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西门丁 风在吼 正文

第八章 解除禁制 二仙脱困
 
2020-01-20 15:24:02   作者:西门丁   来源:西门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那黑衣汉走近沈七郎身边,低声道:“在下叫梁仲棠,大侠且勿露面,待在下先去看看。”
  沈七郎一把抓住他,问道:“那两个囚犯是什么人?”
  “在下不知道,只知道他俩不是一般人,而且武功很高。”梁仲棠言毕便匆匆将门打开,问道:“发生什么事?”
  外面有人道:“咱们发现敌踪!”
  “在何处发现,这里倒十分平静。”
  “启禀副香主,敌人便是你!”那人忽然叫道:“快把四周围住!”
  梁仲棠喝道:“周小丹你胡说什么?”
  另一个冰冷的声音道:“梁仲棠,你不必再狡辩了,咱们正等你暴露真正的面目,你们今日是插翅难飞了!”梁仲棠立即将门关上。
  沈七郎对两个囚犯道:“两位是要跟咱们冲出去,还是再下地窖?冲出去有性命危险,下地窖虽然失去自由,但好死不如赖活,两位请考虑!”
  左首那个身材较高的道:“年轻人,你说话最好先报个名号,这是最基本的礼貌!”
  “对不起!”沈七郎连忙敛容道:“晚辈沈雁,朋友们都称我七郎,尚未请教两位前辈之大名!”
  右首那个身材较矮胖的吃吃笑道:“孺子可教,老夫顾湘夫,那位是蓝燕山!”
  左首那个蓝燕山道:“矮子,别老说废话,快说正事!”
  顾湘夫一翻白眼,不悦地道:“瘦子,你自己又不告诉他,为何要老夫做传声筒?”
  蓝燕山道:“咱们身上被人下了禁制,十成武功发挥不了一成,如何冲出去?”
  “如今时间紧迫,请恕晚辈无礼,待我看一看!”沈七郎抓起他的手来,一把搭住其腕脉,脸上神态十分沉重。
  顾湘夫道:“小子,你如果能解开咱们身上之禁制,老夫宁愿替你为奴为仆!”
  “不敢当,待晚辈试试看!”沈七郎言毕,伸手在蓝燕山身上下指,蓝燕山脸上神情忽忧忽喜。
  顾湘夫道:,“你们守住门口,千万不要让人攻进来!”
  蓝燕山道:“足少阳经解了,但手太阴经则毫无反应,嘿嘿,小子你不要气馁,继续努力!”厅门突然被人撞开,梁仲棠立即与那个屠龙帮弟子抽出兵刃来,落在桑小红身前,顾湘夫不断催促沈七郎。“小子,快点,到底行不行?”
  蓝燕山忽然道:“任脉通了,好小子,真有你一手,你先替矮子通一两道经脉,咱们稍候再继续。”
  顾湘夫喜道:“瘦子,认识你数十年,你终于说了一句人语!”沈七郎举袖拭一拭汗,其实他比谁都紧张,这种打通经脉的工作,比厮杀一场都要累,不过此时形势紧张却没有工夫让他休息。
  青龙会弟子刚杀进厅来,后面形势忽乱,原来另外四名先锋,在通知了古藏宝之后,便攻青龙会之背后,蓝燕山慢慢走上前,忽然一掌劈出,一个青龙会弟子的颈骨便断了,他不吭一声便倒地气绝。
  旁边那个同伴发出一道惊呼:“蓝老头恢复武功了,蓝老头恢复武功了!”这一叫,就像一杓冷水泼进油锅里般,一下子炸开了,已经杀进内厅的人,亦禁不住退了出去。
  梁仲棠要冲出去,却为蓝燕山所止。“莫轻举妄动,他们人多,须从长计议!”忽然提高声音道:“你们谁是头头,出来跟老夫说话!”
  过了半晌,方有一个中年汉走出来,站在厅外,颤声道:“属下参见‘快乐二仙’!”
  蓝燕山冷笑道:“亏你还记得老夫!田于野在何处?”
  “分会长有事出去,此处暂时由属下金凌志统领……”
  “请问你准备如何对付老夫等?”
  金凌志忙堆下笑容道:“两位长老要离开,属下随时欢送,但这几个人却不能放,否则属下难担失职之责!”
  “你既然还当老夫是本会之长老,那还听不听老夫之命令?老夫要你们立即列队欢送内厅所有的人,否则老夫便先不放过你!”
  金凌志苦着脸道:“这,这不是为难属下吗?”
  “老夫只问你,到底放不放?须知老夫的耐性有限。”
  金凌志十分为难,故意拖延道:“长老亦知道你自己的情况,属下道样做已经要冒杀头的危险……”
  蓝燕山高声道:“老夫最后再问一句,到底送不送咱们出去?老夫不爱听废话!”
