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八章 男人贪欲
2021-05-30 17:17:00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逸更苦了,他此时更想与女人亲近,忽地狂笑,说道:“我只有一夜欢娱了,还说那么多做什么?你们过来,你们过来!”
  几个女人看他那狂态,都怕他,不敢走近。
  侍剑怯生生地走近,对他说道:“公子,你愿意杀人,便杀我好了。”
  唐逸哪管那些,扑倒了侍剑,便当着她们的面儿,作乐起来。
  他是一个恶魔,恶魔便得有恶魔的样子,他怎么不知道?
  原来他是忘了,他从来也没扮演过恶魔的角色,一直当他自己是救世的大英雄,那真是弄错了。
  他与侍剑交欢,像一只狂兽,弄得侍剑很狂,他知道几人当中,唯有侍剑最差,她是一朵娇柔的花儿,不耐他折磨。
  终于侍剑哭了,她说道:“公子,你放了我吧,你放了我吧。”
  唐逸说道:“既是有本事来骗我,便有本事与我斗。”
  侍剑哭着,她把头偏向一旁,轻声说道:“公子,你不是这样的,你不是这样的,你要是这样,我早就杀了你,我不会跟你,也不会对你那么有情……”
  几个女人默默地看着唐逸,她们由一个冰清玉洁的女孩子成了他的女人,其间又有多少情意?
  唐逸忽地笑道:“都来,都来,与唐逸公子狂欢,说是恶魔也好,说是唐逸公子也行,只要你们喜欢他,就不白活一回。”
  俏生站在他面前,对侍剑说道:“侍剑,你去歇息,我与他亲热。”
  众女再看着俏生与他亲热,她们都很认真,因为她们从心里喜欢唐逸,喜欢他的狂恣与放肆,他是一个野人,在那筋突骨暴的狂欢中寻找到了野性,找到了他自己。
  他就是毒人,就是一个恶魔,那又怎么样?
  此时岳飞的影子在他眼前渐渐淡了,再闪出来的都是那些恶魔的形象,他看到了莫其奇,看到了秦桧,看到了宋高宗……
  女人惊讶他的能干,他与俏生、笑靥都狂欢过了,女人软在那里,她们的眼里闪着迷茫,唐逸会死,再过几天,几十天,他就是一丘坟土了吗?
  须眉说道:“公子,我再也不骂你。”
  几个女人从未当着别人那么说情讲爱,此时她们也无顾忌了,有时她们是两人,有时是三个,最多也就是三人与唐逸在一起,时常她们并不知道唐逸与其他人在一起的情形。
  可如今她们眼看着别人与唐逸亲热,因他就是一个将死之人,也顾不得再嫉妒她们,只是瞧着唐逸,心里好生不是滋味。
  唐逸大声道:“可怜,你是不是也要快乐一回?你做‘忘忧屋’主,还不快乐,不如我快乐,虽说我是一个杀手,一个毒人,但我享尽人间快活,你不如我呀。”
  阎可怜不语,她只低头,看似无限伤心,她的姐姐是活佛,而她只是一个姐姐的替身,做了唐逸的宿敌,如今他恨阎惜情,连带着也恨她阎可怜。

