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骷髅人 正文

第十一章 生死两茫茫
 
2020-04-12 16:16:3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一 尸魂葬天池
  天正中午,长白山雪峰顶上,有一泓碧得极浓的池水。
  池深几十丈,或几百丈,无人可以窥测。因为,据说这是一座活火山,火山口在千年之前就开始喷发,每隔三百年喷发一次。固这水暖,所以冬日亦不冻死,只在池水中间结成一层薄冰,远远看去,若无冰迹。这天池宽围约有数十里,对面峙峰之下,隐约只见雪迹,隔池水若有人相望,也只不过可以见得如猫如狗似的偌大的一点模糊影子罢了。
  从西南坡边,从乘槎河上,慢慢走过来两个人影。
  这两个人走得很慢,一步一步地走,似乎还抬着什么东西。两个人走到天池边,把这抬着的东西放下,人便在天池边忙碌。
  这两个人是云三跳与羊羔。
  云三跳把这抬来的口袋放在天池水边,就去拆那一根抬杆,他把抬杆拆下来,在这根抬杆上系一根绳索,绳索的一头系在这口袋上。
  他做好了这一切,就等待羊羔。
  羊羔很忙碌,她做了一些供品,有在云三跳山洞里拿来的鲜花,有些洞里的野果子,还有些烧纸。这是云三跳的书,给了她三本,她一张张剪成纸钱。纸钱剪成了很小的一串串,她烧得很仔细。
  云三跳把口袋放在了天池水中,口袋充了气儿,不沉入水中。他又把系绳的那一根抬杆放在水中,用手化掌尽力一推,这木扦便拖带着这只口袋,慢慢向天池水中间荡去。
  这口袋中便是骷髅人的尸体。他被装在口袋里,漂往天池水中,漂向天池中去,渐渐地只成了一个点点儿。
  羊羔把那一陌陌纸钱烧个干净。
  云三跳见羊羔一片挚情,也是心中凄伤。他对羊羔说道:“你和我回去吧,等到哪一日天晴些,也暖些,我再送你下山,好不好?”
  羊羔见他说这话,马上扑通跪倒给云三跳磕头,流泪说道:“我不走,我不走,我就要在这山洞里呆下去。”
  云三跳道:“你陪我老头子在这里,有什么趣?”
  羊羔哭泣道:“你让我上哪里去?我没处可去,我没有亲人活在这个世上了。我下山去干什么?”
  云三跳轻轻一叹道:“好可怜的孩子。”

