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五章 离魂恨天
2021-05-30 16:48:2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原来那洞有许多的出口,有许多出口在山中,且有隐秘机关,无为道长命拿住的几个唐门弟子说出那洞口秘处,那唐门弟子恨毒已极,叫道:“杀吧,杀了我,你便知道那出口了!”
  无为道长喝道:“当我不敢杀你?!”
  唰地一剑,便杀一人。
  澄净大师叹道:“无为道友,你为何滥杀?”
  无为厉声道:“不杀光他们,必有后患!”
  阎可怜远远说道:“人生一大劫,你武林一脉全都应劫,劫数便在唐逸身上。”
  澄净一栗,他知道阎可怜此话有理,但木已成舟,怎么能挽回?想劝无为少杀人,但无为不杀光唐门精英,到时必被反噬,他怎么劝?
  无为道长喝道:“洞内的人听着,你走出来,我们饶你不死,只要交出唐门暗器,再交出解药,我们便放了你们!”
  一个被俘的唐门弟子叫道:“别听他们的,他们杀了唐连,唐说,三十几人只剩我们……”
  一个武当道士上前,掐住那唐门弟子的脖子,轻声叫道:“你叫啊,叫啊,叫得他们都听得见,你的命就保住了!”
  他狠狠掐着,那唐门弟子翻着白眼,只是一会儿,便窒息而死。
  “忘忧屋”的二十几人抬着可心的尸体,走向一旁。那武当道士不放她们,澄净大师道:“她们都是女人,且不是唐门中人,放过她们吧。”
  无为道长厉声道:“你们听着,我十大门派放过你们,但你们不得再为唐门出力,否则决不轻饶!”
  二十几人都看着阎可怜,如果屋主说一声拼,她们全都不顾性命,与十大门派一战。
  但阎可怜说道:“抬好可心,我们走。”
  风声中,在昏黄的夕阳下,二十几个女人悄然离开了唐家堡。
  大欢喜佛与快乐门主两人互看一眼,说道:“残杀一门,也算是他们正义门派的勾当?我们走吧。”
  他们两人飘然而去。
  澄净大师说道:“无为道友,只剩下我们与疯士,看来这担子得我们三人担了。”
  疯士昂然道:“杀光他唐门中人,我们怕什么?”
  他再举掌,一掌拍死一个唐门弟子,对剩下的两人说道:“如果不说出洞内出口,我便再杀,说不说?”
  一个弟子叫道:“不说,不说,早晚逸哥回来,你们十大门派必死!”
  无为一剑刺死了他,再问最后一个弟子:“你说,洞口在哪里?!”
  那个弟子冷笑,说道:“老杂毛,你看着吧,你这些人全都得死,武当派、少林派,全都应一个劫数,就像阎姑娘说的,你们都得死在逸哥手里,逸哥,替我们报仇!”
  无为的剑刺不下去了,一个旁站的武当道士一剑刺死了那人。
  找不到洞的出口,他们进不去洞。
  无为叫道:“洞里的人听着,我们在洞口待着,你们洞里有水有粮,但也熬不多久,等出来时,我们便杀光你们!”
  洞内沉默,他们也在等,等来的不是死亡,便是得救。
  唐逸在哪里,他究竟在哪里呢?

×      ×      ×

  唐逸在京城很快乐,他与须眉、侍剑三人在楼上饮,喝得大醉,正在畅饮,听得侍剑说道:“公子,那是卓书!”
  唐逸顿时酒醒,他说道:“他在哪里?”
  侍剑说:“也在街头,身后跟着两个跟随,两人打看旗,上面写着,不对,上面写着……寻找唐逸。”
  唐逸冷笑,说道:“他要找我?那好,那好!”
  他醉意阑珊,向楼下走,说道:“好啊,是卓书,是卓书。”

