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十章 素女心心
2021-05-30 16:54:19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素女心心与魔刀带着定叔与清叔走,他们要见唐逸,但唐逸会来找他们,他们不必急。
  素女说道:“我不相信唐逸会杀死无名老道,也不相信他会杀双修夫妻,其中必是有诈。”
  魔刀苦笑,说道:“我自小受过许多磨难,但也不及唐逸,他此时如入‘珍珑’,实在难解。”
  素女笑说道:“我不相信他会作恶,你要相信,你去杀他。”
  魔刀说道:“你以为我是疯子?我才不管那种事。”
  两人说笑,定叔求道:“你两位都是好人,为什么不救我们唐家的人?那可整整几百人口啊。”
  魔刀说道:“我在疯时,有一天杀过整一百三十一人。其中有一个是孩子,未断奶的孩子。”
  清叔叫道:“你惨无人性,孩子也杀?”
  魔刀说道:“不杀他,他能活下去吗?”
  是啊,不杀他,母亲死了他无乳,活下去只能啼哭。
  魔刀道:“如果让他受我自小受过的那些罪,不如让他死在我手里。”
  定叔说道:“你杀了他,是用刀砍的,还是用棍砸的?”
  魔刀一叹,说道:“我只是捂住了他的嘴,不让他哭。”
  就那么捂死了一个孩子。
  魔刀说道:“我自毁了魔刀,竟是心脉也好了,再也不像过去那样狂悖了,只我问你,你从前杀人,最多杀过几个人?”
  素女心心抿嘴一乐,有无限的风情:“我只一次杀过九个人,他们都看中了我,那一夜,有十个人看到了我,九个人想奸污我,我杀了九个人,放过了第十个人。”
  魔刀叹气说道:“如果我年轻,我看到了你,我也会是那九个中的一个。”
  素女笑了,她笑得很甜,很天真。
  素女心心正在笑,魔刀看她,忽地问她一句:“我许久不曾问过你,我们十大门派中,只有你与少林方丈澄净大师两人见过那活佛的面儿,你说,他是谁?”
  一句话说得魔女脸面无血色,地惊魂未定地看着魔刀,说道:“不说行不行?”
  魔刀叹气说:“恐怕不行了。我想唐门一被灭,唐逸必会疯狂,他会杀上少林寺,杀上武当山,血腥江湖的日子不远了。”
  素女心心说道:“如果她愿意说,她自己会说她是活佛。”
  魔刀忽地惊叫道:“她是女人?”
  素女心心说道:“我从未说过活佛是女人,你怎么知道?”
  魔刀说道:“我看你的神情,看出来的。你既是尊敬,又是有些嫉妒,像你这样有本事的人,对于男人已不屑于嫉妒了。”
  素女轻声说道:“我对于女人也不屑于嫉妒了,但对于她,我还是有嫉妒,她是一个很好的人。”
  头一次从素女的口中说出,山中活佛是个女人,她是一个很好的人。
  魔刀要再问,但素女看着清叔与定叔,忽地笑了,说道:“我们不说这个了,我们去哪里玩一玩,好不好?”
  正有一个庙会,那是四月十八的庙会,很热闹,有许多人在那里看庙会。

×      ×      ×

  四个人正在人群来来去去,挤着找人,忽有人叫道:“心心,你们出来!”
  一看,原来是大悲禅宗与大欢喜佛、快乐门主,他们三人找来找去,方才找到了素女两人,他们看着定叔与清叔,说道:“你们走到哪里,都带着他两个人?”
  素女心心说道:“带他们出了蜀中,便来这里了,不知道蜀中还发生了什么事儿?”
  大欢喜佛说道:“你们两人走了,唐门发生了大事,少林寺与武当派把唐门的人差不多全都杀光了,后来唐逸回来,去挑了武当派,杀了武当所有门徒,只剩下十几个弟子不曾被杀,连武当派的掌门无为道长也被他废了武功。他再去了少林寺,逼着方丈澄净大师自尽,还杀死了一个可色和尚,那是澄净大师的首座弟子。当他下山时,所有的唐门天下暗桩全都发动,据说京都就死了许多人,那都是一些贪官污吏,看来他是要杀尽十大门派中人了。”

