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三章 借箸代筹 捉住内奸
 
2020-01-20 15:21:28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沈七郎走远,缩在草丛中解手,刚事毕紧好裤子,忽然听到一个急促之夜行人衣袂声,他暗吃一惊,连忙闪在一棵大树后面。
  俄顷,便听到一只夜枭的叫声,接着是一只麻雀的回应声,沈七郎悄悄望出去,但见不远之处也传来一阵衣袂声,他蹑手蹑脚走前七八丈,再匿在一棵树后拧头望去,只见前方不远有两个人在树下说话。“这时候去?贺客走了吗?”
  “贺家只留下十多个人,凭咱们之实力,制服那老头应该没有问题!”
  沈七郎一听至此,一颗心登时悬起,更加凝神静听。
  “有什么贺客在贺家过夜?”
  “除梁大通、司马不二、李将白三人外,余者皆不足惧。”
  另一个身材较矮胖的沉吟道:“待贺客全部走后再动手,不是更加妥当?”
  瘦高汉子冷笑道:“你害怕么?”
  “会长,小弟不是害怕!咱们青龙会行动一向以隐蔽为尚,即使有把握制服贺家,但事后风声必然会走漏。依小弟之见,贺老头视他孙女如同掌珠,抓住她便不怕他不就范。贺老头若加入青龙会,对咱们之好处极大,因为他在白道上名声不错,方便咱们日后行事!事情若传出去,那即使他肯加入青龙会,亦不能起任何作用了!”
  瘦高汉子的地位看来比矮胖的高,但矮胖汉说的却是正理,因此不由沉吟起来,矮胖汉又道:“倘若总会长知道,只怕会长最少也得吃一顿责骂!”
  “哼,总会长认为如今武林人材凋落,本会之各方面条件已经成熟,已可大举出击了,你太小心谨慎了,要看清如今跟以前之不同!”
  “会长真的已三思熟虑?”
  “最近‘立冬’及‘冬至’已开始行动了,咱们‘小雪’可不能落后,安阳这个点很重要,一定要把它占领!”
  矮胖汉道:“不错!正因为它十分重要,是以咱们就更应小心!”
  瘦高汉子沉吟道:“那就将行动改在明夜吧!”
  “按原计划,先掳走贺春秋的孙女?”
  “好,明夜三更动手!散!”瘦高汉子言毕首先离开,矮胖汉子略一迟疑,亦自另一个方向走了。
  沈七郎悄悄返回马车,他一上车,桑小红一对粉臂便将他紧紧抱住。“快睡吧,我要靠在你怀里才睡得安稳,怎地你去了这么久?”
  沈七郎将刚才见到之情况告诉她,问道:“你说咱们该怎办?”
  桑小红道:“这不是老天爷在帮咱们吗?明晚三更咱们去贺家吧,将那个什么‘小雪’会长逮住,你我的问题便都解决了!”
  “不,应该告诉贺春秋,让他好好看住孙女!好,睡吧!”沈七
  郎一躺下,桑小红好像一头温顺的小猫,蜷缩在他怀内,俄顷便睡着了。
  天亮之后,马车又返回安阳城,这次可找到客栈投宿了。桑小红问道:“你准备用什么身份去见贺春秋?”
  “我想写一封信,投进贺府,他们一定会交给贺春秋,何须现身露面?”
  桑小红高兴地道:“晚上咱们便以蒙面客的身份去贺府,小二,快送文房四宝来!”

