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四章 死于女色
2021-05-30 17:12:55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答罕去前房看,房内后壁边摆满了他文治武功的匾额、旌旗,这里有老狼主他的父王完颜阿骨打赐与他的,有他的叔父做了狼主再赐与他的。他看到了一块玉玺,那玉玺是叔父做了狼主赐与他的。
  那一天叔父把他叫去了,说道:“答罕,这是大宋皇帝的玉玺,你拿去吧。”
  答罕当时惊得跪下,说道:“狼主,这东西不是臣子应拿的。”
  权父那时放声大笑,说道:“答罕,我知道你,你也知道我,我拿这一块玉玺给你,是要你知道,传国玉玺是可以轻易送与人的。”
  答罕拿了,那时兀朱不懂,便问他:“三哥,为什么要那块玉玺,叔父送你一块玉玺,是何用意?”
  答罕说道:“把大宋的玉玺送与我,有两层用意。一是这是一块在大金永远也用不上的玉玺,暗示我答罕在大金永远做不狼主了。再有一层用意,就是说,这是大宋的玉玺,如果答罕知道卖气力,便会去夺大宋,叔父会把大宋的皇位让我去坐。”
  兀朱当时半信半疑,再过几日,他再问叔父:“狼主,为什么将那一块大宋的传国玉玺拿与三哥?”
  狼主说道:“我送他玉玺有两层用意……”
  兀朱出来时,看到答罕在丹墀下,他说道:“三哥,我服你了。”
  答罕看着这块大宋的玉玺,突地有一种今是昨非的感觉,是不是他答罕本来就没有什么本事,只是看去像他很有本事而已?大宋本来就要垮台,他去攻大宋,恰恰在风雨飘摇,摇摇欲坠时推了他一把,人们就把账都算在他的头上了?
  他听到一声浑厚的叹息:“三哥,我看到你了,就放心了。”
  答罕忽地回头,他看到了兀朱,他知道又是下人把兀朱请来了,自己从来没有一个贴心的夫人,凡事只有去请兀朱来劝,方能消气。下人早就知道此事,便去请来了兀朱。
  兀朱说道:“三哥,你怎么生气?”
  答罕说道:“没事,没事。”
  他看看兀未,兀朱也老了,只是十几年,兀朱怎么就老成了这样子?暮年悲凉的心境突地浸染了他全身心。
  兀朱不知他在想什么,说道:“三哥,我们喝一点儿酒,好不好?”
  答罕说道:“好,好。”
  他坐下来,与兀朱喝酒。
  兀朱说道:“我们当年,兄弟五人一齐去骑射,那时我们年纪还小,遇上了别的部族的人,我们说,我们有兄弟五人,你们也出五个,只是要好的,别丢人!那时我们胜了他们,一路上采了些野花,给我们自己的马佩上,我们对父王说,天下是我们兄弟的!父王大笑,那一天,他喝醉了。”
  答罕想到了死去的粘罕,再想到死在捕鱼儿海的刺罕,他是合刺的父亲,他死在捕鱼儿海,他的眼睛被吃掉了,只有空空的两个黑洞向天。再就是泽利,他死在攻宋的大战中,他被那唐逸毒死,他是死在唐逸的手里。可他与唐逸的妹妹居然还有情义。
  他不知怎么说才好。
  如果泽利还活着,一定会向他吼,向他叫,但泽利是他的亲兄弟,他不会害答罕。
  只剩下了他与兀朱。
  答罕说道:“兀朱,你是攻打大宋的统帅,你说,大宋会灭不会灭?”
  兀朱说道:“不会,不会,你不知道,我想来想去,我去了大宋那么久,后来我回来,也学了许多大宋的玩艺儿,我会喝茶,也会坐下听戏,这都是大宋的玩艺,我们就是占了大宋,早晚也只能是大宋国,而不是我们大金国!”
  答罕大笑,拍兀朱的背,说道:“对啊,你明白了。你明白就好。当初我们怪父王叫我们早归,其实我们再不归来,大军就完了。”
  两人再复大笑,他们看着那些牌匾,忽地笑了,兀朱说道:“我那里也有一些,我看着怪别扭,我想早晚会烧了它!”
  答罕大笑,说道:“合刺那小崽子会拿你当反贼的!”
  兀朱大笑,说道:“是啊,他一让人念圣旨,那挺胸凸肚的样儿,我看了就想笑。”
  答罕说道:“他很正经。”
  兀朱说道:“三哥,你把那个臭婆娘宰了?”
  答罕说道:“没有,我不宰她,让她去陪合刺睡了。”
  兀朱大笑,说道:“对,对,要她去陪合刺睡。”

