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熊沐 离魂恨天 正文

第七章 诛魔大会
2021-05-30 17:03:12   作者:熊沐   来源:熊沐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饶风岭是答罕的福地,他在此处追杀了蒙古的两股大军,扬名天下。
  但在八月十五日,正当有圆月时,饶风岭却是天下武林人的大会集址。
  在饶风岭的坡下有熙熙攘攘的人群,人们呼五吆六,召朋唤友,大着嗓门,呼唤叫喊,好不惬意。
  在坡上,搭着一个台子,台上点着百十盏风灯,把一个饶风岭照得如同白昼。
  天下门派没有上千,也有几百,此时集会,竟是大有赶庙会一般的热闹。吵嚷的,叫喊的,久未欢聚的,亲朋好友碰头的,一时声喧似浪,听也听不清。
  突地,听得台上嘭嘭嘭敲起鼓来,那是天门派的几个大弟子在敲鼓,咚咚鼓声先是压住了众人的话声,再继续下去,便敲得与人心律一齐,咚咚直跳。
  再敲,便敲得千余人都是鸦雀无声,瞪眼看着台上,心声千人一律。
  嘎然鼓止。
  从台下一跃,跳上去一个人,那人便是江湖上的顶尖高手忘世道人。
  再有人身子一斜,便也掠到台上,那人是疯士,披头散发的疯士。
  再看他身后,随着上去的是一个白眉老僧,有人识得,他是少林寺的达摩堂首座白眉。最后有人抬着一副架子,那架子上担着一个人,他坐在那担架上,被抬上了台。
  众人看得清楚,那人正是武当的掌门无为道长。