×      ×      ×

  天池水湛蓝,从山峰上看,天池一泓池水,竟能被染成一块深绿,一块浅蓝,一块墨黑三种颜色。自古以来,有多少游戏山川的文人墨客,武林豪杰来这里观赏奇景,都不知这池水中有什么奥秘,以为定是池水有深有浅之故。但这池水如有深浅,也应该是中间墨黑显最深,稍外圈湛绿显得较深,最外边围绕天池峰侧浅蓝更浅些才对,怎么能像被染过后,在一大块池水之中,成一块湛绿,一块浅蓝,一块墨黑呢?这些来游之人上山不易,长白顶峰空气又薄,又常年积雪,见到天池水如此怪异,游人便从峰上攀下,至天池水边细看。这天池水近看却又没了那古怪,只是一片澄碧,都是蓝蓝的颜色。更有好事者欲涉水而试,却发觉这水奇寒,人下去立即要冻僵,马上上来,呵暖半晌方缓得过来。有人捉蛇放入天池水中,蛇一脱人手,便奋力向天池中游去,谁知也只窜得几窜,便被冻僵,僵成了一条直直的蛇尸,顺水顺风漂去。
  这天池水如此诡异,没有谁见到过水里有什么东西可活,也没人见到过水中有过任何生物。
  这一只布口袋就漂漂荡荡地漂到了天池水的中心。
  在这里,有几块嶙峋怪石,这怪石很大,几乎可以贴近水面。这就是从山峰上看这天池中心有一块呈浅蓝色的缘故。因为水浅自然光照明亮,就显出了浅浅的蓝色。这几块怪石很尖锐,就挂扯住了这只布口袋,抬杆在水面上漂不动,布口袋被嶙峋怪石扯住,浪一点点拍击这口袋,口袋就越来越沉重,渐渐向水中沉去。
  这时,豁喇一声响亮,从水正中爬出一只怪兽来。这怪兽头呈三角形状,眼大如拳,颈长似蟒,身形又似象,是龙不龙、蛇不蛇、象不象、龟不龟的一样怪物,它见这一只布口袋,竟也十分惊讶。这是它在这天池水中从未见过之怪物。它小心翼翼,上去用头碰碰口袋,以为它是活物。但口袋中只是古楼的尸体,没一点动弹。这怪兽就大着胆子,上去一口咬住了绳索,把这口袋向水中拽去。但因有这一根抬杆扯住,扯拽时便很不得劲儿,怪兽扯了几下那抬杆不愿入水。它回过头来,竟用牙齿把这绳索咬断,让抬杆带一段绳索自去漂动,它扯着绳索,拖着这一条布袋,向深水中潜游。
  这水不知有几十丈或上百丈许。怪兽的头颈用力向下,身子也疾疾直坠,向下落去,直落至池中水底。
  到得水底之后,怪兽犹扯住这口袋,向岩壁边爬,这岩壁是由水底渐渐向上升的,成一道斜坡,渐渐进上去,形成了天池水底的一个洞。这洞很长,也很深,洞中满是池水。怪兽又爬又游,走得极快,不一会便从水中冒出。它从水中走出来,拖着这一只布口袋,在山洞里爬,爬得也快,不一会便来到了一个极大的山洞中。
  这山洞极其壮丽,洞壁镶嵌着一些亮闪闪的宝石,把山洞照耀得如同白日。洞中有石床、石椅,还有一个小小的洞中池子,池子里游动着密密层层的鱼,这些鱼每条都有一尺长短。
  怪兽趴在这洞边,显然是畏惧着洞中的什么东西,它嘶嘶低吼,声音似兽似象的吼唤。
  就从洞深处走出来一个女孩子,这女孩子全身赤裸,只在羞处遮一块兽皮。她长发披散,垂如瀑布,眉黛如远山,星眸皓齿,对这怪兽说道:“阿二,你又叫什么?又是给我弄来了什么稀罕物么?”
  怪兽连连点着头,用它那长长的脖颈一仰一顶,就把这只口袋抛到了那女孩子面前。
  女孩子很是诧异,她说道:“这是什么?阿二,你弄来了什么?”
  这女孩子见到了这只口袋,显然很是惊奇。她弯下腰去,抚摸着这口袋,自言自语地说道:“这是什么?”她用手捏捏口袋,突然喜道:“这可能就是爹娘说的布了,这东西可以做衣服穿。”但她又摇摇头,显然对做衣服这一想法觉得好笑。她只是听爹娘说过外面有一个世界,那里的人都穿衣服,那里的人都不好。既然人都不好,既然不好的人都穿衣服,那么穿衣服有什么用?她可不要穿衣服,但是这布可能有用的。她想到这,很高兴。
  她把那系口袋的绳子解开了。
  “这东西是绳子,是可以用来绑东西的。”她说话的声音很大,像是对那个叫阿二的怪兽讲话,那怪兽只是用一双慈和的眼睛瞪着她。
  “这里面有什么?”
  她把口袋解开,扯起袋角,把里面的东西都倒出来。
  一堆东西都被花儿掩在其中。
  她惊呼一声。
  她从来没见过花儿,不知道世上还有这么美的东西。她跪在那里,把花儿拿在手里,一一赏玩,她轻轻地碰,不敢碰伤那些花瓣。只可惜一些花儿在山洞里被怪兽拖坏了。
  女孩子生气地喊:“阿二,这么好的东西,你不好好拿来给我。你干嘛拖着它,你不会用你那嘴叼着,气死我了,阿二……”
  她真气得要哭。
  她去拣那些没被碰折拖坏的花儿。她一拣花儿,突然惊呆了。这口袋中那黑黑的不是别的什么,是一个人,是一个像她爹爹那样的男人。
  她翻过他的身子,看着他的脸。
  这女孩子好像不知道惧怕。她没见到过世上的骷髅,也不知道这古楼的模样是人的病态。她只是喃喃自语道:“这个人太瘦了,瘦得出奇。”
  她看看他的嘴唇,看看他的牙,知道他是病了,而且病得很重。
  她解开古楼的衣服,摸着他的心脏,摸着他的胸和腋下,又去摸那男人的根蒂。因为她记得爹娘告诉她的方法,人只要腋下湿,根蒂有热气,胸前的皮肤会滑动,人就不会死。
  爹死时,她这样摸过,娘死时,她也这样摸过,所以她也不惊不惧。只是细细地看着古楼。
  她看完了古楼之后,转头对怪兽说道:“阿二,这个人没死。可他是从那个坏人的世界上来的,你说,我救不救他?”
  怪兽冲着她吼了两声。
  她喃喃说道:“你不让我救他,害怕他是坏人是不是?我可不能不救他。我在这山洞里,一个人好寂寞,和谁说话去?你虽然好,但你只会哞哞叫唤,不会说话。这有什么意思?我得救活他。如果他不是好人,我就杀了他。这样好不好?”
  怪兽又叫了一声。
  这女孩子笑道:“好,你也说好,我把他救活,他要是个外面的坏人,你就把他淹死在外面的水里。”

相关热词搜索:骷髅人

上一篇:无生无死 是为骷髅
下一篇:第十二章 应是再生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