×      ×      ×

  沈七郎及桑小红怕去晚了,贺春秋要吃亏,因此未到二更便已换了衣服,易好容,悄悄离开客栈,直奔贺府。他俩匿在对面的平房屋顶上。不料贺府之内传来吵杂之声,沈七郎心头一跳,忖道:“莫非来迟了?”
  当下低声交代桑小红几句,便飞身越过街头,直跃进贺府围墙内。不料围墙内正有一队巡逻家丁经过,一时间铜锣声大作,纷纷呼叫:“有刺客!”
  沈七郎忙道:“诸位误会了,在下乃沈七郎,有事求见贺老爷子!”
  家丁们团团将他围住,自然有人去通知贺春秋。桑小红一听便知沈七郎出事,她不顾一切亦跃进围墙。
  沈七郎忙道:“她是沈某朋友,没有恶意,诸位不用担心!”
  俄顷,火光照耀,一队人马快步奔来,为首那人正是贺春秋,旁边还有他一对儿子。
  “那位是沈七郎?”
  “在下便是!”
  贺春秋道:“老朽虽未见过沈七郎,但阁下脸貌与传闻相差极大,叫老夫如何相信你?”
  桑小红道:“咱们在无意中知道青龙会要掳走你孙女,因此赶来报知。今早七郎写了一封信,抛进围墙内,提醒老爷子提防,今夜仍恐对方大举进攻,府上不敌,因此才再来相助。”
  沈七郎抱拳道:“由于在下退出江湖已久,不欲再惹事上身,事实上在下跟青龙会还有一点纠葛未清,因此才易容来此……”
  贺春秋之大子贺南山问道:“你跟青龙会有什么纠葛,可否坦承相告?”
  “实不相瞒,敝外甥女亦落在青龙会之手中,在下来相助,青龙会知道,恐怕对敝外甥女不利,故此才出此下策,尚请体恤!”
  桑小红道:“老爷子若不相信,咱们便立即离开!”
  沈七郎忙道:“拿药来,待我擦掉脸上药膏!”
  桑小红不悦地道:“你好心来助他,但人家根本不领情,又何必这般委屈自己?”
  沈七郎道:“我曾说过,你若要跟我,便必须要听我指挥,你若不拿药来,便立即分手!”
  贺春秋忙道:“寒舍的确出了点事,不得不小心一点,请两位委屈一下,是友,贺府自不会亏待两位,而且必然立即向两位道歉!”
  桑小红这才不情愿地取出药水来,将沈七郎脸上之易容药洗掉。“我是无名小卒,又不相识,便不用洗啦!”
  贺春秋一见是沈七郎,立即长揖到地,道:“老朽该死,竟怀疑沈七侠,请速进厅再说,你们继续搜查!”
  进了大厅,沈七郎便急不及待地道:“老爷子,府上出了什么事?”
  “小孙女真的失踪了!”贺春秋问道:“大侠真的将信抛进围墙?”
  桑小红不悦地道:“这种事有假的吗?”沈七郎乃将在树林里听到的话简述了一次。
  “可惜老朽没有收到信,否则也不会……”
  沈七郎道:“也许府上已有人让青龙会收买了!以青龙会之作风,出现这种情况,绝不奇怪!”
  贺春秋一副忧心忡忡之模样,道:“老朽老矣,此时已没了主意,不知大侠何以教我?”
  “所谓明枪易挡,暗箭难防,若是他们正面进攻,所谓兵来将挡,那便简单得很,但如今沈某却不敢胡乱替老爷子拿主意!”
  贺春秋立即对二名服侍的家丁道:“快传南山及北山到内厅,另外内宅必须多派人手保护!两位请到内厅坐,老朽有事请教!”
  当下三人走进内厅,下人送上香茗,俄顷,贺春秋两个儿子也进来了,贺春秋吩咐下人出去,然后道:“贺府出现青龙会的人,绝不奇怪,因为老夫一向管教不当,盖本着我对人好,人必对我好,如今想来这种做法,实在非常可笑!”
  沈七郎问道:“不知老爷子怀疑那几个人?”
  贺春秋摇摇头,桑小红喃喃自语道:“一定是那厮拾到信,偷偷拆开来看,一见内容乃与青龙会对抗,当然不会让你看到那封信!”
  贺南山道:“贺府出现‘叛徒’,这是不能容忍的,我们一定要追查到底!”
  贺春秋骂道:“你这畜牲,说了等于没说,最重要的是要如何将‘叛徒’找出来!”贺南山、北山兄弟哑口无言,看来在老父积威之下,甚少自拿主意。
  “姑奶奶有一条妙计,不知可行否?”桑小红低声对他们说了。
  沈七郎道:“如果没有别的计谋,倒不妨一试!”
  贺春秋当机立断,长身道:“好,就此决定,老朽先送两位出去,其他的当会布置妥当!”
  当下贺春秋父子三人,亲自送沈七郎及桑小红出门。他俩出了大门,便闪入黑暗中,贺府渐趋平静,贺春秋却将几名“大将”召至内宅商量善后。

