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六章 杀手之恨
2021-05-30 16:48:57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逸飞身来到了唐门,远远看到了唐家堡子,堡门大开,堡内的人在哪里?
  他扑至院内,看着满院都是尸首,在门前,唐匝的尸体横在地上,看去中了十几剑,都是武当剑法。
  再看身旁,有几个唐门的小辈弟子都死在那里,看来他们未等掏出暗器,人便死在敌手!
  唐逸怒啸声声,人如疾雷,直奔后院。
  看到那里有许多人,他们在收殓尸体。都是洞内的老人与孩子,他们是唐门的人,怒火烧灼着他们的心,他们的手在抖,他们的心也在抖。
  唐逸来了,但他们只是抬头看看他,仍在收拾尸首。
  唐说死了,他是自吞了铁相思刺,他身旁倒下了三个少林僧人。少林人也与唐门动了手?唐逸怒吼,在心内道:好啊,武当,少林!
  再看唐连,他也死在当场。更有“忘忧屋”的可心,也与唐说死在一起。
  一位老人说道:“唐逸,你过来看看。”
  唐逸看到了,几位唐门弟子都被绑着,也被人用剑刺死,那老人说道:“他们不愿告诉武当、少林那些恶人地洞的出口,被他们生生刺死的。”
  唐逸无语,他看着那些活下来的人,说道:“我有罪啊。”
  唐逸跪下来了,他跪着对唐门的兄弟、侄子辈,他们都是好好的人,因为他,而死在武当派与少林派的仇杀下。
  他为什么要答应那个狗屁活佛,为什么要做那个杀手?只要阎惜情一毒他,他便死去,有什么不好?
  他看看唐门的人,那老人说道:“唐逸,随我来。”
  唐逸看到了他父亲的灵堂,灵堂上积着许多灵幡,上面的字让他心惊,“千秋彪病”、“万古留茅”、“永垂千刀”……
  唐逸跪下,看着那棺材,说道:“爹,儿子不孝,我来晚了。”
  他一叩,再叩,三叩!
  他跪了好久,当他再走出来时,看到了祠内走出来的老人与孩子,一位老人说道:“我是唐十,我有两个儿子,三个孙子,这是我的孙子,儿子死了,我要孙子跟着你,我要报仇!”
  另一个老人说道:“暗器都好好的,逸儿,你要用,拿去用好了。”
  再有一位老人说道:“我们还得日夜赶做,要唐门的暗器更精,更有威力!”
  唐逸哽咽,他们是他的亲人,他们刚死了儿子,死了儿媳,但他们不怕,他们要报仇!
  他看着唐才,问道:“才叔,定叔与清叔在哪里?”
  唐才说道:“我刚回来,若不是出去催账,我不会来晚,也不会活下来,定叔与清叔都被人救走,说是救他们的人是魔刀与素女。”
  老人说道:“听说那大欢喜佛与快乐门主没有动手。”
  唐才说道:“他们逼走了阎屋主那二十几人,她们也无法救援洞内。”
  唐逸也木了,他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对唐才说道:“我要睡一会儿,足有三四天没睡了,我睡一会儿,再与才叔说话。”
  唐才说道:“好,我派人守在这里,收殓尸体,你起来时,便可大殓了。”
  唐逸再无声,他对亲人一揖,回去睡了。
  他睡得很不安,睡梦似乎看到了唐六,六爷看着他,说道:“儿子,掷骰子,掷骰子!”他不出声,只看着六爷笑。六爷说道:“儿子,你要管唐家的大事,不能不懂掷骰子。”他再笑,忽地他醒了,他看到了伏在身旁睡着的侍剑与须眉。
  侍剑轻声说:“你醒了?”
  他点头。
  侍剑说道:“你睡了一天一夜。”
  仍是夜晚。
  侍剑哭了,说道:“十三弟子人都死了,我们碰上了武当派的无为道长……”
  他不出声,她们碰上武当派,自是没有好,十三弟子全都死在敌手,他是痛上加痛。
  他能说什么呢?
  像未睡醒,如果心不悲哀地跳,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还活着。
  本来心内悲痛,但他看着侍剑,看着鼾睡的须眉,心里更生欲望,他说:“我要……我要……”
  侍剑很明白他的心境,此时的他,从麻木中醒来,更是悲痛。
  他伏在侍剑的脸上,说道:“我不知道我的心是怎么回事,巴苦巴苦的。”
  侍剑柔声说道:“你愿意,便要好了。”
  突地听得须眉在说梦话:“你要,你要好了。”
  须眉的脸不动,那身子直伸过来。
  侍剑笑说道:“别弄景儿了,你老公累了,乏了,你侍候侍候他。”
  须眉吐舌道:“想偷,便偷好了,何必牵上我?”
  但她也知道唐逸心中难受,两人过来,轻轻抚摸着他。
  须眉说道:“我不会说话,公子,你愿意骂,便骂我几句。”
  唐逸头一次听见须眉说这么温情的话,顿时伤情,泪水哗哗流出,抑止不住,他躺在床上,眼巴巴望着天,想着死去的亲人,心伤不已。
  须眉说:“公子,我说话太狠,你骂我吧。”
  唐逸狠狠搂过须眉,再搂过侍剑,与她们两人淫乐。
  他要快乐,他要快乐,要忘记了他失去亲人的痛苦,他不再想那些事。
  但他的眼就是闭上,他也能看到远处走来的才叔,才叔浑身缟素,走过来了,他要唤醒唐逸,要他去主持丧事。
  唐逸低声说:“才权来了。”
  两个女人正在兴头,她们在亲吻着唐逸,不听他说话,唐逸说道:“才叔进了院子。”
  两个女人依依不舍地离开他,须眉对他展颜一笑,说道:“公子,你坚强些,你别太娘娘腔了。”
  他心陡地一震,是啊,他要报仇雪恨,怎么能太沉迷在丧痛之中,他要拿敌人的血来洗清唐门的仇怨。
  他站起来,对两个女人说:“替我穿衣服!”
  两女惊讶,在她们的眼中,唐逸又变得很沉稳了,他站在那里,看着远处,能看到那一个个仇敌。
  无为道长,澄净大师,还有许多的十大门派的仇敌,他们想弄出一个杀手来,替他们扫平江湖上的阴霾。但他们忘了,杀手也有情感,他也有亲人,他要杀他们,让他们死得更惨。
  当唐才走进了院子,看到了一身孝服的唐逸,他正站在门前,对唐才说道:“才叔,我们走吧。”

