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骷髅人 正文

第十四章 人生一场梦
 
2020-04-12 16:24:0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灵台洞外客
  灵台洞前。
  来了神女峰与立石峰。
  两个人在洞前等了半天,等云三跳见他们。
  辛草儿出来了三次,她对神女峰说道:“他不愿见你,他说你这个人仍是满身杀气。”
  神女峰愣怔了一下:“他不杀人?”她言语之中颇为不敬,满是疑虑。
  “我从不杀人。如果有时为了救人,我也偶然杀一两个野兽,但那都是些丧心病狂的野兽,不是真正的野兽……”
  神女峰抬头,见到了山羊模样的老人,他不知何时已经悄悄站在了神女峰面前。
  神女峰很笃定:“我也从不乱杀人。如今我也只想杀一人,杀了他,是为了让他不再杀人。”
  云三跳问道:“你想杀谁?”
  “骷髅人。”
  “为什么要杀他?”
  “他就是野兽,就是丧心病狂的野兽。”
  “你杀了他,别人又会来杀你,你死了,你的人又要去杀他。生生杀杀,流血不尽,岂不太蠢了么?”
  神女峰轻轻叹口气道:“不会了,我死了之后,再也没人会去杀他们的人了,因为我是自己杀死自己的。”
  云三跳默然。

×      ×      ×

  神女峰把天池峰从灵台洞中抱出来。
  天池峰的脸色成灰黑,人委顿在抬椅里。
  她俯身问:“去哪儿?天池?”
  天池峰只是会意地睒睒眼。
  她和立石峰抬着天池峰来到天池边。
  天池一泓池水永远是湛蓝的、清澈的,没一点尘世的污染。
  天池峰看着天池水,突然轻轻说了一句话。
  这句话说得轻,但神女峰与立石峰都听明白了。他说的是:“我算个什么天池峰……这才是天池。”
  身前身后渐渐围上来一群群人。
  沙滩很洁净。远处大石峰上,站着笑扫道人与曾刚。沙滩另一边是华山掌门鲜三怒及其门人。
  更远处有峨嵋掌门清静师太与峨嵋人众。
  还有大侠宋冰儿与芦灵。他俩身后是唐云、唐月。有偷王,有麻杀。
  还有一伙人是狂侠、小孩儿、胖子和羊羔。
  从沙滩边向他们最先走来的是两个人,两个人身前身后,只差那么丈把远。
  奇怪的是,走在前面的是迷魂峰魏三,走在后面的是骷髅人屠仁杰。

×      ×      ×

  骷髅人跟在魏三身后走了一天。他始终是在魏三身后,只差那么一丈远。
  魏三先头还紧走慢走,后来他索性慢慢走了,骷髅人如果想杀他,什么时候乐意杀就杀好了。
  可骷髅人不杀他。
  骷髅人为什么不杀他?
  走到了神女峰与立石峰面前,魏三站住了。
  他看着天池峰,突然落下了泪。
  魏三说了话:“我怕。不是怕死,是怕不能对你们说出这一句话。”
  神女峰问:“你想说什么?”
  魏三一叹,道:“本来想说的,看见了天池水,就什么都不想说了……”
  魏三看看神女峰,又看看立石峰,一扬手,叭地一声,那仗以扬名的奇门兵器白蜡杆子飞到了天池水里。
  白蜡杆子漂漂荡荡向湖心漂去。
  魏三回头问骷髅人:“你为什么不杀我?”
  骷髅人只是冷笑。
  魏三回头问神女峰:“你的匕首呢?你杀不杀我?”
  神女峰摇摇头,声音喑哑:“我何必杀你?”
  魏三对立石峰道:“老八,你杀不杀我?”
  立石峰瓮声而答道:“我为什么要杀你?”
  魏三惨笑道:“骷髅人,你瞧,你想杀我,我的兄弟们都不屑于杀我。他们不是可怜魏三,是瞧不起魏三……”
  他笑罢,流下了泪水。
  他看定神女峰:“老二死了,我把他埋在了卧牛镇……”
  神女峰点点头。
  魏三朗声对立石峰道:“只有我、老二、老大死后才应该埋在卧牛镇,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立石峰答道:“我明白。”
  魏三大笑道:“好,我们兄弟之中,你与老七是最该受人神护佑,否则,人神不公……”
  魏三慢慢转过了头:“骷髅人,要不要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骷髅人声音冰冷:“什么秘密?”
  魏三道:“你父亲是我杀的,卧牛镇也是我带人屠的。可我当时,对你起了怜悯之心……”
  骷髅人抬头看魏三,魏三的脸突然变得狰狞,恐怖,他倒地而死。

