!不过,刚吃饱饭,怎睡得着?”桑小红叫店小二送洗脸及洗脚水进房,她不管沈七郎在练功,自个儿哼着小调,洗起脸来,然后将灯吹熄,关好门窗,宽衣上床。
  至半夜,桑小红见沈七郎仍坐在地上,便道:“你练功要练到什么时候?你怕我会把你吃掉?快上床来,姑奶奶有事跟你商量!”
  沈七郎坐在床缘,问道:“你要商量什么事?”
  桑小红一把将他拉倒在床上一问道:“你是练童子功的?”沈七郎摇摇头。
  她又问:“还是童子吗?”沈七郎摇摇头。
  “你曾经有过心上人吗?”沈七郎斜倚在床背上,反问:“你说我像讨不到老婆的男人吗?”
  桑小红又笑问道:“你的‘童子功’是让你的心上人破掉的?”沈七郎摇摇头,桑小红叹了一口气。“为什么你跟姑奶奶一样?”
  沈七郎微微一怔:“我什么事跟你一样?”
  “姑奶奶没法把贞操给我心爱的人,却让个不三不四的蠢男人糟蹋了!不过当时我是自愿的!”
  桑小红问:“你也是自愿的?”
  “一个付钱,一个自愿!”
  “哈,原来你去青楼嫖妓!”桑小红奇怪地问:“为何你不把处子给你心上人,她不爱你吗?”
  沈七郎立即露出痛苦的神色,“一言难尽,当时我们是相爱的,后来才有了变化……”说到此,他脑海中又泛起杨柳青的倩影来。
  “她不肯跟你睡觉?”
  沈七郎怒道:“你怎能说这种话?这是侮辱她!”
  “你们汉人真奇怪,不陪喜爱的人睡觉!”
  “胡说,她在我心目中像仙女一般……除非她嫁给我,否则我绝对不会……”
  桑小红格格笑道:“原来你不敢上床,是因为你喜欢我,把我当作仙女,并不是害怕我吃掉你!”
  沈七郎哭笑不得。“你别胡说,在下根本对你的一切不了解,怎说得上其他?”
  “你不跟我在一起,又怎能了解我?”桑小红身子一横,将头枕在他小腹上,天真的问道:“你很了解她?那为什么她不嫁给你?”
  沈七郎不悦地道:“你若再提这件事,沈某可要翻脸了!”
  “好,不说了,咱们睡觉吧!我跟你说这许多话,只是要告诉你一件事,你不喜欢我,我不是你心目中的仙女,所以你随时都可以要我,不过还有一件事我得先告诉你,你只能得到我的身子,我的心永远是我师兄的!”
  沈七郎大为诧异,这种话从未曾听过,更何况是出自一个女子之口。“你的心跟身子是分开的?”
  “当然吗!否则姑奶奶怎肯跟其他男人睡觉?我虽然是残花败柳,但心却是圣洁的!我忽然觉得你跟其他男人一样!”
  沈七郎反问:“你认为我跟其他男人,应该有什么分别?”
  桑小红忽然把他拉直躺在床上,自己蜷缩在他身边,道:“不说了,睡觉吧!”俄顷,她已发出均匀细长之呼吸声,沈七郎起初还显不自然,但很快也进入梦乡了。
  待他一觉醒来,才发现桑小红只穿件肚兜,身上妙处隐见,但她梦中的神情却十分天真纯洁,沈七郎心中暗道:“她是不是狐狸?”
  他悄悄下床,自己先盥洗完毕,才唤醒桑小红,然后转身以背向着她,可恨她故意不先穿衣服,而先梳洗:“叫店小二把早点送进房来。”
  “你不先穿衣服?”
  “待会儿还要易容化妆,又穿又脱又换,不嫌麻烦吗?我又不是仙女,你不用尴尬,如果你不穿衣服,姑奶奶保证视若无睹。”
  “谢谢!”沈七郎连忙溜出房去,再亲自把早饭拿回房。

×      ×      ×

  马车在官途上急驰,驾车的是一个丫头,坐在车内的当然是“小姐”了。“小姐”却是沈七郎。“小姐”既然是沈七郎,“丫头”自然是桑小红了。
  “姑奶奶其实不该叫‘玉面狐狸’,而应该叫‘千面玉女’才对!我这手易容绝艺,跟中土的不大一样,绝对维肖维妙。姑奶奶保证能平安将你送到邯郸城!我不是早已说过了吗,让姑奶奶跟着你,对你大有好处。”
  沈七郎叹息道:“只是沈某太难受了,不男不女的,唉,我遇到你真是倒霉!”
  桑小红笑得十分开心。“你到了邯郸城之后,怎样跟青龙会联络?”
  “不知道!”
  “不知道那不是白走一趟?”
  “也可能是白易容一回了,变得连父母兄弟都认不出来,青龙会又怎样跟我联络?一切待到了邯郸再说吧!”
  黄昏时,马车驶进安阳城,忽然发觉街上情况有异寻常,街上有许多武林人士,而且都匆匆向前急行,沈七郎着桑小红悄悄跟着他们。
  只见那些武林大豪都往一座巨宅走去,沈七郎道:“咱们先找一个地方落脚。”
  一个家丁模样的上前拉住马疆,问道:“可是来向贺老爷子拜寿的吗?”