  金凌志忖道:“他说话中气不足,看来武功尚未完全恢复,否则以他俩之能,又何须本人答应?”他始终没有十足之把握,乃道:“请长老让属下等商量一下!”他眼角一瞥,忽然见到沈七郎正在替顾湘夫解禁制,心头一跳,走开一忽立即回来道:“两位长老随时可走,其他人一个都不能走!”
  蓝燕山勃然变色,怒道:“你真的不怕死!”
  “属下当然怕死,不过违反会规,属下会死得更惨,请长老体恤!”金凌志看准形势,加上一句:“请两位长老出殿,免得误伤长老,有失尊敬之心。”
  蓝燕山冷笑道:“好一句有失尊敬之心,老夫若不出去,你便不惜以下犯上了?”
  金凌志胆子越来越大,坦然道:“也说不上是以下犯上,两位本已待罪之身,如今竟与本会叛徒一道,意欲逃出分会,若非属下有尊敬之心,早已下令放箭了!”
  “那你就试试看!”蓝燕山突然标前,右手探前向金凌志抓去,他虽然只及平时三成功力,但猝然发难,这招出手之快,招式之奇,饶得金凌志反应快,仍被撕下一片胸衣,同时胸瞠火辣的疼痛,他大惊失色,急道:“快拦住他!”自己却躲得远远的,后背出了一阵冷汗。
  立冬分会的人立即将蓝燕山围住,蓝燕山怪笑道:“老夫早已憋坏了,今日正好找你们出口气!”
  “不用怕他,他功力尚未恢复!”金凌志边指挥手下上前,边派人去调暗器手助阵。
  厅内之梁仲棠及屠龙帮先锋之一姜关山只好冲出去助阵,其他四名屠龙帮先锋亦奋勇杀敌。
  沈七郎施功正在紧要关头,急得桑小红直跺足,幸好围墙外已传来一阵喊杀之声,屠龙帮帮主古藏宝蒙着脸,率领二十名帮众越墙杀了进来,双方立即展开血战。金凌志知道今日再不能讨得好去,连忙发放烟花讯号。蓝燕山守住内厅大门,不让青龙会会众进去,“雁儿,你到底行不行?咱们先杀出此处再作计较!”
  沈七郎喘着气道:“请前辈再辛苦一阵!”就在此刻,围墙外又传来一阵杀伐声。
  梁仲棠叫道:“不好,田于野他们回来了!”
  古藏宝之武功十分了得,连毙三敌,再将金凌志打得奄奄一息,他喝道:“快杀人,回头还有一场恶斗!”跟他进来的,都是屠龙帮之好手,纷纷得手,“沈大侠去了何处?”
  梁仲棠道:“他在替青龙会的两名长老疗伤!”
  古藏宝轻哦一声,心中奇怪之至,只是此时十分紧迫,来不及细问,便翻身出围墙探视外面的情况。
  此刻,混战双方之心情起了极大之变化,立冬分会一众知来了援兵,军心大振;反之,屠龙帮帮徒则因不知外间之情况,而恨不得杀出贾府去。因此本来占上风之形势,又被扯平。
  外面传来古藏宝之喊声,证明来的是强敌。只听一个屠龙帮主道:“四号,五号,你俩出去看看!”两个蒙面帮徒立即弃下对手,杀出围墙去,这边一下子去了两个高手,形势登时吃紧起来。
  桑小红因要抱着小怡,无法杀敌,正应了一句看的人比下场的人更心急,小怡则伏在她怀内甜甜的睡着了,桑小红心底泛上一阵甜意,忽然一个念头在她脑海里闪过:“这孩子真乖,怎地我自己不生一个?”
  她不由自主地转头向沈七郎望去,只见他跟顾湘夫却趺坐地上运功,大概施功已毕。俄顷,只见顾湘夫首先自地上跳了起来,道:“瘦子,让开一点!”他自蓝燕山身边窜了出去,有如出柙猛虎,冲进人群,举手投足之间,巳连毙两敌!
  蓝燕山见状,喜而问道:“矮子,你手太阴经亦打通了?”
  “不错,那小子真不赖,老夫比你多解一条经络!假以时日,必可将身上之禁制全部解开!”
  过了两盏茶工夫,方见沈七郎自地上慢慢站了起来,桑小红立即抱着小怡上前,用手帕温柔地替他拭汗。“你觉得怎样?”