×      ×      ×

  卓书真的在当街上看到了唐逸,他微微一笑,说道:“唐逸,你好悠闲啊。”
  唐逸大声打了一个饱嗝,说道:“有什么不悠闲?你知道不知道,那个老贼秦桧死了,哈哈哈!”
  卓书说道:“你是不是很高兴?你是不是很快乐?如果你听到一个很不好的消息,你能不能乐起来?要是你听到了两个,三个更不好的消息,你能不能哭?”
  唐逸猛地盯住卓书,叫道:“有什么事,你说!”
  卓书下了马,说道:“请我喝酒。”
  唐逸心内焦急,他也知道卓书轻易不与自己碰面,哪怕是当面遇见,他也要躲过,这一次来找他,定有大事。但卓书不说,他怎么能知?
  卓书说道:“我买舟直下,比上一次还快,要找你,就是告诉你一件大事。但你得请我喝酒,不请我喝酒,我怎么会告诉你?”
  唐逸叫店家拿来佳酿,请卓书喝酒。
  卓书很悠闲,说道:“你请我喝酒,就得喝足。再说你请人喝酒,自己不喝,怎么能行?”
  唐逸无奈,就只能陪他喝酒。
  卓书说道:“一个人没什么事儿,喝起酒来,分外好受,你要是听到了一个不利于别人的消息,而且那人是你的一个好朋友,你说,你去送消息给他,你愿意不愿意对他讲?”
  唐逸看他如此卖关子,定是有大事,不然他不会像猫戏老鼠那样戏弄自己。
  唐逸说道:“莫非是你能治好青青的病?”
  卓书大笑,说道:“非也,我去了唐门,青青不在,我自是无法了。我不食言,她不在,我再无法子了。”
  唐逸说道:“有什么事儿,莫非你又要害我了?”
  卓书指着他,大笑道:“你真糊涂,天下害你最狠的人是谁?你说?”
  唐逸心一动,忖道:天下害我最狠的人是谁?我真的不知道。是阎惜情?是她,她让我做这种人的。但在他心底里并不认可此事。
  卓书说道:“你真糊涂,害你家破人亡的不是别人,就是那个从不露面的活佛啊。”
  唐逸一震,头一次从别人口中听得此说,他大大震惊。
  卓书一杯饮尽,说道:“我喝了这杯酒,你便不能消停了,你得赶回蜀中,去早了,还能见得到几个唐门的人,如果去晚了,唐门再无一人了。”
  唐逸猛地扯住他的衣襟,叫道:“卓书,你胡说么?”
  卓书说道:“你父亲死了,十大门派害死了他,灵车送至你唐家堡子,堡子迎进了车,也就被人打开了大门,正在夜里忙丧事的唐门被十大门派灭了……”
  唐逸眼珠子通红,叫道:“还有什么?”
  卓书道:“没什么了。去的是十大门派的掌门,杀你唐门的人,什么唐连啊唐说都死了。你唐门洞里的人在坚守,但洞外的人全都死了。”
  侍剑叫道:“公子,公子!”
  唐逸要气昏了,他看不清眼前的一切。
  真的是那个活佛害苦了他,要他做什么安天大计的杀手,还答应他,照顾他的妹妹,照顾他的父亲,如今父亲也死了,唐门也被灭了,他还能做什么?
  他心头一片空白。
  须眉叫道:“公子,公子!”
  卓书说道:“如果我此时杀你,你的两个女人还拦不住我,我是卓书,不愿做那件让人齿冷的事儿。我走了,你好好折腾吧。”

