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四章 各揣心腹
2021-05-30 16:47:53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摆上了灵堂,众人再供上祭品,唐连说道:“要是逸哥在就好了。”
  众弟子也知,如今唐六爷的几个亲生儿女都不在家,他的灵堂设祭,就未免显得冷清了。
  阎可怜说道:“我们先做,待得公子回来,怕来不及了。”
  唐连说道:“反正他们对老爷子用了毒,我们何不再用毒,以保住老爷子的遗体,等待逸哥回来?”
  阎可怜说道:“依我看,要早早葬了老爷子,不然公子回来,必是会大大伤心,还是入土为安的好。”
  唐连看看唐说,再看看定叔,清叔,突然说道:“还是请清叔与定叔作主好了。”
  阎可怜一听要老人说话,顿时不语,定叔看看清叔,突地说道:“要等逸儿回来,要他看看。还得找那三位小姐,派人去大理,报与二小姐知道。再着人去找青青与倩倩,她二人能回来最好。待逸儿回来,我们便要他作主,是葬是等,他说了算。”
  众人一致同意定叔的意见,阎可怜也不再说了。
  唐连看她,心里突生怪想:她是外姓人,一向最知道轻重,这一次怎么那么认真地要葬六爷?莫非她有什么不对?但转念一想,她是逸哥的知己,人都说她早晚是逸哥的妻子,她愿意进言,也是应该的,但她从未如此认真地劝说做什么事,这态度便有些不那么妥当。
  众人正在灵堂内忙,听得堡内忽有人惊呼:“后堡着火!”便见火势极大,原来是后堡的粮仓着火,一时忙去扑火,待得人都赶回,见灵堂上的匾额都被涂鸦。“千秋彪炳”四个大字被改成“千秋彪病”;“万古留芳”被改成“万古留茅”;再是许多文字都被乱涂改写。
  唐连说道:“不好,有人进来了!”

×      ×      ×

  便听得许多脚步声,有人朗声笑道:“是啊,有人进来了,进来的人还不少呢。”
  走在前头的是少林方丈澄净,后面是武当的无为道长,再后面是素女心心、快乐门主,大欢喜佛、疯士,魔刀,跟在他们身后的是各派人物,有许多少林僧人,他们一进屋,便围住唐门弟子。
  少林方丈澄净大师说:“我们此来,是要拆毁唐家堡子的,你们唐门的人听着,因唐逸多是作恶,我们不能容他在江湖上胡做非为,特来捉他去少林后山面壁谢世。”
  唐连大声叫道:“我逸哥做下什么恶事,你说出来好了。”
  无为道长说道:“他当面弑师,杀我师兄无名道长。”
  疯士说道:“他杀了双修夫妻,再杀了双修佛夫妻,最后他也杀了百姿与莫松。至此,双修门一门死在他手。”
  澄净大师叹息道:“他做下的善事,竟不如他作恶更多,此等人便是妖物了。我佛慈悲,我必拿他去后山,要他面壁思过。”
  无为道长说道:“如他不服,我等便诛杀他!”
  阎可怜看看众人,见素女心心不语,她问道:“素女,你也是唐逸的师父,你也要拿他去少林?”
  素女心心说道:“我不知道,我要问一问唐逸,他是不是真的杀了莫松与百姿?”
  无为道长大怒,叫道:“素女,你再休袒护那个凶徒,他当面杀死了师父,人人看到的。你就是他的师父,也护不得他!”
  素女心心皱眉道:“要他是杀了你,我便护着,只是杀了无名老道,有些不当了。”
  魔刀说道:“他没杀我,我便认他是徒弟。”
  疯士大叫道:“魔刀,你那刀已碎,你人也糊涂了,莫非是非不辨了吗?”
  魔刀说道:“我看他行事,不像你说的那么疯,他一定是心有苦衷。”
  疯士冷冷道:“有什么苦衷,要杀几个师父?而且还连师门同门也全不放过。他必是一个恶魔!”
  阎可怜说道:“是谁杀了他的父亲?”
  场上的人都面面相觑,他们谁也不肯承认。
  阎可怜道:“想必是你们的人做下的,原来唐六爷就在你等十大派的护卫下,如今他也死得不明不白,你们也知道,唐公子与你们十大门派有约,他的父亲不能暴死,他的三位妹妹不得出事,你们哪一条做到了?”
