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六章 逃离分会 复遭围攻
 
2020-01-20 15:23:07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沈七郎与桑小红出了贾府,便往邯郸城急驰,俄顷,背后已响起一阵如雷般之马蹄声,沈七郎拉着桑小红的手,提气急驰,速度骤然加快。
  背后马蹄声越来越近,人终是血肉之驱,长途跋涉,自不如马匹气力悠长,所幸,贾府离邯郸城不远,在马匹未追及之前,两人已进入城内。
  桑小红喘着气道:“咱们只挑小巷跑,不信他们能追得上!”两人专挑小巷穿插,很快便将背后的追兵甩掉。
  沈七郎道:“如今咱们若易容换装,再潜进贾府,成功机会极大。”
  桑小红喘气道:“不行……小妹又饿又累,须先找个地方歇歇!”
  沈七郎道:“好,咱们出城去吧,我不信青龙会的耳目真有这么多!”于是他俩由西城门出去?又到村庄里求宿求食,庄稼人老实,见他俩不是白吃白喝,自有人收留,这顿饭,虽都是粗劣菜肴,但桑小红狼吞虎咽,竟然吃了两大碗。
  饱餐之后,桑小红又请主人备水洗澡,她洗得仔细,沈七郎站在村口戒备放风,待沈七郎要洗时,她却不愿出房,“喂,你这样,教我怎样脱裤子?”
  桑小红咭地笑了出来:“你怕什么?天天抱着我睡觉,还害怕,小妹替你擦背!”
  沈七郎尚在犹豫,桑小红已动手替他脱衣,沈七郎没奈何,只好道:“我自己来吧!”他匆匆脱下裤子,跳进澡盆。
  桑小红蹲在他后面,轻轻替他擦背。“咱们太过轻视对手了,想不到着着均落在人家毂中!”
  “棋差一着,幸好毫无损伤,还有机会反败为胜!”
  “我只担心,他们会拿小怡出气!”
  “放心,青龙会要做大事,怎会拿小孩子出气?想不到青龙会还有些能人,可惜他们武功不济,否则咱们根本跑不掉!”
  “立冬分会要我们在立冬之前赶到邯郸相会,此时离立冬尚有十多天,也许分会的首脑料不到我们会提早到达,留下来的只是一些庸手……”
  沈七郎道:“你绝对不能轻视他们,否则咱们会败得更惨!”
  “不用你教训,我自会当心,只是无法替你担忧!”桑小红的手忽然伸到他胸前去。
  沈七郎不由叫了起来,“喂,这里不是背!”
  “你怕什么?你睡着的时候,全身都让我摸过了!”桑小红噗嗤地笑道:“到底是谁令你除却巫山不是云?”
  “以后再说……”
  “好,我问你一件事,武林中你有那几个好朋友?我指的是肯为你两肋插刀的朋友!”
  沈七郎脸上升起几丝悲哀,半晌方道:“好像找不到一个!”
  桑小红叹了一口气,道:“那只能靠咱们自己了!”
  “洗好啦,你转过身去吧!请你行行好,别让我抬不起头来!”
  桑小红咭嗜地笑着,笑得前俯后仰,花枝乱颤。“想不到男人害羞起来,比女人还厉害!”沈七郎匆匆跳出澡盆,胡乱用毛巾擦身一接着抓起一条裤子来,就在此刻,他忽然听到一个衣袂声,急道:“有人来,快守住门口。”
  “那里有人?”桑小红脸上笑容未褪,她耳目不如他灵敏,自然听不到。沈七郎刚把裤子紧好,伸手去抓床上的上衣,窗桥突然碎裂,一条人影穿窗而进,尚未定下神来,房门亦已被人撞开,从外闪进三条大汉,将沈七郎及桑小红围住。
  进来的四个汉子,脸上全部蒙上一块黑布,将嘴脸遮住。自窗口射进来的那厮,身材高大,乃是此行之头领,他忽然桀桀地怪笑起来。“想不到沈七郎在此种情况之下,尚有心情风流,真是佩服呀佩服!”
  桑小红冷冷地道:“你在妒忌吧?像你这种阴阳怪气的人,想风流也没有女人肯陪你!”
  那厮冷声道:“臭丫头,老夫只是脸皮不如你们厚罢了,白日宣淫,没多少个有这种雅兴!”
