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骷髅人 正文

第五章 天门杀尽人
 
2020-04-12 15:21:4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骷髅人杀讯
  雁门,双翅峰。
  这是天门派的驻地。从一室一居做起,直做成一个蔚然城镇。这城镇又在雁北的高山双翅峰上,就更显得雄壮。
  天门派,是七大派之外的武林名派。
  虽然其名声不及少林、武当久远,气势不及峨嵋、崆峒雄壮,徒众不及淮阳、华山众多,剑法不及点苍那么招式狠辣,但作为天下一大门派,也是武林人士素来看重之处,轻易也无人敢来此寻衅。
  所以,天门派二百年来在江湖上行走,也声名赫赫,手下徒众也颇有侠名。
  这一日,天门派突然飞鸽示警,将天门派在外所有人都召集回山。
  天门派的英豪们纷纷快马回山。
  天门一鹰许方重正在为孙子做周岁饼会,一见飞鸽传讯,便五骑快乘飞向雁北。
  天门一鹫印方明正在与少林寺达摩堂三长老印证武功,在嵩山铘音谷打了三天三夜,见飞鸽传警,从少林寺借得快马,直飞雁北。
  天门派的好手纷纷归来。

×      ×      ×

  堂上,有一张大桌子。
  天门派的掌门人天门一隼李方恩正坐在桌后。
  他已嗒然若丧。
  桌上有一锦匣,锦匣是白色,上面画着一具骷髅,匣里有一颗六阳之首,那是天门一隼李方恩的儿子笑方侯李士雄的首级。
  李士雄十八岁入江湖,风风险险走动了七年,以“玉面笑朗神剑如电”八个字冠绝江湖,令江湖宵小不敢小舰。可如今,他已被人杀了。
  匣内还附一柬:
  天门掌门李方恩阁下:
  贵派弟子笑方侯李士雄不识时务,不谙风流。三五之夜,本是月圆佳期;风清玉树,本是郎思女怀之时。我有佳人,李士雄妒之,便有一怒,拔剑相向。怎奈天门一派剑法式微,令人齿冷。三五招式,令郎授首。如此之易,殊非憾事?思十五月圆之夕,人至雁北,身现双翅峰上,遍会天门诸雄,不亦快哉?!
  其柬之后,又不具名,只画一具骷髅。那骷髅形状,同锦匣素色上所画一模一样。
  天门三鹰看毕此信,又看那匣,许方重与印方明二人遂劝老大李方恩节哀,好在月圆之日不远,可等待那贼徒上门,碎尸万段,为侄儿报这血仇。
  他们遂来计议这骷髅人。
  许方重道:“江湖上近日传言,有一人名古楼,在关东声名颇振,他在蛤蟆塘主刘雪羽宴上斗长白十二峰,又回头杀其老六独秀峰。是不是这个古楼,也未可知。传说中此人与狼鹰为伍,宿郊餐露,一心快意恩仇。如果是这个人,便须一见便格杀,无甚怜悯可言。”
  李方恩道:“天门一派,至我们兄弟三人,也算颇为光大,徒众行走江湖,多做侠义之举。这个骷髅人杀了雄儿,大抵是雄儿撞了这贼子采花淫窃一类勾当,一言不合,便即动手。雄儿死得也算其所,但这骷髅人敢传书示警,显见并不惧我天门派。这倒不可不防……”
  老三印方明猛然吼道:“叫他来吧!咱们也杀了他,为侄儿报仇,让他明白,天门派也绝不是好惹的!”

