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七章 折剑大耻
2021-05-30 16:50:4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武当山的解剑岩下,出现一个白衣人,他漫步而上,来至解剑岩,五个道士冲下,喝问道:“来者何人?”
  那人说道:“你们要杀的人!”
  他一步上来,当先的道士一刺刺去,他抓那剑,正抓在道士的手臂上,道士不觉,那剑柄竟深深刺入腹中。
  后面的喝问:“是唐逸?!”
  唐逸放声狂笑:“你们要杀的人就是我!”
  他再上步,一掌拍在一个道士头上,那道士委顿而死。另外三个道士见势不妙,忙大声呼啸,呼唤来援,但不待他们回头,唐逸手一伸,两枚暗器直射入背,倒地而毙。
  只剩一个道士瞠目而视唐逸,不知所措。
  唐逸说道:“去报与无为老道知道,说我来了。”
  那道士醒悟,知道拣了条性命,忙如飞地去了。
  唐逸慢慢向山上去,虽说是杀了四人,但他心内仍满是悲愤,他想质问无为,为什么要杀他唐门满门?他慢慢走到了百阶岩,见上面有十数个道士仗剑而立,吼道:“唐逸,休得上来,来必受死!”
  唐逸不理不睬,自向上走,那些道士立在上上下下的台阶上,吼道:“上来必是受死!”
  唐逸吼一声,一掌推去,当先的两个道士立脚不住,跌下万丈深崖。只听得那叫声久久不息。
  唐逸再进几步,说道:“退回吧,不然只有一死!”
  几个道士持剑而退,十分戒备,但无人敢对唐逸动手。
  唐逸到了景阳宫前,看到两个老道士立在宫门,叫道:“武当无心、无生恭候恶魔唐逸!”
  唐逸放声大笑,说道:“偏人家都是恶魔,你武当派不是恶魔?”
  无心喝道:“废话少说,拿命来!”
  众道士围上,把唐逸围在正中,无心喝道:“你再有本事,让你死在武当派的七绝剑阵中!”
  看他们似有七人在前,再有七人在后,外围更有七人,层层七人,七人一层,分成无数层。
  唐逸笑笑,说道:“你们杀我唐门的老弱妇孺,此仇必报,一想到我唐门的死难兄弟,便是伤心。”
  忽地他流泪了,哇哇而哭,哭得十分悲伤。
  武当派本来想冲上来与他决斗,那料得他是放声大哭?他们怔住了,但见唐逸一哭,那神态十分美妙,他的哭声也震响在人的心弦,令人不禁想起自己:我还有那么多的悲伤事,为什么不能像他一样,也好好一哭?
  他们一想到此,便也有些悲伤,有的功力较浅,不由得也放声大哭,哭得自己也十分悲伤,有的功力较深,还兀自对自己诫语:他这是蛊惑人心,不能与他同气。但不由自主,竟是放声而哭。围着唐逸的道士有上百,他们手里握剑,杀气腾腾,但忽听得唐逸一放声大哭,人人悲伤,竟是剑也无杀气,人也无杀意,都是怔怔而立,悲声而哭。
  无心、无生两人功力更深,便知此事不妙,忽地悟到:师兄无名活时曾说,大悲禅宗有一妙法,是无上功法,对人心涤净有妙用,就是当人心不洁时,当以悲声释之,把心里块垒,以悲声放释,那时人心便更清净。只是从前不曾见过,如今见唐逸大放悲声,那些道士刚开始时竟是取笑于他,以为他一个怯弱之人,来武当放声而哭,岂不是示弱?他们不防备唐逸大哭,正要笑他无能,恰恰此心,就中了唐逸的道儿了。他们此时欲罢不能,只是放声而哭,有伤情者,甚至扔下了剑,人也伏身在地上,哀哀地哭泣,把一生中大不得意尽情翻来覆去地想起,索性哭个痛快。
  这景阳宫前,上百道士围住了唐逸,放声而哭,竟哭得个天昏地暗。
  有的道士哭着哭着,突地喉头一甜,竟是吐血。原来七情所伤,最是劳心,唐逸之哭,哭得悲声阵阵,却是精神焕发,越哭越有精神。他们一哭,就看出不济了,有的凄声阵阵,哀痛欲绝,有的吐血一口口,再哀哀地哭。如果真的哭下去,还不把所有的人都哭死?
  就听得有人放声大笑,那笑声从景阳宫里传出来,再在众道士的身前身后猛绕。原来是无为道长出来了,见众道士未交手便败阵,如自己不出来,再待一会儿,道士便有会吐血而死者,才慌忙出来,用笑声来惊醒众道。
  无为道长一边纵奔,一边拍击那道士,得他背上一拍,那道士猛醒,身子一趔,竟是苏醒。看着众师兄弟在痛哭,心里纳闷,为何他们要如此痛哭?
  无心、无生都是心内明白,一听得师兄啸叫,便立时醒来,心里叫道:惭愧!他两人也一同叫啸,使得那啸声有惊天动地的力量。
  唐逸见无为道长一出,便破了自己的大悲法力,也不由得佩服,心里暗服无为的功力。他忽地长笑,身子一长,起身飘去,拿出一个道士的剑,说道:“剑在人在,剑亡人亡!是鬼话,我弄折你的剑,看你亡不亡?”
