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十章 银笙宝相
2021-08-12 07:21:39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幻云叟一出现,全体寂然,个个对这一位武林一等奇人,都敬而畏之,九天魔丐孔姥姥及冷魂仙子诸葛芙蓉,各向他略一俯身表现感谢之意,即趺坐当地调息运气。
  孔氏三仙趋前向幻云叟道谢问安,幻云叟大袖一摆,仍是那一副老气横秋态度,骨碌碌的眼珠向全场一扫后道:“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认识一家人,不是我早来一步,你们就要铸成大错。我们的敌人是司马笑予那小子,谁知你们放弃目标竟自己内讧起来,岂不是笑话了?”
  全体没有哪一个敢吐口大气,静静地呆立着,冷魂仙子那面的五色少年,亦均是低首垂臂,连一双眼也不敢眨一下。
  冷魂仙子调息运气,体力已完全恢复,起立向幻云叟一敛衽,漫声道:“我与孔氏过节,是非曲直,自有事实可查,望前辈主持公道。”
  九天魔丐孔姥姥亦起立,紫金藤向地下一顿道:“我孔氏在此地数十年,向无人敢打上门,今天我这条老命不要了,就凭你这个老头子作个公证,孔氏就与冷魂仙子见个高下吧!”
  幻云叟望了望孔姥姥一眼,冷冷地笑了两声问道:“你一定要拼个你死我活,为的什么?”
  孔姥姥见幻云叟冷冷态度,也不由有点不自在,漫声道:“当然为的是司马笑予!”
  幻云叟侧转头又向冷魂仙子冷冷地道:“你是为的什么?”
  冷魂仙子虽然是有点自傲,但在幻云叟面前却不敢有所放肆,乃漫声答道:“同孔氏一样,司马笑予本来已落我手中。”
  幻云叟手一摆,仰天打了个哈哈,笑声震耳欲聋,内功确实惊人,笑后乃道:“我问你们,司马笑予现在哪里?”
  孔姥姥道:“我照你的计划行事,将那小子引来,已与我白儿行过婚礼,现在紫金阁。”
  司马笑予一听这话,暗自呸了一声道:“原来是你二师伯的诡计,好啊!你对我这个师侄用这么狠毒手段,看我有机会再给你一掌。”
  幻云叟仍然冷冷地,侧身用手一指,道:“白儿你过来!”
  孔白洁奉她姥姥的命令,是看守着司马笑予。她放走司马笑予后,暗暗来到斗场,不敢现身的隐伏在暗处。现在见幻云叟将她从隐伏处看出,又见呼唤她,不由吓得打了个寒颤,她本来就胆小,又做了亏心事,哪得不胆战心惊,幻云叟抬臂向她一招手,虽相距着四五丈远,仍觉有一股无比的力量,将她从暗处吸出来。
  这时司马笑予一见幻云叟将孔白洁唤出,内心也就不安起来,立即打定了主意,只要他对孔白洁一有不利,就挺身而出相救,虽然场中都是一等好手,他也顾不得许多,只得舍命一拼。
  银笙孔白洁被幻云叟一股真力吸出,孔姥姥及三仙均相顾愕然,大家都想不到她会离开紫金阁。
  孔姥姥急问:“白儿,你怎么不在紫金阁,那司马笑予呢?”
  孔白洁手抱着银笙,骇得脸上发白,低着头,一句话也答不上,那种楚楚可怜相,实使人见了我见犹怜,司马笑予心头,实难过万分!
  大娘梦仙看来虽只有三十不到,因修养有素功精深,故表面看来不老,实际她已有四十多岁了,她就是孔白洁亲生母亲,她一瞄孔白洁一眼,俊美面孔当即阴沉得可怕,一语不发的盯着她。
  三娘琼仙是她三婶母,是孔氏中心肠最慈善的一个,尤其对孔白洁更是爱如己出,现见她一副可怜相,不由趋前携着她的手问道:“白儿,发生了什么事吗?”
  孔白洁这时一见三娘琼仙对她一副亲切慈爱之色,不由呜咽啜泣起来,慢吞吞地道:“他一一逃走一一了!”