×      ×      ×

  神女峰看着骷髅人:“你只跟着他,不杀他,像一只猫玩老鼠?”
  骷髅人冷冷道:“他不是老鼠,他只是一只蜂子。”
  神女峰道:“他不如你,他只是杀人,杀过许多人,他杀人时没你这么津津乐道。”
  骷髅人:“我没杀他。”
  神女峰突然狂笑道:“你以为他怕你杀?他只不过想匆匆回来告诉我,他错了。他并不怕被你杀……”
  骷髅人:“可他死了。”
  神女峰道:“你杀不死他,他自己杀死了自己。”
  骷髅人不讲话。
  神女峰道:“我一定把他埋在卧牛镇外,但你记住,那里的牌子要重写:长白十二峰中老三迷魂峰,自杀后嘱人埋于此地。”
  神女峰道:“不管怎么死,只要不被你杀死就行。长白十二峰耻于死在你这个狂人之手。”
  骷髅人看着神女峰道:“你杀死了阿妖,我也一定要杀了你。”
  神女峰冷笑:“你杀死了李壮,我是不是一定要杀死你?我说过,你应该死得比别人更惨。”
  骷髅人长长一叹道:“那样最好。”

×      ×      ×

  天池峰突然向立石峰说了句话。
  他的话音很轻,立石峰和神女峰都没听到。
  神女峰这时看了看天池峰,突然问骷髅人道:“你当初被人重伤,是怎样死而复生的?”
  骷髅人看定她,淡淡一笑道:“你以为我会告诉你用什么方法去救天池峰?我没这个法儿,就是有这个法儿,我也不会告诉你。”
  神女峰淡然一笑:“我早知道你这个人无情无义……”
  骷髅人道:“你怎么会知道?”
  神女峰悠然长叹道:“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躺在棺材里,让他的朋友为他烧纸痛哭而心中坦然的……”
  骷髅人无语可对。

×      ×      ×

  云三跳不知何时也站在了他面前。
  骷髅人问:“你……你也想让我说我是如何活下来的?”
  云三跳摇摇头,不语。
  骷髅人问:“是你……要救他?”
  云三跳点点头。
  骷髅人禁不住大声问道:“你为什么要救他?他杀人无算,他是长白十二峰中的老大天池峰!”
  云三跳道:“他像你当年一样,只是一个马上就要死了的病人。”
  骷髅人不讲话了。
  云三跳问:“你说,他用什么方法可以救活?”
  骷髅人牙咬得格格响,他毅然抬头,说道:“只有我与阿妖知道他怎样才可以活命。阿妖死了,我不会告诉你的。”
  云三跳不讲话了,他没办法,只要骷髅人不讲,他就没法儿救活天池峰。

×      ×      ×

  这时,大石后就有人轻轻叹气,从大石后走出来一个人。
  这是一个人,而且是一个女人。
  是一个披着一头垂瀑长发的女人,她赤裸着身子,只用一块兽皮遮着羞处。
  她是阿妖。
  骷髅人一看见阿妖,马上就愣住了,他想说话,但又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只觉得有一点什么东西辣辣地冲向他的头。他的话就没了,只是呆呆地看着阿妖。
  这是在水中世界的那个阿妖的模样。
  阿妖在笑,她坦然地对着那些淫邪的、气愤的、不解的目光。
  由于她读不懂这些目光的含义,所以她很坦然。她在笑,她笑得天真、无邪。
  于是,所有凝眸注视阿妖的目光也渐渐没了淫邪,没了猥亵,只有惊奇与赞叹。
  天池边,一泓碧水边,生出了这么一个女妖似的女人来。
  阿妖笑嘻嘻地说:“他不说,我说。”