×      ×      ×

  阎可怜带着二十几个姐妹把可心葬了,她对众姐妹说道:“我要出远门,去做一件大事。凡有事,则可避让,不能与人争锋,据我看,唐逸不会放过十大门派,江湖上必是会兴起腥风血雨,我们‘忘忧屋’要做的是,不能与人争斗,不能对人寻仇。”
  一姐妹问道:“屋主,我们不能替可心报仇吗?”
  阎可怜说道:“江湖如大海,你只是涓涓细流,一入大海,便不知所终,如果我们卷入去,怕身不由己,祸患大了。”
  一姐妹恨道:“他们根本不把我们看在眼里,不给他们一点儿厉害瞧,怎么显我们‘忘忧屋’的本事?”
  阎可怜厉声喝道:“你们都听着,不要卷入江湖纷争,如今天下要大乱,你要再争,势必玉石俱焚!”
  众姐妹见她志坚,便不敢再说。

×      ×      ×

  唐逸看着卓书,卓书说道:“我要走了,你好自为之。”
  唐逸怪异道:“他没出手杀我?”
  须眉大骂道:“那个混蛋做事可恶,他心里有愧,怎么敢再害公子?再说公子的武艺那么高,他敢动手吗?”
  唐逸说道:“我喝醉了,再一昏过去,此时心志最弱,卓书是一个最善把握时机的人,他怎么会不懂?他不出手,一定有他的道理。”
  卓书走了,他美滋滋地想:最好的时机来了,我会把握的。要是唐逸与十大门派杀个你死我活,卓书便有机会了。
  唐逸要是杀了无为道长、澄净大师等人,那江湖上的正义派便没了力量。而且唐逸会成为江湖上人人得而诛之的恶魔。那时他再怎么办?或许他会被人驱赶至国外,那时他卓书便会出头,收留唐逸,要他在国外再建毒宗,要他做吐蕃的奴才。
  如果唐逸杀光了少林、武当派的精英,那更好了,大宋便成了一片废墟,来此建他的武学宗派,岂不是大好时机?
  只要唐逸动手,卓书便是渔翁,有利可图。

×      ×      ×

  唐逸拜会娄寅亮,对他说道:“娄大人,我顾不上京都大事了,只能在走前去一次秦桧家里,对那个秦熹有所交代。”
  娄寅亮略一沉吟,说道:“好,你去好了。”
  唐逸出来,命十三弟子待命,他肃然道:“唐家堡有变,你们赶去买马,每人带三匹马,一路奔蜀。凡有所需,都购置齐备,路上不停顿。”
  弟子应命而去。

×      ×      ×

  唐逸赶至秦府,门前的管家拦住他,问道:“你是什么人,来吊祭的吗?”
  唐逸笑笑,说道:“有重要事要报秦大人,可否有劳通禀?”
  那门房斜眼一吊,看他那样子,官不像官,民不像民,文不像文,武不像武,心里有些嘀咕,但焉知他没有大事要见秦熹?他问道:“你有什么事儿,是什么人,说出来我为你通禀。”
  唐逸一叹道:“眼看他人头落地,还如此狗仗人势,岂不悲哀?”
  他转身便走,那门房一听,慌忙来拦,说:“既是有大事要见秦大人,容我通报。”
  门房颠颠而去,须臾来迎,说道:“大人有请!”
  唐逸见到了秦熹,秦熹初逢大丧,人也无智,再无复往时的骄横。唐逸说道:“我只有几句话,你听着。”
  秦熹看着是他,心内仇恨,眼里不由流露凶光,唐逸说道:“你与秦侩奏与圣上,要我进京。你自去应对,如果圣上再找我,我必杀你。”
  秦熹心道:人心不古,人心不古,他敢如此对我说话,要在往日,岂不就是一个死?但他是秦桧的儿子,心里仇视,脸面仍笑。
  唐逸再说道:“如果我唐逸的大祸是你所为,我也要杀你。”
  秦熹愣道:“你唐门有什么事,与我何干?”
  唐逸说道:“你要害娄大人,你要害许多忠臣,我知道你派的人是忘世道人,我已警告过他,如他杀人,我必杀你,杀你秦氏全家!就是你回了浙江海宁,我也杀你一家,决不放过!”
  秦熹十分憋气,心道:我从未经此等事情,你一个小小平民,竟是再三对我威胁,要杀我,要杀我,我不杀你,你要杀我?但他无奈,只是眼睁睁看着唐逸训他。
  唐逸冷笑,说道:“只要忘世杀人,我就杀你,你好自为之!”

