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骷髅人 正文

第一章 屠场变杀场
 
2020-04-12 14:51:16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教儿识血腥
  北方重镇,镇名卧牛,山坡累累积叠大石,大石层层,块块均大如碾,平如扇,皆可卧春闲冬憩之牛,故称卧牛镇。卧牛镇是北方大镇,南来北往之人均从镇上过。南去寻暖,北下抵山,卧牛镇乃长白山脚下热闹之地。
  卧牛镇人不事农桑,亦无人射猎挖阱下河捕鱼,卧牛镇人从事三大行当:宰杀、开店、卖淫。
  只要是卧牛镇人,当无一例外。
  男人学宰杀,女人开暗门,老来开店铺,这是卧牛镇上的必然,天经地义的。

×      ×      ×

  卧牛镇上,有全天下最大的宰杀场。
  春秋杀祭之日,卧牛镇十日无阳光。
  天气昏暝,风嘶低吼,吹肃杀之声。当春秋祭日,卧牛镇上杀虎台一日杀牲五千,直让血汩汩浸地,欺得方圆五里寸草不生,地黑漆漆似成铁板,人脸板痴痴若蒙霜皮,牲畜日夜吼,红血汩汩流,天地万物触目皆成血腻。
  屠亦有道。
  春秋祭日要近女人,汩汩涌血,与女人相戏,弄成一夜,黎明即起,穿一身黑衣,意为肃杀,直奔杀虎台。杀虎台边已齐集屠人近百,以年齿序列,听杀虎台上卧牛镇主屠忠主祭。
  祭台雪白,以羊绒织毯,成丈围,中放五盘,盘皆银制,大可卧走马,长可停肥牛,经少女之手洗过,盘器不脏不亵,又刷洗得干净,便熠熠有光。
  然后开祭。

×      ×      ×

  秋阳甫出,便淡黯无光。
  祭台上下,人匆匆忙碌,准备祭礼。远近之人攒头拥挤,欲观大礼,秋祭是卧牛镇一年的最隆重节日,此礼每年都有驱车千百里前来观看的。人们从杀牲腥血中体味那豪气与快感,让体内血脉畅流。
  祭台用人腰粗松木架成,皆绞搭成叉架,上铺木板,长宽约可达五丈。人准备祭事完毕,便退至台下,等待成礼。
  从镇内走出一行人来。当先者乃一壮汉,膀阔腰挺,虬髯虎目,穿一身黑衣,他身边扯着一个年约十一二岁的男孩,孩子却鼻直口方,面白肤细,怯怯地没一丝豪气。这壮汉大步走至祭台边,一纵身子,便扯着孩子跃上祭台。
  他让旁人拿一小凳,安顿孩子坐在台边。
  壮汉走至祭台正中,巍然而立。
  便几十面鼓同时擂响,鼓声疾如奔马,急如嘶豹,从耳鼓边炸响,直炸向灰蒙蒙苍天。
  壮汉转身向祭台,屈膝而跪。便有汉子三五十人一齐吼喝。“啊——呐——杀——”
  天地失惊,人皆变色。
  一个汉子举一火炬,去祭台前点着篝火。火旺烟浓,无风燃旺,烟便随火势,卷一个笼旋儿,一点点升入空去。
  祭台上的壮汉缓缓起身,回身执刀,向篝火拜,向天地拜。
  就有一阵阵阴风从篝火中出,吹得祭台上烟气缭绕。
  壮汉一手执刀,叭地射出,刀飞激厉,嘶嘶带风,一飞掷入银盘,刺透而立。
  壮汉吼:“唱——,唱——”
  男人的喉咙,吐出粗犷狂野之祭歌:
  上天好生,赐人灵长哟,
  春田秋猎,滋润心肠噢。
  夏耕冬织,衣被肌体哟,
  厌食腥血,唯盛唯昌噢。
  然后便在歌吼未落之际,追赶上去一个字:“杀——”
  歌吼声毕,从祭台下远远地牵过一头牛来。
  这是一头犍牛,脊挺臀阔,胸脊肥腴,牛角弯曲。牛虽健壮,但也远远知杀气重,死活不肯向前。牵牛汉子牵拽不动,便有四个大汉过去,一人持一牛腿,一举而起,千斤重的犍牛,竟也挣不脱。四个汉子将牛抬至祭台前,叭地一放,牛腿颤抖,已站立不住,跪在祭台前。
  祭台上的壮汉看着那孩于,说道:“你看着,杀祭是男人必须要学的,你不是男人么?”
  壮汉从银盘上探手,拿得那一柄刀,身子一振,从祭台上飞下。
  牵牛的大汉仍抵死扯住,怕那牛惊恐,一旦脱缰,便会逃逸而去。
  壮汉吼道:“放手!”
  缰绳松开,那牛一见有隙,便攒四蹄欲逃,这壮汉刀咬口中,双臂一振,便夺住两只犄角,挽牛奔势。
  牛嘶竭力,口吐白沫,犹不能动。
  便从众人中吼喝一声彩来。
  祭台上那孩子也像看得痴了。
  这时壮汉右手一松,右臂一划,刀光一闪,在空中划成一个漂亮的弧线。偌大的牛头便坠落在地。
  躯体无头,便有一腔血向祭台上喷射。无头牛躯四足趔趄,想竭力平衡身体,终苦于不能,动了几步,便訇然一声倒下。
  祭台上的孩子竟闭紧双眼,不敢再看。
  千数众人都高喊好。
  就又牵上肥猪嫩羊。猪无心肺,只是哼哼,一刀刺心便死。羊咩咩哀叫,知是杀牲之场,闻血腥而泪落,竟跪蹄不起,乞人们垂怜。
  一大汉手拎而至。
  壮汉背身向羊,向空中一飞,身子急转,疾转之后,人又落成原势,仍是背脊朝着这只羊。
  这羊不动了,初见无恙,慢慢便从脑心门、鼻梁、双唇中沁出血,沁出浆,身子慢慢从中分为两半,倒向两边。
  屠亦有技。
  壮汉杀牛那一招叫“断鬼门”,而飞刀一击肥猪叫“入冥殿”,杀羊这一刀叫“迎风一斩”。这三刀看上去轻松,实际上包藏着极高内功与一流高手的武功招数。众人喝彩,自也有明眼人的称赞在内。

