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二章 双兔傍走
2021-05-30 17:00:08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左军头领萧余与他的副将李泯站在营中。
  他们的部队随着大军一直走,如今到了回鹘的土地上。
  他们夺了伊州,准备与耶律重恩的大军遥相呼应,耶律重恩的大军迫近了高城,此时的回鹘旧臣集一部人马在守高昌城。
  他们带领的大军足有五六万。
  萧余说道:“王妃令我们镇守伊州,要大军进可攻,退可守。如果我们能得到充足的粮草,那就更好了。”
  李泯道:“我们去附近的村落抢粮草,也无甚可抢了,还得有更赶的办法。”
  李泯说道:“依我看,要走远一点儿,明天我带几千军士去远处,抢些粮草来。”
  萧余忽地说道:“我知道有一地,有粮草,如果你与我敢做,那儿的粮草尽够我大军用的了。而且可以夺国。”
  李泯失声道:“你要攻西夏?”
  萧余说道:不错,大王如今事事听王妃的,我们做事,王妃也会认可。如果我们进攻西夏,不仅是夺得了头功,也是替大军得一个出路。”
  李泯说道:“此事还须从长计议。”
  萧余说道:“我领军去攻西夏,你带兵呼应,伊州留下一万兵守住,我们进可以攻,退可以守,有什么不好?”
  李泯说道:“我们能成功吗?”
  萧余说道:“你没留意,如今大王再也不像从前了,他两眼无光,那么懒懒的,一切都着王妃处理。我们如不再振作,恐大军再无国土,西辽还哪里有望复国?”
  李泯说:“好,就依你,我们去夺西夏。”

×      ×      ×

  萧余带领三万兵马去掩袭西夏。在瓜州古渡,他分兵而进,到了瓜州,兵士悄进,马也裹蹄,直扑瓜州!
  州城正在熟睡。萧余心道:上天作美,让我萧余得大功,我如得了瓜州,便得了西夏的一条臂了。兵士正在向城墙上爬,爬得看看近了,正要爬上城墙,忽听得一声响亮的锣声,有人叫道:“西辽兵来夺城了!”
  城上火把通明,有人高叫道:“你们西辽人出了叛徒,告密,告密!”
  那些从城墙箭垛上扑出的西夏兵,讨着那刚要扑上去的西辽勇士一阵刀砍,可怜那勇士只能抓着梯子,不敢放手,便不得力,被西夏兵砍得翻滚下城。
  一时死伤无数。
  萧余叫道:“退,退!”
  正要退下去,忽听得有人嘶叫,喊杀声中,两边冲出两队伍,那是西夏瓜州的军队,叫道:“莫叫走了萧余!莫叫走了萧余!”
  萧余看看西夏早有所备,一时惊慌,夺路而走。那两支队伍也不甚逼,只是在身后追杀,杀伤无数西辽人,他们追得远了,忽听得有人叫道:“萧将军,我们歇歇吧?”
  萧余也知敌军远了,说道:“好,便歇一歇。”
  他躺在树下,看着部队,怎么走漏了风声,莫非真的部队里有敌人的奸细?他正在想,忽地听得有人叫道:“我肚子疼,我肚子疼!”
  一叫时,便有许多人也跟着叫。原来是昨夜吃的什么,此时毒发了。
  萧余叫道:“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他惊慌无措,再看身旁的兵士,都是口吐白沫,倒在地上,只有吐气的份儿,没有再喘息的力气了。
  便见在昏黄的夕阳下,站起来两个人,一个是细皮嫩肉的书生模样,一个是粗壮的大汉,那大汉手里提着刀,说道:“这么做也太作损了一点儿。”
  那书生模样的人说道:“你不作损,怎么杀也是杀。杀猪也是杀,余人也是杀,一样都是杀生。在佛祖眼里,都是罪过!你莫不如就直截杀人得了。”
  那粗壮汉子对萧余说道:“你是萧余,是耶律重恩的手下大将,是不是?”
  萧余点头,那粗汉说道:“我叫齐眉杨,在蜀中很有名的,你认不认得我?”
  萧余忽地想到,蜀中是大宋的地域,他来此做什么?
  齐眉杨说道:“他叫须小仙,你也听清了,别到了地狱,不认得是谁杀了你。”
  须小仙说道:“别废话,杀他算了。”
  齐眉杨说道:“不行,要告诉他,君子行事,必正其事,必正其名,名不正则言不顺,言不顺则事不成啊。”
  须小仙大笑,说道:“平时你说我掉酸,你今天怎么掉酸起来?”
  齐眉杨说道:“告诉你也无妨,你们耶律重恩得罪了我家姑娘,她叫倩倩。”
  萧余一叹,原来仇怨在这里。他低声说道:“那是个人恩怨,不必拿三万大军出气。”
  齐眉杨说道:“不光你们三万大军,你们在高昌城外的那十几万大军,也会一齐被灭掉。你们的耶律重恩与红顶天也得齐死。那里有倩倩姑娘自己去动手。你们死定了,你懂不懂?”
  萧余一叹,他说道:“既然如此,你杀吧。”
  须小仙看着齐眉杨杀死了萧余,说:“别的人不杀了?”
  齐眉杨说道:“放过他们算了,我们去找那个李泯。”说着,忽听得有喊杀声,齐眉杨说道:“他们就是再活过来也做了西夏人的俘虏,我们走吧。”
  眼看着他两人骑上了马,飞奔而去,那些躺在地上的兵士动也动不得,他们正被毒倒,心里熬煎着,哪里说得出话来?只能眼睁睁等着那西夏兵来杀他们。