  桑小红心想:这种场合也许能找到梅华章。便道:“是的,咱们先到客栈梳洗一下再来。”她一拉疆,马车便自旁驶过去,沿路几家客栈都已客满,桑小红不悦地道:“掌柜,咱们先把马车寄放这里,先找个地方让咱们换件衣服,给你银子!”她出手大方、抛下一块碎银在柜枱上。“可得替咱们的马匹上好料。”
  掌柜见钱眼开,便带她俩“主仆”到自己的房间去更衣。桑小红解开包袱,拿出药水来,替沈七郎洗掉脸上的药物,问道:“你要以真面目示人,还是另扮一个?”
  沈七郎沉吟道:“还是另扮一个吧!”
  桑小红一声不吭,便在他脸上涂药。俄顷,已变成一个皮肤黝黑,样子粗鲁的虬髯客。“你叫‘东山樵夫’鲁直,我是你夫人叫做……叫崔三娘吧!”
  “樵夫没有斧头,不是要露出马脚吗?”
  “嗯,那就叫“采花浪蝶”吧!”桑小红说毕自己已忍不住格格地笑起来。“你自己起个名号吧!”
  “就叫做“赛张飞”张翼吧!”桑小红也替自己改变一下容貌,到底女儿家爱美,虽是粗布荆衣,却故意弄得貌若天仙。两人自客栈后门出去,桑小红把手一伸,道:“拿点银子来,待姑奶奶去办点寿礼。”
  沈七郎给了她两锭银子,她笑道:“我得先打秋风!”收起一锭了,再买了件黄金打造的空心寿桃,赶去贺宅,她又叫了起来:“这小地方有什么出名人物,怎会来了这许多贺客?”
  沈七郎心头一动,低声道:“九成是“铁剑镇黄河”贺春秋,算起来他应已登古稀!”
  说着已至贺府,两人在嘉宾留名下题了名,交上贺礼,便有家丁引路。入门是座庭院,已放了二三十张八仙桌子,家丁带他俩坐在一个角落便走了。
  沈七郎抬头望进大厅,厅里也摆了十多张桌子,座位几乎已坐满,一个长着灰白胡子的老汉,身穿大红袍,周旋在宾客之间。
  桑小红问道:“翼哥,那就是贺老爷子?”
  “愚夫跟他只有一面之缘……嗯,应该就是,今日路过,因为慕其名,敬其人……所以方拉你来道贺!”
  大门外突然响起一阵鞭炮声,接着只见贺春秋带着儿媳,轮番到客席敬酒,最后才走出大厅,面对庭院的贺客,说了几句门面话,又敬了三杯酒才进去。
  菜开始端上来了,同桌的便互相介绍,其中一个身穿一套洗得发白的青袍汉子问道:“两位向在何处活动?怎地这般面生?”
  沈七郎道:“愚夫妇虽然在江湖上走过几天,成亲之后便在家过活,江湖上的人和事已疏远久矣!未知兄台贵姓大名?”
  “刚才不是已介绍过了吗?他便是“勇书生”张仲谋,近年来名头甚响,若张兄在洞庭湖一带走过,必然听到他大名!”
  另一位身穿劲装的壮汉道:“刚才听两位说跟贺老爷子不熟,居然还来拜寿,真是情深义重呀!”
  沈七郎道:“在下寄居在汉水一带,贩卖点土产,但足迹甚少离开汉水。今日经过此处一只因舍弟下月成亲,他住在濮阳城,刚好经过,所以……”
  桑小红道:“咱们可不是来打秋风的,贺礼可是花了五六两银子买的!”群豪都暗暗好笑,但对他俩却再无怀疑。
  桑小红问道:“不知今日来了什么大人物?”
  张仲谋道:“武当派的竹道人、少林俗家弟子的‘金刚掌神’梁大通、‘洛阳三少’、‘天水帮’帮主钱逊、‘白石庄’庄主石怀铁、‘莲花剑客’李将白、‘七巧童子’、‘玲听双姝’、还有一位刀神司马不二,应该还有不少高手,只是张某眼拙,认不出来!”
  刚才那个身穿劲装的壮汉叫楚良材接口道:“能够一口气见识这许多高手,楚某已觉得不枉之行了!”
  “是的是的,真是不枉之行!”沈七郎心念电转,觉得来此道贺的真正高手,除了刀神司马不二、武当竹道人及梁大通之外,余皆泛泛之辈,有点失望,暗道:“武林真是现实,这七八年来贺春秋少在武林活动,又一向洁身自爱,不喜结党营私,便无人来奉承讨好了!”
  桑小红一对眼睛则四处转,可惜大厅情况因为角度问题,只能看到一小部份,找不到梅华章之踪影,更加失望,恨不得早点吃饱就离开。
  菜上五碟,酒过三巡,桑小红轻轻踢了一下沈七郎,道:“翼哥,后天是翅弟的大喜之期,咱们还是趁夜上路吧,免得路上有耽误,你这做哥哥的可不好说话!”
  沈七郎亦意兴阑珊,当下长身告辞,又向贺家的总管道歉告退。两人返回客栈取回马车便夤夜上路了。
  “喂,我半途拉你离开,你可会生我的气?反正客栈全满.今夜便在马车里睡吧!”
  “我来驾车吧,你今日已累了一天了!”沈七郎接过马缰马鞭。
  桑小红忽然在他颊上亲了一口,格格笑道:“原来你是个好男人!”
  沈七郎驾车出城,向北疾驰,桑小红道:“喂,你驾这么快,车子摇来晃去的,叫我怎么睡得着,找个地方将车停下来吧,人不累,马也累了!”
  沈七郎见远处有一座大树林,便催马上前,将马车驶进树林,卸下马匹,一共三匹马,便将之缚在树下,“你先睡,我去解手!”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一章 目标一致 结伴同行
下一篇:第三章 借箸代筹 捉住内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