×      ×      ×

  几人坐在树下,素女心心对着唐定与唐清说道:“两位先去一旁,等我们议事,回来再走,好不好?”
  唐定与唐清无奈,便去远处,坐在树下,等他们议事。
  大欢喜佛叫道:“素女,我们十个人中只有你与老和尚知道那个活佛是谁,你如今只好说出来他是谁了。”
  素女心心看着魔刀,魔刀此时知道了那活佛是女人,但大欢喜佛等人连那个活佛是女人都不知道。他们急着追问,要素女说出来。
  素女说道:“她如要说出来,自己会对你们说。”
  素女向天默祝,慢慢说道:“她来了。”
  真的来了活佛,众人反是不知说什么才好,好久大欢喜佛才说道:“你说那安天大计如是出了事,你负责杀了唐逸,是不是?”
  活佛应道:“是。”
  大欢喜佛说:“当初说定,你要杀死那个唐逸,如今怎么说?”
  活佛说道:“我不知该不该杀他。”
  快乐门主一叹,说道:“他弑师已是事实,你为什么不杀他?”
  活佛说道:“要我杀他,我就杀他,只是唐门也造成武林大劫了,众位如何评说?”
  大悲禅宗说道:“你要去杀他,他必会杀你,你有把握吗?”
  没有人对活佛说过此话,虽说没人见到过活佛,但活佛的本事人人皆知,他们敬佩山中活佛,也是事出有因,此时大悲禅宗对他提此一问,看来是有些唐突,但事关重大,却不能不问了。
  活佛说道:“我要杀他,是我有杀他的机缘,只要能近他身,便可刺杀他。”
  众人哦了一声,他们不再吐声了。原来活佛也要靠暗杀,他也不是唐逸的对手吗?
  活佛说道:“我走了,我去杀他。”

×      ×      ×

  活佛走了,只剩下众人,大欢喜佛说道:“我们教了一个徒弟,却着人杀他,真是怪事。”
  快乐门主大笑,说道:“好,他要杀了我们的徒弟,我们也得叫他好看。”
  大悲禅宗说道:“当初我们弄出怪事,如今我们再杀他,真是好玩,好玩!”他怒极而啸,满面悲愤。

×      ×      ×

  唐逸正在飞奔,忽地从路旁冲出一彪军马,那是金兵,一个带队的平章喝令围住他,叫道:“你听着,你是不是蜀中的唐逸?”
  唐逸说是,那平章说道:“我家三王子请你去喝酒,你去不去?”
  唐逸不料得在此会见到答罕,想当年答罕把他捆在马背上,带他向北国进发,那一路上受尽了苦楚,差一点儿杀死他,如今在大金地界,他再邀唐逸,定不怀好意。
  但今天的唐逸已非往昔,他能奈何唐逸吗?

×      ×      ×

  答罕一身华服,坐在坡上,对唐逸说道:“请坐。”
  唐逸说道:“你找我有什么事儿?”
  答罕说道:“有事请公子来,我对你细说。”
  唐逸坐下。
  答罕说道:“唐门有祸事了,我知道你从前是那个安天大计的主人,如今有人要杀你,杀你的必是那个活佛,你知道那个活佛是谁吗?”
  唐逸心咚咚地跳,想必答罕知道那个活佛是谁?他急问道:“你说那个活佛是谁?”
  答罕说道:“你说过,如果他想见你,便会出来,你一呼即出。如果他不想见你,你再呼唤他也叫不出来。你说说,在你唐门的外人都有谁?”
  唐逸想想,一想答罕那么机智,或许他能说出那个活佛是谁来,他就说道:“有梓州张铁胆。”
  答罕听唐逸细说,便说道:“不是,他不是活佛,如果他是活佛,便不会在你急难时不在身侧了。”
  唐逸再说道:“那就是后来倩倩带来的齐眉杨、须小仙,可齐眉杨是一个大汉,须小仙是一个文弱书生。”
  答罕沉思道:“书生也许是假,他或许就是活佛。”
  唐逸说道:“除了他们,便是‘忘忧屋’的二十几个女人了,她们中有的随我走南闯北,她们怎么会是活佛?”
  答罕说道:“如果我教你一个法儿,你当会找出那个活佛,你只问自己,你自己最不信的人,无论谁说他是活佛,你也不会相信,那个人是谁?”
  唐逸呆看着答罕,不料他会如此思想。看来倩倩爱他,也没看错人,他满脑玄机,对人对事,有极大智慧。
  如果问他,对他身旁的人,他最相信的是谁?
  他会说:“阎可怜。”
  但如果再像答罕那样问:“如果说你身旁的人有一个是活佛,你最不相信她会是活佛的人是谁?”
  也是阎可怜!
  答罕说道:“你最不怀疑的人,她可能就是活佛。”
  唐逸随口问道:“为什么?”
  答罕一笑,说道:“大隐隐于市,小隐隐于野。这是古人说的道理。”
  唐逸心神不定,如果阎可怜是活佛,那么阍惜情是什么?或许她姐妹两人都是活佛的手下?
  那么“忘忧屋”做他的手下,是活佛事先做下的圈套?
  阎可怜在他的家里,对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如果她要杀自己,那很容易。她真的会是活佛吗?但她在自己要杀十大门派时,离开了自己,她是不愿意自己与十大门派自相残杀。她是想唐逸报效国家,做大宋的栋梁。可唐逸一入江湖,身不由己,她也无奈,只好走了。
  她带走了所有的姐妹,只留下了须眉、侍剑四人。
  唐逸再问道:“答罕,我有话问你,你离开耶律重恩,与倩倩分手后,倩倩行径大变,你们出了什么事儿?”
  答罕沉吟,问他道:“你当自己是倩倩的哥哥,还是当自己是唐门的主人?”
  唐逸笑笑,说道:“我是倩倩的哥哥。”
  答罕说道:“好,我告诉你。”
  他讲了那一段故事,那是一段很荒唐的故事,但很真实。他亲眼看到的,看到了耶律重恩与倩倩在一起。
  唐逸说道:“倩倩再游江湖,带着她的那些人,有齐眉杨,还有须小仙,他们都是她的好朋友。”
  答罕握紧拳头,他明白“朋友”的意义,他知道倩倩气那些男人相好了,她恨答罕,但她恨不恨耶律重恩呢?她知道不知道答罕因为她送了耶律重恩一个大礼,叫他丧失十万大军,睡梦不稳?答罕想对倩倩说,但倩倩再也不见他,他对倩倩的哥哥说出来,也是一吐为快。他大声道:“他污辱倩倩,我要他死,我要他死也无路!”
  唐逸看着答罕,他心里很是吃惊,答罕爱倩倩,竟爱到了非杀死耶律重恩的地步,看来男女欢爱并不止于肉欲。
  他看到答竿护着女人的心理,他喜欢倩倩,更喜欢自己,他把倩倩看成自己的,当耶律重恩把倩倩污辱了,他就受到了最大的污辱,他恨耶律重恩,恨得入骨,他要杀死耶律重恩,杀死他!
  答罕说道:“大金不能再去攻耶律重恩了,我是大金人,也不光是答罕,我不只能为了倩倩,我要报大金的养育之恩!”
  答罕站起来,他对唐逸说道:“但我不会放过耶律重恩,我要杀了他!”
  唐逸说道:“倩倩去了,她会去杀耶律重恩吗?”
  答罕低下了头,他再抬起头来,说道:“她不会杀耶律重恩,你知道,他是她的第一个男人。”
  答罕的眼光黯下来了,他再也不说话了,一挥手,请平章送唐逸走。
  唐逸走了,他心里带着巨大的震撼,去找那个活佛。