  沈七郎披上衣服,道:“你们是什么人?”
  “何必多问?沈七郎,你是要跟老夫走一趟,还是要在此解决?”
  沈七郎已定下神来,不慌不忙地问道:“跟你走去何处?与你在此解决,这两者有何分别?”
  “跟老夫走还有一线生机,若在此解决,你便要一败涂地了!嘿嘿,你俩以为离开邯郸城,咱们便找不到吗?告诉你,就算你上天入地,咱们也能将你挖出来!”那厮语气冰冷地道:“至于要去何处,你便不必多问了一反正去那里,对你来说,分别都不大!”
  沈七郎道:“与贵会之恩怨,全由在下一人而起,与这位姑娘无关,我可以跟你走,但她……”
  桑小红截口道:“我不在乎生死;要走一起走!”
  “果然是多情种子!”蒙面人冷笑道:“沈七郎,你的好意,人家不心领哩!一起上路吧,识相的便是自缚手脚!”
  桑小红大笑:“天下间岂有这种便宜的事,要咱们投降,最低限度也得露几手,让咱们开开眼界!”
  沈七郎接口道:“阁下连名号也不敢赐告,谁知是否小毛贼,凭什么要咱们自缚手脚?”
  为首那蒙面人冷笑道:“老夫早知你们不是识时务之俊杰了,要知名号不难,待你们受制之后再说,你们上,让他们开开眼界!”
  他一声令下,那三个蒙面汉立即抽出兵刃来,却是清一色的细长滚身之长剑。沈七郎低声道:“小心!”他先发动攻势,左袖一拂,袖管直取正面那个之面门,右手暴长,五指将合未合,遥指右首另一位蒙面汉,余下的一位蒙面人只好留给桑小红了。
  他一动,三个蒙面人亦立即行动起来,双脚如车轮般转动,可惜卧室不大,未能发挥所长,反而因地方狭窄,几乎互相碰撞,而显得十分狼狈。
  沈七郎吃吃笑道:“米粒之珠也放光芒,井底之蛙竟敢夸海口,没得笑掉行家大牙!”
  他边说边挥动双袖,忽然一个蒙面汉身形一滞,后面冲上来的另一个蒙面汉,虞不及此,收腿不及,撞在一起,接着,他身子亦不能动弹!原来,沈七郎利用袖管之遮掩,指头在袖里活动,外人根本看不到。这袖底神指的确厉害,蒙面汉麻穴被指风射个正着,背后那一个不知就里,撞在一起,失去重心,旋亦再着道儿!
  三个蒙面汉刹那之间,倒了两个,剩下那一个不由得心底发毛,不战而退。
  沈七郎踏前几步,站在为首那名蒙面汉身前,冷冷地道:“不知在下有否资格问阁下名号?”
  那厮语气已不如适才之冷峻,“老夫便是立冬分会住持!”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阁下堂堂一个青龙会分会会长,居然会派人去掳一个小女孩,真教沈某失望!”
  “妇人之仁!”那厮冷哼一声:“岂不闻兵不厌诈?这年头,还有武林规矩可言?”
  “既然阁下光临,沈某亦提出一个条件!”沈七郎指一指地上那两名蒙面汉道:“这两个人被沈某以独门手法,封住穴道,一对时之内,若不解制,全身经脉将因封塞太久而身亡!沈某以他俩之性命来换小怡!”
  桑小红道:“这件交易太便宜你了!”
  那厮淡淡地道:“这便宜老夫却不愿意捡,多谢了!”
  沈七郎力贯双臂,一字一顿地道:“阁下到底意欲何为?”
  那厮慢条斯理地道:“这两个人武功不济,身亡只能怨自己学艺不精,而且像这种饭桶,留在人间,徒浪费粮食耳,怎可及得小怡的可爱!老夫素有爱才之心,不忍见阁下一身武功从此在武林中销声匿迹,因此也跟你谈谈条件,不知阁下是否有耐心听老夫说话?”
  他居然好整以暇地拉了一张椅子坐下,沈七郎只好耐着性子道:“你且说来听听,若不合沈某心意,大不了一拍两散,今日你亦休想离开此屋!”
  “很简单,要你加入本会,不但小怡立即交给你,而且日后你可享尽荣华富贵!”
