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骷髅人 正文

第十三章 恩怨无了时
 
2020-04-12 16:22:0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难说生滋味
  屠仁杰与阿妖坐在树林边。
  阿妖面色苍白。她经历了从未想到过的震撼。
  她看屠仁杰,像看一个从未谋面的嗜杀恶魔。
  阿妖看着树林,天渐渐亮了,树林显露出一点点树影,然后是树身、树枝来。
  树仍然是活的,活得滋滋润润的。
  阿妖的心却像死过了一次。
  阿妖问他:“你想不想走?”
  他很奇怪,问阿妖:“走?往哪里走?”
  阿妖说:“去一个别人找不到你的地方。”
  他摇摇头,他不要去别人找不到他的地方。他要找别人,别人也要找他。
  他想着的是,今天,在这镇北小树林。明天,后天,再去找那个羊角台。在那里,他不会叫狂侠出手的,他要自己去会那个天池峰、双子峰,让他们偿还血债。
  阿妖说道:“你不和他们打打杀杀,好不好?”
  他苦笑一下,摇摇头。
  阿妖看着他,流下了一串串泪珠。
  他明白这泪水的意思。
  阿妖站了起来,在等,在等他说话。但他不讲话,他用力咬住牙齿。
  阿妖叹了一口气,走了,留下一句话:“你也会被仇恨杀死。”
  太阳升起来了,树林中只有他一个人,一个孤独的身影。
  他不知道他应该哭,还是应该笑。
  阿妖和他是夫妻,阿妖本来是他的灵魂,是他的影子。可如今阿妖走了,他一下子失去了灵魂,也没有了影子。
  阿妖应该走。不然,和他在一起,仇恨不仅会吞噬了他,也一样会吞噬了阿妖。阿妖活着是为了恩爱,可不是为了仇恨。只有他活着是为了仇恨,没有恩爱。他没有权利要阿妖陪他去死。
  他活着,为了仇恨,他要死了,也是被仇恨所杀。
  他等待着,坐在树林边,等待着仇恨的结束。
  仇恨却很难结束。

×      ×      ×

  从树林边走过来一群人。
  先是那个中年书生,他是崆峒三长老之一,叫做“不悲不喜”无老少,据说这人和崆峒的那一个死去的长老“不哭不笑”凑热闹最为不和,二人一见面就叮叮噹噹地吵个脸红脖子粗。如今却是他为凑热闹寻仇来了。
  他身后是两个峨嵋师太,这二人显见功力比冷面师太更高,轻功更比她胜过一筹。这二尼轻轻飘过来,脸上不喜不悲,毫无表情。
  她们之后就是那四位华服少年,人人身佩长剑,疾步走来,显然功夫不如前面之人,所以急步追赶,走得惶遽。这四人是华山派人,是武三屈的徒弟还是师侄虽很难说,但人人神色肃然,显然也抱必死之心。
  这之中除了峨嵋的两位师太,其余之人皆是屠仁杰的死敌。
  他回头向树林外看一看,阿妖没一点踪影。
  他放下了心,他知道他还挂念着阿妖,阿妖跟着他更危险,这样说不定会更好一些。
  他站起身来,伫立等候着。
  这一行人来到了他面前。
  峨嵋的两位师太抢在了前面。这两位师太一个瘦削,一个微胖。这一个瘦削的女尼上前施了一礼道:“贫尼打扰屠施主了,不知屠仁杰与我冷面师姐有何渊源?”
  那一个微胖的师太也留神着他的神态,静静等着他答话。
  屠仁杰心中一阵子激动。他想起了冷面师太替他揽过,想起了笑扫道人与曾刚同他一起掩埋母亲。母亲已死,怎能再让她受过?他想至此,就泪水潸潸流下,哽咽道:“师太动问,不敢不答,冷面师太确乎是屠某的母亲,与我十余年未见,刚刚见面,却又溘然逝去,让我在这世上成为一个孤苦伶仃之人了。”
  两位师太本来就疑他是冷面师太之子,因她们知道冷面师太夫家姓屠,又听得笑妇道人与曾刚上山报知消息,就图谋一问,以便知他是否为师姐之子。一问确实,两位师太不禁大喜过望。
  两位师太合十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一时言语,却不知从哪里说起,她们只好口宣佛号,静聆其变了。
  屠仁杰恭敬敬向位师太施礼。