×      ×      ×

  珠珠跑着,到了街上,她叫道:“我是大王的妃子,我有事要报与大王!”
  金兵不敢怠慢,把她扶上马,带她进宫。
  合刺正与荷生亲热,荷生再怎么做也是不行,她的身体荏弱,怎么能受得住如狼似虎的狼主?正在煞煎,忽见珠珠来了,狼主叫道:“好啊,你来得正好,快来快活!”
  珠珠哭泣道:“狼主,不好了,答罕杀人了!”
  合刺说道:“他杀了谁?你慢慢说!”
  珠珠便坐下来,把那事情一五一十地说出来,再最后说道:“答罕一句一骂,骂狼主是条狗,说我是狼主派去的母狗。他骂时,那狠劲儿,我不敢看他。”
  合刺说道:“三叔骂你时,身旁有人没人?”
  珠珠说道:“有啊,有许多王府的人,他们都看着,不敢出声。”
  合刺再说道:“他……答罕还做了什么?”
  珠珠跪下,说道:“狼主啊,不是臣妾不出力,实在是他欺人太甚了。他让他的侍童来奸我,我不服。他要看,他在一旁喝着茶看,我挣扎,眼看就挣得不行了,他忽地拿起了剑,对那爬在我身上的侍童一剑一剑,砍得那侍童的身体成了一截一截,他再拿剑来要杀我。幸亏他手下的人拦住,他骂我道:‘你滚回去,去合刺那里,侍候那个小崽子去吧!’”
  珠珠哭泣道:“我就只好回来了。圣上,我说完了,我身体已是不洁,我要自尽!”
  她拿起一条绫子,扑向那横梁,要自尽。
  合刺呆呆地看着她,荷生叫道:“珠珠姐姐,珠珠姐姐,你不能自尽,你不能自尽!”
  珠珠哪里想真自尽,要自尽早就在答罕那里死了,何苦再回来?但她装样子,也得装到底,要是合刺不说话,她只能一死。
  合刺不说话,他惊于答罕的态度,答罕的不臣之心早就露出来了,如今怎么办?要杀了他吗?那样朝内诸臣会不安的,他们会问狼主,为什么要杀答罕?就说他是去了大宋,出卖了大金的利益,做了大宋的奸细,那样不行,人们不会信,既是奸细,怎么早不处置,如今才处置呢?
  那就说他想谋反,那样便可以轻松杀死他了,但也不行,他谋反得有据,哪里去找证据?
  看狼主脸色一会儿阴一会儿晴,珠珠当他是恨自己失身于那个侍童,她叫道:“圣上啊,你替我雪冤啊。”
  她去上吊,那荷生是真心实意地劝的,但她的身子单薄,便夺不过她。荷生叫道:“圣上啊,你快说话吧。”
  狼主说道:“珠珠,你歇一歇吧。”
  珠珠马上不吊了,她流着泪说道:“圣上啊,屈死珠珠了。”她仍在哭,一边哭一边看狼主的眼神。
  她是最善于揣摸狼主心思的人,她看透了狼主的心思,她说:“狼主,你不能动他,你不能啊,他根基太大,你不能动他。”
  狼主经她一说,反是更来了劲:“你怎么知道我不能动他?他是狼主,还是我是狼主?”
  珠珠看狼主那狠劲,突地泪流满面,跪地说道:“狼主,好歹我也是你赏他的,他不看僧面看佛面,总不至于把我这般毒打啊,你看!”
  狼主看着珠珠满身的伤痕,心疼不已,心道:我真是瞎了眼,把这么好的一个女人送与他去享用,他是一个假货,怎么能知道享用女人?我错了,我错了!
  他突地说道:“来人哪,把答罕给我叫来!”
  狼主再命人拿来几杯毒酒,在桌上放好。他心道:我不必你对我说什么,我只要你饮酒,你一饮便死,我就不必再对你罗嗦什么鬼话了。如是再说一通那什么“议而不和”一类的鬼话,我岂不是还得大费脑筋?
  狼主自即位以来,渐渐明白了一个道理,臣子说什么话,你只不听就是,你要注意听,岂不是大大劳神费力?你只不听,你一说话,他们必得听从,这样你就大大便宜了。