  孔氏全体哗然!只有幻云叟冷静地一语不发,冷魂仙子可暗自得意了,心说:他能逃得出你们手掌,可逃不出我的“摄魂术”,他终归是属于我的。
  冷魂仙子得意态度,孔姥姥看在眼里可气在心里,暗自嘀咕道:“你别高兴早了,他已吃了我孔氏专制的‘定魂丹’,你还能困得住他吗?”
  她这话声音虽然很小,但在内功精深的冷魂仙子,听得很清楚,孔姥姥这话明是说给她听的。
  幻云叟嘿嘿两声道:“早已跑了,你们还不醒悟地团结起来,仍然自己斗嘴斗舌地,这是算哪一门?”
  幻云叟的态度非常难看,孔姥姥乃自解嘲地道:“老头子你吩咐一句就是,谁个敢不听你的?”
  她这话明是在幻云叟脸上贴金,暗地里却也有点轻蔑冷魂仙子,意思是说你冷魂仙子再强,也强不过幻云叟,他的话,你敢说个不字。
  冷魂仙子是何等人物,哪有听不出孔姥姥话中之意,当即漫声道:“幻云叟你老,乃是当今奇人,你老一句话,在武林中是一言九鼎,谁敢不遵?我冷魂仙子乃江湖末学,更是哪敢说个不字。”
  她这不卑不亢态度,说得孔姥姥面红耳赤,幻云叟也有点面带愠色!
  幻云叟当然值不好意思发作,只得按捺着性子道:“冷魂仙子与孔氏两家,从现在起握手言欢,团结一致。司马笑予那小子,你们既惹上了,可就要提防着点,他的武功,别说你们难对付,就是我老头子,也没有十分把握,如果你们再把力量分散,更难应付了!”
  “现在既然让他逃走,日后再想计算他,可就不容易,也是我老头子大意一点,事先没有与你冷魂仙子有个交代,不然,绝不会现在闹得功亏一篑了,日后,又得要我用上一番心机了。”
  “这件事,固然大家都有点误会,但主要责任是在白儿,她不该放走了那小子,这娃儿不知安的什么心?”最后几句话,虽然是轻描淡写,言外之意明是将一切责任都怪在孔白洁身上。
  孔姥姥一听,气往上冲,丑恶的面孔上,流露出无比杀气,大吼一声道:“小贱人你过来!”
  孔白洁寒颤颤地望着三娘琼仙,双腿不敢拔一步,三娘也着实替她耽心难过,只得安慰她道:“多说两句好话,姥姥不会伤害你的。”
  这时司马笑予在暗处也全身紧张起来,他已打好主意,只要孔姥姥对她不利,他就舍命相救!
  孔白洁全身打颤,两眼噙着泪水,一步一步来到孔姥姥面前,她生性是个善良的孩子,在这么个残忍的家庭里,因此养成一个怯懦的个性。
  孔姥姥眼如铜铃似地瞪着她,厉声问道:“是你放走那小子?定魂丹呢?”
  孔白洁吓得脸上无一点人色,嗫嚅地答:“是一一是我放他走了,定魂丹已给他吞下。”
  孔姥姥双眼一翻,举起芭蕉扇般大手向孔白洁当头劈下,这一掌有一千斤重,如劈下,孔白洁怕不击成肉泥?
  正在危急之际,司马笑予蓦然大吼一声,快如闪电向孔白洁身边纵去,一手拔出太乙剑,一手顺势抓起孔白洁,急道:“快跟我走!”
  说着,双足一点地,腾身空中,向墙头纵去,情急拼命,动作极快,全场都被这突如其来的变动,惊愕得呆了,尤其被司马笑予极高的轻功,震骇得干瞪着双眼!
  这场中,高手如云,除了幻云叟这个奇人外,九天魔丐孔姥姥,及冷魂仙子诸葛芙蓉,两人都是一等高手,就是孔氏三仙,及冷魂仙子手下胭脂五虎五个少年,都不是弱者,岂能让司马笑予就这么轻易得手而去?
