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八章 逼杀素女
2021-05-30 17:03:5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只剩下大悲禅宗、大欢喜佛与快乐门主,他们面面相觑,知此事甚是难办。
  他们造就了一个唐逸,此时再想杀他,非得花费一点心思不可。
  大欢喜佛说道:“我们去与他赌。”
  快乐门主摇头,说道:“论动手,我不是他对手,论动心眼,你们两人不是他的对手,论性子柔婉,大悲你也不是他的对手。”
  三人无奈,只是互相看着。
  忽地大悲禅宗说道:“我想人活在世,总得做一点儿什么,我去,就是杀不死他,死在他手里,也算对得起无名与澄净。”
  大欢喜佛说道:“好,要去都去。”
  快乐门主说道:“你们一人落单,我不放心,我也跟着你们去,三个人总有一些照应。”
  大悲禅宗说道:“我们去找唐逸,素女会不会出事?”
  大欢喜佛说道:“我去与白眉老和尚说。”
  再过一会儿,大欢喜佛乐孜孜回来了,他说道:“好啊,我都说好了,他带素女回去,去少林寺后山,待得我们弄完唐逸的事儿,他们怎么也得放了素女。”

×      ×      ×

  十八罗汉带着素女回少林,他们得白眉主持一令,无论如何也不放过素女,务必把她带回少林后山。
  从饶风岭回中都,要走很长的路,他们带着素女,多有不便,十八罗汉一商议,便抬一乘轿,把素女放在轿内,他们抬着素女疾速而行。
  忽地有人唿哨,叫道:“放下素女,饶你们不死!”
  原来围上来的是几百豪客,这都是饶风岭的各派人物,他们一计议,还是拿住素女,方才能知道那活佛是哪一个,如果他们得知了哪一个是活佛,告诉少林派与武当派,岂不是大大有功?
  他们围住了十八罗汉,十八罗汉紧紧护住素女,金罗汉说道:“诸位武林同道,还请让开。主持戒令,决不可改!”
  那上百人围住十八罗汉,见此时也没了大悲禅宗等人,心里不怕他们了,便叫道:“放下素女,让你们走!”
  金罗汉笑笑,说道:“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不能放人。”
  那为首的叫道:“你不走,我们也会逼你们走!”
  冲上来上百人,对着十八罗汉出拳出刀。要知道这上百人心狠手辣,人人心思自不相同,虽说是要帮少林武当,但他心里有何主意,你怎么知道?看他们冲上来,十八罗汉暗暗着急,他们不能与那些人死拼,按说他们要夺素女,全都是为少林、武当着想,要伤到他们,说不定哪一个便是少林的亲人,武当的门徒!
  他们且打且退,慢慢把素女让与那上百人。
  上百人夺得那轿,抬轿便跑。
  十八罗汉跟着去追,但追得急了,有三十几人挡住,叫道:“少林的师兄们,快回去报与主持知道,就说让武林中人劫去了素女,她在我们手里,只要说出谁是活佛,便没她的事儿了,诸位师兄何必着急?”
  金罗汉一听,也是无奈,说道:“也好,我们便去报与主持,说素女被劫。”

×      ×      ×

  上百人停在一个山坳里,他们在夜间点上了火把,把被点了穴的素女扯出来。
  灯火通明。
  那为首的是武当的俗家弟子,他是无为道长的内弟,叫胜奇。胜奇喝道:“素女,你看看,我们都是饶风岭的武林人,你说,究竟哪一个是活佛?”
  素女睁一睁眼,说道:“我懒得说。”
  胜奇扯住她,怒道:“你当我是谁?我根本就不把你看在眼里,你不说,我要你好瞧!”
  胜奇哗地一下扯开了素女的衣衫,他喝令道:“我要脱光你的衣服,让你难堪!”
  素女一笑,说:“我这几日很难堪了几回,再怎么难堪,也无所谓了。”
  胜奇大怒,扯下她的衣衫,叫道:“你是天下有名的魔女,一生必不少作恶,我要杀你,也算是替天行道!”
  素女噗哧一笑,说道:“名门正派都是这德性,一要杀人,先说他如何有理,不像那个唐逸,就是报仇,就要杀人,反是干净了许多。”
  胜奇再恨道:“你再对我说唐逸,我要你说出来,那个活佛是什么人?你要告诉我,我便放了你,不然我要你受尽苦楚!”
  暗夜里,点着无数火把,就近处,都是亮堂堂的,稍远些,是无尽的黑暗。
  素女笑一笑,说道:“你问我也是白问,我告诉你,如果唐逸被杀,必是被活佛所杀,活佛杀了他,你们也不会知道哪一个人是活佛,你们是白费心思。”
  胜奇叫道:“剥了她的衣服,打她!”
  这些气极的狂人,竟把素女的上衣全都剥掉,把她捆在树上,用枝条抽她,一边抽一边问:“说不说?说出来,便没你的事儿了。唐逸是恶魔,你护着恶魔,对你有什么好处?”
  素女心心此时已是几次昏厥,她再醒来时,只是一句:“我知道谁是活佛,但我不会说的,我不会说。”
  胜奇吼道:“打她,打她!”
  枝条叭叭地抽,抽得素女再昏死过去。