×      ×      ×

  兀朱与答罕喝得醉了,他见答罕的心情也渐渐平静下来了,便说道:“三哥,要不要我去狼主那里替你求一个情?”
  答罕大笑,拍拍兀朱的背,说道:“好兄弟,你我都是四十几岁的人了,何必再为一点儿狗屁事折腰?你不必去,我去见狼主。”
  兀朱再三叮嘱,要他对狼主好好说。答罕笑道:“三哥做事,莫非你不信吗?”
  兀朱走了,答罕笑笑,看着那新府,吟道:“君宠三日重,府第七重深。我得了一座七重府第,自大金建国以来,除君王,再也无人受此恩宠了。”
  他再抚摸着那枚玉玺,说道:“叔父,你赐我玉玺,我可是体会更深,谁说答罕不能做狼主,谁说答罕不能做君王?”
  他再想到那一夜,风急雨急,他带着毒王与三弟子,从中原赶回上京,急着看病危的狼主,如果他来得及,便能即位做大金的狼主。但他没有来得及,他错过了一次机会……
  人生如此,一失机会,从此不再。
  答罕拿着那柄宝剑,他对自己说:“答罕啊,你从未如此丧魂落魄过,你是见了倩倩,见到她看你正在弄鬼,方才气走了,你知道她再也不会回来了,才那么暴怒吗?
  答罕给自己准备了一杯毒酒。
  他看看时辰,大约是夜二更了。
  狼主会听着那个淫荡女人的话,听她讲答罕是如何毒打她的,她会说,答罕毒打她,就是因为她是狼主的人,她要求狼主惩治答罕。狼主会答应的,如果她一激怒狼主,狼主更会迫不及待,要她看看狼主的威风。狼主会喝令禁卫,去请答罕王子,自己到了宫中,会在那个贱人的面前受狼主的盘问。
  答罕受不住这个,要他受那个贱人的污辱,莫不如死。
  一想到了死,答罕微微一笑,他笑着看那些牌匾,说道:“功高盖主,功高盖主啊。”
  他坐下来,找过来一粒药来。当初哈迷蚩天天带着这一粒药,答罕不解,哈迷蚩告诉他说:“大臣在君主面前,如伴虎身侧,早晚会有一天,你会觉得生不如死,那时你千万别叫君王宰了你,你自尽而死,可以身后殊荣。”
  如今拿着这一粒药,答罕笑了,哈迷蚩死时把那粒药交与他,叹气说道:“答罕,我自忖必得服它,如今没用上,我算是善终了。你拿着它,记着,服下去,一个时辰后血流不止,如死昏睡,你会死得很安详。”
  但哈迷蚩死时也说了一句:“答罕,但愿你也像我一样,只是病死,不必服下它。依中原人的说法,总不是善终啊。”
  答罕服下了那粒药,他对自己说:“倩倩,你报应了我,我也报应了你。”
  他的胸内如火在烧,他飞身起来,拔剑而击,把那些御赐的牌牌匾匾都刺碎打烂,他大笑道:“好了,答罕疯了,大金的答罕也疯了!”