×      ×      ×

  宰过的那头牛卧在银盘中,杀过的猪也放在银盘上,再放上宰杀的羊,马上三牲皆成为牺牲。牛头直立,眼犹未闭,羊头哀怜,泪仍在颊,猪最沮丧,不愿睁眼。配佐以一盘新谷,加上一盘鲜果,成为设祭之大礼。
  那壮汉跪下去,这些屠夫们跪下去,卧牛镇的老老少少跪下去,黑压压人跪了一地。
  向苍天祈祷,愿人之杀孽,不因手染血腥而更重。
  壮汉与卧牛镇人,把最好的三牲杀祭上天,然后才开始宰杀。
  一旦起始,百十屠夫挥刀溅血,日宰牲灵五千。
  屠夫们牵羊拦牛,正欲大开杀戒,突然听得有群马奔驰声,这声音也有千八百匹马在同时驰骋,不然发不出这地摇山崩似的声音来。这声音远较刚才几十面鼓炸响更强壮,更恢宏,直踏得大地也颤抖起来。
  须臾便见健马驰至,马奔驰急,一直绕人群而走,团团如走马灯似的。至所有驰马毕至,便有一声嘹亮呼哨从大汉及走马中飞出,所有的奔马立被勒止,有的因驰急控紧,马勒成人立,顿时嘶吼出神驹咆哮,此伏彼起。
  卧牛镇上的人们这才见到,那些骏骑武士人人皆带刀佩剑,人人都穿一套红衣服,包裹红头布,浑身上下血一般红,只有足下登一双缠丝黑牛皮靴才见一点儿异色。
  正愣怔间,卧牛镇杀虎台上下五六里方圆便被飞骑包围。
  从飞骑中传来话语:
  “长白山上十二峰,一峰更比一峰凶。”
  四周马上骑士均随之应吼。
  “铁骑驰骋三千里,踏遍关东留美名。”
  一讨话吼声落,便如旋风急扫,疾忙而去,狂飙之后,落一地沉寂。
  众马中走出一匹健马,这马形矮小,但一身赤红,马鬃金黄,双足亦足金黄色,这是蒙古种名马“照夜踏金骝”,善山路,脚力甚健。马上一人嘿嘿冷笑,提一杆白蜡长杆,这杆又不同白蜡杆子,杆头上结一长幡儿,像北方哭灵的孝幡儿,又像蒙人挽马的套索,其状甚异。
  这人笑道:“大爷是迷魂峰魏三爷,卧牛镇人听好,今日是上天要我等来收拾你阖镇上下人众。诸位莫逍遥,尝尝刀头舐血的滋味。凡非卧牛镇人众,可以从我马前过去,放你一条生路,凡卧牛镇人,男人老人孩童一律格杀,女人拉上山去,服侍山上英豪……”
  那人说话声不甚大,却让这杀虎台上下一应众人都听得明明白白,清清楚楚。话声一落,那上千围观之人轰地走散,跌跌撞撞,满面失色地从这马群前走过,连看也不敢回头看上一眼,生怕这凶神恶煞般的长白十二峰变了主意,连外镇之人也杀,因观宰牲而丢命,也不值得。这其中虽颇有几个武林中人,但素知长白十二峰的恶名,畏惧长白十二峰的武功高强,也不敢起身执言,竟也握剑垂头,匆匆而去。
  一眨眼,观秋祭宰牲的外地之人走了个烟消云散,只余下杀虎台上,本镇男子千余人。