×      ×      ×

  李泯看着两人,问道:“怎么会出事?”
  齐眉杨说道:“不知道,只是知道他们都中了计,人家西夏早有防备,一待上城,人家一声呐嘁,便砍伤杀死无数,再在城旁扑出两支队伍,把我们打乱了,我们是逃回来的。”
  李泯说道:“既是如此,我们退吧。”
  正说着,忽听得有人叫道:“别放过了西辽败兵!”
  看远处飞奔而来的是西夏兵,齐眉杨叫道:“前军被消灭了,我们要被包围了,我们要被包围了!”
  他们叫喊着,上马就逃,那李泯叫道:“别乱,乱军必败!”
  哪里有人肯听他的,全都上了马,匆匆逃走,齐眉杨叫道:“跟我走,去找大王,只有大王与王妃有本事,能打胜仗啊!”
  那些西辽勇士一听,也是有理,跟着齐眉杨,一齐奔向高昌城而去。
  李泯本来想止住败兵,但一见兵败如山倒,他再呼吼,也是无用,只能跟着那败兵向回逃。到了伊州,守城的兵将看是自家队伍,忙开城迎入,齐眉杨叫道:“前军败了,萧将军阵亡了!我们要逃,敌人要赶来了!”
  他卷着一股队伍扑向高昌,过城而走。
  那守城的兵士人心惶惶,有的下城,也跟着逃走。

×      ×      ×

  一支队伍拼命向高昌城外扑奔。
  那是齐眉杨带领的队伍,他到了高昌城外,对众人道:“你们听着,我们不可说是从伊州败出来的,只说是去打西夏兵败的,不然大王与王妃定不会放过我们!”
  那些兵士答应,他们也知道红顶天军纪严明,怕她会重罚败兵。
  围城的十万大军散成星状,围在高昌城外。
  红顶天看到来了一股兵,无队无形,便派一将,冲出阵来,喝问道:“什么人,敢来冲阵?”
  齐眉杨叫道:“我们是从西夏归来的大辽军,请王妃容我等禀报!”
  红顶天命人叫他们进来,命他们派十个人来见。
  齐眉杨说道:“我去,如是王妃军法,我自作自受,有哪几位兄弟敢与我同去?”
  须小仙大声道:“有什么了不得,我也去!”
  更有几人愿意,拍胸愿往。

×      ×      ×

  红顶天帐内坐着几个人,说道:“有什么军情要禀报我?”
  齐眉杨说道:“报与王妃得知,萧余将军自作主张,带我们去攻西夏,结果西夏早有防备,我们一攻上城,人家从箭垛上一哄而起,当时杀伤我兄弟无数。再从城两侧扑出两支军来,杀得我们败退。我们退回,路上遇上李泯将军,他也被那西夏的追兵所败。”
  红顶天大吃一惊,问道:“伊州城怎么样了?”
  齐眉杨说道:“李泯将军正在守城,我们急急赶来,便是要禀报王妃的,我们想,李泯将军不能作主,还得王妃与大王带领我们,才能打胜仗。”
  红顶天心道:是啊,萧余无谋,便大败亏输。李泯更可能不行,我怎么办?
  红顶天说道:“你们去营中歇息吧。”
  齐眉杨与须小仙等人叩拜后,走出营帐。

×      ×      ×

  耶律重恩走过来,他问道:“出了什么事?”
  红顶天笑笑,说道:“左军被人击溃。”
  她不愿意说出是左军首领萧余带兵去攻西夏,兵败被杀。是她主张用萧余的,耶律重恩没有说话。
  耶律重恩看着她,看她言犹未尽的神色,知道她不愿意再说,便不再问。