  无为道长冷哼一声,说道:“他父亲死了,是有人暗算,我们没看管好,有什么了不得?他本来就是一个恶魔,人杀不死他,杀了他父亲,也是可能。”
  阎可怜突地气势逼人,她看定无为道长:“原来武当就是那样做人,杀不了唐逸,便杀他的家人吗?你们要有本事,便等他回来,与他一决,何必乘他不在家时,骗开人家堡子的城门,冲进来要灭人家族?”
  魔刀说道:“我可不是来杀人的,我只是来看的。”
  素女心心说道:“我不会杀人,我要看看唐逸是不是做了坏事。”
  大欢喜佛说道:“他做了坏事,我再杀他也不迟。”
  阎可怜看看他们几人,突地揭短道:“你们几个人已是杀不死唐逸了,难道你们不信这一点?你们的本领比起他来,已是差许多。你怕他势大,便乘他去京都时赶来,要灭了唐门。但唐门不会灭在你们手里,你们就是杀多少人,也灭不了唐门!”
  疯士狂叫道:“怎么灭不了?我们早晚会灭了他!”
  阎可怜叹息道:“当初你们有人保证,唐逸不会出事,但那人不在,你们竟要出手灭了唐门,看来你们是失信了。”
  澄净大师忽地惊问:“施主此话怎么讲?”
  阎可怜说道:“你们有一个人,他叫山中活佛,他在哪里?他说过,如果唐逸作恶,他会诛杀唐逸的,他会灭了唐门,为什么他不出手?”
  澄净大师语塞,他是听了无为道长的话,方才与几大门派的门主一齐来唐门的。此时听到了阎可怜的话,似有几分道理,他说道:“好,我便呼唤活佛,他如来对我说话,我与他分说,要他答应,我们自来处理此事。”
  他在心里默念,便呼唤活佛。
  但他呼唤了几次,俱无回音。
  澄净大师道:“没有回音。”
  疯士大怒道:“活佛不出面救他,便是他无理,他无理,活佛怎么救他?我们几人都是听你老和尚的,人人自残自禁,方才让他在江湖上称雄的。如今我们也不听你老和尚的了,什么山中活佛,他是什么东西?他要是有理,何不出来与我们说话,藏头掖尾的,算是什么?我们不再听他,只是灭了堡子!”
  唐连说道:“你们敢!”
  澄净大师说道:“你们听着,唐门的弟子人人在监守下,你如是动手,只是一死。莫不如放下暗器,让人废了你们的武功,再去谋生。”
  唐连怒道:“胡说!你敢动手,我们便与你们拼了!”
  阎可怜说道:“如果真要动手,我们二十几位姐妹,与唐门站在一起!”
  澄净大师道:“阎施主,你不必与他们搅在一起了,你们还是走吧。”
  唐连对阎可怜说道:“可怜姑娘,你还是走吧,告诉我逸哥,我们死在这里,也是唐门弟子,告诉他,要他报仇,看着这十大门派的人,看准他们,一个也不留!”
  唐连的眼光恨毒,一一看去,除了澄净大师外,人人看得到他那怨毒的眼光,心里颤栗:他是真个对十大门派恨透了。
  只听得唐连说道:“我们唐门原本是好人家,自你们把逸哥毒坏了后,我们唐门像是玩偶,到了你们手里,你们愿意怎么摆布便怎么摆布。我们唐门是死人吗?我们成了你们的杀手!安天大计,狗屁!你们只是要我们做你们的走狗!我逸哥不听你,你便要杀他!好啊,杀吧,我们唐门有的是人,你们杀好了!”
  疯士大怒道:“莫非我们杀不得你?!”
  他一怒冲上,去杀唐连。正要动手,面前硬生生站了一个俏焉美人,她是阎可怜,她说道:“你要杀人,先得杀我。”
  那“忘忧屋”的二十几个姐妹也站在唐门弟子前面,那可心更是护住唐说,说道:“让他先杀我,再杀你!”
  疯士回头看看众人,他冷笑道:“澄净大师,莫非你没主意了?”
  澄净大师叹息一声,说道:“少林罗汉阵,动手!”

×      ×      ×

  双方便动了手,唐连等人一见十大门派一心要灭唐门,此时为护唐门,也顾不得许多了,暗器便飞起来。那暗器一沾上身,便有少林僧叫声凄惨,倒地而死。少林僧人大叫:“杀我师弟,拿命来!”