×      ×      ×

  上百人集在一起,胜奇道:“我们打她,她不承认,不肯说出谁是活佛,我们便劳而无功。”
  有人嚷道:“要不放了她?”
  胜奇大声道:“不!如果我们问出了谁是活佛,便是一功,如果我们问不出,再拷打了素女,大悲禅宗他们几人不会放过我们!”
  上百人都心里一凛,他们惧怕大悲禅宗,惧怕魔刀,如果他们知道有人拷打过素女,他们谁也别想活命。
  胜奇说道:“如今只有一个法子,便是好好拷打她,要她说出来。”
  有人嗫嚅道:“不行,不行,只是烤问,怕不能成功。要是……”
  众人看那人,原来他是在江湖上亦正亦邪的人物莫林。他是莫松的弟弟,他哥哥嫂子也死于唐逸事,此时他恨唐逸,比别人更甚。
  胜奇喝道:“有什么事,你直说好了。”
  莫林说道:“有种迷药,可以让她以为对方是那个要找的人,她会对对方说出她心里的秘密,我有这种药,给她服下,再着一个人装作是活佛,她必中计……”
  胜奇大喜,说道:“好,我们便给她服下此药。”

×      ×      ×

  他们来到了素女身旁,胜奇对素女说道:“素女,你虽说年青,但也是我们的前辈,我们敬你,刚才打你,是我们不对了,请你喝水,服下一粒少林的小还丹。”
  素女微微一笑,说道:“你们再用什么诡计,都是无用,不必劳而无功了。”
  胜奇说道:“我知道,你是护着活佛的,我们等着活佛杀死唐逸好了。”
  素女轻声说道:“那样最好。”
  他们扶着素女,放她在树下,喂她吃那粒药,看看入了肚,胜奇忽地点她的穴道,说道:“要她吞下去,不能再吐。”
  他们盯着素女,看着她,有的竟是再不忍看,被打得遍体鳞伤,竟是惨不忍睹。
  再过一会儿,看看月亮更圆了,遥遥挂在天上。
  忽地素女说胡话了,她说:“你不该那么做,你会不会沉迷其中?”
  再过一会儿,她笑了,说道:“你有无上禅心,怎么会?我信你,只是别人会不会信?”
  素女自己自顾说话,胜奇等人听得她说话的声音越来越低,全都伏在地上,眼瞅着她的嘴唇,等她吐出那一个人的名字来。
  素女说道:“你是活佛,当然,你当然是活佛。”
  面前来了一个和尚,那是上百人里一人。
  他一揖道:“阿弥陀佛,素女,你受苦了。”
  素女忽地一惊,现实与幻相在眼前重叠,她问道:“你是谁?”
  那和尚说道:“我是活佛。”
  素女说道:“活佛,什么活佛?”
  她不沉迷,只因为他们弄错了,原来那活佛只有素女知道,也曾告诉一人,就是活佛是一个女性,而这些人根本不知道,硬拿和尚来充活佛,还不知道错在哪里。
  素女笑一笑,说道:“你不是,你不知道,活佛是一个女人,你是一个男人,你不是活佛。”
  素女昏睡了,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
  他们总算是探出一个很重要的线索:活佛是女人!

×      ×      ×

  他们在等待,等待着素女醒来,当素女再睁开眼时,她看到了如狼似虎的几双眼睛正盯着她。
  胜奇说道:“素女,你说出来了,你说出了那个人是谁。”
  素女一惊,但她是聪明人,一看他们那神情,便长吁了一口气,说道:“你们用药迷住我,也不能让我说出活佛是谁的。”
  胜奇说道:“你说出了活佛是女人,而且说出了她是谁。”
  素女一惊,她真的说了活佛是女人?
  胜奇说道:“你说出活佛是谁来,我放了你。”
  素女大笑,说道:“你再折磨我,有什么用,我不会对你说什么的。”
  胜奇对那些人说道:“我们要她说,她要不说,我们便勒死她,她要说出来,我们便放过她,如不说出来,我们再对武林同道也难交代。”
  人都聚在素女身旁,胜奇说道:“素女,你是前辈高人,你要死在这活佛的手里了,只要你说出她的名字,我们便放过你。她是峨嵋的妙手师太?还是怪魔沙行先生?”
  素女摇头,说道:“不知道。”
  胜奇说道:“不让你受苦,你怎么知道厉害?”
  他拿出长针来,共是十一支长针,都钉在素女的要穴上,素女哇一声吐血。
  胜奇道:“你再不说,便会死了。”
  素女说道:“你们杀了我,也不得好死!”
  胜奇厉声叫道:“再扎她!”
  忽地一个莽汉子拿起一根针,直插在素女的心窝上,叫道:“你说不说?!”
  素女身子拼力向前一挺,那汉子躲不及,素女一声轻哼,便再无声了。
  上百人都哑口无言,他们不料得素女会自尽,不想她会如此性烈,没问出那活佛是谁,他们如何是好?