×      ×      ×

  素女心心说道:“你走吧,我带着那两人回去。”
  大悲禅宗说道:“我不喜欢忘世道人与那个疯士,他们两个一疯一颠,你们去对付他们吧。”
  素女说道:“让魔刀去对付他们,要他们再休滥杀人。”
  魔刀笑一笑,说道:“我心中无魔了,还能使出刀法来吗?”
  素女轻俏地笑,说道:“你心中有刀,心内无刀,你的刀法更上一层楼了。”

×      ×      ×

  魔刀站在疯士面前,他冷冷道:“十大门派良莠不齐,我看你与忘世道人两个沆瀣一气,不是好东西。”
  疯士疯狂大笑,说道:“魔刀,你要是手里有那把破刀,我还惧你三分,如今你手里无刀,来这里做什么?”
  魔刀说道:“我要你答应我,不滥杀无辜。如果你找唐门人寻仇,只能寻唐逸,找他人去寻仇,我必找你算账!”
  疯士哈哈大笑,说道:“你想要我保护你那个狗徒弟?休想!”
  魔刀说道:“如果我出手,你也不免难堪,我不愿让你一个疯疯颠颠的人再疯,你走吧。”
  疯士回头,慢向后走。他忽地转身,扑向魔刀。
  这是他的看家本事“疯人十扑”!
  他扑得很快,一瞬间向魔刀出了十几招,一招更比一招狠,他必须令魔刀喘不过气来。
  魔刀大发雷霆,恨道:“疯子,你想杀我?休想!”
  他出手了,他手一横,那式最简,但疯士一退,再一退,竟是大惊,说道:“你果然有些门道,只这一刀,我便避得难。”
  魔刀傲然道:“疯子,你去告诉那个傻子,告诉他,如果他要滥杀唐门无辜,我不会放过他!”
  疯士大骂道:“胡说!你那个狗屁徒弟杀的人还少吗?不过杀死的都是那些名门正派的家伙,我也高兴,让他杀好了。待他杀够了,就有人杀他了。”
  魔刀一叹,说道:“他也是你的徒弟。”
  疯士大笑,说道:“对啊,他也是我的徒弟,我杀了我的徒弟,却不干你事儿。”
  魔刀说道:“你根本杀不死他,凭你那一点儿本事,怎么能杀得了他?”
  疯士昂然:“我去与忘世道人联手,你等着吧,我提着你徒弟的头来见你,你那时休要吃惊。”
  疯士走了,他一边走一边唱:
  “世人皆醉我独疯,
  世人皆疯我独醒。
  我说世人多糊涂,
  世人说我自来疯。”

×      ×      ×

  疯士走了,他再不理魔刀,他知道魔刀也奈何不了他。
  魔刀想一想,去找忘世道人,他必须对忘世道人也来一番警告,要他不得滥杀无辜。
  他想到了素女心心,心道:还是她心性直爽,便无那么多的忧虑,不像他,对于徒弟那种且爱且怨的心重,无法从那烦恼中解脱,素女心心啊。
  魔刀自问心中:他是不是很喜欢与素女在一起?他知道他是。但他是个很自重的人,他不会对素女说一句什么,他不会说。
  素女心心带着那两个唐门的人,她去了哪里?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情贪转薄
上一篇:
第九章 真毒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