×      ×      ×

  待得唐逸走开,秦熹叫来门房,上去就踢他一脚,问道:“知道不知道为什么踢你?”
  门房哭丧着脸,说道:“小人知道,知道。”
  秦熹骂道:“像他这种丧门星,我躲他还来不及,你再叫他进来,我宰了你!”
  待得那门房走了,王氏走出来,她看看秦熹,说道:“我儿,你不如乃父,你父亲做事,从来不这般张扬。”

×      ×      ×

  唐逸走出来,他命唐门弟子上马,急催赶回蜀都。他说道:“唐门有变,十大门派的人围剿我唐门,杀我兄弟,我赶回去,就是去拼命的,记住,一路上示警,命唐门人全都赶拔蜀中。”
  一路赶奔。
  唐逸对侍剑说道:“你两人身体不如我们,不如你们慢慢走,待我们到了唐门,你后赶至也好。”
  须眉不待侍剑答话,便骂道:“你个臭男人,想甩了我们,休想,就是赶死了,也是你唐门的人!”
  说到她是唐门的人,她再脸大,也不由羞得通红。侍剑说道:“你是唐门的人了?真了不起!”
  须眉怒喝一声:“臭嘴,闭口!”
  一路赶奔蜀都,见得那成都越来越近,唐逸说道:“记住要快,我先去了!”
  他一纵下马,人奔如烟,须臾不见。

×      ×      ×

  侍剑叫道:“快跑!”
  须眉说道:“我老公丢了,你着急什么?”
  侍剑啐道:“我老公是你老公?”
  须眉莞尔一笑,说道:“真是葫芦茄子搅不清,我老公你叫什么?”
  侍剑回头,对几位唐门弟子道:“小心在意,已是近了成都界了。”
  虽说两三天未合眼,但几人都是精神,须眉说道:“莫如我们稍歇一歇,不然到了唐门,这样子只好给人家宰了。”
  侍剑说道:“好,我们下马,在路旁一歇,你们先眯一会儿,我守着。”
  十几人下了马,坐在路旁,只倚在树下,便睡着了。
  忽听得有人叫道:“睡着了,睡着了,醒醒,醒醒!”
  侍剑也睡了,一惊而醒,看到眼前站了许多人。
  那是十大门派的人。
  他们都心一抖,看来公子扑空了,他们都离开了唐门,当先的是那个武当派的无为道长,他冷笑道:“都是唐门的人?”
  侍剑说道:“不错,都是唐门的人。”
  不等再说第二句话,无为道长便叫道:“既是唐门的人,杀!”
  一场血战。真是可怜,十几个人刚才还在睡梦里,只是惺忪着眼,便被唤醒,一旦醒来便只能被杀。唐门暗器还来不及拿出来,只要戴上鹿皮手套,便可使出唐门暗器,但他们有的连手套都未戴上,便挨了一剑。
  只是一会儿,便死了十几人。
  侍剑叫道:“武当派滥杀无辜!我与你们拼了!”
  无为道长冷笑道:“不滥杀无辜,只要是姓唐的人,无一能免!”
  当下杀了十三个弟子,武当弟子问道:“师伯,要不要杀了这两个女人?”
  无为道长说道:“放她们去吧,留下她们,也是那唐逸的罗嗦!”
  须眉大骂道:“臭道士,你早晚不得好死!”
  无为说道:“害死我师兄的人,也必不得好死!”
  武当派的人扬长而去。侍剑流泪道:“怎么办?”
  须眉大喝道:“什么怎么办?拿出他们的暗器,我们赶回去,去帮公子。”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六章 杀手之恨
上一篇:
第四章 各揣心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