×      ×      ×

  忘世道人说道:“大家不远千里,到这里来,便是要讨一个公道。武林近来腥风血雨,江湖人纷纷被诛杀灭门,那个恶魔便是蜀中唐门的唐逸!”
  忘世道人看一眼下面,只见众人皆注目于他,他朗声道:“那个唐逸无恶不作,甚有本事,我们十大门派,都对付不了他!”
  有人高声问道:“他是什么来路?说是你十大门派的徒弟,对不对?”
  再有人说道:“你们十大门派的人,干我们何事?”
  忘世道人厉声道:“要不干你们事,便不必千里迢迢把你们请来此地了。唐逸不会放过十大门派,同样也不会放过你们!”
  再有人问道:“你们十大门派有一个大计,好大的大计啊,叫什么安天大计,怎么不能安天了?连你们的命也安不了,狗屁安天大计!”
  人们哄笑。
  忘世道人说道:“唐逸先是杀了武当派的掌门无名道长,再借比武之名,杀了他另一师父双修夫妻。当武当派问罪于他时,他再诛杀武当道友,且把武当景阳宫的一众师兄弟皆杀死了,只留下了掌门无为道长,但他把无为道长的武功废了,无为道长如今只是一个废人,他也来到了台上。”
  众人哗然,难道那个唐逸真的有如此功力,能一人独挑武当一派?
  无为道长坐在担架上,他轻声说:“我是一个废人了,但江湖上无信不立,无行不威,怎么能让一个屑小横行?我来此,就是要请江湖同仁给我一个公道!”
  一旁的疯士把他的话大声复诵一遍,无为道长说道:“请大家说吧。”便结束了他的话。
  疯士待得他说完,再说道:“请少林寺达摩堂座白眉大师说话。”
  白眉说道:“老僧来此,也是为那恶魔。他来少林寺,逼死了方丈澄净大师,再逼死了寺僧可色,少林寺也被灭了。”
  人皆大哗,唐逸独身挑两大门派,诛杀黑道白道几位师父,若非丧心病狂,怎么能做下此等恶事?
  白眉大师说道:“原来方丈赞同山中活佛主意,十大门派共同联手,教出一个人来,要用他制夷,但此人丧心病狂,得十大门派再联手,一齐杀他,可恐十大门派不齐心,且力量单薄,便请天下武林,不管黑道白道,只要能出手诛杀唐逸的,便算是立了大功。”
  忽地有人叫道:“恶魔还有恶行,我来说说。”
  便冲上来了钱平,他是蜀中四大家的钱家总管,他说道:“我是蜀中四大家的钱家总管,唐逸霸蜀中,已非一日,他杀了郭老夫人,再诛杀了我家钱公子,后来更杀了齐家兄弟齐骏齐骁,他罪不容诛!”
  众人再吼一声:“齐心诛杀恶魔,人人共愤!”
  白眉大师说道:“当初,是活佛说动素女心心与澄净方丈,两家齐集十大门派的人,共同教那个恶魔的。此时十大门派的人当在,素女心心何在?只有你素女认得活佛,方丈已死,你说出来,那个活佛他是谁?他自己也说过他要杀了那个唐逸,他说话算不算数?素女心心在不在?”
  众人一齐传话:“素女心心在哪里,素女心心,素女心心!”
  千人同音,一齐叫着素女心心的名字。
  听得有人咯咯笑,那笑声清脆,分明是一个年青女人所发,再有一个男人的声音十分粗犷:“素女,你有好日子过了,你下去吧。”
  那女郎的笑声很脆,一会儿飘至台下,她说道:“我来了!”
  登时人们眼睛一亮,台上现出了一个年青貌美的女子,看她年纪,只有二十岁左右,那神采、风度俱是上乘。
  她就是名闻天下的邪道人物素女心心。
  素女心心说道:“我是知道那个山中活佛是谁。”
  众人一惊,他们也知道武林中有一个人叫山中活佛,他活人无数,且在冥冥中主宰武林命运,但他是谁?今天素女说出来,会不会令人大吃一惊?
  素女心心笑一笑,说道:“我只能告诉你们,我不会说!”
  人都大哗,一开始她跳上台,令人对她生出无限好感,看她那神态,那风度,都令人沉醉。可她一说出话来,人们便恨她了,她当人是什么?他们都是玩物不成?他们大老远地来饶风岭,就是听她说一句“我不会说”?
  有人喝令道:“快说,不然要你好看!”
  素女心心说道:“当初是活佛找我,我去找少林方丈澄净大师的,大师也知谁是活佛。当唐逸追问澄净大师,谁是山中活佛时,大师宁死也不说出哪一个人是活佛,我怎么说?”
  人皆惊讶莫名,看来此中必有蹊跷,她与那个澄净大师一样,不肯说出活佛是谁。为什么不说?是她不愿意说,还是她怕说出来?
  素女说道:“当初活佛教那唐逸时,有人提出,如是他得了十派精髓,怕来日无人制服得他,活佛答应了,届时她会杀唐逸。”
  人皆拍手,喝彩。
  素女说道:“活佛既是说她要杀唐逸,她一定会杀唐逸的。”
  对她的回答,人们不满意。千里迢迢来到饶风岭,就是要知道此事的个中原委,你不要我知道,岂不是大大没趣?
  有人喝道:“十大门派站出来,你们说,你们能不能杀了那个唐逸?不然我们江湖上的人就共诛讨他,把他蜀中唐门削平!”
  少林白眉大师说道:“少林对那恶魔无能为力。”
  武当派的无为道长也摇头,他更知道唐逸的厉害,忘世道人说道:“魔刀也来了,怎么不上台来说话?”
  魔刀上了台,他笑微微。有人看到了魔刀,拍手叫道:“魔刀一出,天下无敌!”
  魔刀笑笑,说道:“我不知道说什么,我只知道我的魔刀没有了,我再也不是魔刀了。”
  魔刀一站在台上,那种亦魔亦霸的神采仍令众人倾倒不已,有人大声喝彩。
  忘世道人说道:“魔刀,唐逸也是你的徒弟,你说,杀不杀他?”
  魔刀大笑,说道:“他是我徒弟,做事颇像我,如果你能杀了他,何苦还在这里喋喋不休,你去杀他好了!”
  忘世道人冷笑,说道:“我杀不了他,天下武林共诛之,怕他不死?”他再环顾道:“还有大欢喜佛与快乐门主、大悲禅宗,你们都出来!”
  果然一声叫,叫出了三个人,三个人一个懒懒洋洋的是大欢喜佛,一个风度从容的是大悲禅宗,一个毫不在乎的是快乐门主。
  三人站在台上,忘世道人看着三人,说道:“你们也是十大门派中人,你们说,杀不杀唐逸?”
  大欢喜佛说道:“我看你忙坏了,你要去杀,便去好了,何必牵扯上我?”