  桑小红笑道:“荣华富贵?你以为青龙会已得到天下?一切可凭你们之好恶赏罚?”
  “名利双收,位尊势强,也可算荣华富贵!沈七郎,你意下若何?”
  “阁下给我什么职位?‘位尊势强’此四个字,莫非要让沈某当会长!”沈七郎大笑。“沈某自知无此福份,而且贵会若真有诚意,又怎会只派你来当说客?‘二十四节气’还不如‘二十八宿’!”
  那厮语声一变:“想不到阁下知道的还真不少!”稍顿道:“只要阁下有诚意,最低限度在‘二十八宿’会占一席位,如果立功,当然可以继续晋升!”
  “再升一级,是何职位?”
  “待你加入贵会之后,自会告诉你!”
  “你代表什么人来跟沈某谈条件?”
  “本会会长曾经下文,要下属全力邀请阁下加入本会,条件是入会最低职位是‘二十八宿’之一!你若认为老夫是代表会长,亦无不可。”
  桑小红又插腔问道:“倘若咱们不答应加入贵会,有何后果?”
  那厮吃吃笑道:“本会只要沈七郎一人,不包括你,不加入本会,便将是本会之敌人,本会绝对不会放过你们两个。”
  桑小红冷笑:“你有此本领么?”
  “老夫没有,但别人有!”那厮双掌一合,突闻屋顶上一阵“哗啦啦”巨响,瓦片灰尘飞扬之中,那厮已乘乱自窗口跃了出去,而屋顶上却跃下八个黑衣大汉,横梁上尚有四个手持铁弓,拉弦引箭待发的汉子。
  那厮的声音自外面传来,道:“沈七郎,你虽然有一身本领,也许你还有几分逃跑之机会,但要保护佳人,你今日是连半分机会也没有,识时务者为俊杰,还是速速投降吧!”
  桑小红忽然翻腕,挥剑往自己脖子抹去,剑刃离喉头尚差两寸,她双臂穴道已被封住,她泪水在眶内乱转。“大哥,小妹不愿连累你,你还是让我自杀,自己冲出重围吧!”
  “你既然敢自杀,为何不拼死替我杀敌?”
  桑小红双眼一亮,道:“大哥,你肯救我?”
  那厮在屋外道:“沈七郎,老夫数三声,你还执迷不悟,便莫怪老夫下令全力击杀了!”
  沈七郎走近桑小红身边,附耳低语道:“他主子要我加入青龙会,他怎敢轻易杀咱?”他忽然提高声音道:“沈某心上人若损了一根毫毛,沈某拼死也要闹得你们青龙会,鸡犬不宁!”
  那厮忽问道:“青龙会财雄势大,会里高手如云,加入本会对你只有好处,为何要拒绝?”
  “可惜沈某对争权夺利之事,毫无兴趣!”
  “如果青龙会放走小怡,你是否会与青龙会合作?”
  沈七郎沉吟道:“青龙会放了小怡,只是做一件本应该做的事,没有什么条件,要沈某跟他合作!”
  “如果有人替你救出小怡,你将如何?”
  沈七郎脱口道:“沈某当为之赴汤蹈火!”稍顿反问:“你为何会有此问?”
  那厮忽然又自窗口跳了进来,挥手道:“你们退出去,守在四周,不许让任何值得怀疑的人走近!”
  那些黑衣大汉,悄没声息退了出去,退进有据,干净利落,一望便知是久经训练的一群。沈七郎忽然问起一个问题:“这些人匿在屋顶上,为何我竟没有听到声音?”心头不由一惊。他双眼如同利刃一般,盯着那厮,不知他弄什么玄虚。
  “刚才他们匿在四周,你可听到声息?”
  沈七郎沉声道:“沈某耐性不好,你有话最好早说,免得后悔!”
  “老夫不是青龙会的人,是屠龙帮帮主,你先解开这两个人之穴道!”那厮指一指地上那两个蒙面汉。
  沈七郎不知为何竟然相信他的话,伸手解了那两个蒙面大汉之禁制。
  那厮厉声道:“你俩立即退守村口,不可放一个陌生人进来!”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五章 棋差一着 贾府激斗
下一篇:第七章 同心协力 救出人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