×      ×      ×

  就又听得吵嚷鞭笞声,从镇里土路,缕缕行行走出几百人,这都是本镇人的眷属或开店铺的老人及留在家中的孩子。女人们悲悲啼啼,被人驱赶着,慢慢腾腾来到杀虎台下。
  一时众声吵嚷,哭声,吵声,呼儿唤女声不绝。
  那骑照夜踏金骝的长白迷魂峰魏三爷只是冷笑。
  杀虎台上,那壮汉手握钢刀,凛声问道:“长白山上十二峰,咱们卧牛镇究竟欠着你们什么?竟惹动你家如此大动干戈,必欲置我合镇人死而后快?”
  迷魂峰冷冷道:“既然有劳屠镇主动问,在下哪敢不回个明白。你瞧瞧这个……”
  他手轻轻一扬,便有两物如掷出暗器,凌厉破风,直向卧牛镇主屠忠飞去。
  屠忠左手轻轻一划,东西就接在手里。
  这是两锭银子,是那种经心作过假的银子,打上官封凿记、银庄字号的二十两一锭的大银。
  屠忠微哂道:“这是两锭假银,不知魏三爷意欲如何?”
  迷魂峰冷笑道:“这是你卧牛镇向我长白十二峰送的例银,银子有假,人心自然有假。”
  屠忠微怔。
  长白山上十二峰,是千里内的黑道大帮,千里内的镇乡村落,无一敢于不向他们贡纳银两,送缴粮草,一有差池,自然是人村俱焚。
  卧牛镇年年向长白十二峰纳例银五千两、猪三百口,牛一百头,羊七百只,马五十匹。
  秋猎之始,便向长白十二峰送去例银五千两。秋宰之后,才向长白十二峰送年年牲畜。
  没料到这五千两例银中竟有两锭二十两是假银。为了这两锭假银,全卧牛镇大小男女两千余人将无幸。
  屠忠再是冷静,此时也不禁声音发颤:“今年操办例银的人何在?”
  就有一个青年自屠人队中出,扑地跪倒。
  屠忠目光冷如利箭:“屠勤,你枉为镇抚,竟然将这两锭假银纳奉,你不想要全镇人活命了么?”
  被呼为屠勤的青年仆伏在地,磕头以血,泣之以泪,回禀道:“好教镇主得知,例银是我一锭一锭看过的……”
  长白迷魂峰就嘿嘿发出一阵冷笑。
  屠忠一吼:“胡说!”
  他虎目圆睁:“屠勤,念你平日谨慎,我不杀你,你自决吧!”
  屠勤仰头而呼:“镇主,镇主!”
  屠忠目中似已有泪,他看了屠勤一眼,又四顾周遭,铁骑四围,镇中男人千余,聚于杀虎台下,有人揎臂,有人叹息,静待镇主吩咐。杀虎台左,被长白十二峰徒众驱来妇女幼婴千来人,有啜泣的,有低声骂的,但无一人敢高声喧嚷。
  屠忠叹了一口气,低下了头。为了这两千全卧牛镇人,他必须忍耐,受此凌辱。
  屠勤也知势不能保全,他仰头狂笑,引颈自决。躯体随一抹血光溅出,便趑趄两步,訇然仆倒。
  男人中有人先跪下,然后是千余男人皆跪在当道。
  女人中有人哭泣,一时间竟泣声满野。
  屠忠一挥手,男人们都缓缓站起,立于风中。女人们泣涕之声顿止。
  屠忠抱拳一揖:“魏三爷,奉银之人屠勤,办事不力,已然处死。请魏三爷转禀天大爷,改日屠忠自上山来赔罪,再送例银五千两以为赔罪之资……”
  迷魂峰轻叩马鞭,鞭声是马鞭叩在马鞍鞳木上的喀喀声响。他尖笑道:“屠镇主以为,死上个把人就能把长白十二峰打发了么?”
  屠忠一怔,陪笑道:“但不知魏三爷有何吩咐?在下可叫镇人去办。”
  迷魂峰纵马向前走了几步,狂笑起来,笑得身子乱颤,虽然身颤,但腿脚松弛不动,马亦不受重力,显见得迷魂峰内功不弱。
  他狂笑顿止,一字一句道:“屠镇主以为长白十二峰是孩子么?”
  他长啸一声,啸声从平地飞出,竟是十分雄浑有力:“长白十二峰,逆者死,叛者诛。你们这卧牛镇两千余口人,年轻女人拉上山去,其余男女老幼皆杀,不留一个活口……”
  哄地一声,卧牛镇众吃惊,如天雷殛顶。
  屠忠一吼,镇众平静下来。
  屠忠双目圆睁:“魏三爷不以为此举太过分了么?”
  迷魂峰悠然而笑:“凡违十二峰者,死得都很惨,屠镇主心里自明。”
  屠忠面色苍白,他怔然立在杀虎台上。
  迷魂峰一声令下,众骑开始格杀男人,抢掳女人。
  屠忠持刀,一声长啸,卧牛镇众便听得见屠忠之令:“护住杀虎台,护住女人孩子,冲杀上去!”
  于是就开始了混战。