  忘世道人大声道:“他不是你的徒弟?我告诉你,他杀了我的家人,我的母亲,我的妻子,还有儿子,三个孙子!”
  众人皆惊,忘世道人说道:“你们不杀他,我也要杀他,我必杀他!!”
  忘世道人狂呼大叫,恨恨不已。
  连大欢喜佛也惊愤莫名,他问道:“忘世,你的亲人在哪里,我们也不知道,他怎么会知道?”
  忘世道人大呼道:“你们养来的毒蛇,他怎么会不咬人?!你们早晚也必死在他手!你,你,你,还有你,早晚必会死在他手!”
  他一一指着大悲禅宗,大欢喜佛,快乐门主,再指着素女心心,说道:“当着全天下武林同道的份儿,你说出来那个山中活佛是谁,我们便放过你,不然你今夜休想走出饶风岭!”
  天门派的鼓声再响,那响声撕心裂肺,白眉大师说道:“素女,你说出来,便没你的事儿了,不然你难免同党之嫌!”
  素女心心对着众人一笑,说道:“天下武林同道当知,受人之托,忠人之事,我素女就是死在台上,也不会说出来。只是我答应你们,要是一个月内唐逸不死,我当受报!”
  忘世道人厉声喝道:“唐逸一月内不死,你怎么样?!”
  素女轻声俏笑,说道:“我怎么样?我死给你看!”
  忘世道人指着台上的人,说道:“场上就有那么多的人是他的仇敌,我怕他不死?我只是要告诫武林同道,给他一个公道!如果有谁袒护唐逸,就是与恶魔同党!如果有谁跟他通气,便是与天下武林为敌!”
  大悲禅宗对着大欢喜佛、快乐门主一笑,说道:“忘世老道这样子蛮认真,哪里像是要忘世啊。”
  忘世道人回头,冲着他们吼道:“你们再莫要嬉皮,要是唐逸杀到了你们眼前,看你们怎么办?”
  大悲禅宗想一想,说道:“我要与他动手一拼。看他能不能胜得我。听说他与卓书的人对阵,用我的‘大喜大悲’胜了他们,使得他们弃械而降。好徒弟咧!”
  大欢喜佛乐孜孜道:“果然有些门道,好,好!”
  忘世道人恨他们几人,大悲禅宗轻声说道:“忘世,我也知道你投了秦桧,做奸人爪牙,大家心照不宣,你要再说,我便揭你此疤!”
  忘世道人怅恨不已,但他知道,如是给大悲禅宗说出自己曾是在秦桧那里作恶,天下武林必是会对自己十分鄙视,那时再说什么,任谁肯听?
  疯士叫道:“大家听着,如何处置素女,大家说说!”
  有人厉声叫道:“邪魔外道,有什么好说?我来逼她,看她说不说!”
  冲上来一人,那是大力鹰爪王,他喝道:“素女,你说,你说出那个活佛是谁,我饶你不死!”
  他把那鹰爪伸向素女,看他青筋暴突的鹰爪,要真抓实在素女的身上,还不是一抓一个洞?
  素女心心媚笑一笑,说道:“我可怕你。”
  她这么一笑,便荡走了大力鹰爪王的心神,他心一动:她不恨我,她不恨我……竟再也伸不下爪去。
  忘世道人心恨那大力鹰爪王好色,恨不能让他马上一爪抓下去,抓伤素女,便也逼她吐口。
  大悲禅宗说道:“大力鹰爪有什么了不起吗?你要动她一爪,我抓你三抓!”
  那大力鹰爪王怕大悲禅宗,他绝不是大悲禅宗的对手,他说道:“你要护她,也护不过一个理字!”
  大欢喜佛摇手,说道:“你们听我说,你们听我说!我说,如果过一个月,没人杀得了唐逸,素女便任你们处置,我几个也放手不管了。如果活佛真的杀了唐逸,你们还有什么话说?!”
  忘世道人大声吼道:“什么狗屁安天大计,你们弄的那假瞎子,谁也不会相信!我早晚必杀了那个恶魔,替所有的人报仇!”
  白眉大师一揖,说道:“少林自有本寺的规矩,我们少林寺僧的事儿,一向不必别人来理,我们少林派自今便与唐逸决战,即是全派玉石俱焚,也与他血战到底!”
  武当派的俗家弟子不少,有人叫道:“武当派也去围剿那个唐逸,不杀了他,誓不为人!”
  白眉大师说道:“为今之计,着少林十八罗汉僧看守着素女,如果她要逃走,也是不能。”
  素女冷笑,说道:“我要看看,你们是如何杀死唐逸的,我怎么会逃走?”
  白眉大师不理会她,说道:“拿下她来。”
  大悲禅宗说道:“慢,我与素女一齐,呆在你少林寺里,看你如何决断,好不好?”
  大悲禅宗虽说是亦正亦邪的人物,但在武林中甚有威望,当下人人赞成,白眉大师也不反对了,他说道:“阿弥陀佛,就这么办好了。”
  忘世道人大声说道:“召开一次武林大会,是要大家别忘了,有一个恶魔在世,他会杀你亲人,断你性命。你要小心,如是不团结一心,你等决不是他的对手!”
  白眉大师喝道:“下面的少林弟子听着,回去安顿好家人,你们在下月十五月圆时,到蜀中唐家堡子门前会齐,那时我们少林派与他唐门决一死战!”
  底下多有少林派的弟子,应声响应。
  武当派的一位道长说道:“武当派的众弟子听着,我们武当派与唐逸血仇更深,我们也去!”
  都是响应,一时也有不少人应声。
  更有一些门派跟着叫道:“莫非天下只有少林、武当?我们也去!记着,下月月圆时,我们去灭蜀中唐门!”

×      ×      ×

  人都走光了,只剩下了少林白眉大师与几大掌门人,忘世道人恨恨道:“唐逸,这一次你死定了!”
  大悲禅宗说道:“我们十大掌门的徒弟,不那么容易死,你着那些人去攻唐门,说不定会死伤更众,你的罪孽更大!”
  忘世道人大怒,叫道:“你护着那个恶魔,莫非你也想当恶魔吗?!”
  大欢喜佛说道:“忘世,你休像疯狗一般乱咬,你再乱咬,我与你一战!”
  忘世道人自不想与他们动手,他冷冷狞笑,说道:“一群护犊子的老糊涂,不死在恶魔手下,你们不会后悔!”
  快乐门主叹息道:“只有我不知道活佛有多大的本事,她真的能杀了唐逸吗?只怕再出差错啊。”
  一时人皆担忧。
  素女被人押走了,如她不走,快乐门主真的想再问一问她,活佛究竟有什么本事,她怎么能杀得了唐逸?

相关热词搜索:离魂恨天

下一篇:第八章 逼杀素女
上一篇:
第六章 残虐之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