×      ×      ×

  灵棚搭得很大,里面放满了棺材,正中有唐六的灵牌,再就是唐说、唐连等人的灵牌。
  唐逸跪拜,说道:“父亲,兄弟们,我来晚了!”
  忽地他放声大哭,泪水流得很多,他的悲声似有悲哀,也有痛切,他哭得极动情。
  唐门的老人也跟着他哭,他们听得唐逸的悲声,不知道他是大悲禅宗的徒弟,他会用悲声释放自己的悲哀,用哭来发散自己的郁闷。他们也悲哀过甚,与唐逸一齐沉入悲痛。
  忽地唐才叫道:“逸哥儿,十叔昏了!”
  他扶着那老人,他昏死过去了。
  众人救醒他,他说道:“我怎么不死,我怎么不死啊?”
  他对着灵牌跪下叩头,再回头对唐逸说道:“逸儿,我去了,我去洞里,我要再去制暗器,我闲不住。”
  老人走了。
  只剩下了五六十位唐门的弟子,后面一片缟索,都是唐门的妇孺。
  唐逸说道:“我们的兄弟们没了,我很难过。”
  他再流泪,怎么对唐门的妇人孩子们说?
  他再说:“唐门的堡子不能再开了,谁进来,得拿着暗器对着他的瞧,看他是自己人,才让他进堡子,才叔,你管这事儿!”
  唐才应声,唐逸说道:“在我把少林、武当两派全都灭了以后,我唐门再开大门。”
  众人齐吼:“灭了少林!灭了武当!”
  唐逸说道:“哭也没用,哭不死敌人。他们要我们唐门去死,我们死一个人,他们得死一百人,我发誓,我要报仇!”
  唐门的人皆眼红了,唐逸说道:“死去的亲人立碑,在旁空出位置,等我杀了武当,少林派的人,再拿他们的名字镌刻在碑上,以雪前耻!”

×      ×      ×

  唐门在一片素服中,唐逸对两女说道:“我要走了。”
  两女头一次见到他如此义无反顾,须眉说道:“我是公子的人,你要死了,我必不独活。”
  侍剑低头说道:“我也是。”
  此时的须眉一反那嬉笑怒骂的神气,说道:“公子对我有无限恩宠,我要与公子同生死,共患难。公子去,不如带我们去。”
  侍剑说道:“你不带我们去,我们也会去。”
  唐逸想想,说道:“你们不必去,我要去杀人,来去行踪不定,上一次他们念你们是女流,放过了你们,下一次决不会放手。”

×      ×      ×

  唐逸走了,唐门能走出门来的男女老少都看着他,他一身缟素,头上系着孝带,他环视一圈,说道:“我走了。”
  他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走出唐门。
  他要赶奔武当,他首先要杀的人是无为道长。他一定要先杀了无为,再灭了武当派。如果做完此事,他要再去少林寺,杀了澄净大师,再灭了少林派。