  魔刀与素女看着,知道无幸,他两人退出去,远远看着。素女心心说道:“如果唐逸有罪,这一次后,会更有罪。”
  魔刀突地抓住素女心心的手,说道:“此时紧急,你要告诉我,哪一个人是山中活佛!”
  素女心心说道:“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魔刀恨道:“你说出来,我去找他,也许唯有他才能救这些人的性命!”
  素女心心叹气:“要是他能救,他早就救了,看来唐门该有此难。”
  两人看着,那些少林僧人围住了唐门弟子,尽量靠近些,不让他们出手暗器,一旦有时机,便把他们点倒,一时有人砍翻一个唐门弟子,那弟子受伤甚重,腿也被砍去,他悲愤叫道:“逸哥,杀了十大门派,为我报仇!”回手一扔,把一枚铁相思刺扔入嘴里,当时暴毙!
  再有一人冲来突去,叫道:“唐连,唐连!”
  唐连同三个少林僧人血战,他与那三僧人的武功相若,自是险相环生!那僧人道:“你是少林叛逆,回去受罚!”
  唐连说道:“要是知道少林加此不问青红皂白,我早就自废武功了!”
  那僧人喝道:“你如今自废武功,为时不晚!”
  唐连说道:“你杀了我,我自然废了武功!”
  四人战在一处,唐连时时受伤,但他如虎吼狮搏,一心搦战,那三僧人一时也奈何不了他。
  疯士在众人中,一见有人要出手暗器,便对他出手,他出手极快,一会儿点倒一人。
  魔刀站在远处,说道:“我要走了,看他们像是宰羊,我心里不忍。”
  定叔与清叔早就吓得呆了,他们两人不会武功,站在那里发呆。疯士远远看到,飞身过去杀人。
  正要下手,突地有人笑说道:“人家不会武功,你也要赶尽杀绝?”
  拦他的是素女心心,她满面是笑,但笑含杀机。
  疯士不愿与素女翻脸,说道:“我怎么知道他不会武功,他又没喊他不会?”
  他再扑过去杀人。魔刀说道:“真是可怜,如果唐逸在场,他们哪里有这么便宜?”
  素女说道:“少林僧人一向正义,今日看去,怎么那般卑琐?”
  魔刀叹气说:“人心不古,人心不古了!”
  两人飘然而去,他们带走了清叔与定叔。
  欢乐门主与大欢喜佛竟是不知如何是好,他两人看着,心道:原来活佛要弄出一个毒门来,谁料得毒出这么多的麻烦来?看来未能料事在先啊。
  唐连此时被三个僧人围住,他们三人拿住了他,唐连大吼道:“我要宰了你们,我恨不能生吞了你们!”
  他吞下了铁相思刺,叫道:“姓唐的人,要记着报仇啊!”
  他把那口咬向那少林僧人,那两人不防,虽说是抓住他的手,但他手一弯,便把那破手的血手抓在少林僧人脸上,说道:“与我一起死,下黄泉!”
  那三个僧人都是倒地,他们找不到解药。原来唐门的人早就把解药都丢在水池里,让人再也找不到。
  唐说与可心以背相抵,可心说道:“公子,你能不能走?”
  唐说道:“就是死剩最后一个人,我也不能走。”
  可心说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那一边少林僧人把二十姐妹围在一起,阎可怜被困在正中,她呼叫道:“十大门派的人听着,你们如此做,早晚会后悔的!”
  但在喧声大嚣中,她的叫声有谁听得见?少林僧人也奉命,只把她们二十几人围住,不能格杀。她们冲突来去,均不能冲出包围。
  疯士在阵中拼命杀人,他助那些僧人拿住唐门的人,一会儿擒住许多。唐说叫道:“我杀了你!”他直扑向疯士!疯士手一撤,便拿住了他的腕子,说道:“你的本事差太多了,你是不是跟大欢喜佛学艺?”
  一旁的大欢喜佛大叫道:“王八蛋,你敢对我口吐污言,看掌!”
  大欢喜佛一冲去,像是一个肉团,直扑向疯士!
  疯士心道要糟,忘了他也在场,他说道:“我只是说你徒弟,又没说你,你出声做什么?”
  大欢喜佛说道:“我早就看你不顺眼,我要与你比试比试!”
