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一章 青青倩倩
2021-05-30 16:43:34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唐逸这几日一直与阎可怜在一起,他请阎可怜住在他的书房,他时时去书房看她,弄得几个美人都直噘嘴,但他管不住自己,每一闲暇,便去看阎可怜。
  他对阎可怜似有无数的话语要说,但他说不出什么,只是笑吟吟看她。
  阎可怜仍像过去一样,丝毫不提她在卓书那里都受过什么委屈。
  唐逸知道,她定在那里受了极大的委屈,但看她不动声色,不似青青那样对卓书恨之入骨,便放心些了,知道卓书不曾污辱她。但他也心内疑惑,卓书是个无一丝人性的家伙,怎么会轻易放过比青青更美貌的阎可怜?
  他不敢对阎可怜提起卓书,怕她伤情。
  青青与倩倩两人一个闷在闺房里看书,一个在闷头习武,两人从不对唐逸多说话,看到了他,也只一低头,便让过去。
  唐逸想与妹妹好好谈一谈,但没空。看她们也有故意躲着他,不愿与他亲近,他怎么与她两人谈?
  好在思思来了一封信,那信里讲她去了大理,好生开心,与段謇在一起,玩得疯了,乐不思蜀。唐逸免了一份牵挂,只是惦念着两个妹妹。

×      ×      ×

  忽地一日,青青来请哥哥,她在厨房内做了几个小菜,请哥哥喝酒。
  唐逸很开心,便喝了许多,他看着青青,对她说道:“青青,你一直不出门,我告诉过你,我答应放了卓书,他也答应在五月内来蜀,治你病症,他治好了你,再对他动手不迟。”
  青青冷冷一笑,她一个美貌女子,竟在下颏上生出些许胡须来,那胡须嫩嫩的,很青,像是一个毛头小子。但她可是一个女人。
  青青说道:“哥哥,我创了一式暗器手法,你看看妙不妙?”
  唐逸大喜,乐道:“青青,我听得连弟与说弟都说你进步神速,但轻易不与人看,你怎么肯让我看?”
  青青一笑,那笑仍是令人心碎,明明一个男人模样,却偏偏笑出女儿家的妩媚来,今人生怖。但唐逸故意不作惊奇,只是说道:“你去试试,让我来看。”
  青青走下去,站在院正中,说:“哥哥,我看着那院内石头,俱是卓书,便练起来分外有劲。”
  一经她说,唐逸看那院内,果然所有的石头都有卓书两字,原来是青青用绣针刻下的,有的细,有的粗些,那粗些的怕不经了千八百次描画?细看那石头,全都有暗器毒过的痕迹。原来青青用毒沙扫它一遍,或是用铁相思刺打它一回,用毒沙扫过的,便看出斑斑驳驳的雨点状的伤痕,那用铁相思刺打过的,是一个大大的坑,那坑似花非花,以凿非凿,要不是唐门的人,真的还看不出那是铁相思刺打过的。
  青青走至院端,看着那石丛,说道:“卓书,你个贼子!”
  她身形一变,竟是从腋下飞出暗器来。
  唐逸一见,心里大喜:单看她出手,便知道快速神奇,只是一闪,暗器便出,若不是唐逸这等高手,真看不出她如何出手的。再看那石头,竟是钉着一枚暗器,铁相思刺深深刺入,深入那石头几分,咬在石上。
  唐逸拍手道:“好,青青,只是这一份功力,便是唐门的高手了。”
  青青看着哥哥,说道:“哥哥,我更练了一手,叫做‘漫天花雨’,你要不要看?”
  唐逸看她如此醉心,心内暗叹,就是她练得再出神入化,要想杀了卓书,那是真难。
  青青说道:“你看。”
  她手里握着铁沙,再握着几枚铁相思刺,更有几枚铁蒺藜,一共有几种六十四枚暗器,她说道:“你看,我同时两手齐出,恰似纺线,出手时有快有慢,那暗器很难躲过。”
  她身子忽闪,竟如杨柳间穿行,织女行梭,只见她两手齐抖,有如观音出臂千条百支,一齐飞出!
  唐逸看她出手,便知道那出手极难,手有抖,有夺,有弹,有舒,竟是一出手有几种姿势,那暗器能不出变化?但见那暗器飞出,有的快,有的慢,有的快后再慢,有的慢后再快,还有的是斜飞横走,更有的是上下抖动,待得那暗器都射在石头上,便看出那一块石头可是惨了,前后都着了暗器,如刺猬一样。
  唐逸大笑,说道:“青青,你这手法如是教与我唐门弟子里的高手,他们再到江湖中去,无人敢小视他了。”
  青青也喜,说道:“哥哥,你说我真的行?”
  唐逸说道:“真行,江湖上无人能胜得了你。”
  青青忽地笑了,她说道:“哥哥,我求你一件事,你让我去行走江湖。”
  唐逸一惊,说道:“青青,我不放心你,不然让唐门弟子去几人随你走。”
  青青说道:“不,我要一个人走,连秀早都不带。”
  唐逸说道:“不行,你带着秀早,再带一些人,不然我不准你去。”
  青青沉吟一下,说道:“我只带她一人,你不准我去,我也要去。”
  唐逸知她受卓书凌辱后,心志大变,你轻易说服不了她,便说道:“好,你答应我,不去找卓书。你如今的本事,行走江湖也尽够了。但去找卓书,你还不行。再就是你要告诉我你在哪里,各地均有唐门的眼线,你去了住在他们那里。你答应此事,我便放你去。”
  青青一笑,说道:“好,哥哥,我答应你。”
  青青过来亲了唐逸一下,唐逸心里惊起一种异样,像是男人,又像是女人亲吻了他,他忍住心内的不舒服,对青青笑说道:“青青,你总不会今天走吧?”
  青青舒眉一笑:“你怎么知道我今天不走?也许我今天就走,也许明天走,反正要早早走,我今天算已是向你辞行,再走时,我不必告诉你了。”

