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武侠全集 白丁 五音奉剑 正文

第一五章 七鹰之谷
2021-08-12 07:31:15   作者:白丁   来源:白丁作品集   评论:0   点击:

  他正一愕间,忽地“嗖!嗖!嗖!”又是四条人影飞入林内。
  司马笑予又是一愕,敢情那七鹰之谷,真个有点怪!那几个夜行人,定同那七鹰之谷,及那怪杰有关。
  那几个夜行人,看来轻功甚高,想来不是等闲人物,司马笑予对今夜七鹰之谷之行,深具戒心。
  约片刻,司马笑予施展“掠光摄影”轻功,两个起落,亦窜入林内。但他一丝也不敢大意,蹑足蹑手的前进。
  正行走间,突有脚步声传来,司马笑予一听,知来人不只一个,为数总在四五人之间。
  哪敢怠慢,赶紧纵身上树隐伏着。
  果然来人是五个,司马笑予耳目极灵,借着微弱光亮,对每个人面孔看得十分清楚。
  那第一个人,赫然是花蛇王东门柳,其余四人即是阴阳鬼脸刁吾非,鬼骨神鸠白磔,铁掌彭立人,断臂胡天。
  五人来至司马笑予隐身大树之丈远处,依石崖坐下。花蛇王东门柳此时非常神气地道:“兄弟今天能拜会诸位,感觉非常荣幸!”
  他更表现神气十足的样子继续道:“兄弟更感觉荣幸得蒙玫瑰夫人老前辈重视,委以大任,不过我也累死了,数月来,马不停蹄的奔驰,但我还是感觉十分高兴,能够替她老人家办事,就是累死了,我也不说一二句话。”
  他这一席话,卑鄙无耻之至!铁掌彭立人及断臂胡天听来倒无所谓,但阴阳鬼脸刁吾非,及鬼骨神鸠白磔两个江湖绝顶高手听来,却非常刺耳。
  鬼骨神鸠白磔不耐的道:“别废话,你倒是速将玫瑰令旗交出就得了。”
  花蛇王东门柳一见鬼骨神鸠神色不对,赶紧堆下笑脸道:“是,是,不用白兄提起,兄弟也要拿出来。”
  如果花蛇王同鬼骨神鸠称兄道弟,那他还不够资格,连鬼骨神鸠徒弟残红山主对他还嗤之以鼻不把他放在眼里呢!但他这个人是个极端小人,得一点志就忘形。他因代替玫瑰夫人跑跑腿,就趾高气扬起来了!
  鬼骨神鸠听他称兄道弟的忍不住冷哼了一声,不过他到底衡量着玫瑰夫人面子,不然,你十个东门柳也要毁在他手里。
  东门柳也不敢十分放肆了,从怀中取出一支黑色令旗,上面绣着一朵红色玫瑰花,很慎重的送与鬼骨神鸠。
  鬼骨神鸠接过令旗冷冷的道:“玫瑰夫人还有什么话交代下来?”
  东门柳神秘地道:“她老人家说,在三个月内如果捉不到司马笑予那小子,铁定在四月十五日,到云南玫瑰仙苑集合,她老人家已不住在点苍山了。”
  伏在暗处的司马笑予一所,心头猛然一震!暗说:我正要找她去,她倒先找我来了,为什么这么严重,还要传令江湖来对待我?倒把我的身份看得这么大!
  玫瑰夫人想不到名头如此之大,连阴阳鬼脸师兄弟两个绝顶高人,对她也得俯首贴耳听她的命令,其他江湖上人对她更是不用提了。
  我司马笑予同黑道上人,也没作对过,这些人为什么要对我这么深恶痛极?我就是拼上一条命,也得见识见识他们。
  东门柳又说话了,他道:“她老人家还说,武陵山,近来出了个怪杰,他可不受玫瑰令的约束,但她老人家真希望那个怪杰能够依附在玫瑰令旗下,现在他也正在寻找那个司马小子,这一带武林中人,正在替他安桩立卡了。”
  他顿了顿轻声又道:“这个怪杰,就住在武陵山,七鹰之谷,各位可知道,七鹰之谷在什么地方?”
  说到这里,举起一双鹞眼,横扫了众人一眼,仿佛在说,你们都自以为了不起,但无论如何,就寻不出七鹰之谷在什么地方。
  众人一听七鹰之谷心头一震,接着用疑虑的眼光瞧着他。
  他一见,又神气十分的道:“那七鹰之谷,确实是个神秘的地方,兄弟我虽然没有到过,但玫瑰老前辈却告诉过我,七鹰之谷就在这山峰对面,那七个山谷之中。”
  众人一听,失望得很,东门柳也没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东门柳接着向众人一抱拳道:“玫瑰老前辈交代兄弟的事还没有了,我不能奉陪,就此告辞?。”
  鬼骨神鸠四人在东门柳走后,大家齐望着对面七座山谷出神!