  他叭地弄折那一柄剑,丢在地上。
  他再抢再折,一直折到了几十道士手中的剑。
  武当派的道士当时狼狈,须知道士手里无剑,便不像是武当派的精英了。他们有的慌忙拣起来那断剑,拿在手里,但那剑断了,看去光光秃秃,没什么威风。
  唐逸扑来,对付无心、无生。
  一道士狠辣,出手一剑,便来袭唐逸的下身!
  唐逸笑道:“无生道长,你的后背怎么印有刺青?”
  那无生大是脸红,他怒道:“胡说!”
  唐逸说道:“你那刺青是一个女人,你一个出家的道士,怎么在后背上刺一个女人,你是一个花道士!”
  无生大怒,但他脸色很是难看。要知道他自年轻时荒唐,与一个妓女海誓山盟,使人在他两人身上刺青,那女人身上刺着他,他身上刺着那女人。那女人身上刺着男人,反是不碍着她什么,再有男人,一样去快乐风流,身上有刺青的男人,反是添了一景,可他惨了,自出家后,不敢让师兄弟们看见身体,几十年无论冬夏,都是身着长衣,生怕露了此丑,可得唐逸一说,当着上百的道士,他还有什么脸面再活?他怒道:“我要杀了你!”
  唐逸说道:“你一定是怕人看到了你那身上刺着的女人,女人还是赤裸着的呢。”
  众人大惊,见师叔那尴尬神情,知道所说一定是真,他们看着无生,再也无心与唐逸搏斗。
  无为道长一吼:“小心!”
  但唐逸早就趁无生一怔时,冲上去,扼紧了他喉管,只一捏,听得叭一声脆响,无生便即毙命,无为大叫道:“唐逸,你杀了我师弟!”
  唐逸冷笑:“你杀我唐说兄弟,我拿他报仇!”
  无为看他也是杀红了眼,怒道:“你们是恶魔窟中,我们是锄恶扬善。你是什么,你就是恶魔!”
  唐逸说道:“你与我,谁胜了最后一战,谁就不是恶魔,当我最后杀了你,我最后才说一句,说你是恶魔,你不能再辩解了,是不是我就赢了?!”
  唐逸一边说着,手里一折,把无生的剑折断,拿那一柄断剑对着无心,当当当一连格他三剑,再拿那剑尖一刺,正刺在无心的胸前,无心大喝一声,顿时殒命。
  无为道长一看,数百道士中,他取无生无心性命,竟是易如反掌,不由大是畏惧,心道:师兄本事高我许多,看来这个徒弟也高我许多。我要杀他,真是不易,他此时萌生悔意,心里大是懊悔,后悔当初去灭唐门,但说后悔也是无用,他厉声喝道:“唐逸,我武当派决不与你干休,你死在这里吧!”
  唐逸扑向无为,他大笑声声,喝道:“无为,我要你不死不活,我要在武林天下人都聚齐时,再公布你的罪恶,那时再杀你,看你如何做人?”
  他扑上去,与无为对阵。
  众道士一看掌门人与唐逸动手,心内稍安,以为无为道长定会与唐逸搏一个高下。但唐逸一扑到眼前,忽地看到无为道长的体内那肚腹肌肉一缩,便知道他欲纵飞一击,不待他提起两臂,唐逸忽发轫在先,一伸手夺在他腋下,无为心内叫苦,此时心气提纵,不提也难,他身子一提,想再带转,哪料得唐逸的手在他的肩头拍击一下,他的肩骨便断。他加飞鸢一落,人便落在唐逸眼前。
  唐逸叫道:“你杀我三十个兄弟,我杀你三十下!”
  他用手指一戳一戳,手里如刺,扎在无为的身上,扎透了他的气穴,竟把他的功夫也废了,他再扎几下,无为道长的身体竟满是鲜血,唐逸叫道:“杀我唐连,杀我唐说,杀我唐匝,杀我唐不害!”
  他一连戳了三十下,那些武当道士扑上来,眼珠都红了,欲与他拼命。
  唐逸叫道:“再动手,便都是死!”
  但武当派一向戮力同心,哪怕他叫?他们扑来,唐逸当头一击,正拍在一个道士的头上,那道士倒地而死。后面的赶来,一剑刺向唐逸,唐逸手一引,那剑便刺在另一道士的肚,两人对看,那欲死的道士说道:“我知你不要刺,是他……是他……”话未说完,就是扑倒。那个道士拔剑也不是,不拔也不是,呆呆站在唐逸面前。唐逸再一拍,那剑也折了,唐逸说道:“剑亡人亡,你也得死了!”
  他一弹指,那指内疾劲,正弹在那道士的头上,道士觉得无恙,见唐逸不再管他,心里暗喜:我终是得了一个机会!他向前挺剑,直刺唐逸,断剑也有极大劲道!
  忽地他的手臂没劲儿了,他的头流血,血流得太快了,直眵住了他的眼睛,他大叫道:“你杀……”
  不待说完,他便死了。
  一地的死尸,武当派只剩下了十几个道士。
  唐逸说道:“你们听着,我不愿再杀你们,是因为你们死的人够多了。再过几日,如是我还恨你们武当派,我便来再杀人。”
  他慢慢向山下走。
  武当山上,所有的道士都提着剑,看他一步步下山。