×      ×      ×

  唐逸从青青的屋子里走出,他唤来唐说,对他说道:“你与可心一齐去,跟着青青,她去了哪里,你要飞鸥传书与我,切莫叫她出了事儿。”
  唐说一揖,说道:“逸哥,我奉令而去,一定当心。”
  唐逸看着唐说飞似地去了,心里稍稍放心,但他知道,唐说也不能看得住青青,青青如今鬼精鬼灵,更像足了思思、倩倩。
  正想着倩倩,倩倩也来了,她对着唐逸一笑,说道:“哥哥,我有事找你。”
  唐逸不料倩倩也有事找他,便说道:“倩倩,是不是喝酒?”
  倩倩大笑道:“对啊,就是喝酒,你怎么猜得到?”
  他到了倩倩屋内,看到也如青青一样,摆满了桌子,都是好菜,唐逸打趣道:“我两个妹妹都商量好了的?怎么都今天请我喝酒?”
  倩倩愕然道:“青青姐也请你了?”
  唐逸说道:“你说,有什么事儿?”
  倩倩说道:“哥哥,我要……我要出去。”
  唐逸说道:“倩倩,你要去哪里?”
  倩倩一脸的幽怨,她说道:“我要去看耶律重恩。”
  唐逸不知道她为何回来,但知道她是受了许多的苦,方才回来的,但只知道她与那齐眉杨、须小仙总是相聚,一聚起来,便是饮酒作乐,他也不管,对齐眉杨等人却是敬而远之。如今她要去江湖上行走,要做什么?
  倩倩说道:“我对耶律重恩有话要说。”
  唐逸说道:“怎么说?要拿他来说,还是请他来说,或是去对他说,你一句话,哥哥去办。”
  倩倩说道:“哥哥,我自小便有主意,我自己的事,自己去办。”
  倩倩斟满了酒,对唐逸道:“哥哥,满饮此杯,我便要走了。”
  唐逸不饮,说道:“你怎么在江湖上保护你自己?”
  倩倩说道:“我会用暗器,再说,我精通兵法,若事儿不谐,我会用计。”
  唐逸轻皱一下眉头,说道:“你要知道,事要临头,人家根本就不听你,你徒有什么大计,只是空空,你只能受人的污辱,那时你悔之不及。”
  倩倩笑笑,说道:“我有人护着,另外我也知道唐门在江湖上的人,我能背诵出所有唐门的卧底人。你信不信?”
  说罢倩倩便轻轻念叨,一直念叨了五十多个人的名字,竟是丝毫不差。她笑眯眯地轻声问唐逸:“哥哥,你说我去得去不得?”
  唐逸说道:“倩倩,你性子刚烈,我自不能不答应你,但你得答应我一件事,到了哪里,都得与那里的唐门人联系,好不好?”
  倩倩说道:“好,我答应你。”
  唐逸说:“那好,我也答应你出去,只是你得带一些人。”
  倩倩说道:“我有人,我叫来你看。”
  倩倩拍拍手,自屋内走出齐眉杨与须小仙,两人站在唐逸面前。两人对唐逸一笑,揖道:“唐公子,我们保着倩倩姑娘,如何?”
  唐逸知道齐眉杨与须小仙都是倩倩的密友,得他两人保护,确是不错,他一揖道:“多谢二位,让二位操心了。”
  齐眉杨笑笑说道:“我在江湖闯荡半生,只结交了倩倩姑娘一位朋友,我怎么肯不为她操心?”
  须小仙说道:“与倩倩姑娘在一起,乐趣无穷,我愿随骥尾。”
  唐逸知他虽酸,但待人诚实,确是好人。他笑说道:“多谢。”
  两人一揖,倩倩说道:“我要走了。”
  她看着唐逸,说道:“哥哥,娶一个嫂子。”
  唐逸笑笑,他心里中意阎可怜,他可怜对他若即若离,他也说不清怎么回事,再说他上一次也自惭形秽,不敢对阎可怜说起那事儿,何况此次可怜姑娘为了青青,宁肯落入卓书的魔爪?回来后她更沉默,究竟她在卓书手里是否被污辱,也是未知。唐逸心里惴惴,不敢对可怜再说什么,如今更是小心极了,只是盯着可怜,看她一举一动,怕她会对自己反感。
  倩倩说道:“对女人你要温柔些,她可不像你的那些女人。”
  倩倩看出了哥哥对可怜情有独钟,但又不敢对她言明,便说出此事。
  唐逸一笑,说道:“哥哥得你帮忙,才能找到嫂子不成?”
  倩倩笑说道:“那也不必,靠人说合,毕竟不是好姻缘。”