×      ×      ×

  人磨剑,马佩鞍,人不解甲,雁北双翅峰从此不夜。
  直等到五月十五,月圆之夕。
  从白日直待到日已西沉,玄乌方坠,玉兔又升。
  李方恩叹一声道:“也许是一场虚惊,那骷髅人只是一场大话,要安吾等之心,以便他远遁关东,让我等寻他踪迹不便。如果是这样,也颇麻烦。”
  许方重、印方明道:“大哥放心,不管他逃到哪里,我兄弟二人也把他拿回来,在侄儿灵前一祭。决不能让侄儿英灵受屈。”
  三人就在双翅峰上驻鹰亭喝酒。
  时已近夜。
  从双翅峰下闪出一行人来。人奔极迅,直奔双翅峰而去。
  一行二十余人,到了双翅峰前,便有人朗声而啸道:“双翅峰上人,请禀报天门派李方恩,就说骷髅人到了!”
  这人声音浑厚,清亮,显然内力极深。
  寨墙上便有人下寨,飞报掌门人知道。
  李方恩与师弟二人偕三十徒众来到寨门外。
  见对方人成散形,都施施然站立在寨门之外,一共有二十三人。
  李方恩一揖道:“不知哪一位是骷髅人?”
  居中瘦长一人面带脸具,那脸具像是社火之戏中的鬼魅,猩红又狰狞,那人咯咯笑道:“在下姓古名楼,江湖上人称骷髅人的便是。”
  李方恩道:“这么说,犬子是丧生在你手下?”
  那人不答,只是咯咯冷笑。
  李方恩怒道:“好,你能来便好。”
  印方明怕大师兄急而无智,于是抢上前去,吼道:“贼子,纳命来吧!”
  印方明一吼而上,直扑过去,形如飞鹫。
  谁知那人身子一闪,便轻轻避过,身边一人迎上前来,与这印方明交手。
  印方明不用兵刃,直以双爪劈抓格打,声势甚厉。他双臂快如风,直欺对方面门,这一只鹰鹫之爪,如抓中面门,对方便是金身罗汉也当被抓得血肉淋漓。
  谁知那人让过了这一抓,随手劈来一刀,这一刀却是五虎断门刀法。
  印方明微哼一声,又左欺面门,右抓钢刀,左右手齐施。
  这二人你来我往,斗得极酣。
  场上就有了突变。
  三句话不合,便有了许方重与对方一个胖子的搏斗。许方重手里一副精钢爪勾,一抓一剔一拿一咬,让对方只好躲闪。看对方那腾挪身形,显然是一个高手,对手手里持剑,但剑持有若无,时常又以剑为掌式,一推一卸,莫不是极高深的掌式。这让许方重暗暗纳闷。对方既然用掌,这一柄剑便形同于无,既手中有剑不如无剑,何不弃剑?
  李方恩也与那骷髅人交手。
  那骷髅人冷冷笑道:“好教李掌门得知,我这一双手擅天下两大掌法。左掌可能是赤阳神掌,右手可能是寒冰毒掌,我今日如用两种掌式胜你,也算是欺你天门派无人。今日我只以一只掌击你,让你尝尝我寒冰掌的味道就是了。”
  说罢,骷髅人就劈掌而击,一掌带寒,寒凝冰霜。
  李方恩暗暗吃惊,只好以一柄青霜剑敌之。