×      ×      ×

  “不悲不喜”无老少走上前来,冷冷地问:“你就是那个骷髅人?”
  屠仁杰点点头。
  “不悲不喜”无老少突然嘻嘻一笑道:“你倒也诚实。”
  四华服少年中一人喝道:“害死我师父的就是你?”
  屠仁杰点点头。
  华服少年气盛,马上把屠仁杰围在正中,四人长剑在手,冷冷觑定屠仁杰。
  一少年冷哼:“你动手吧,今日不是你死,便是我活!”
  屠仁杰站在四人之中,不动声色。
  四少年的长剑薄而长,锋锷尖厉,的确是华山剑派的长剑,这四人一齐出手,向屠仁杰刺出一剑,这一剑显出华山派弟子的剑术造诣确实不凡。四人一齐出剑,都用一招“西岳出岫”,平平一剑,疾而且狠,直刺屠仁杰前胸、后背、左右胁下。
  这一招招数平平,但就只因四人齐施,出手快、狠,便不易抵对。
  屠仁杰身子只动了一动。
  他让过了左胁那一柄长剑,这一柄长剑刺空,锋尖走老,便贴他前胸而过,他用左掌一抬一拨,这柄剑便拨开了前胸平平刺来的剑尖。他右手一引一带,那剑便冲右边少年刺去。二人急急缩手,否则二人将对刺透胸。
  他仍稳稳地站在原地,只不过身子向一侧挪动了一步。
  这一步,就让四柄长剑无功。
  四少年脸红面涨,华山剑派是天下七大派之一,武功自有其过人之处,尤其在剑法一道上,向来自负,以为不下于崆峒、峨嵋、武当。如今一招上来,被屠仁杰轻轻化解,当然心里不是滋味。
  四少年就又一齐喝叱:“看剑!”
  这一回就洋洋洒洒,使开了六十四式华山剑法。
  西岳华山,山之险峻者,千尺幢上下,多有奇峻之地。人上千尺幢,生死两茫茫,说的是渡过了千尺幢之人自然知道山势之险,知道剑道的奇崛。华山剑法的六十四式虽然大开大阖,但也是锋镝颇利,剑势奇崛。四少年绵绵不绝施起华山剑法来,如长江滚水,黄河排瀑,一泻而下,倒叫屠仁杰不易还手。一时间,剑锋于身前身后飞,剑势在他周围绕,他只能引掌带风,使四少年剑锋走偏,而无暇去各各击破。四剑配合极和谐,竟因而大增威力,织成密密实实之剑幕,让他无法闯破。
  一华服少年喊道:“骷髅人,你纳命来吧,用你这死人之头,去祭我师父英灵!”
  屠仁杰竟无暇回话。
  他身形渐渐迟滞,左胸被一少年剑锋扫过,扫破上衣,削去一片肉皮,鲜血便流淌下来。众华服少年见他受伤,剑势更紧,剑剑向他身上大穴招呼,一少年朗声长吟道:“日照西岳雾茫茫……”
  另一少年陡然出剑,剑刺屠仁杰小腹,也曼声长吟:“万壑云岫看消长……”
  第三个少年回身一击,剑锋直刺屠仁杰胸前五穴,他也高声吟道:“松间涛声闻不断……”
  第四个少年也吟道:“只待玄乌照紫梁。”
  这四句是华山前掌门人创六十四式后六式剑法时的剑诀。这六式奇崛疾厉,出手极快,四人诗未落而剑至,人未达而剑达,四剑一指胸前五大命穴,一递小腹丹田贮气之处,一击头顶有压顶之势,一刺足下有击蛇之拨。
  这四式齐施,骷髅人将无法逃避。
  但屠仁杰也正等他们这一绝招。