×      ×      ×

  走到了解剑岩,唐逸看着那山石上插着许多剑,那剑都锈了,看去有百年的历史了,他笑道:“世无英雄,遂使竖子成名!”
  他上去把那些插在山石的剑都拔下来,一支支都折断成一截截,再高声而笑,说道:“去去去,今天出了我一口鸟气!”
  他要再奔少林。少林寺僧也害了他唐门的兄弟,就是唐说,是死在与少林僧人的拼争中。

×      ×      ×

  他赶奔少林。
  忽地,他听到了那个他永远也忘不掉的声音:“唐逸,我真的要杀你了。”
  唐逸逸奔如马,但忽地停住,草尘不惊,他轻声说道:“你为什么不露出你的真面目来?我见没见过你?”
  活佛说道:“我见过你,你没见过我。”
  唐逸说道:“你只要在树后或是在哪里露一露面,我便会认出你来。如果知道你是谁,我一定会杀了你!”
  活佛说道:“你报了仇,心里一定很快活了?”
  唐逸仰头向天:“我不快活。”
  话佛说道:“你不快活,为什么要杀那么多的人?”
  唐逸说道:“凡杀我唐门兄弟者,我一定会杀他。他要灭我唐门,我就灭他满门!”
  活佛说道:“你先是无心之失,误杀无名。如今你是有心杀人,杀了无生无心无为,你还想做什么?”
  唐逸说道:“告诉你也无妨,我要去杀人,我要去少林寺杀人,把那里的和尚全都杀光。”
  活佛一叹,说道:“我要杀了你,你知道吗?”
  唐逸大是欣喜,说道:“好啊,你来杀我,我才高兴,至少我能认出你这个人不人鬼不鬼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艺儿!”
  活佛好久无语,他再说道:“你对我没一丝敬意。”
  唐逸说道:“我为什么要敬你?你先告诉我,你要安天,你那狗屁大计也没什么用,只是用我在那些各国大王间来来去去威胁人罢了,我早知道你要做这种藏头不露尾的事儿,我早就去死,不再做了。”
  活佛说道:“唐逸,你说一句真话:你真的对十大门派与我没有一丝谢意?”
  唐逸说道:“我为什么要谢你们?你们让我死了亲人,你们对我家人没一丝好处,我为什么要谢你?你先告诉我,要保住我爹爹,再告诉我,要保护我三位妹妹。你什么都没做。”
  活佛一叹,说道:“我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你也知道,十大门派良莠不齐……”
  唐逸大笑,说道:“好啊,既是他们良莠不齐,我替你修理修理。”
  他大笑走去。
  活佛的声音他的身后响着:“唐逸,你要悬崖勒马,再休去少林寺了。”
  唐逸不听他的,他径直走了。
  耳旁不再有活佛不男不女的声音,清静了不少。
  他要杀少林寺僧,如果他能杀得了少林寺僧人,他就报了大半的仇,还有那个忘世道人,更有那个疯士,还有那些他过去的师父,听说素女心心与魔刀走了,那大欢喜佛与快乐门主他们杀没杀他唐门中人?他要去查一查。不管他们是不是他的师父,只要他们杀了他的兄弟,他也不会饶过他们!

×      ×      ×

  少林寺方丈室内,来了许多女人,她们是“忘忧屋”的女人。
  她们看着方丈,对他说道:“唐逸要来了。”
  澄净轻声说道:“他早晚会来。”
  澄净大师不惊不躁,他早有防备。
  女人问:“方丈能胜得了唐逸吗?”
  澄净说道:“据我所知,只有活佛出手,或可胜过唐逸,活佛肯不肯出手呢?”
  他是问他自己,还是问那“忘忧屋”的姐妹?
  忽地听得有人说话了:“大师,他杀了武当派一百多人。”
  澄净叹息道:“大劫啊大劫!”
  活佛说道:“我劝他,他不听我。”
  澄净大师说道:“活佛当初发下的誓言,如今该去履行了。”
  活佛笑一笑,说道:“是啊,我该去了,我该去了。但我拦不了他来攻少林。”
  澄净大师笑说道:“来就来吧,少林早就该用众僧的血来洗一洗了。”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八章 佛门溅血
上一篇:
第六章 杀手之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