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骷髅人 正文

第三章 血火染墨剑
 
2020-04-12 15:06:40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人杀狼也杀
  一片乱石,犹如坟丘。
  有无数衰草丛生,大石块上,有许多白骨累然。时或有野狐草兔雉鸡窜跳飞鸣,给这石坡岗上添无数凄凉。
  前面不远,是一片废墟。颓墙瓦砾,在土中尘积,被衰草淹没。风一吹过,便只有乌鸦啼叫,声声凄伤。
  就有一个人躺在这里。
  他如今脸上没了那蒙面纱巾,这里没人,除了一堆堆白骨之外,只有狐兔野雉与蓬蓬衰草。
  他在这里已躺了五天五夜。
  他不食不饮,只是在这一蓬蓬衰草之中寻找,他在寻找他父亲的尸骸。那个虎一样的壮汉屠忠是他的父亲。他曾日夜思念,想着风吹,想着雨淋,想着曝尸荒郊的父亲。他就夜夜难寐,他牙齿咬得格格响,以仇恨浇心火,想着这屠镇之举,心中怨恨如火焚五内。
  他像狼一样四足爬行,在一蓬蓬衰草中爬,在杀虎台周围寻找尸骸。他以为父亲身子健壮,尸骨必然也较旁人硕大些。但杀虎台周围已无一具完整尸首。他只好今日认定几具,明日又认定另外几具,把他们都掩埋在累累卧牛石边。掩埋也十分草率,他以墨剑挑土,须臾便成一小坑,将尸首向里一推,匆匆掩土而就。
  他伏在土坑边,欲泣无泪。
  他一点儿泪水也没有了,这十年来他就没落过一滴泪。
  他夜枕尸坑,仰面向天,像野兽一样踡睡。
  夜里,有一头公狼过来,慢悠悠地凑近了他。
  夜很静,月亮挂在中天,衰草与土坡都在鼾睡。那狼就悠闲,一步步凑向这沉睡之人。
  狼嗅嗅他头,又去嗅嗅他的身体,再去拱拱他的脚。可能因为他太瘦,浑身竟无一点精肉,也可能狼闻不到人血那腥味,人汗那气息,竟转过身去,想弃他不食。
  他一跃而起,人如飞鹰,落在狼头前,双手掐住狼颈。
  雄狼力猛,嘶吼惨叫,用力挣而不能得脱。
  他恨恨而骂道:“你这个狗东西,你也看不起我,你也拿我不当人。你也敢以为我是怪物?你为什么不吃我?你要吃我,咬我一口,我就放了你,饶你活命。你不吃我,嫌我瘦,是不是?”
  他以一手抓住狼颈,另一手横扫,就将狼之四足打折。狼腿最不耐折磨,人都云狼是铁头蛇腰麻杆腿。他右手一用力,狼四腿俱断在腿根,而且被打折成几节。
  狼就被掷在地上。
  狼卧于地,四腿不能行,身子犹一纵一纵扑向他。
  他冷冷地看着狼跳,又倏忽伸掌,叭地击折了狼的脊梁。
  狼一声哀嗥,声音凄惨。
  这人也一声哀嗥,颇近狼嗥之声。
  他用手去碰狼头,吼道:“妈的。咬吧,咬吧。莫说我不给你一个机会,这很公平……”
  狼自然狠毒,用那尖尖钢牙咬住他那枯瘦的手。
  就听得咯咯一阵响,想必他那一只手的骨骼已被狼咬得粉碎。狼突然仰头惨嗥,吐一嘴鲜血。
  这人竟也不躲不闪,让脸上满是鲜血。
  狼张开大嘴,惨叫着嘶鸣,这狼竟也能像狗一样发出那挨痛打之后的嘶鸣讨饶之声,更叫这人愤恨。
  “狗东西,生死算得了什么?这么不中用,撕下你的舌头,让你这狗东西再也叫不得,省得叫我心烦。”
  他的手从狼口里掏出来,竟扯下了那狼的一条舌头。
  狼只吭哧着从咽喉中咳,发不出一点威风来。
  他对狼冷笑道:“看出来,你还是不行吧?”
  他以左手捏住狼腮颊,右手探入去狼口中,一粒一粒将狼牙掰下,狼从下颏处流血,他亦不旁顾,对这狼笑,直至掰没了狼的全部利齿。
  狼已经奄奄一息了,这人才长吁一声,觉得无趣。
  他拖狼至大石边,以头枕在狼颈上。狼犹未死,身体尚温。他以狼为枕,又鼾然入梦。

相关热词搜索:骷髅人

上一篇:无善无恶 是为骷髅
下一篇:第四章 天下第一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