  这一绝招配合得严丝合缝,但却有一点点漏洞。
  这漏洞在于人的身子上下左右都动不得时,人的身子可以弯曲起来,这一点四少年没有想到。
  屠仁杰的身子就在一刹那间弯曲起来了,而且伸出了一条腿。这条腿正踢在那一柄刺向小腹的长剑上,这一踢颇有力,长剑嗡地一声便脱手而飞,这让那少年大惊失色。
  这时,屠仁杰的身子又朝前拱了一拱。
  只是这么一曲一拱,三柄剑便落了空。
  屠仁杰顺手一接,那一柄长剑便落在了他的手里。他用这一柄剑回头一扫,便正碰上了头顶纵飞而至的那一柄剑,两剑相交,又逢大力,咔嚓一声,两柄剑齐齐折断。
  屠仁杰把断剑掷下,人在一边站立。
  这失剑少年面无血色,他长叹一声道:“好,好。”
  他上前去,拾取屠仁杰掷下的断剑,回头一顺,直刺当胸。这华服少年竟然当场自刺而死。
  另一个折剑之人也呆呆地看定屠仁杰,那眼光可以杀人。他长叹一声,无话,剑一横,刎颈而死。
  两人倒在一处。
  两个华山少年看着血泊中的人,血烧得他们心热眼红。
  他俩一齐吼喝,冲向屠仁杰。
  这是狂刺,没多少剑法。人一疯狂,便无剑道剑法可言。
  屠仁杰身子轻轻一转,便夺过了一柄剑。
  那少年怔了一怔,转身化掌,来击屠仁杰。
  屠仁杰身子避过另一柄剑,轻轻一递,这剑又回到了华山少年手里。
  这少年就站住了,呆呆地看手中之剑。
  这柄剑在他手里,但这柄他浸淫了十几年的长剑在对方眼中被视若无物。予夺予取,随手拈来。
  华山剑是好剑,华山剑法是好剑法。好剑在他手里不如无剑,好剑法在他手中不能雪耻,不能伤敌,有什么用?
  不能伤敌之剑,至少还可以杀了自己。
  他回身引剑,长剑一振,荡一个漂亮的弧形。
  颈血似箭,直标天空。
  他用力拄剑,看定屠仁杰。
  屠仁杰也住了手,他正用双指捏住了另一个华山派弟子的长剑。
  两人都怔立在当场。
  屠仁杰轻轻一叹。他没想到,这一场斗本来不是仇隙极深之斗。他认定华山武三屈之死虽系在他身,但不是他所为,其中有些隐情人人难知。可是这华山四弟子性情刚烈,生生死去三人,三人不能杀人宁可自刎,这让他又惊又怨。
  但这怨得了他么?
  他松开了手。
  华山派只剩下了唯一一个弟子。
  这人手中的剑刚刚被他用右手食指、中指夹住,任他如何用力,也无法抽回去。这时被他松手放开,就十分尴尬。
  这少年一顿脚,内力一震,叭地将这柄剑震折。他这意思是剑辱剑亡,终生如可再活,不言用剑。
  这少年面色苍白,回头向众人一望,见两位峨嵋师太站于身侧,就上前去,俯地磕头,行了九个大礼。
  峨嵋两师太急忙过来搀扶他。
  这少年道:“不知师太能否答允小辈的一个请求?”
  一师太点头道:“说吧,华山峨嵋,素有交情,凡你所求,我当尽力去做。”
  少年缓缓说道:“请师太将弟子的骨殖带上华山,将此战之情告禀掌门师伯,小辈在这里谢了。”
  师太刚想说话,这少年的身子便摇摇而倒。
  这少年自断心脉而死。