  在司马笑予抓起孔白洁腾身向墙头飞去时,虽事出突然,孔姥姥是何等人物,不知经过多少大风大浪,在惊愕万分之中,但紫金藤杖已一招“狂风招叶”地已猝然打出,出手之快,威力之猛,无与伦比!
  在孔姥姥紫金藤杖一招出时,司马笑予已跃身空中三丈余,避过了这一狠着,饶是这样,紫金藤杖的无比劲风已沾上了他双足,当即感到疼痛刺心,险些坠下地面,他在空中不由轻叫一声“侥幸”。
  但在他一声“侥幸”余音未了,蓦地一条五色巾带风卷云滚似的,翻腾而至,未防备地卷个正着,两条腿被一条软绵绵的东西缠上,接着一股强力向下一拉,他竟被拉下地面。
  冷魂仙子诸葛芙蓉一发现司马笑予,又喜又气,喜的是又见了这个小冤家,气的是他竟出手相救她情敌孔白洁,故在一气之下,五色香云带随手抖出。
  其实她的香云带抖出,目的不是司马笑予,意欲将银笙孔白洁拉下,让他一人逃走。她自信司马笑予中了她的“摄魂术”及“冷魂碧丹",虽然吞下孔姥姥的“定魂丹”,灵性一时清醒,但终久是会自动投入她怀抱。
  谁知司马笑予轻功绝高,一见香云带迳向孔白洁卷去时,在空中立即左臂一带,就将孔白洁硬带过了他前面,可没防备香云带就里缠着他的双腿。
  冷魂仙子一见香云带竟将司马笑予拉下,芳心不由有点懊悔,这样一来,司马笑予岂不又落入孔氏手中?
  司马笑予被香云带一缠住双足,人即被对方劲力牵引下坠,在下坠之时,左手仍抓牢孔白洁不放,右手太乙剑往下一扫,直切香云带,冷魂仙子手腕一沉,急将香云带回,太乙剑扫了个空,人也落下地面。

×      ×      ×

  幻云叟一见司马笑予第一个就有气,冷森森地嘿嘿两声,阴鸷的眼神向全场一扫,慢吞吞地道:“大家齐上。”
  幻云叟,在这一群人当中,无疑地是群龙之首,他的话,谁敢不听,何况司马笑予适才那一手轻功,功力惊人,隹敢同他单打独斗!
  孔氏三仙,冷魂仙子五虎,身形齐展,将司马笑予及孔白洁包围在连中,幻云叟、孔姥姥、冷魂仙子成三角形在司马笑予身侧二丈远处虎视眈眈!
  司马笑予一落地,怀抱太乙剑气定神凝,精光四射的眼神,紧盯着四周,以不变应万变,稳如山岳,屹立不动。
  九天魔丐孔姥姥气急交加,紫金藤杖指着孔白洁道:“好小贱人,竟吃里扒外,今天不将你碎尸万段,难消我心头之恨!梦仙这是你养的好女儿,还不去毙了她,难道要我亲自动手不成?”
  大娘梦仙一摆手中乌藤杖,闪分纵到司马笑予身侧叱道:“好小子,我孔氏待你不尔,你竟忘恩负义,引诱我白儿,背叛孔门,也不打听孔氏是何等人物?今天有你好受的了。”说着眼光转到孔白洁面孔上,继续道:“好贱人,你不是不知道我们孔氏教条,就是已结婚了的丈夫,我们也应该将他视为外人,当敌人看待,我们一旦得着他的武功后,就要手刃他以绝后患,你竟敢违背孔氏教条背叛祖宗,我为娘的现在无法救你,毙了这小子,再来收拾你!”