×      ×      ×

  他先到了梓州,去看“忘忧屋”屋主阎可怜。
  没有人,“忘忧屋”像是从江湖上突然消失了,没有一个人。
  是阎可怜看不能帮他,便悄然消失?还是她不愿意再帮唐逸?
  唐逸看着那废墟,“忘忧屋”失了一把火,会不会是武当派与少林寺僧人所为?
  阎可怜千娇百媚的面孔在眼前闪过,他痛恨自己:什么时候了,家恨在即,不报此仇,非是唐门后人。
  他更恨那个活佛,自他做了安天大计的主人,何尝有一日得好了,每一日都在凶杀与被杀的危险中度过,与蜀中几家巨富都成仇敌,与江湖各派反目,那些当初倚重他的各派人,齐心协力前来剿灭他,他不杀人,人也杀他!
  唐逸站在那废墟前,突地绝了念想:从此再不惦念阎可怜,他要杀人,要做一个无情无义的杀人凶手!
  他要赶去湖北,去武当杀人。
  天色很晚了,他要赶路,自从此处起,他要易容而去了,再也不能做一个唐门公子的模样了,他不能像过去那样无机心,他要精于算计,要剿灭武当派,非是易事。

×      ×      ×

  无为道长坐在禅床上,忽地听到了那似男似女的声音:“无为道长,你大祸临头了。”
  无为说道:“你是活佛?”
  那人说道:“我是。”
  无为道长大声道:“你算什么?你是武林宗主,还是天下第一?你站出来,让我看看你是谁?你说过,如果唐逸伤了十位师父,你会杀了他,你为什么不出手?”
  那声音说道:“我没看到他杀人。”
  无为厉声大叫:“你胡扯!你算什么出家人?你看着他害人,却不出手制止,江湖大乱,也皆由你起!”
  活佛说道:“眼前便有大乱,你武当派最好是一避,好不好?你带所有弟子下山,自去分散躲避,我去劝那个唐逸,让他不要暴怒。”
  无为道长冷笑,说道:“你当初弄出一个唐逸来,便有如此大祸,没见他安什么天,反见他祸害大地!你不能杀他,我们武当派杀!”
  活佛一叹,说道:“你们武当派不是他的敌手。”
  无为道长大叫:“你站出来,我看看你是谁?”
  活佛说道:“我是谁并不重要,你们要走,要离开武当派,至要至要!”
  活佛走了,只剩下了低头沉坐的无为道长。
  如果他是一个能守住禅意的人,他是一个得道的高人,他会看透一切世事么?他能对于师兄的死不理不睬吗?
  他不能。
  无为道长大声一喝,进来一个弟子。无为道长说道:“鸣钟召人!”
  那弟子惊讶,但也不敢再问,便敲钟去了。
  “当当当——”,钟响了,山上的弟子都集合来宫前听令。
  无为道长与师弟无心、无妙、无生站在丹墀上,无为道长大声道:“唐门主人恶魔唐逸要来了,他来要灭我武当派!”
  众弟子都看着掌门,他们只知道唐逸的功夫过人,但从未见过。
  无为道长说道:“那个活佛来劝我,要我弃武当派的大业不顾,全都逃走,我不愿意,我要与他决一死战!”
  众弟子举剑一呼:“决一死战!”
  无为道长大声道:“众弟子都听着,此一战关乎我武当派的清誉,也关乎我武当派的生死存亡,非同小可!众弟子必须上下一心,戮力杀敌。如是遇上了唐逸,不由分说,暗器明剑一齐出手,必诛杀他!”
  众弟子肃然领命。
  无为吩咐道:“无心、无生师弟,你们两人看守景阳宫,看守大殿,不准他闯入内殿!”
  无生无心领命。
  无为道长再道:“无妙师弟,后山多是祖师坐龛,你去守护,不准那恶魔滋扰!”
  无妙领命,自带十个弟子去了。
  无为道长说道:“要他死在我们武当手下,天下再无人敢小觑我们武当!”
  众弟子肃然,他们知道,这一战很重要,掌门人如临大敌,唐逸必是劲敌。

×      ×      ×

  唐逸到了武当山下。
  忽地听到了一声叹息,那叹息如雷殛一般,使他立定。
  “是活佛?”
  “是我。”
  唐逸说道:“你滚出来!”
  活佛说道:“有礼些才好。”
  唐逸说道:“你从不是人,我未见过你人身,自今我当你是恶魔,如果你站出来,我便与你一决。”
  活佛说道:“你不必去武当了,你不能再染血腥。”
  唐逸说道:“滚!”
  他再向前走,不顾那个活佛。
  那活佛说道:“唐逸,一旦杀人,你便入万劫而不复。”
  唐逸冷道:“你滚吧,你再来扰我,我杀了你!”
  活佛忽地生出怒气:“你不记着我说过的话,我会杀了你!”
   唐逸昂然道:“请便,你站出来,我看看你生一副什么嘴脸。”
  活佛一叹,说道:“我不会见你的,你早晚会见我,但你不听我的,你见我时是毙命之日。”
  唐逸不理,继续向前走,他急不可耐,要灭了武当派,让天下再也没什么武当派。
  活佛说道:“唐逸,好自为之吧。”
  活佛不见了,唐逸忽地哈哈大笑,说道:“痛快,真痛快,我从来不知道天下有什么活佛,只有恶魔,我就是恶魔!”
  他昂然而去,他要上武当山去,要杀人。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七章 折剑大耻
上一篇:
第五章 离魂恨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