×      ×      ×

  终于有人敲门了。
  是他的府中人,问道:“三王子,圣上有请,三王子去不去?”
  答罕大声道:“去,为什么不去?”
  他坐上了马车,摇摇晃晃上了车,直奔宫中。
  他有些昏迷,嗜睡。但他知道不能睡,他得去宫中,见到了狼主,得说话,得请安,然后再睡,那时就可以安安稳稳地睡了。

×      ×      ×

  答罕进了宫,他跪下,叩头,狼主的声音很冷淡:“起来吧,三叔,你在家里做什么?”
  答罕嗤嗤笑:“我劈木头,天要冷了,我劈木头烧火。”
  狼主惊异,问道:“三叔劈什么木头?”
  答罕说道:“把那些御赐的牌牌匾匾的都劈了,拿来烧火。”
  狼主怒道:“答罕,你疯了,你是大金历代的功臣,都是先皇与太祖赐你的,你怎么能劈?”
  答罕大笑,说道:“怎么不能?我就拿它烧火!”
  狼主看着他,说道:“答罕,你为什么要鞭打珠珠?”
  答罕一叹,说道:“你是大金的主子,是圣上,你赐与我一个女人,便是给我了,你不能给人的东西再向回要吧?”
  狼主愕然:“我怎么向回要了?”
  答罕说道:“谢狼主恩,既是狼主不往回要,那女人便是答罕的,答罕得主子的恩,要怎么样,便怎么样,是狼主赐与臣子的,臣子便有权要她生,要她死。”
  狼主说道:“答罕,你说些对我不敬的话,是不是?”
  答罕说道:“传自女人口,是非自然多。如果你信,便多了许多的烦恼,你信吗?”
  狼主看着答罕,说道:“我不信她,我知道你看不起我,你只看我是一个孩子。”
  答罕仰头大笑,说道:“其实你本来就只是个孩子,你是二哥的孩子,二哥死在捕鱼儿海,你能聪明到哪里去?只不过大金无人再能胜过你,你只好做狼主了。”
  答罕能一抒胸臆,大是快乐,他大笑道:“说得好痛快。”
  但他睁不开眼睛了,直欲昏睡。
  狼主看出来了,说道:“你在朕的面前,还要睡着?”
  答罕说道:“好困啊,我要睡了。”
  他昏坐在地上。
  两个女人走出来了,荷生说道:“他看不起狼主,根本就不把狼主看在眼里,在狼主面前失态。”
  珠珠说:“他在家里更甚,就像他是大金的主子。有许多公务他一个人便办了,从不请示狼主。他说,狼主只是一个孩子。如今他当着狼主的面儿,也敢说这种混帐话,狼主,此人留不得。”
  狼主看着答罕,说道:“三叔,我请你喝一杯酒。”
  狼主端着那一杯毒酒,因为事关重大,狼主的脸色也不好看。
  答罕说道:“不必了,不必了。”
  他一拨,那一杯酒都泼在地上。
  炸开了一地的粉尘。
  答罕说道:“不必你出手毒死我,我自己便毒死了我自己,你要让那两个臭货看我如何被你毒死,你还是算不过答罕!哈哈哈哈!”
  忽地答罕的鼻孔、眼睛,嘴角,耳眼都流血,答罕说道:“答罕完了,大金也完了!”
  他颓然倒地,再无一点儿气息。
  珠珠跳上去,要打答罕,她恨声道:“你死也活该,你死也活该!这一回狼主能喘一口气了!”
  她看看狼主,狼主惊讶她如此聪明,能看得透他的心思,他很威严地命令道:“来人,把三叔的尸体放在偏殿,去请四叔来!”
  他回头厉声对两个女人说道:“去,去后宫等我!”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五章 疯狂女人
上一篇:
第三章 夺艳舍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