  无为道长看着那被抓住的唐门人,心道:拿他们到少林,哪一天唐逸来了,还得放出,不如杀了好。他叫道:“诛杀恶魔,不必留情!”他一剑刺死一个唐门弟子,再一剑又刺死一个。武当派的弟子明白掌门人的心意,也跟着杀人。
  澄净大师听着不对,叫道:“切莫杀人!”
  但也晚了,只听得快乐门主叫道:“无为,你真卑鄙!”
  他冲来与无为动手。
  澄净大师说道:“还有抓来的多少人?”
  少林僧人报说道:“还有五六人。”
  澄净大师心道:抓住的二三十人都死了,看来唐门一门也很烈性。唐逸回来,这仇不可绾了,他悲声道:“我们走吧。”
  疯士大叫道:“住手!都听我说。”
  众人住手了,听他说话。
  疯士说道:“我们挟愤而来,没想到会灭了唐门……”
  阎可怜大声道:“你只想灭了唐门,你只想这么做!”
  几个姐妹大放悲声,她们没料到,十大门派所托的江湖杀手唐逸,竟会得此下场。
  疯士说道:“要灭唐门,最先要灭他的暗器,他们制暗器的地方,是在那溶水洞内,我们去那洞内,杀光他们的人,把他们的暗器全都销毁,不然在江湖上祸患不小。”
  澄净大师有些迟疑,无为道长说道:“大师,正所谓一不做二不休,我们不杀光他们,将来十大门派永无宁日。
  如今说什么也由不得澄净大师了,他叹息一声,说道:“好,我们去吧。”

×      ×      ×

  众人到了洞口,那澄净大师说道:“唐说,你来叫他们,叫他们都出来,我保他们性命。”
  唐说冷哂道:“你算什么,你说话还会算话么?”
  澄净大师本是少林方丈,德高望重,此时被他一斥,竟是说不出话来。
  唐说被推至洞口,他叫道:“洞里的兄弟听着,十大门派又来杀人了,关闭洞口,等逸哥回来,要他为我们报仇!”
  无为道长狠狠一剑,砍去他的一臂,叫道:“你再叫,教你性命全无!”
  唐说一疼,倒在地上。
  那可心在一旁看了,泪流如雨,她叫道:“无为,我要杀了你!”
  她扑向无为,无为一急,剑一顺,正刺在她的乳上。
  可心倒下了,她说道:“唐说,我护不住你。”
  可心再看看阎可怜,说道:“屋主,我不后悔,我不后悔!”
  俏生忽地高叫:“无为,我不知道别人,但我与你血战到底,我只要不死,必杀你武当派!”
  笑靥不笑了,她也站出来说道:“我也要杀光你武当派,除非你杀尽了我们!”
  阎可怜不动,她不知说什么才好。
  那些姐妹都站在俏生与笑靥一旁,她们同仇敌忾,宁可与敌人血战到底。
  唐说大叫道:“洞内的人听着,他们要夺我唐门的暗器,想睡一个安稳觉,你们记着,不要让他们得逞!”
  唐说正说,疯士一拍,正拍在他后心,他吐一口鲜血,人向前栽倒,顿时气绝。
  疯士杀了唐说,正解恨,忽听得那五六个被抓的唐门弟子叫道:“灭我唐门,诛杀九族,灭我唐门,诛你九族!”
  众口一声,把场上的人喊愣了,澄净大师心道:“阿弥陀佛,看来江湖血劫,在所不免,唐逸一回,势必会杀人,那时十大门派怎么办?他本来不想弄成这样子的,但事已至此,他能奈何?他吩咐道:“洞内的人听着,我是少林的澄净,你们出来吧。”
  六人再叫道:“少林秃僧,骗人不浅!”
  洞内的人仍不出声,疯士说道:“用火攻!”
  扔下去许多火把,再扔下去草,但那火一会儿便灭,原来那洞是大石罅,九曲十八弯,哪里怕什么火攻?再说那洞是水洞,里面满是流水,要浇这一点儿火,岂不是便当?
  再用水灌,那水也顺洞里的流水流出来了,他们忙了许久,也是无奈。
  无为道长命两个道士下去,只听得一声惨叫,便再无声息。
  原来洞里哪儿都是毒处,只要不小心,便得毒死。
  阐可怜叹道:“你们再休妄想了,就是你们都下去,也全都得死在洞里!”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五章 离魂恨天
上一篇:
第三章 步步是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