  伏在暗处的司马笑予心想:七鹰之谷原来在对面七个山谷之中,设非东门柳说出,真难能寻找得出。
  铁掌彭立人道:“我听家师说过,武陵七鹰之谷,是江湖中最近最神秘恐怖之处,我们是否前去一探?”
  沉静一会,阴阳鬼脸刁吾非漫声道:“这七鹰之谷最近以神秘恐怖扬名江湖,实不虚假,我们前去一探,无有不可,不过,是否能寻得着门径,倒是很难说。”
  断臂胡天道:“那个传言的怪杰,能隐藏在七鹰之谷,可见他真怪到家了。”
  铁掌彭立人道:“七鹰之谷到底是如何的神秘恐怖,各位可知道情形?”
  鬼骨神鸠一大一小两眼一翻道:“谁也没有到过那个鬼地方,哪知道,走,我们探探去。”
  说着四人闪电般向对面山谷奔去!
  司马笑予当然不会失掉这个机会,即蹑足四人身后接踵跟上。

×      ×      ×

  由此地到那对面山谷,还有一段相当的距离,司马笑予跟随四人身后,兔起鹘落,奔窜了一个多时辰,才到达山谷之中。
  此刻已近三更,天空虽没有月亮,但也清澈一片,见那七个山谷中间一个山峰下,有七个大山崖,高逾百丈,如七只大苍鹰,并立排列,巍峨耸立,狰狞可怕。
  在那山峰前,却是一片零乱的崖石,阴阳鬼脸刁吾非等四人,进入那零乱崖石后,倏地身形不见,大家齐隐没于乱石崖内。
  司马笑予在他们身后,约三丈余,赶到时,已不见众人踪影,感觉奇怪!
  正愕然间,蓦地乱崖石右侧,一条人影,如流星赶月窜过了这一片乱石崖,身法快极,要驾乎阴阳鬼脸数人之上。但那身形,落于司马笑予眼里,十分眼熟,似从哪里见过。
  那人飞过乱石崖后,阴阳鬼脸四人才现身形,在后追去,敢情他们原是早已发现那个人了。
  司马笑予亦不怠慢接踵跟上。
  穿越那一片乱石崖,是一个极争整的草坪,不过草坪上亦有稀疏的小崖石。草坪对面边缘,即是耸立着的七个如大苍鹰般的大石崖。
  蓦地草坪上一声怪啸,如夜枭啼泣,如猿猴哀鸣,不但刺耳难听,且震人心弦,好在司马笑予内功精深,不为昕动。
  此时又不见阴阳鬼脸四人,及那一个轻功极高的人,想必又隐伏着了。
  司马笑予一打量,几个起落,施展起“掠光摄影"轻功,向那草坪左侧纵去,隐没于一个小崖石后,身形真个快如声光!
  在他刚隐好身形,那刺耳震人心弦的声音,又是一声长啸。长啸后,一个身体修长蒙面短须老人,如一道疾电,从那苍鹰一样的中间崖石纵下,不但快,而且轻巧已极!
  那蒙面老人身形刚落入草坪上,蓦地“嗖!嗖!嗖!”另有五条人影,从草坪小崖石后纵出,站立五个方位,将那蒙面老人置于中央。
  敢情那五人,早已隐身于小崖石后。
  司马笑予一看那人,赫然是冷魂仙子五女,一见心间紧张万分,更是聚精会神注视着。
  五女一现身,那蒙面老人似乎吃了一惊,站立中央,愕了一阵,才发出一丝冷笑。一打置五女后,提起尖锐嗓门道:“你们这几个娃儿倒冲着我来了,可知道我手下是不留一个女人活到明天的?”
  五女中第一个忍不住的当然是铁笛史黑青,她一声怒叱生硬的道:“好不要睑的老东西,我笑哥哥同你有何大仇大恨?以一千两银子赏要捉拿他?”
  金琵琶李嫣红接着道:“你想捉我笑哥哥呀!我看你功夫还不够,你能接上他十招,就算你有本领。” 
  紫玉箫杨紫艳,处于这样的场合,仍除不掉她那个性,她娇媚地一笑道:“听说你还对我们妇女过不去,是不是?”
  性情怯弱的银笙孔白洁,一向是不多讲话的,现时也开口了,她道:“我笑哥他是个好人,你这人为什么要同他作对呀?”