×      ×      ×

  双方混战,直至拂晓。
  天门派弟子虽众,但功力鲜有与三鹰平齐者,就渐渐不敌,被敌手当场格杀。惨吼之声不断。
  天门派双翅峰堂门前尽是尸首。
  现在,天门派徒众已经尽数战死了,尸横遍地。
  而对方二十三人只死伤了七、八人。
  印方明,许方重、李方恩犹在苦斗。
  他们身边站满了围观之人,这些人剑器滴血,正伺机而上。
  李方恩就边战边退,直退至许方重身边。
  李方恩嘶吼:“二弟、三弟,快走!”
  许方重长啸而笑:“大哥,死算什么?咱们以血溅敌就是了。”
  印方明狂吼道:“二哥说得对,痛快,痛快!”
  李方恩吼道:“天门一脉,不能绝于你我之手。你二人出山,放追杀令去,把这二十三人一齐斩了。”
  许方重一愣,流出热泪:“大哥,你……”
  李方恩吼:“快走!”
  他不顾骷髅人击掌,转身一剑,向那与许方重恶斗之人一剑击去。这一击是他天门派镇山之法,名叫“临空一堕”,其义原系鹰鹫自堕,不愿老死,而愿飞翔之中一堕而死,虽死而心荣。这一击力道极大,一剑将那使刀者刺伤。
  那人突然将刀一掷,从怀里掏出一白蜡杆子来。
  骷髅人突然一吼:“老三!”
  那掏白蜡杆子的人一怔。
  许方重此时一飞而至印方明面前,二人齐出。印方明双爪抓向那人下部,许方重双爪横扫那人胸前。一时身前要穴全在这四爪笼罩之下。
  那人惊惧,急闪身而退。
  许方重与印方明双双飞起,直飞向寨墙。
  有人在掏暗器,骷髅人冷冷一声喝住:“别动手,让他们去吧。”
  这时,围观之人渐渐走至面前。
  天门派掌门人李方恩身陷重围,被这十五人围得风雨不透。
  单是一个骷髅人,他就已难对付。这十五人围攻,他必死无幸。
  谁知李方恩大笑起来,这笑中满是悲愤仇恨:“好,好,只要我三弟印方明在,他放出那名动江湖的‘追杀令’,你这骷髅人和你们这一党,没有一个可以逃过,就是你进了地狱,也必死无疑。”
  骼髅人也冷笑道:“你也笑得太早了一点儿,是不是?”
  李方恩凝定,持剑傲睨,的是一代宗师风范。
  “来吧,你们这些王八蛋。”
  骷髅人慢慢走了上来。
  那个胖子突然说了声:“大哥,我来对付他……”
  骷髅人一笑,笑得很是阴邪:“别忘了,人家是天门派一派掌门人哪,还是你我兄弟一起上吧。”
  二人同时向李方恩出掌。这回,二人均以空掌对付李方恩。
  三五招过后,李方恩剑更迟滞。这二人掌力精深,绝不像刚才持械时那般沉稳,显出毒狠阴邪,一招比一招快。李方恩胸前总受那冰冷寒风一阵阵砭人肌骨,身后又似被那胖子刮起的一阵阵热风烤焦。
  他知道他这是真正遇到了寒冰毒掌与赤阳神掌的高手。
  他知道这一次已是绝无生理。
  他突然纵身而去,这又是一式“鹰绝三折”。
  飞鹰失堕,不光折翅,也折头断颈,求血溅岩石。飞鹰折堕乃悲壮之举,自然选择绝高之巅,清洁之石,以求溅血之烈。它飞入云霄,直失而堕,疾落如箭,鹰翼三折,加速其堕势。这一招叫做“鹰绝三折”。
  不想这胖子与骷髅人识得此势,吼道:“小心,这是‘鹰绝三折’!”
  李方恩从空中折下,飞手出剑,一剑破空,无比凌厉,剑掼入一人胸前,又穿入后面那人小腹,二人抱拥着倒下,訇然一声如坠重物。
  李方恩空中机变,手持一双小巧精钢爪扑来。
  他左手掌分,一爪勾住那胖子后背,爪搭其背,便觉有大力反弹,使他爪击不下去。另一爪抓在那骷髅人面上,一下将那人脸具抓掉,露出白惨惨一张瘦脸来。
  因他是头先失堕,所以不待回身,胸前、背后被印上了一掌。
  胸前一掌火热,背后一掌奇寒。
  他跌倒在地,喷血如标箭。
  李方恩戟指着那白惨惨脸面的人,怒喝:“原来是你,是你……”
  白惨惨脸色的人冷笑道:“李掌门,你死前已经知道死在了谁的手中,该死也瞑目了吧?”
  李方恩喉头格格乱响,他的心脉已断,嘴角涌血。他缓缓地倒了下去。
  正如鹰折绝堕之姿势,他双臂直软,头颅萎倚。
  但他双目向天,不能瞑目。
  是鹰折其身,不折其志么?他还在怅恨苍天么?

相关热词搜索:骷髅人

上一篇:无喜无忧 是为骷髅
下一篇:第六章 杀人与被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