×      ×      ×

  青青与秀早一齐走出唐门,是第三天的事儿了,她们骑了快马,一直奔吐蕃境内而去。青青对秀早说道:“我可是早就告诉了你,我去的地方,是最危险的。你要不行,早一点儿回去,还能保住小命。”
  秀早也恨透了卓书,她说道:“死有什么了不起,只要杀了那个混蛋,死就死!”
  两人骑马过了金沙江,再到了墨脱。墨脱是吐蕃的一个大城,到了城里,青青对秀早说道:“我呆在屋里,你去打探一下,城内有无喇嘛庙。”
  过了一个时辰,秀早回来了,她悄声道:“有,那庙就在城里,里面有一百多个喇嘛,都不会什么武功,只是一些念经的喇嘛。香火很旺。”
  青青说道:“晚上我出去,我要去那庙里做些手脚,给卓书麻烦,你不要跟去,只做我的老婆,睡在屋里就是了。”
  一路上,秀早装作青青的老婆,也确实有些滋味儿,此时笑孜孜道:“你可是要早些回来,莫叫你的老婆守空房啊。”
  青青一笑,说道:“等我好了,只是你得弄成两人睡了的样子,别让人起了疑心。”
  秀早说道:“你放心,我去走一圈,不等你回来,他们都得知道你与我早睡了。”
  秀早说罢还吃吃地笑,青青恨声道:“臭丫头,别臭美了,小心些好。”

×      ×      ×

  青青赶到喇嘛庙,那庙黑黢黢,看不出庙内有人,她飞身过墙,一直到了院内,看那院内有几间屋有灯,一间是几个喇嘛在收拾经堂,看得出他们很闲散,一边收拾一边说闲话。青青再奔后进,见一间屋内,一个老喇嘛在那里看经书,她扑过去,直奔向那老喇嘛。
  那老喇嘛见来了一个蒙面的生人,不由大惊,叫道:“什么人?”
  青青说道:“卓书。”
  那老喇嘛是见过卓书的,看她身形,似像非像,听她声音,是有些像了。他惊问道:“大王深夜前来,有什么事?”
  青青说道:“杀了你!”
  她运起功力,抓住老僧的心窝,那老僧本心气弱,见他狠命来抓,半惊半吓,早就昏死过去。青青把他的胸抓碎,击了一掌,想他不能再活了,便在地上写上几个吐蕃字语:违者必死,天佑我王!

×      ×      ×

  青青走了,跳墙再出喇嘛庙,回到客店,只听得那下面大厅里的人正在议论她与秀早:“那个男人的样子很俊,看样子那小妮子也有几分人才。”“哎,你说什么,那小妮子骚着呢,你看她一进店,看男人的那神态,恨不能一个个都看入了眼去。她准是一个狠货,那男人细皮嫩肉的,未必受得住她!”
  青青心恨道:男人都是那种货色,杀光他们也不解恨!但她不能直言,偷偷溜进了房,看到秀早正瞪圆了两眼躺在床上,她轻声道:“有什么事儿没有?”
  秀早说道:“没事儿,只是早早就睡,闷也闷死了。”
  青青说道:“我要出去,让他们看着我,不然准有人起疑心。”
  她仍是男人打扮,出来下了楼,坐在厅内,说道:“睡不好,睡不好。”
  那些男人打趣她:“有那么美的美人陪着,怎么睡不好?”
  再有人说:“我有美人陪着,一定睡得好。”
  青青苦笑道:“要是有一个狐狸精陪,你也睡不好。”
  众人大笑,有人笑说道:“对啊,对啊,有狐狸精陪,睡不好。”
  青青在厅里与他们闲扯了好久,那些人听得她说话,真个是刚中有柔,柔中有刚,越来越是心仪,心道:如此美貌的一个俊公子,真是天下少有,真不知他是什么人物。但人家不讲,也不便问,只是眼盯盯地看着她,有几个男人还十分贪馋地打趣她,当她是喜好男风的男人。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二章 罗刹大劫
上一篇:
◎漫天花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