  “我任督二脉早巳打通,运一阵功便能恢复!”沈七郎伸手把小怡抱过去,道:“咱们杀出去吧!”他功力未曾恢复,不敢再妄动内功,但凭他那一身功夫,对付一般青龙会成员实在绰绰有余。
  对方骤然增多两名高手,形势又是一变,轮到立冬分会再度发出求救讯号。沈七郎回头道:“两位前辈,不值与这些喽啰一般见织,咱们杀出去吧!”
  蓝燕山及顾湘夫恨不得他替自己早点解除身上之禁制,自然同意,立冬分会的人见状更加不会阻拦,便让他们杀出围墙。
  一到围墙外,形势又是不同,只见双方人马混战,屠龙帮人手只及对方三分之一,而古藏宝被一名对手缠住,杀得难分难解。
  沈七郎一声不吭,抱着小怡直杀入阵中,桑小红仗着一对短剑,护在他身侧,两人合作,居然收获极大,连创数敌,屠龙帮帮徒见同伴危急,不待吩咐,早已冲入阵中厮杀。
  蓝燕山喝道:“田于野,你见到老夫还敢顽抗!”
  田于野道:“你本是本会之犯囚,田某何事抗不得?你再回牢房,田某可以向会长说项,也许不会增加刑罚!”
  “放屁!你今日自信能拦得住老夫么?”蓝燕山奋起神勇,一招毙击一名青龙会喽啰。
  田于野吃了一惊,以为他已全部恢复功力,则再加几个田于野亦未必能阻拦得住,不由暗暗叫苦。
  顾湘夫接口道:“老夫念你一向善待咱俩,也不为难你,只要你下令手下散开,便不与你计较,否则便休怪老夫不念旧情!”田于野只好下令撤兵,屠龙帮亦不欲久战,当下立即展开轻功离开。田于野待他走了之后,便暗中派了几名精细的手下,偷偷跟踪。
  众人驰了一阵,只见前面放着数十匹良驹,当下群豪策马急驰,只恐马迹留下线索,到了杏林村外,十来个人跳下马,向村内前进,其他人驱马继续向前驰。
  古藏宝伏在暗中监视,果然不久即见两名青龙会探子亦策马尾随前进,他嘘了一口气,迅速进村到秘密总舵。顾湘夫啧啧地道:“想不到这里另有天地!”
  古藏宝道:“这是本帮之总舵,希望两位万万不可泄漏出去,嗯,尚未请教两位前辈高姓大名?”
  顾湘夫道:“我俩是青龙会之长老,你不害怕么?”
  古藏宝大惊失色,霍地站了起来,直瞪着对方。
  蓝燕山忙安慰他,道:“你放心,咱们‘快乐二仙’看不惯他们的作为,便提出退会,谁知道他们表面答应,并开欢送宴会,却悄悄在酒内放了迷药,咱们着了道儿,还被人在身上下了禁制,经脉闭塞,不但失去武功,时间一久,人亦会枯死!”
  顾湘夫接口道:“后来咱们被送来立冬分会囚禁,幸好遇到你们,才得重见天日,老夫素来恩怨分明,诸位既然与青龙会为敌,咱们便是朋友,是战友,绝对不会泄漏半句话,因此你大可以放心。”
  蓝燕山道:“老夫曾说过,沈小哥救了我,老夫这辈子会替他为奴为仆,只要你信得过他,便该连咱俩都相信。”
  “不敢当不敢当,两位是前辈,岂有替晚辈为奴之理!”沈七郎急道:“何况忝为武林同道,伸手相助乃吾辈份内事,两位不必挂怀!”
  顾湘夫道:“咱们说出去的话便不收回来!”
  桑小红见他俩武功高强,可资利用,乃道:“不必为奴为仆,大家交个朋友,仍然以前辈晚辈相称,不是很好吗?”
  蓝燕山沉吟了一阵,道;“也罢,总之沈小哥去那里,咱们便跟着他就是,不过也不必前辈晚辈的称呼,咱们称他小哥,他叫咱们老蓝、老顾就是!”
  沈七郎正容道如此沈某倒可接受!”稍顿又问:“两位被囚了多久?”
  “牢中无日月,记不清楚,大概有半年了吧?”
  顾湘夫问道:“咱们是过了春节不久向……会长提出请辞的,如今是什么时候?”
  桑小红道:“再过几天便立冬了!”
  顾湘夫怒道:“想不到已过了八九个月,真是气死我也,非找‘九天神龙’算账不可!”
  沈七郎问道:“谁是‘九天神龙?’”
  “他便是青龙会的会长!瘦子,你莫怪我违誓,此一时,彼一时也,如今沈七郎才是咱俩的主人!”

相关热词搜索:风在吼

上一篇:第七章 同心协力 救出人质
下一篇:第九章 重回江湖 锄强扶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