×      ×      ×

  秋祭之日不杀牲,只杀人。
  骑士杀人也快,左手揽辔,右手持刀,横冲直撞,马头一带,刀光一闪,便一声大叫,杀死一人。马徘徊不去,人挤挤而冲杀,就成了混战之势。卧牛镇上的汉子也都慓悍,手持宰刀,也杀牲一样宰人,手揽脚踏,拽人下马,横颈一抹,爆一抹血光,人头便落地。
  人们就绞杀在一起。
  卧牛镇的汉子们眼红了,横冲直撞,杀人刺马,转瞬之间,也杀毙十二峰徒众上百。
  但镇人毕竟不擅武功,又非经战阵之卒,便只知杀,只想杀,一心想用手中血腥之刀去割骑人之颈。但那些人都是擅武功懂骑术之人,哪能轻易便让他们得手,于是马溅鲜血,人踩尸丛,渐浙卧牛镇的男人们都退至杀虎台边,困守这一隅作最后之斗。
  卧牛镇的女人们都被用绳索捆走,扯去镇里,老妇婴儿老翁被格杀在地。
  骑人控骢,往来堵截,向这最后一隅截杀。
  杀虎台上,壮汉屠忠目眦尽裂,瞪眼看着卧牛镇毁灭。
  他痛苦得要死,愤恨几乎使他疯狂。
  突然,一只小手扯他衣襟:“爹,我怕,我怕……”
  这是那个十一二岁,面目姣好,怯生生的男孩。
  屠忠突然扯住了他的手,嘶声道:“你是男人,你是卧牛镇的男人,你看,你看着,这都是狼,他们杀人不眨眼,你得记住……”
  男孩仍不敢看,身子向他怀里偎。
  屠忠突然叭地一掌,打在男孩脸上:“你看,你看,你是我的儿子,你看,你看着豺狼如何吃人!”
  男孩呆了,不知是被他那一掌打得怔忡起来,还是被他这一番嘶吼喊得醒了精神,竟不再闭眼,直愣愣地向杀虎台下望去。

相关热词搜索:骷髅人

上一篇:无血无肉 是为骷髅
下一篇:第二章 对面不相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