  不过,她说话的声音,却十分低沉柔和。
  冷魂仙子诸葛芙蓉仍是那么庄严老练沉着,道:“我姊妹五人,今天特来会会你这个高人,讲个明白。你如能看在我姊妹五人面上,从今不再危害妇女,也不同我司马笑予弟弟作对,我们即向你告罪离开。”
  伏在暗处的司马笑予,一听五女的话内心感到无限的疚惭与困扰。五女对他一片真情,就是一颗铁石心,也会被融化,何况司马笑予也是个至情的人,因此,他难过已极!
  蒙面老者仍冷冰冰的漫声道:“好大的口气,你们这些女娃真是不知天高地厚,自身都难保,还来管闲事!”
  杨紫艳嗲声嗲气地手中紫玉箫一摆道:“别说大话,要不,我们见个真章!”
  李嫣红道:“你老人家到底是谁?我们在江湖上怎么没见过你这蒙面老人?”
  史黑青接着道:“他是个怪物,同他有什么多话可说,要打就打好了。”
  众女你一言我一言,冷讽热刺,弄得蒙面老者哭笑不得,只冷哼一声道:“我是谁,你们不配知道,倒是你们师承何人?说出来,如果同我老头有点交情的话,也许网开一面,让你们死个痛快。”
  李嫣红故用话激他,大声道:“我们师父是神仙,你也不配问。”
  史黑青哼一声接道:“你是个什么东西?”
  这一下,可把蒙面老者气急了,闷不作声的,没见他身形移动,人已窜至史黑青面前,伸掌向她丹田印去。
  他身形转动得快,但出掌极慢,劲力也不强,似乎太平常了!除冷魂仙子外,众女对他轻视之心油然而生。
  史黑青嗤以冷笑,原地不动地缩胸吸腹,接着伸臂出掌下压,切截敌人手腕。
  蒙面老人,隐藏深山十余年,功力非同小可,尤其一手“三绝功”练到出神入化之境地,就是一等一的高手,难在十招上逃出性命。
  这一套三绝功,是将掌法、拳法、爪法、融合为一,共有二十一招,六十三式,变化诡计,神奇莫测!
  这三绝功,运用起来,是拳中有掌,掌中有爪,爪中有拳,内含正、反、合连环玄穷变化,令人心寒!
  三绝功一掌拍出,除了中途可变为拳,由掌变为爪外。而且这一掌明是向敌人左肩,但待敌人向左招架时,手掌一吞一吐之间,而转向敌人右肩,待敌人向右招架时,而那一掌却迅速地印上敌人前胸。
  劈向敌人左肩是“正”,去势显明,敌人看得清楚,必定向左招架。中途一变而转拍敌人右肩,这是“反”,如敌人改招不及,即可击中。
  如果敌人是个高手,应变迅速,又能卸去这一招,你得用“合”向敌人前胸击去,对方再也无法可招架闪躲了。
  这三绝功正反合三变,要核在快、稳、实。变化不快,易为对方防范。快而不稳不能击中对方要害;稳而不实,劲力不足,即不能一拳将对方伤在手下。
  这奇奥的三绝功,要内功精深,才能运用自如。
  适才蒙面老者,对史黑青施出的那轻轻一掌,看来软弱无力,实即是三绝功中一招“三足鼎力”,凌厉无比!
  史黑青因过于轻敌,在她伸臂出掌时,蒙面老人倏地暴身翻腕,手掌在中途一变为拳,转向史黑青左胸击去,快如闪电。
  史黑青大吃一惊,对方那一掌明是拍向丹田,怎么会变为拳转向左胸击来?
  心里想着,但手并未停,忙不迭后退一步,右手地一招“矢桃翻红”点向对方曲池穴。她这一招应变得非常之快。
  真出乎她意料之外,她铁笛刚要点上敌方击向左胸之手臂时,突地眼前一花,敌人单拳蓦地变为五爪箕张,猝然向她右胸抓来。
  这动作太快,快得只一眨眼!
  五女全体惊呼,眼见史黑青实无法招架躲避,立即要伤在蒙面老人这一招之下。
  说时迟,倏地,一声极细微的嘶嘶破风之声,向老人手腕射出。老人可没防备有人施出暗器向他袭来,如不收腕,这一条手臂就要废了。
  他赶紧收臂后纵,又退到中央,怒目而视!
  原来,这施暗器的人,正是金琵琶李嫣红。她见史黑青危在顷刻,才将不到绝境,不能施出的“龙须针”,从金琵琶中射出。这是她出道以来,第一次施用这暗器。
  她这龙须针,只有米粒大,细如发丝,是由她母亲阴煞箭李映梅所传授,藏于金琵琶之中,用弹簧射出。她母亲以一手阴煞箭暗器闻名江湖,李嫣红的龙须针得自母亲真传,发出时只有一丝丝破风声,蒙面老人若不是功力绝高,耳目极灵,定难发觉,一双手臂必废在李嫣红的龙须针下。
  李嫣红救了史黑青一条命,众女才松了一口气!