×      ×      ×

  天池,一个童话的世界。
  池边,站着一群想杀人的人。
  阿妖不想杀人,她只想救人。她讲山洞,讲天池深处那个山洞,讲洞中的十七年,讲梦得鱼,讲她的父母,也讲她与骷髅人。
  阿妖的声音很好听。
  所有的人一时都忘了仇隙,都忘了杀人,都听得悠然神往。那是阿妖的世界,是他们的一个陌生的、永远不会熟悉的世界。
  只有骷髅人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他不愿意想这些,他不想听这些。
  云三跳急急问道:“梦得鱼?是不是一尺多长,身形如鳗,长有七星鱼一样圆圆吸盘口的黑鱼?”
  阿妖笑着点点头。
  云三跳道:“天,真的有这种鱼?黄帝素经曾经提过它的,说它是人不易见的,奇寒之水中可见,但无人见得。你却有这福份,吃过它?”
  神女峰与立石峰面有喜色,看着云三跳。
  但云三跳突然叹了一口气。他这一叹,让所有的人都明白,天池峰仍然无望。既然其洞已毁,属已无望,又何必说如何去救人?即是仍有那洞,谁入得百丈水下?人不入洞,即已死去,入得洞去,只怕是人的魂魄了。
  神女峰与立石峰也明白这一叹的意思,便垂首不语。
  阿妖就对云三跳说:“你说,没有办法么?不能救他了么?”
  她一脸急迫神色。
  云三跳缓缓望去,望见阿妖那急急神色。
  他忽然心中一动。
  也许有办法。阿妖与天池峰不识,就这么热心,让他心中感动。他看看阿妖,又看看骷髅人,想只有这两个人经过那一场奇遇,百千年不遇的一场奇遇。骷髅人恨天池峰入骨,但阿妖不明白恨,她只懂得热心,懂得爱。
  天池峰看上去昏昏迷迷。
  云三跳对阿妖说道:“也有一个办法……”
  阿妖问:“什么办法?”
  云三跳轻轻地说:“血,用你的血……”
  阿妖问:“用我的血可以救他么?”
  云三跳点点头:“也许行。”
  阿妖拊掌咯咯笑道:“哎哟,那你怎么不早说呢?我可以把血给他……”
  骷髅人突然一声喝斥:“阿妖,你不能给他血!”
  阿妖漂亮的双眼睁得很圆:“为什么?”
  骷髅人:“他是我的仇人。”
  阿妖不解地问:“他跟我没有仇啊。”
  骷髅人:“但他和我有仇,而你是我的人。”
  阿妖问道:“我是你的人?那我就不给他血了。你是不是我的人呢?”
  她问话真挚,但也一句问住了骷髅人。
  他一时茫然,他是谁的人呢?
  阿妖也有点糊涂,她仍在念叨:“我是你的人。但你是不是我的人呢?我是你的人就不能救别人了么?他是你的仇人,可不是我的仇人哪……”
  众人之中,谁也无法向她说得清这个很简单的问题。因为阿妖永远也不明白这个人间世界。
  阿妖轻盈地在沙滩上走过去,众人都是高手,突然都发现她那步法是一种绝世的武功,她踏在沙滩上,竟没有一点儿脚印。
  她不知众人为什么诧异,只是站在云三跳面前,笑盈盈说道:“把我的血给他吧。”