×      ×      ×

  夜深,贺府已笼罩在一片黑暗之中,只有疏落的风灯,在黝黑中发出软弱无力之光线。
  蓦地,内宅传来一道尖锐之女子呼叫声,旋即听到贺春秋喝问:“什么事?”
  贺北山道:“好像是凤妹的声音,快围住四周!”原来贺北山夫人连生三胎女儿,贺北山便纳了位小妾,姓冯小名凤儿。接着内宅传来一阵杂乱之步履声,又响起铜锣声,中院及内宅的护院家丁,全部涌向内宅。
  总管方良材比较矮瘦,但双眼精光闪闪,一副精明能干之模样,副总管房密身材顽长,相貌堂堂,是贺春秋夫人的表弟,这两人武功不低,向是贺春秋之左右手,两人几乎一起赶到,房密问道:“二少爷,什么人挟持凤儿?”
  “还不知道,如今在凤儿房内,幸好她发出尖叫声,否则又要让青龙会轻易得手!”
  方良材微微一怔,问道:“又是青龙会干的好事?”
  贺春秋沉着脸高声问道:“阁下挟胁贺某媳妇,意欲何为?”
  房内传出一个低沉的男子声音:“拿十万两银子来换人!”
  贺北山叫了起来:“贺府又不是大商贾,家里那有这许多银子?”
  “令宠腹中已有贺府骨肉,十万两银子不算多!小心一尸两命!”
  贺春秋再问:“阁下到底是什么人?是求财还是与老夫有过节?”
  “某家只要银子,其他何必多问?老子耐性有限,若在天亮之前,不将银子交出来,便莫怪老子辣手摧花!”
  房密冷笑道:“给你十万两银子,你扛得动吗?”
  “老子要的是银票,四海通的银票!”
  方良材道:“你这不是故意为难咱们吗?一时之间去何处凑齐十万两四海通的银票?”
  “这个问题应该由你们解决,为何反来问我?哈哈!”
  房密向贺春秋招招手,低声道:“大哥,这厮根本不是为了钱,而是故意来为难咱们的,不知大哥准备如何解决?”
  贺春秋道:“愚兄心已乱……看来青龙会不会放过咱们了!”
  “大哥为何会认定这是青龙会干的?看来你是相信沈七郎所说了,不过小弟认为青龙会一向行事谨慎,绝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这可能只是个小贼!”
  方良材走过来,开腔道;“老爷先跟他虚与委蛇,待属下组织人手,破门而进,另一组由屋顶破屋跃下,相信有七分把握!”
  房密反问:“方兄真有把握?须知凤儿腹中已有二少爷之骨肉……这还需先问问二少爷!”
  贺北山吸了一口气,道:“对方既然有意为难咱们,就算咱们筹到十万两银票,他也可能再提出新条件,所以我赞成方总管的方案!”
  贺春秋却道:“救了人之后,最好是生擒对手,留下活口方可查个水落石出!”当下众人立即去准备。
  过了两盏茶工夫,一声令下,三路人马立即攻进寝室,首先进房的是由后窗翻进的房密,接着是由屋顶下去的贺氏兄弟,最后才是由房门攻进去的方良材。
  众人一进房只见一个蒙面人,手持单刀傲然而立。房密手中单刀一挽,便砍将过来,蒙面人冷笑问道:“你不怕人质会受损?”
  房密边挥刀边道:“那条河上的朋友?不说清楚,莫怪咱们手下无情!”
  蒙面汉道:“大河上来的朋友!”
  房密微微一怔,问道:“那一条大河?”
  “你知我知何必多问!”房密骂道:“老子只知道你死期将至!”刀势暴盛,招招取要害。与此同时,方良材手提长棍攻了进去,贺南山兄弟一对长剑只虚张声势。
  另一名蒙面人突然自床底下钻了出来,向同伴打了个手势,他同伴点点头,他立即叫道:“停手!”却是位女子的声音。
  房密冷笑道:“待你俩没有抵抗能力,老子们自然会停手!”那蒙面人蹲身自床底下拉出一个妇人来,问道:“你们停不停手?”那妇人正是冯凤儿!
  贺春秋进房道:“且停手!”房密等人这才不得不住手,他正想开腔,突觉腰上一麻,身子已不能动弹。
  两个蒙面人扯下蒙面巾,正是沈七郎及桑小红所扮。
  沈七郎道:“贺老爷子,非常不幸,内奸很可能便是你表弟……”
  房密破口骂道:“我是内奸?你放什么屁!我是老爷子的表弟,有可能当内奸吗?”
  “可惜刚才你已露出狐狸尾巴!”沈七郎道:“你问我是那条河上的朋友,这句话是第一个破绽;第二个破绽是当你还未肯定我是否青龙会的人时,你刀势虽猛,但只是花架子,不但招式平凡,而且力道不足,待你确定我不是青龙会的人之后,便完全不同了!”
  房密还待分辩,桑小红已先道:“老爷子,请你将府上所有的家丁集中起来,告诉房密是内奸,已被抓住,谁拾到沈大哥写给你的信,只要他坦白,便从轻发落,否则严办!”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二章 易容上路 贺家祝寿
下一篇:第四章 审问奸细 客栈待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