  胆小如鼠的孔白洁,早已吓得魂灵离了窍,全身直打寒颤,司马笑予见她这一副可怜像,难受已极!如果不是为了他,她怎会遭此劫难?他也豁出了,如果不救出她,自己也决定赔上一条命。
  于是他哈哈大笑一声,这笑声震动得各人双耳欲聋,齐向后退数步,武功稍差的人,身形被震动得摇摇欲坠。
  司马笑予一声长笑后,大声喝道:“在下司马笑予,初入江湖,处处本以礼以诚待人,不料你们这些邪门魔道,对区区如此用尽心机,使出下流手段来害我。不知在下与各位有什么深仇大恨?能说个明白吗?江湖上讲的是恩怨分明,只要还我一个道理,是在下的行为不对,决不反抗束手就擒,任其处置。如果说不出一个道理来,我则以微末之技愿与各位较一长短,单打群斗,决定奉陪。”
  说到这里转过头向幻云叟道:“这一切过节,都是你的安排,既然对我如此心狠手黑我也从今天起,不认你为师伯了,你的伤好了吗?这一次你既无情,可别怪我无义,我就不客气了。”
  他摆了摆手中的太乙剑,向面前的大娘梦仙道:“想不到在你们这群邪门魔道中,居然还有像孔白洁这么个有善良人性的姑娘,古人说恶虎不吃儿,你竟不想想你这个女儿为人正直,替你们孔氏争光不少,你反还要来处置她,天下真是少有像你这样的母亲。我看在你孔白洁姑娘的情面上,不伤害你,你不是我的敌手,去吧!”
  说到最后,又是大吼一声道:“谁有能耐,先上!”这一次吼声更是大得惊人,震撼得屋瓦连响,树枝摇摆。
  冷魂仙子五虎及孔氏三仙,均被震退数丈远外,连孔姥姥及冷魂仙子亦有点拿妆不稳,幻云叟倒是艺高一着,仍屹立未动,可是面色却也大变!
  适才司马笑予一席慷慨大道理,申斥得孔姥姥及大娘梦仙面红耳赤,孔姥姥恼羞成怒地大喝道:“三仙齐上,先把这小子毁了!”
  梦仙本来怒极,孔姥姥语音未落,她人已窜到司马笑予身侧,举起手中乌藤杖叱道:“好小子你有多大能耐,敢申诉老娘,先接我一招。”声到杖到,快如闪电,直扫司马笑予下盘。
  司马笑予一听风声,不待敌人招数用实,足尖一点地,左手仍紧抓着孔白洁,一招“平步青云”,纵起三丈多高,在空中双足一挺,身向后翻,又落到原来的地方。
  这一记轻功,实令人心折,平地拔起三丈多高,轻功略有根基的人,都能做到,但手抓着一个人,避招纵高,这可要有相当火候!
  司马笑予避过一招,一落地面即大声叫道:“住手,我有话说!”
  大娘梦仙一招落空,第二招将要使出,闻声即收杖后退冷笑道:“小子如果怕了,就丢了长剑,饶你不死了。”
  司马笑予亦还以冷笑道:“在下自出道以来,还没向敌人说过怕字。不过今天在场的各位都是成名人物,我有个请求能否答应?”
  大娘梦仙道:“你有什么话快说?”
  司马笑予道:“今天与各位单打群斗,较掌较剑,在下无不奉陪,只是你们先答应一个条件,在我们胜负未分之前,你们对孔白洁姑娘不能伤害她一根毫发。”
  孔姥姥在一旁大吼道:“好,毙了你这小子,小贱人还能跑到哪里去?”
  司马笑予赶紧接道:“孔姥姥说的话,在场各位想都已听到,我如果败了,自身都难保,当然顾不得孔姑娘。但在我未败以前,希望各位能守诺言,不能出手伤害孔姑娘,否则,不要怪我心狠手辣!”
  三娘琼仙见司马笑予对孔白洁一片真情,心头不由暗暗欢慰,心想白儿能得着这样一个丈夫,也是前世修到,祷告上苍保佑他们,安全地离开孔氏大屋吧!她原本对孔白洁爱之甚深,故而有此一想法。她不等别人开口,即接口道:“你放心好了,没有哪个不敢不遵守姥姥的话,我们决不会伤害白儿。”
  司马笑予一听她的话,将孔白洁放在地下,并安慰她道:“孔姑娘请放心,我就拼了这一条性命,也要保护你的安全。”
  孔白洁手抱银笙萎缩蜷伏在地下,泪流满脸的不语,可是她内心却感到无限安慰与恐怖,安慰的是司马笑予一片真情,恐怖的是今天两个人很难逃出生命。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十章 不识云雨
上一篇:
第八章 孔氏大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