×      ×      ×

  崆峒长老“不悲不喜”无老少冷冷看着这四个少年倒下,他既不讲话,也不生气,人如呆立木鸡。
  这时他觑定峨嵋师太,冷冷说道:“不知峨嵋中人是不是有甚么血性,也不知峨嵋中人是不是仍自认为是侠义中人了,如此惨烈之情,峨嵋人也能袖手旁观么?”
  峨嵋一师太道:“峨嵋虽是侠义中人,但这屠施主既为我师姐之子,峨嵋便凡事不能不顾手足之情。崆峒长老如此刚烈,怎么不急人之难?”
  “不悲不喜”无老少笑得狂,笑声戛然止时,突然喝道:“忘了我是谁了么?我不悲不喜,无年纪之忧,无尘世之忧,早已将人世之情看破了。但你这骷髅杀人无算,就是我这木人,今日也容不得你,你来受死吧!”
  他飞身而上,直扑屠仁杰。
  屠仁杰自夜里至此,已是三战。
  三战虽胜,但他已力疲。
  他力疲但“不悲不喜”无老少精力正盛,他身上受了几处轻伤又一日一夜不曾休憩,自然就力气不济。
  二人斗了三十招,不分胜负。
  “不悲不喜”无老少内力充沛,人又刚勇,他一拳一式全用强力,拳出手时呼呼风生,打得周围草叶飞旋,树枝抖颤。这劲风逼得屠仁杰呼吸不畅。他内力不畅,便身形迟滞,被“不悲不喜”无老少打得连连败退。
  他无还手之力。
  但“不悲不喜”无老少这人也很精明,他不急于贪功,也忌他掌法了得,就只是用崆峒绝技伤魂拳攻他。这拳长于远攻,招招刚猛,让屠仁杰递不出掌去。
  转眼间两人已经打了一百多招。
  忽然屠仁杰身前多了一个人,这是个年轻公子。
  他轻轻地接了“不悲不喜”无老少三拳,然后气定神闲地一站,说道:“崆峒长老何不先停手,等在下有一言相告?”
  “不悲不喜”无老少只好停手。
  这人转身看定屠仁杰,说道:“果然是你。”
  屠仁杰一眼就看出来了,这人是封汝申,是那个与他湖上结拜的兄弟,是那个长白十二峰中的女人神女峰。
  他不知说什么好,只是说一句:“你……你好?”
  神女峰不理屠仁杰,她向四外人一揖道:“崆峒范前辈,峨嵋寒霜、秋露师太,在下是长白十二峰中的老七神女峰,长白十二峰与这骷髅人素有过节,我一定要先向他讨还血债,决不容他人先杀死他。”
  崆峒“不悲不喜”无老少见神女峰一上来便给他行礼打揖,很是受用,笑道:“好,好,既有人乐于杀人,我又何必着忙?”他施施然走到一边去,坐在地上闭目养神。
  峨嵋两位师太也在一边静观其变。

×      ×      ×

  神女峰一抖头巾,头巾飞落,披一头垂瀑。
  果然是绝色美女。屠仁杰看着她,想起湖上结拜,想起酒楼相识,想起铁槛寺焚一陌纸钱,想起她看守病人那日日夜夜。
  他衷肠百转,柔情顿生,望定神女峰,想一述思念。
  谁知她冷冷相对,问道:“不知骷髅人是否见到我长白十二峰的老四云雾峰?”
  屠仁杰心中一愣,便知这其中有些难言之处。长白十二峰人众,她独独问及李壮,是不是她与李壮谊深情笃?长白十二峰中人人都暴戾,独有这李壮、侯雨像是条汉子。
  屠仁杰道:“他已经来过了。”
  神女峰耐住激动神色,问道:“他在哪里?”
  言辞之中,已不掩其急迫。
  屠仁杰神情落寞,说道:“你随我来。”

×      ×      ×

  树林之中,有一丘新坟。
  神女峰神色惊惶,她急急地四处寻视,问道:“他在哪里?他在哪里?”
  树林里没有人,只有这一丘新坟。
  神女峰大吼道:“这不会是他,这不会是他。骷髅人,你这个混蛋,这不会是他,他怎么会钻进土里?他怎么会在这儿?李壮,李壮,这不是你,这不是你……”
  她扒开了这一丘泥土。
  就看到了李壮的尸体。
  他用锥刺进了自己的腹部。
  神女峰已泪眼婆娑,她颤抖着说:“你……你……你这又是何必?”
  屠仁杰道:他是为了你,才自己刺了自己一锥……”
  神女峰道:“他杀不了你,只好杀了他自己。因为他要救我。因为他是……我的丈夫。”
  屠仁杰呆呆怔立,无话可说。
  我不杀伯仁,伯仁因我而死。人言已无,人事已尽,又能奈何?
  神女峰看着李壮的尸体,恸哭无声。
  她抱起了李壮的尸首,起身向树林外走。
  她眼里没了一切,只有空空洞洞的仇恨,只有一个已死的李壮。
  屠仁杰眼看着她走远。
  她走着走着,突然回头一顾,那眸中闪着仇恨的光:“你也得死,而且比他死得更惨……”
  他没答话。她已经不是他的那个酒楼上斟酒、湖船上结拜的兄弟了,她只是一个男人被他杀死的寡妇,一个死了男人的女人。

相关热词搜索:骷髅人

上一篇:无心无肝 是为骷髅
下一篇:第十四章 人生一场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