×      ×      ×

  唐逸睡着了,几个女人都伏身看着他,他是恶魔吗?看样子只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
  阎可怜依在槛栏上,须眉说道:“屋主,你休怪他,他是发狂了,他的亲人都受了苦……”
  阎可怜幽幽说道:“我不怪他,也不怪你们。你们走吧。”
  几个女人走了,只有侍剑还依依不舍地在唐逸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
  只剩下了对面监牢里的阎可怜与唐逸。
  夜更深,只有几声梆响。
  忽地阎可怜站起来,她轻轻走至监栏边,看着唐逸,说道:“冤家,冤家!”
  唐逸不能回答,他睡得很香。
  阎可怜蓦地笑了,她轻声地笑,那笑很神经质。她轻轻伸出手来,那是嫩如柔荑的两只手啊,她扳那两根槛铁。
  莫非她疯了?她能扳得动那两根槛铁吗?
  但她真的扳动了,就是唐逸也望尘莫及的事儿,她做到了。
  她来到了唐逸的身边。
  泪水长流,她跪在唐逸的身旁,说道:“当初我真不该救你……”
  忽地唐逸醒了,他头一次离阎可怜这么近,两人呼吸相闻,脸面几乎贴在一起。
  唐逸说:“你来看我?”
  她说:“我来看你。”
  他说:“莫非你改了主意?”
  她说:“我只喜欢你一个人,我当初并不是不愿意与你在一起,唉,我只是怕姐姐……”
  忽地,唐逸一跃而起,抱住了她。
  有浑冰铁索怕什么,他用那索子一起,缠住了阎可怜。
  时间流逝得太快,两人心跳一齐,阎可怜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她说道:“我何苦要天天守在你的书房里?你知道不知道,我真想拿那柄剑,冲进你的屋子,把那些女人都杀死,让她们做我的剑下游魂?”
  唐逸说道:“是你给我那些女孩子的,你为什么恨她们?”
  阎可怜说道:“我不知道,只知道我喜欢你,我只是在书房里昼夜不眠,只想着你,你看!”
  唐逸看她挽起的臂,那上面有许多的牙印,是阎可怜自己咬的。
  唐逸看着那牙印,心里暗叹:我在那里与别的女孩子相亲,她在书房里暗暗生气,不知道有多少不眠之夜?忽地他心底里升出一股失之交臂的怅惘,他恨他自己,早对阎可怜那么看重,看她清高自重,甚至不敢对她说话,明明知道自己一心系在她身上,竟是不对她说出心事,两人在一起,却熬煎自己,这是何苦?
  他抱住了阎可怜,觉得她的身体有如一片在暴风雨中的树叶,颤抖不止。阎可怜说道:“别,别,别这样……”
  但唐逸哪里管得了那许多,他在暗中看过她的胴体,看到了她的乳尖在呼唤,看到了她一抖一耸的乳峰,他震惊了,他失色了,这是他梦寐以求的美丽,在他的梦里,无数次对阎可怜说他的心事,此时他不必再说了。
  嘴唇在吮,那是没有呼吸的吮吸,在那吮吸里,竟窒息了所有的梦幻,直至于人再也没有一切,只有面对。
  他轻轻抱起了阎可怜,说道:“何必再怄气呢,我只有那么几天的美好日子,你愿意不愿意陪我?”
  阎可怜狠狠点头,很奇怪的是,她在梦呓时,不愿意说话,或许只有在这美好的时刻,她认为说话是多余的,只是点头,狠命地点头才行吧。
  唐逸轻轻掀开她的衣服,他头一次觉得女人是那么神圣,在他的眼里,自阎惜情起,都是贫贱、贪欲的象征,当他与那些女孩子在一起,虽也被她们的献身精神所感动,但他只是认定,那只是“忘忧屋”的安排。
  如今他感动了,他的手在阎可怜的身上留连,这是多美的身体,肌白如雪,肤嫩如乳,乌黑的眼眸、俊俏的眉眼,都在他眼前闪,这是他梦中几百次几千次呼唤的美人。
  阎可怜牵着他的手,在她身上游走。他是醉了,再也没有比此刻更令人销魂的了。
  当人的欲望呼唤起原始的兽欲时,可怜忽地大声叫了起来,这叫声先是吓了唐逸一跳,再就是把他的欲望一下子升华到了巅峰状态,他大声叫起来,两人的叫声变成了一呼一唤的长啸。
  这长啸太过美妙,像音乐,像是天籁,在空中回响,有无穷的回味余地。
  准备出发的人们惊呆了,他们在想着:这是狱中的唐逸发出的哀号,但那个女人的啸声是谁?其非是他的哪一个妾在与他一齐啸哨?他们忽地笑了,很贪馋地笑了,唐逸那种人,天生下来就是享乐的,他在死前,还有那么多的美人替他流泪?再想想自己,那赶路的劲头便弱,只是慢慢地做活,仔细地听那啸声。