×      ×      ×

  众人就眼睁睁看到了奇迹。
  云三跳用针扎在阿妖的手背上,血就一点点流出,他又用针扎了天池峰的血管位,两手摁在他与她臂上,让他与她孔相接,但见有血流向天池峰体内。
  这是众人听也没听说过的截血之术。相传三国时华陀会这神术。因人气血巡行三十六周天时可测,便在走臂血之刹那采血,用功力逼吸入另一人体内,这是神异之术。
  天池峰的脸上就淡褪了灰黑色。
  他醒过来了。
  阿妖给了天池峰一次血。
  云三跳说道:“你可能有救了。是这位姑娘给了你血,也许你这一次又会有了奇遇,功力又更高了,但愿你活下去,不想再杀人。”
  天池峰看看他,不讲话。
  他看见了阿妖,也看见了阿妖身后的骷髅人。
  他问道:“姑娘,你是……他的人?”
  阿妖笑,笑得像明艳的太阳,她点点头,想了想,又轻轻摇了摇头。
  天池峰问:“他让你……”
  阿妖摇头。
  天池峰点点头,他明由了。
  神女峰这时低下头,向他讲述阿妖能够救他的秘密,她用很少的话语讲了一个很长的故事。
  天池峰看定了天池水,一语不发。
  云三跳看着天池峰,笑。
  天池峰道:“谢谢你救了我。”
  云三跳道:“不是我,是这位姑娘。她如果给你五次血,你就差不多会活下去。”
  阿妖咯咯笑:“五次也行,十次也行,只要能救活人。”
  天池峰说道:“多谢姑娘。”
  他回头向神女峰和立石峰轻轻说了几句话。
  二人在犹豫,天池峰轻轻地但坚决地说了声:“快去!”
  就有三个大汉去拿来十来根树干。
  他们把这树干捆绑在天池峰的坐椅扶手边。
  人们也浙渐看出了天池峰的心意,都瞠视着他们。
  天池峰的坐椅两边各绑了十数根树干。
  神女峰、立石峰和他们随身所带的大汉们都跪倒了。
  天池峰很衰弱,但在笑,他说道:“各位听真了,世上没了长白十二峰这些人了,老八,你还是去打猎的好,是不是还可以过得下安稳日子?秀儿,你不是什么神女峰,都是瞎扯淡,你只是老七的女儿,我们的秀儿丫头。你再别去打打杀杀的了,听话……”
  立石峰和神女峰都哭。
  天池峰突然一笑道:“抬起来,送我走!”

×      ×      ×

  立石峰、神女峰和几个大汉抬着天池峰,向天池水中走去。
  阿妖大惊,她冲上去扯住坐椅:“你不能去的,水里没了石洞了,洞里已经没有梦得鱼了,真的,一条也没有了,你还是用我的血吧。这位山羊伯伯不是说你可以用我的血么?五次,十次都行啊……”
  天池峰一笑道:“姑娘,我可以去,也许我会找到山洞呢,是不是?也许鱼又都回去了呢,对不对?”
  云三跳道:“天池峰,你这何必?”
  天池峰一叹道:“老前辈,死与活下去哪一个更难些?”
  云三跳:“活下去更难些。”
  天池峰一叹道:“我想容易点儿,再说,弟兄们等我……我已经晚了。”
  云三跳轻轻拉开手攀坐椅的阿妖。
  神女峰等人把坐椅放在天池水中。
  树干有浮力,坐椅中的天池峰不动,坐椅半沉入水,天池峰的胸、颈、头露在水面。
  坐椅慢慢向天池中漂去,越去越远。
  天池峰的头变成了一个黑点儿。终于什么也看不见了。
  阿妖问骷髅人:“你为什么不拦他?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山洞已经没有了,鱼也没了?你为什么不说话?”
  骷髅人看着她。
  阿妖流下了泪:“你告诉他,他就会信了,我一个人说,他不信。”
  骷髅人突然一笑:“他也许还会找到一个山洞,找到另一个阿妖的。”
  阿妖叫道:“不会了,再也没有一个阿妖了,阿妖已经到了人间了。”
  骷髅人道:“你不是另一个阿妖,你怎么知道没有阿妖了?”
  阿妖语塞。
  骷髅人问道:“阿妖,如果是他进了你的山洞,你救不救他?”
  阿妖点点头。她当然要救。
  骷髅人又问:“你……也会和他……过夜?”
  阿妖想了想,也点点头。她当然会,他是男人,她是女人,男人女人就会过夜。
  她突然惊讶地见到骷髅人的脸变了,变得比在山洞里她刚看见时的还可怕。她不知道他脸上现在正写着嫉妒、仇恨、恶毒这么多字眼,只知道他这时的模样最可怕。
  她吓得讲话也变了声儿:“你?你怎么啦,你……”

×      ×      ×

  虽然有许多人在身边,阿妖还是不掩真情。
  阿妖的目光只在他身上:“我跳崖,你为什么不来看我?”
  骷髅人说道:“我来找你了。”
  阿妖:“你当时为什么不来?”
  他说不出。
  阿妖说道:“她说对了,你根本不想我,只想报仇,只想杀人,对不对?”
  骷髅人看着她明净的脸,木然地点了点头。
  阿妖对他笑一笑,显然没什么信心:“你和我走,咱们一起走,有什么吃什么,不杀人,好不好?我想你,我想和你过夜,想了好几天,好想……”
  阿妖脸红了,咯咯笑,羞涩而又调皮。
  她觉得这羞涩好快活,冲激了她的血。
  骷髅人慢慢挣脱了她的手,他冷冷说道:“阿妖,我还有好多事儿没办。”
  阿妖很天真,昂着头,笑吟吟地说:“你还有什么事?好,我等你……”

