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骷髅人 正文

第十章 骷髅难入世
 
2020-04-12 16:08:41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留人馆之夜
  留人馆现今叫做恋人楼。
  恋人楼不是为让天下有情人皆成眷属,是想让人体味一次次雨露风情,让人从那男女之欲中学会放纵。
  恋人楼的老鸨是羊羔。
  恋人楼的龟公是一个胖子、一个小孩。
  胖子做龟公也还罢了,可一个小孩儿做龟公,却无论如何也说不过去。
  偏偏这孩子就做了龟公。
  恋人楼的生意很兴旺。
  也说不清是因为顾不上,还是心有忌惮,长白十二峰还从来没来找恋人楼的麻烦。
  没人来找麻烦,恋人楼的日子就很好过。

×      ×      ×

  小孩儿也有弄不懂的事儿。
  他首先不懂的是女人怎么尽说假话。
  明明在帘子里时还在骂那男人王八蛋鳖头,一打帘子进了屋,就满脸堆笑,上去又抱又啃,还打情骂俏的,让小孩看得目瞪口呆。明明刚才那会儿还说说笑笑的,怎么这一会儿竟然哭天抹泪的,做出一副难分难舍的样儿。明明还在恨得咬牙切齿,这阵儿偏又好话连篇。
  小孩儿看得呆了。
  胖子就念叨:“狗古楼,不得好死,让这么点儿的小孩儿看这个,能学上好么。”

×      ×      ×

  羊羔坐在屋里,手托香腮,在想心事。
  女人大了,就会在夜里睡不着觉,想心事。
  自从古楼在那一个夜晚,一个人骑乘七匹马,来找女人,来赌钱,羊羔便认定了这个男人可以终身寄托。
  羊羔把心放在他身上。
  她爱看他那快意恩仇的汉子劲儿。她去悬崖那儿,把他救上来。她看着他击败关东侠客宋冰儿夫妻,她心里高兴,知道他是个男人,是个北方男人,就想着他。
  可他不怎么想羊羔。
  他总是匆匆来去。
  他已经又有很长时间没回来了。
  羊羔觉得,她已经等了太长的时间了,她已经把自己都等老了。
  这时,一个人出现在她面前。
  这个人用脊背对着她。
  “谁?你是谁?”
  她声音很紧张。
  门没开,没声响,他便进了屋:“是我。”
  是她日思梦想的那个声音。
  是古楼。
  “你回来了,你真的回来了?这一回……不走了吧?”
  他长叹一声,没讲话。
  羊羔有些奇怪,古楼为什么总以背脊对着她。
  “你……你怎么不转过身来?”
  他叹息道:“我怕吓坏了你。”
  羊羔咯咯笑道:“我又不是没见到过你,你又不是鬼,我怎么会怕你?”
  他说道:“我长得不好看,很……很难看。比鬼还难看。”
  羊羔道:“别胡说了,我又不是没见过你的模样。”
  “你见到的我是戴着一张人皮面具的。”
  羊羔想想,奇怪地问道:“你真的很难看?”
  古楼道:“我小时候,生了一场大病。”
  羊羔叹气道:“那你就转过来,让我看看你,我不害怕,既然你说了,我还怕什么?”
  古楼没说话,他默默地站了半晌,才慢慢转过身来。
  羊羔就见到了他的脸。
  羊羔还是惊叫了一声。
  这不是人的脸,这只是一具活骷髅。
  羊羔尽管有准备,但她还是叫了一声。
  这一声叫得他变了脸色,他一转身,要夺门而去。
  羊羔扑抓住了门,抓住了他的手。
  他的手好冰冷。
  羊羔叫道:“你不能走,你不能走。”
  他说道:“你……还是怕我……”
  羊羔笑:“我……只是吃惊。”
  古楼一叹:“别骗我。”
  羊羔道:“真的。你过来……坐一坐。”
  她扯住古楼,让他坐在床上。
  她仔仔细细地看着他的脸。
  这是一张从来没见到过的脸,一张脸上尽是死意,只有一双眸子有暖气。
  正是这一双眼睛是羊羔所熟悉的。
  “是你,没错,是你,就是你。我怎么能想到是你,我怎么能想到你会回来?会来找我?”
  他喃喃说道:“我只想来看看你,然后就走,这一次怕要走很长时间,走很远,怕要不再回来了。”
  羊羔很惊惧:“你说什么?”
  不等他回答,羊羔就抱住了他,她吼道:“不行,不行,你可不能一个人走,把我丢在这里,让我天天听响,以为你能回来。那不行,不行……”
  羊羔搂紧了他。
  羊羔这一搂不像羊羔,像猛虎。
  古楼没想到,羊羔这么惦念他。
  他想流泪。
  但没泪,他的泪都化成了血,流了出去,再也没有了。
  羊羔就让他睡一会儿。
  羊羔服侍他睡。
  “让你像个主人,好好睡一觉。”
  她为他脱衣服,一点点脱去了他的羞涩。
  她让他躺在床上,去吹熄了灯。
  她脱去了衣服,来躺在他身边。
  她问一句:“你要我么?”
  他说道:“不。”
  他知道他心跳得不平稳。
  但他能抑制住自己。
  羊羔叹气道:“我终于把你等回来了。”
  她抱住他。
  她的身子很温暖,也很丰腴。
  他很瘦,他怕用骨头碰疼了她。
  羊羔很细心,把她的绸衣丢在床榻里面,用它盖住了榻屏上的镜子。
  她不想让古楼见到他自己的身体。

×      ×      ×

  古楼睡着了。
  羊羔的眼睛还圆睁着。
  她想不到他会是这个模样。
  她知道他戴着人皮面具,以为他不过是想避人眼目,不让仇家知道他的真面目。她也知道仇人叫他骷髅人,以为那只是武林中人的绰号,可不知道他生就这样一副面孔,活活的像一具骷髅。
  她不敢去触摸他的身体。
  突然,古楼在梦里嘶吼着:“杀——,杀——,杀——”
  在梦里,他拼尽了全力,可声音喊不大。
  他那脸面上一阵子抽搐,显然他很痛苦。
  她把手放在他心脏上。
  他的心跳得很快。心脏很热。

相关热词搜索:骷髅人

上一篇:第九章 六大派追杀
下一篇:无生无死 是为骷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