×      ×      ×

  莫奴生与青青带着秀早、乌雅来到了饶风岭,莫奴生看看前面,说道:“来了不少的人。”
  对面走来了那个新升为达摩堂首座的黑眉,他一揖道:“施主何来?”
  莫奴生说道:“莫奴生,得一请柬而来。”
  黑眉说道:“请吧!”
  莫奴生一行到了坡上,更是惊异,此时坡上都住离满了人,那些有帐篷的,帐挨帐,人挤人,都坐在那里大饮大吃,在唐逸没被押来前,他们只能叙旧,再是吃喝。有的人一急,更是能吃能喝,坐在那里,看着月亮一天比一天更圆,等着看处死恶魔唐逸。
  青青躺下了,她躺在莫奴生的身旁,乌雅躺在另一旁。青青说道:“秀早,你来,在我这边。你去那边,我不放心。”
  乌雅低头敛眉,只听青青吩咐。她不想给莫奴生带来麻烦。
  四个人都躺下了,青青叹气说:“真不知道思思在哪里?她会不会来?”
  乌雅说道:“她也许会来的。”
  青青大声道:“我在说话,你少插嘴!”
  青青捅一下莫奴生,说道:“问你话呢。”
  莫奴生大大不快,冷冷说道:“你说话,我也少插嘴!”
  一旁的乌雅在暗中握了一下莫奴生的手,那一握好温柔。
  青青说:“你两个少扯闲,我看不可靠,秀早,你去,睡在莫奴生的身旁,让乌雅睡一旁去。”
  秀早不愿意,说道:“你愿意,你就把他抱怀里,一个人抱着,你拿我去做什么?”
  莫奴生一叹,知道她不可理喻,秀早去了,乌雅早就滚向一旁。秀早说:“好了,我过来了,只是莫奴生,你不要摸我啊,我可不是你的乌雅。”
  莫奴生不语,但青青恶毒地说道:“什么他的乌雅,美的他!他莫奴生是我的,连他的魂都是我的,乌雅,你只能跟着看。”
  乌雅睡意朦胧,说道:“我不看,我看他做什么?”
  秀早悄悄地拿起乌雅的手,乌雅觉醒了,觉得她的手被牵往一个地方,秀早再拿起了莫奴生的手,用他的大手牵住了乌雅的手,说道:“这样就行了,好好睡吧。”
  青青恨恨地说道:“行什么行?你没看他们两人眉来眼去的,哪像是主人跟一个丫头,我看莫奴生你早晚得栽在女人身上!”
  莫奴生不语,再过一会儿,他问道:“他们会把唐逸从哪里带来?”
  青青恨道:“是谁敢杀我哥哥,我要杀了他,我要用漫天花雨,把六十四枚暗器都打在他身上。”
  莫奴生说道:“只须一枚就够了。”
  青青恨恨道:“对付你,当然只须一枚,但对付他,就得用六十四枚!”
  青青忽地再来了淫兴,她知道她的体内又有什么东西在作怪了,她狠狠地掐莫奴生的腿,希望他叫出声来,但莫奴生只是再用一点儿劲儿握住了乌雅的手,他觉得乌雅的手会说话,对他很理解,很明白他的心意。
  月亮升起了,在空中吊着一轮清冷的月亮,它会越变越圆的,人在十五月圆的时候,总想着希望,想着亲人,那心里满是温馨。
  青青哭了,她的泪水熬得她十分难受,她想着盼着莫奴生抱起她来,乌雅也急着缩手,但莫奴生不缩回自己的手,他决不放弃乌雅,卓书在沙漠上,一有危险便放弃了乌雅,那种事他决不干。
  秀早心里叹道:青青啊,你一个大小姐,真是冤孽啊,你能胜得了乌雅么?莫奴生的心此时早就搭在她的身上了,他不会再对你抛出一片真心了。

×      ×      ×

  思思睡在段謇的身上,帐内是暖的,只在九月,不必点炭,但来了那么多的人,带了暧炉,不点怎么行?帐内就如春。
  思思的鼻尖有汗,段謇轻轻替她拭掉。
  思思想梦见哥哥,她一定要救出哥哥,但怎么救,她还没有主意。
  倩倩对齐眉杨说道:“杨大哥,我真的很感谢你。”她看着须小仙,说道:“像须大哥,这样跟着我,什么都不顾了,我真的无法报答你们。”
  齐眉杨说道:“倩倩,我已令手下兄弟去搬兵,只怕去了饶风岭,我们的兄弟们进不去,那就坏了。如果我的兄弟都能混进去,那才好。”
  须小仙说道:“略施小计,便可进去,让弟兄们带着请帖,便可进去了,如果不成,再叫他们充成各派的人,一齐进去,务求多去些人,到时恐怕得劫他的法场。”
  倩倩说道:“哥哥那人木讷,他不知道说清道理。我自小时,便记着,我们姐妹三人每回作恶,哥哥总背黑锅,一旦我们偷了什么东西,爹总找哥哥,哥哥说不清,他总是哭,但后来他不哭了,只是挨罚,我姐妹三人给他添了不少麻烦。他从不对我们抱怨,有时他就说,倩倩,你淘气了,为什么扯上我?有一回,我偷了爹的一枚玉戒扳指,好贵重的东西,打碎了,我再拿米粒把它粘上,爹见了,打哥哥。哥哥挨打时,眼睛盯着我,我怕他说出来,可他一直挨打,就是不说。”
  齐眉杨说道:“倩倩,你睡一会儿吧,我们明天早上还要赶路。”
  倩倩说道:“杨大哥,我的身子疼,我不能赶路了,我明天不能骑马了。”
  须小仙说道:“齐眉杨,明天你抱着她!”
  齐眉杨说道:“我与你轮着抱她,就是抱,也把她抱到了饶风岭!”
  两人看着倩倩,在两人的目光注视下,倩倩忽地睡着了,她心里很安定,明天去饶风岭,到了那里,她一定会救出哥哥来。如今救哥哥的事儿,就着落在她的身上了。
  答罕告诉了她一个秘密,一个大秘密,哥哥肯定不知。但答罕说得对吗?连齐眉杨与须小仙这种老江湖的人都看不出,答罕只是妄猜臆测,他猜得对吗?
  倩倩对天而祝说:“答罕,但愿你说得对,我会多谢你的!”
  想到了答罕,她再也无甚怨尤了,她甚至有些怀念他。

  (“鬼天下”卷八完)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最后一页
上一篇:
第七章 四处求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