×      ×      ×

  骷髅人看着神女峰与立石峰。
  立石峰突然说道:“我可不想让你看我自杀。我成全你吧,让你杀了我!”
  他说罢就冲上来,狠下杀手。
  骷髅人就飞身迎了上去。
  阿妖的身形也很快,一瞬间就站在了他面前:“你不能再杀人啦!”
  他一甩手,把阿妖甩在了一边。
  阿妖呆了,呆呆地坐在沙滩上,看着他与立石峰搏斗。

×      ×      ×

  这一场搏斗很惨。
  这是兀鹰与兔子的搏斗,这是狼与鸡的搏斗。
  立石峰五招之后,脊背上就被骷髅人抓成血淋淋一片。
  骷髅人一边嘶吼:“杀——,杀——,杀——”,一边手疾眼快,连连出掌,将立石峰的脸打肿,人摔在一边。
  立石峰趔趄起身,又吼着冲上来。
  骷髅人又把他打倒。
  立石峰挣扎着要起来。

×      ×      ×

  这时,三个人身形一飘,站在了骷髅人面前。
  这是笑扫道人、曾刚与华山掌门鲜三怒。
  笑扫道人与曾刚都面有怒色,华山掌门人手中握着那一柄一向只由大弟子握着的湛庐宝剑。
  鲜于掌门缓缓说道:“我等不及了,我突然想起来了,我应该早一点杀了你,为我师弟武三屈、徒弟四人报仇……”
  骷髅人道:“你可以等我与长白十二峰的事了断之后……”
  鲜于掌门脸色如冰:“你说话竟如此无人味,我为什么要等?我本来想等了,但我突然不想等了,我想马上杀死你!”
  笑扫道人突然也说:“我也改变了主意,我也想杀人了,我也只想杀一个人,那就是你。”
  他目光凛凛,看定骷髅人。
  曾刚道:“我也想杀人,而且我想,如果峨嵋清静师太想插手的话,淮阳门不怕与峨嵋一二百年的交情毁于今日。我也想向清静师太讨教几招。”
  清静师太突然一叹道:“峨嵋不想杀人,只想救人。”
  曾刚问:“一味杀人之人也救么?”
  清静师太一叹,不语了。
  唐云唐月也突然跳到了骷髅人面前:“我们也变了主意了,不想杀那个胖子,只想杀你了。”
  骷髅人突然仰面大笑道:“这么多人想杀我,你说说看,我杀谁去?我杀谁?来吧,你杀不了我,就得被我杀!”
  华山掌门人鲜三怒目光炯炯,正欲拔剑。
  突然一声狂吼从人群中炸起:“谁杀他,我跟他拼了!”
  这人声如雷吼。
  众人一看,正是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立石峰。
  他脚步踉跄。
  他几乎又栽倒。
  神女峰扶住他,扶他来到了骷髅人面前。
  立石峰道:“七妹,你放开手……”
  神女峰放开手。
  立石峰冷笑道:“你以为你杀死了我?远着哪……”
  他一扑又击向骷髅人。
  骷髅人身子一闪,他又要倒下。他双臂一抱,抱住了骷髅人的双腿。他的双手还很有力气,他想弄折骷髅人的腿。
  骷髅人一脚把他踢飞起来,直飞向几丈外,叭地摔在沙滩上。
  他只有气喘之力了。
  神女峰凑上去,跪在他身边。
  立石峰道:“老七……你扶我……坐,坐起来……”
  神女峰满面是泪,扶他坐了起来。
  立石峰脸已摔得不成样子。
  他望着神女峰道:“七妹,你好好……”
  神女峰神色黯然:“你以为我可以苟话?你放心……”
  立石峰说道:“我不是说你,他丧心病狂,你又何必……你要走,离这儿远远的……走……”
  立石峰身子一挺,不动了。
  神女峰放下立石峰,她吩咐几名大汉将立石峰抬下山去。
  几名大汉默不作声,只是跪下向她磕头,然后抬起立石峰的身体向山下走去。

相关热词搜索:骷髅人

上一篇:第十三章 恩怨无了时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