×      ×      ×

  天仍是黑的,红顶天处理完军务,来到了大帐,她看到耶律重恩正在饮酒,他一杯接一杯地喝着,红顶天看看他,说道:“军中不宜多饮,你还是早些歇吧。”
  耶律重恩说道:“不忙。”
  红顶天说道:“那好,我要睡了。”
  她也实在是累了,便倒在床上,睡着了。
  待得她睡醒了,听得夜梆二更,耶律重恩仍在喝酒,她睡意矇眬地问道:“怎么还喝?”
  耶律重恩说道:“不喝做什么?”
  红顶天说道:“睡吧,明日有许多事要做。”
  耶律重恩笑一笑,说道:“你有许多事要做,我没有什么。”
  红顶天一听他说话不是心思,便起身道:“你有什么事,说好了。”
  耶律重恩说道:“我没有什么事,凡有大事,都有你替我操心,我还有什么事儿可做?”
  红顶天一听,他真的不是味儿了,便微微一笑,说道:“你说我做错了?”
  耶律重恩看着她,看她那瘦削的脸庞,蓦地心道:我是男人,怎么会如此浅见!?她做的一切,都是为我。她替我分忧,我决不能对她再薄情。
  但他心内怒气,仍是不息。她不是女人,她不是一个很平常的女人,她不能给他女人应给他的一切。
  他不吐声。
  红顶天说道:“我告诉你,左军萧余被杀,李泯带兵正在拢来。如果不出错,大约明天会到。”
  耶律重恩想一想,问道:“萧余怎么会被杀?他被谁杀了?”
  红顶天说道:“西夏人。”
  耶律重恩问道:“西夏攻了伊州?”
  “不是,萧余自作主张去攻瓜州,结果被人发觉,城下被困,人也被杀,李泯逃走,丢了伊州。”
  耶律重恩不语,左军再败,给他再添烦忧,如果孤军再攻高昌,退也无路,大军会经不住折腾。
  红顶天说道:“只有一计可安,就是再派人去守伊州,不能丢了伊州。”
  耶律重恩说道:“我去守伊州。”
  他盼着红顶天说,他是西辽王,他来高昌城,敌人会更畏惧。但红顶天不语,她说道:“只能派三万军,与你去守伊州。”
  耶律重恩看着酒杯,说道:“好!”
  他忽地欲语,想对红顶天一吐心里块垒,但恰在此时,红顶天打了一个哈欠,说道:“我累了,睡吧。”
  她倒身再去睡。

×      ×      ×

  一阵风吹来,吹开了帐门,耶律重恩看看红顶天,她丝毫不注意那帐门是开着的,她是盖了被子的,他去关门,再回来时,一饮而尽那一杯酒。
  忽地,他大声叫,叫道:“有毒!”
  红顶天睡得太香了,竟没有惊醒。帐门开了,走进来了几个人,当先的是身着大辽青衣的齐眉杨与须小仙,后面是一个小巧玲珑的小兵,细细看,她原来是一个女人,看她走路的姿势,才看得出,她是倩倩,她是倩倩!
  不知怎么回事,耶律重恩的精神反是一振,他不盼望红顶天醒来了。
  他中了毒,身体在抖。
  倩倩说道:“点了她的睡穴。”
  齐眉杨去点了红顶天的睡穴。耶律重恩心一松,他看着倩倩,叫道:“倩倩姑娘!”
  倩倩冷冷道:“倩倩姑娘也是你叫的吗?”
  齐眉杨上去就给了他一个耳光,再问道:“要不要再打他了?”
  这一个耳光打得他耳鸣不已,脸立时红肿起来。
  倩倩说道:“好啊,再打他个耳光。”
  齐眉杨乐得效命,他们为了这个耶律重恩,千里迢迢赶来,就是要杀他,好不辛苦,此时打他几个耳光,也是好的。
  倩倩说道:“耶律重恩,你就要死在我手了。你还有什么话说?”
  耶律重恩心道:如果是红顶天此时醒着,我自是无法对她陈情,可红顶天此时被点了睡穴,我对她说说我的心里话,有什么不好?他大声道:“倩倩姑娘,你一走,我一直精神不振,我有话对你说,我说完了话,就是被你毒死,也心甘情愿。”
  倩倩冷冷道:“你污辱了我,我要杀你,这是一还一报,你有什么话要说?”
  耶律重恩说道:“我也知道,你与答罕只是忘年交的朋友,他与你在一起,也无夫妻之实。”
  倩倩恨道:“我与他无夫妻之实,你就能乘虚而入吗?你与答罕份属君臣,你怎么能动我?!”
  她几乎是吼出来的。
  耶律重恩仍是轻声,他说道:“那一天的罪过在你,并不在我。”
  倩倩冷笑:“怎么罪过在我?”
  耶律重恩说道:“我天天看着你,也知道你是一个天下绝色,我看你时,也垂涎三尺,但你是朋友的妻子,是我大臣的妻子,我是君王,怎么会戏弄你?是你不该到了我的婚帐,那一天喝多了酒,我才进了帐。你不是我的妻子,为什么要睡在我的床上?”
  齐眉杨与须小仙不料得竟有如许曲折,只知道倩倩受了耶律重恩的污辱,她要报仇,不知有这许多的委曲。
  倩倩说道:“那一天我与红姐姐在一起,我们聊天,聊得累了,她与我便睡在一起,她也该提醒你会来,她是你的妻子,我不是。”
  耶律重恩说道:“我在帐内摸到了你,我不知道我那时怎么想,我想你不会是红顶天,但我一摸到你,你那感觉……”
  倩倩大喝道:“住口!”
  听得帐外有人走近,问道:“大王,有什么事儿吩咐?”
  倩倩看着耶律重恩,齐眉杨凑近了红顶天。耶律重恩说道:“没事,我们正在议事,你远些去,小心不要叫人打扰我们。”
  那勇士听命去。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三章 瓜田李下
上一篇:
第一章 女人恨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