×      ×      ×

  正在吵嚷,忽听得有人厉声叫道:“素女,素女,你怎么了?”
  原来魔刀来到那树下,他捧着素女的头,大声呼叫,素女已死,自不能答他。
  魔刀冷笑,说道:“你们杀了她,天下再也没有谁能认出那个活佛来了,你们是帮了谁的忙?”
  胜奇此时见了魔刀,心内惧怕,如果魔刀魔性大发,他们上百人也不会是他的对手。但他陪笑道:“我们只想问出那个活佛来,不料得她性子刚烈,一逼问,她便自尽了。”
  魔刀大声喝问:“谁插在她身上这么些针?”
  众人看着胜奇,胜奇说道:“不是我,我只是插她身上针,那根要命的……”
  魔刀哪里肯再听他,忽地一长身,手伸了一伸。
  胜奇的话咽在肚里了,他瞪眼看着魔刀,说道:“你杀我,你……你……”
  他仆地而毙。
  那上百人都是围着魔刀,他们想要与魔刀一拼。
  据说魔刀曾一夜间杀三十六人,他们这上百人也不够他杀。
  他们想同仇敌忾,如果他们一拼,或许能杀死魔刀。
  魔刀看着他的手,他手中无刀,他慢慢说道:“我一次能杀九个人,那么说,跑得最快的三十多人还能活命。”
  一句话刚落,便有人兔起鹘落,飞奔出去!
  魔刀一声长笑,身子一扑,直落那人身前,一伸一缩,便完了一刀。
  那人身后还跑走两人,他们奔到几丈远,抬头一看,魔刀竟在眼前,一伸手便能够得到,他们想止住脚步,却哪里能够?只能身子扑在魔刀身上,忽地骨节全都软了,原来魔刀只一挥手,那无坚不摧的刀气便把他们的骨头摧软,待得魔刀出手,他们已不能招架了。
  魔刀扑上来,不待他们动手,便杀了几人。
  胜奇一死,众人便有逃散之心,但魔刀不由你跑,你只要一跑,必先毙命。逼得这几十人都是围上来,与魔刀拼杀。
  魔刀一心一意杀人。
  他此时大开杀戒,恨那些人杀了素女。素女这些年来是魔刀最要好的朋友,她一死,魔刀仇恨大炽,不由得大开杀戒。
  人倒地上,嘶吼声一断,便再扑来两人,魔刀手一分,一手正抓在那人咽喉上,那人咯咯瞪眼,喉咙里有声,却吐不出一字来,眼看着喉管被魔刀捏碎,人跌地上。
  有几个人围着树转,他们妄图对魔刀偷袭,待魔刀一出手,身后扑出三人,三人一齐出刀,砍魔刀的后背!
  魔刀如同后背生了眼,他一旋身,拍着一人的臂,让他的刀砍在另一个的手上,那人哎哟声弃刀而退,他的手被砍断,但还连着筋,血肉模糊。这第三人一愣,魔刀一出手,夺来了刀,插在他的后背上,说道:“是想要我这么挨一刀?”
  有人高声叫道:“魔刀,我们只是要知道那个活佛的名字,我们去找她,她让那个唐逸害了我们,你何苦杀我们?”
  魔刀说道:“你要不杀素女,我便放过你们,如今你们谁想活命,除非有人能使素女复活!”
  众人知道素女是死定了,怎么能让她再活,众人恨声道:“魔刀,我们与你拼了!”
  魔刀笑笑,说道:“你们一百人都得为素女陪葬,少一人也不可!”
  那些人恨魔刀狂妄,但无人能制得了他,看着一个个死在他手里,心里悚惧,越来越怕。
  魔刀越杀越勇,他夺来一刀,使得那刀转得快,那些人看着刀转,对那刀使招,忽地刀不转了,刀碎了,碎成十几片,片片飞出,直插在一些人的脑袋上,插在一些人的胸前,插在一些人的小腹。
  十几个人都捂着他们的伤处,叫道:“魔刀,你好狠!”
  人全都倒地。
  剩下的人再无斗志了,魔刀不是人,他只是一个恶魔,他只要一出手,处处皆刀,他们怎么避得开去?
  有三个扑到了马前,跳上了马,他们急急鞭马,但那马转着圈子,跑不出去,一看原来马缰未解,人想离开,怎么能够?
  砍了马缰,便见魔刀早就赶至眼前,手里正拿着几支树枝。他们赶马飞奔,要逃出树林。但忽觉得后脑一凉,一摸,是树枝正插在后脑上!
  怎么不觉得疼?疼痛正巧赶来,他们想叫一声,不及叫出,人便栽在马下。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九章 寻找活佛
上一篇:
第七章 诛魔大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