  史黑青是个极偏激孤僻高傲的人,适才虽然险些送掉一条命,但她满不在乎的,铁笛一摆,怒气填胸,又要扑上,与老人一拼!
  蒙面老人适才只一招,险些将史黑青伤在爪下,众人立即不敢大意,将刚才轻视之心立即收敛。
  冷魂仙子是个极稳重的人,赶紧大声叫道:“大家守住方位。”
  司马笑予在荆门山因小病休养了一天,五女反而追上了他前途。她们到达利川,听人传说武陵山出了个怪杰,要捉拿司马笑予,因此她们一气之下即寻到武陵山,要与这个怪杰一拼。
  冷魂仙子听说这个怪杰武功高不可测,恐怕有失,于是先一日将五人配合为五行阵,演练了一天,进退攻守,果然威猛无比!
  史黑青同老人一过招,果然老人功力绝高,尤其他那一套三绝功,神出鬼没令人心寒!因此冷魂仙子怕史黑青再度有失,乃令众女守住五行阵方位,大家齐上。
  老人嘿嘿冷笑两声,根本未把五女看在眼里。
  众女一见老人轻视自己态度,均气得瞪目横眼,冷魂仙子恐怕众女心烦意乱中乱了阵式,忙又:“大家守住心神。”
  蒙面老人向冷魂仙子扫了一眼,知她是五女之首,闷不作声,倏地身形一站,人已窜到冷魂仙子面前,猝然使出一招三绝功中“三星拱月”,伸臂张爪,疾抓她左肩肩井穴。
  这一招同前一招“三足鼎力”,出手又不同,前一招出手缓而慢,软而弱,这一招出手劲而猛,疾而狠,抓如铁钩,声势骇人!
  冷魂仙子无论内外功,均在众女之上,虽然敌人身形手法极快,但她早已防范,赶紧摇肩斜身,左手抱着五弦琴,向来爪一挡,如果敌人不撤招,五指即被折断。
  因她这五弦琴,乃合五金之精制治而成,就是宝刀宝剑,也不能伤害分毫。
  冷魂仙子本来是以五色香云带配合五弦琴而运用,但五色香云带,只能运用于远距离,及比她功力较差之人,方能发挥出威力。但在比她功力高的人,就不能发挥作用了。
  上次,她同孔姥姥残红山主交手时,就吃了这个大亏,大意地使用香云带,而没有专用五弦琴,故遭惨败!
  此刻,她面对这绝顶高人,再不敢大意运用香云带了!
  她五弦琴向左一挡时,老人手臂倏地一变,抓向她右肩井穴,转变得太快,她来不及收回五弦琴招架,只得伸出右臂向上一搁。这样一来,双臂均已伸出,前胸完全露于敌人面前。
  蒙面老人这一招“三星拱月”,抓对方左肩是“正”,改变抓对方右肩是“反”,两式虽被对方封住,但对方前胸却空门大露,这正是他所希求的。
  老人见机不可失,不容冷魂仙子有缓气机会,陡然大喝一声,双爪为掌,猛向她前胸拍去!
  出手快,变化奇,劲力猛,饶你冷魂仙子功力再高,也逃不出这一掌之厄!
  两人相对一招,只不过一瞬间事,其她四女,根本还未看清时,冷魂仙子已处于最危险之境了。
  冷魂仙子右首是紫玉箫杨紫艳,在老人扑向冷魂仙子时她己摇身跨步,按照五行步法,紫玉箫倏地一闪,已点向老人左肋气血囊穴。
  杨紫艳这一施出恰到好处,正是老人变爪为掌,扑向冷魂仙子之时。
  老人正要得手,突觉肋下风生,如不撤身,冷魂仙子固然能伤在他这一掌之下,但他亦难逃出紫玉箫这一招,也得赔下一条命。
  蒙面老人岂愿做赔本的生意,不得已又被迫纵身后退,回到中央。
  老人功力真个了得,出手两招,就险将两个武功高深的冷魂仙子及史黑青伤在掌下,众女骇然!
  连在暗处的阴阳鬼脸刁吾非等数人也看得心寒!
  隐伏着的司马笑予,更是替五女捏一把汗。
  他本想立即将老人接下,虽然老人武功过高,但他自信不会在短时间内落败。
  可是另一个念头涌上心头,如果单是一个蒙面老人,合数人之力倒勉强可以对付。但一旁还隐伏着有数名高手,如他一现身,阴阳鬼脸数人岂袖手旁观?定必一拥而出,向他及五女围攻,这样准败无疑。
  如此,不但不能帮助五女,反而更连累了她们!
  不如暂时观望一阵再说。

相关热词搜索:五音奉剑

下一篇:第一六章 母子相会
上一篇:
第一四章 疗伤偷功